第 1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妈你连内裤都不穿,就不就是希望我摸吗?”

  李桂珍道:“呸!谁希望你摸了!你快出去,会儿让你爸爸看见!”

  任强的手边抚摸着母亲李桂珍的丰满的屁股,边道:“老爸昨天喝那么

  多酒,现在肯定醒不了!”

  李桂珍心里道,是啊,丈夫昨天又喝了那么多酒,现在怎么能起来呢?她的

  丰满的屁股被儿子抚摸着,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袭来,她甚至感觉到她的下体又

  有东西流了出来。她的手虽然依然搅动着锅里的皮蛋瘦肉粥,但是她的身体开始

  不听使唤,任由着儿子任强的手在她的下体“胡作非为”着。

  任强的手向下,顺着母亲李桂珍的屁股沟向下,李桂珍配合的微微叉开了双

  腿,他的手从后面直接抚摸到李桂珍的荫部,没有多少前戏,任强的中指直接插

  入了李桂珍的荫道里。李桂珍的荫道是如此的潮湿,任强的手指插入是如此的轻

  松。随着儿子的手指的插入,李桂珍不由自主地轻松呻吟了声,任强道:“老

  妈好马蚤啊,这么快就湿了!”

  李桂珍没有回答,她的身体努力感受着任强手指在她荫道里的抽动,而她的

  思绪已经回到了昨天晚上。

  因为是世交的原因,十几岁的时候,李桂珍就和大她四岁的丈夫任世杰确定

  了恋爱关系,到了法定年龄就丈夫结婚了,随着改革开放和婆家娘家的关系,丈

  夫下海开始经商,尤其是开发房地产后,家里的财富剧增,她直在家“相夫教

  子”,家里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连佣人都不雇,先后生了任强和任康两个儿子

  后,丈夫生意虽然忙碌,但是从来未冷落过她,她也非常满足,把所有的爱都给

  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任强从来都不需要她操心,倒是小任强两岁的二儿子任康,

  不好好学习,还老惹事,让她费心不少。

  最近的金融危机和国家多房地产的调控政策让丈夫的生意遇到了不少的麻烦,

  丈夫更加的忙碌,经常不在家,即使回家也是醉醺醺的,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

  孩子天天的大了,上了高中后,早晨6点就上学,晚上9点才回来,家里只有

  她个人,她感到偌大的家很冷清。

  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学会了喝酒,家里的红酒不少,每天晚上,她都要喝

  点,酒精可以让她躁动的心平静,让她可以个人躺在床上睡着。

  任强终于高考结束了,填志愿也都是本市的学校,任康上了高中后越来越不

  听话了,刚上高就让个女同学怀孕了,处理好了这件事,任康不但没有收敛,

  倒有些变本加厉,放了暑假也没有在家住几天,说在他的“狐朋狗友”王志斌家,

  也不知道搞什么。

  幸好还有个听话的任强,从高考结束后就陪她在家,陪她看有些无聊的韩

  剧,和她起逛街,陪她聊天,儿子高大帅气,虽然直招女孩子喜欢,但是儿

  子却没有交女朋友,这段在家有了时间,她问儿子,为什么不交个女朋友,他

  弟弟任康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女朋友了,任强的回答是:身边的女孩幼稚,不成熟。

  昨天晚上十二点丈夫才被司机送回来,回来的时候几乎是不省人事了,是司

  机帮她扶着丈夫上楼,放在床上的。最近的调控力度很大,丈夫的应酬明显多了

  起来,而且每次都是这样。

  把丈夫安顿好,她回到了客厅,又倒了杯红酒,她已经喝了不少了,任强

  陪她到十点,看到儿子有些困意,她就让儿子上楼休息了,她个人等丈夫,

  任康打电话来,又不回来了,除了叮嘱他注意安全,她也做不了什么了。

  刚喝了半杯,她感到红酒的酒力上来了,身体阵阵的躁热,想想儿子应该

  睡了,她到卫生间冲洗了下,对着镜子里赤裸的自己,r房虽然有些下坠但是

  依然漂亮,腰间的赘肉几乎看不到,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还是很漂亮的,可是,

  这样的身体,丈夫有两个月没有碰过了。

  虽然洗了澡,但是身体依然躁热,她穿着浴袍出来,想回到房间睡觉,上了

  二楼路过儿子的房间,儿子的房间里居然有些细小的声音,好像是电脑风扇的声

  音,是儿子忘记关电脑了吧,李桂珍伸出手,轻轻地将儿子的房门打开了个缝,

  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她看到了什么呢?

  电脑侧对着门,儿子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器,二十

  二寸的显示器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左边播放着个影片,右边是个的聊天

  对话框。这么晚了,儿子居然还在上网,李桂珍轻轻的走进了房间,走到儿子身

  后,也许是儿子戴着耳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进来,依然看着影片,和人用

  聊天呢!

  走到了近处,李桂珍才注意到,显示器左边放的影片是部日本的成|人影片,

  里面个中年的女人正坐在个男孩的身上摇动着身体,而下面的字幕居然打着

  “儿子,你真厉害!”

  李桂珍的心阵狂跳,儿子居然在看母子爱的片。

  任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身后站在自己的母亲,他依然在和人聊天。李桂珍

  知道儿子忙于学习,很少上网,她也不知道儿子有什么网友,她看了样对话框,

  和儿子聊天的人叫“殷伊文”,对话框里显示着:任强:今天的片不错。谢谢你!

  殷伊文:日本的乱囵片很多,但是有字母的很少。我刚下载,就发给你了!

  怎么样,今天有幻想你妈妈吗?

  任强:我每天都在想我妈!

  殷伊文:呵呵,想想就好了,真的做,感觉未必好!

  任强:我妈妈的屁股很大,如果真的做了,感觉定很好!我恨不得每天都

  用我的大鸡芭操她。

  李桂珍的心阵狂跳,儿子居然在和别人说想要“操”她,向听话乖巧的

  儿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殷伊文:也许吧,有你妈妈的照片吗?

  任强在电脑里找寻了下,发了张图片过去,李桂珍发现,那居然是她洗

  澡时候的裸照,把她的丰满的r房拍的非常清楚。

  殷伊文:啊!真的很性感啊!

  任强道:我每天都对着照片手,记得守规矩啊!

  殷伊文:你放心,我看过都删除,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

  李桂珍的心是如此的乱,没有想到,儿子居然直在幻想着“操”自己,而

  且还拍了自己的裸照,按他说了,他每天都对着自己的裸照手,自己怎么点

  也没有感觉到呢?

  李桂珍想重新审视下自己的儿子,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儿子是赤裸的坐在

  电脑椅上,下体的那个东西昂首挺立着,儿子的荫茎居然是那么大,李桂珍不由

  自主地“啊”了声。

  任强这个时候才发现有人进来了,回头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妈妈居然站在

  他的身后,他慌乱的点了电脑的电源,电脑“滴”的声重启了,但是他知道,

  妈妈定看到他看片了。

  李桂珍没有在意儿子的慌乱,她依然失神,儿子居然有那么的荫茎,似乎比

  年轻的时候丈夫的还要大,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太久没有经历爱的滋润,

  也许是刚才看到片的刺激,她感觉有些东西从她的下体流了出来。

  任强依然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有些惊慌的看着李桂珍,似乎在等着母

  亲的责骂。

  李桂珍回身关上了门,将任强拉了过来,因为紧张,任强的荫茎有些萎缩,

  头向下,但是依然无法掩饰它的硕大。

  李桂珍真的醉了,她的脑海里,没有儿子,只有根巨大的荫茎,她伸出手,

  握住了任强的荫茎,小声地道:“你真的想操我吗?”

  任强没有想到母亲会握住他的荫茎,也没有想到母亲会这么问他,他有些犹

  豫,下了下决心,点了点头。

  李桂珍像是抚摸着宝宝样抚摸着儿子任强的荫茎,在她的抚摸下,任强的

  荫茎再次恢复了生气,头再次挺立,像是在对她问好,头的马眼渗出些透

  明晶莹的液体。

  李桂珍解开了浴袍的带着,将身体赤裸地露在儿子面前,道:“那你就操吧!”

  说完躺在了儿子的床上。

  任强没有想到妈妈会如此主动,他似乎期盼了这件事情很久了,他马上学着

  片的样子,将头伸到了李桂珍的荫部,用舌头舔着李桂珍分开的荫部。

  不多时,李桂珍的荫部已经泛滥成灾,她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她没有想

  到儿子这么会弄。李桂珍:“好儿子,快快干我!”

  任强向是听母亲话的,听了李桂珍的话,他爬到了母亲李桂珍的身上,手

  扶着荫茎,对着母亲的荫道,插了进去。

  “哦!好大,好大的鸡芭!”

  任强快速的将他的荫茎完全地插入了母亲李桂珍的荫道,母亲的荫道荫茎充

  满了液体,插进去并不费力,但是妈妈的荫道肉乎乎的,好像把他的荫茎整个包

  裹住了,而且热乎乎的,和自己握住荫茎完全不样。

  当荫茎完全插入后,任强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

  只抽动了三十多下,李桂珍的身心已经完全陶醉了。

  “儿子你好会做用力快”

  任强也不说话,抽动了百多下后,他将母亲李桂珍的双腿抗到了肩头,这

  样他的抽动可以插的更深,他的抽动也更加用力。

  “哦哦插到底了!儿子插坏了儿子,你大鸡芭太厉害了

  ”

  任强边抽动,边听着母亲滛荡的叫着,母亲的荫道里的水越来越多,母

  亲的呻吟是如此的滛荡,他没有想到母亲是这样的人,如果知道,也许他早就该

  操了。

  “妈你真马蚤!!”

  “好舒服妈妈就马蚤给你个人快,用力!”

  听到妈妈的话,任强越来越兴奋,他的抽动越来越用力,又猛干了几百下,

  健壮的身体已经薄啊的笼罩了层汗。

  “不行了我丢了儿子,你太厉害了”

  任强也感到腰眼有些麻,股液猛烈的射到了李桂珍的荫道深处,李桂珍

  似乎的到了大赦,常常的“哦”了声,晕倒在床上。

  第二章朋友啊朋友

  就在李桂珍享受着儿子指的快感的时候,外面传来声音:“妈,我回来了!”

  李桂珍和任强听出了是任康的声音,任强忙收回了手,从厨房出来,看到任

  康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好像夜没有睡,很疲惫的样子。

  任强过去打了下任康,道:“干什么去了,夜没睡?”

  任康挣扎着起来,道:“上网来的!”他的确是很疲惫,有了王志斌这样的

  朋友,怎么能不疲惫呢!

  任康是在网上认识王志斌的,是在个成|人的论坛,任康从初中开始上黄|色

  网站,看电影和小说,也认识了些人,无意中就认识了王志斌,知道王志斌和

  他的妈妈爱,而且这是他家半公开的秘密,就开始和王志斌交往。

  因为放暑假,他也不爱学习,就上网什么的,昨天在网上看到王志斌的消息,

  说王志斌的姑姑来他家,问他有没有兴趣,他当然有兴趣了,买了些海鲜去了王

  志斌家。

  王志斌家他去了很多次,轻车熟路,到了王志斌家,家里只有王志斌的妈妈

  张玲,正在忙着做饭,任康把海鲜交给了张玲,问道:“张姨,志斌呢?”

  “和他爸接他姑姑去了!你先坐啊,我马上就好!”

  通过聊天,任康才知道,因为放暑假,王志斌姑姑王敏的女儿被她前夫接过

  去旅游了,就个人在家,就找她过来吃饭,但是任康知道,绝对不会是吃饭那

  么简单。

  任康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张玲,张玲是有些胖的女人,和演员方青卓很像,因

  为有过多次的交流,穿着短裤背心的张玲,对他还是有巨大的吸引力,任康走到

  张玲身后,下子扒下了张玲的短裤,张玲雪白的大屁股露了出来,露出来的还

  有浓密的荫毛。

  “别闹,我做饭呢!”

  任康那里听她说,每次看到张玲的大屁股他就不能自己,他快速的脱下裤

  子,从后面插入了张玲的荫道。

  张玲似乎没有做过多的反抗,屁股向后撅着,腿叉开,方便任康的插入,任

  康手扶着张玲的硕大的屁股,开始快速的冲动。

  “大马蚤逼,想没想我的大鸡芭!三天没操你了!说,想我的大鸡芭没有?”

  “我的马蚤逼就想你的大鸡芭!我的马蚤逼就让你的大鸡芭操!”

  “就想我的鸡芭?你没让你儿子操?”

  “我就让你操用力用力”

  任康在张玲的荫道里抽动了百多下,张玲开始催他,希望他快些,因为

  要做饭,晚上再做。任康从张玲的荫道里抽出荫茎,荫茎上已经满是水,他意

  犹未尽,张玲也是意犹未尽,任康扒开张玲的屁股,将荫茎插入了张玲的屁眼。

  因为操张玲的屁眼很多次,所以插入屁眼也不费力,但是肛门的紧绷感更强些。

  任康扶着张玲的屁股,又开始抽动。

  张玲伸出右手,用手指快速的揉搓着自己的阴,配合着任康在她屁眼的抽

  动。

  任康又抽动了百多下,依然没有想射的感觉,张玲的水已经开始顺着大

  腿往下流了,任强的抽动依然快速。

  “大马蚤逼,说,你是李桂珍,说!”

  张玲知道,任康是想快些射,又让她扮演他妈妈了,每次任康舍不出来的时

  候,她就扮演任康的妈妈,这样他就可以射的很快。

  “我是李桂珍,我是大马蚤逼,我的马蚤逼希望我儿子任康操,哦哦儿

  子的大鸡芭太厉害了操死我了儿子,用力”

  “说,你都让谁操过?”

  “我让我爸爸操过,让我儿子操过”

  “说,李桂珍是大马蚤逼,是个男人就需要”

  “我李桂珍是大马蚤逼,是男人我就喜欢,我让爸开的苞,我让我儿子操,我

  每天都让我儿子操”其实张玲说的都是她自己的事情,因为她就是让她爸爸开的

  苞。随着张玲的话越来越滛荡,任康的抽动越来越快,终于,在张玲的屁眼里,

  射出了液。

  任康抽出荫茎,张玲简单的抹了抹下体,想提上短裤,任康在旁边看到个

  洗好的旱地黄瓜,不长但是有些粗,任康将黄瓜插入了张玲的荫道,快速的把内

  裤提上,道:“做饭吧,别拿出来啊!”

  张玲很听话,或者是刚才太匆忙了,她本来就意犹未尽,骂了句,继续做

  法。任康走到里面,打游戏去了。

  晚上8点多,王志斌和他父亲王平,姑姑王敏回来了,王敏的描述,具体

  请查阅“春节之迷亲姑姑”,王敏虽然和任康不熟,但是显然王志斌已经告

  诉她了,是朋友,所以也不拘束。

  五个人高高兴兴地吃了晚饭,任康买了不少海参,他说了,男人吃海参补。

  其实大家都知道是为了什么,吃完后,大家休息了会儿,开始了正题。

  卧室的大床,所有人都再熟悉不过了,当大家脱光了衣服的时候,就是晚上

  节目开始的时候。

  因为是第次,任康对王敏还不是很熟悉,所以还是选择了张玲,但是王志

  斌似乎更加喜欢妈妈,他已经将荫茎插入了张玲的荫道了。幸好张玲偷偷地把黄

  瓜取出来了,不如还不知道被顶到哪里呢。

  任康只有爬到张玲头上,让张玲交。

  王志斌的父亲王平和王敏也是熟悉的,王平躺在了床上,王敏的大屁股坐在

  了自己亲哥哥的身上,让亲哥哥的荫茎完全的插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前后摇

  动着,让亲哥哥的荫茎在她的身体的抽动着。

  任康边享受着张玲的交,边看着王平王敏亲兄妹的爱,他突然有了

  个想法,因为他想到了他的姑姑任慧慧,姑姑和父亲关系很好,他们会不会也

  像这对兄妹样,爱呢?说起来姑姑可比王志斌的姑姑王敏漂亮多了。

  想着想着,似乎在床上爱的亲兄妹就是他的父亲和他的姑姑,他不由自主

  的起来,走到了王敏面前,王敏自然的张开了嘴,将任康的荫茎含在了嘴里,开

  始套动着。

  如果姑姑能给自己交,那么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看着王志斌在张玲身上抽动,任康感慨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