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内容简介】这是部武小说,的精彩,武的痛快人物个性分明,情节不拖泥带水,读起来非常舒爽。作者在每小节结束的时候都会用此小节的部分情节来恶搞几段,类似每集花絮,非常搞笑

  如影逐形

  引子·残章

  阳春三月将至,北方山涧溪水解封,流水淙淙,林间小路嫩绿初现,片生机盎然。除了偶尔的几声虫鸣雀啼,安静的小路上就只剩下了马车轮子的轻响和清脆的蹄音。

  二马车,鞍素厢朴,虽然骑着马的夫妇二人佩长剑带弯刀,却没有半分江湖暴戾之气,尤其是那年轻妇人,甜美的面容上尽是愉悦和祥和。

  身为柳家庄近几年在江湖名头最响的人,她本该执刀江湖,快意恩仇,让自己的名字镌刻在武林的历史之中。

  但现在,她仅仅是聂夫人。

  四大世家均有旁支,有的也很有名,但聂家并不出名,因为南宫家的名声太过响亮,就如日上中天,没有什麽可以争辉。

  而她的丈夫,就是聂家这代唯的男丁,聂清远。

  像他们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家世,任谁也会觉得正是他们夫妇闯荡江湖的最好时机。但他们却正是在往聂家北方的祖产而去,去归隐於世间,不再过问武林中事。

  聂夫人对江湖已经十分厌倦,在生下了粉雕玉琢的女儿之後,她更是不愿多耽片刻。只是丈夫仍有雄心万丈,才继续摸爬滚打了这麽几年。现在,她纤细的腰已经略微丰腴,手掌的茧子也变得温软滑腻,而她的刀,也早就不再对的起自己“寒斩流云”的名号,她握在自己孩子的手上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握着冰冷的刀柄。

  “阿茹,在想什麽?”

  聂清远的声音像他的名字样清扬悠远,只是此刻有些低沉嘶哑。

  “没,只是很久没有骑这麽长时间的马,有些累了。”

  聂夫人轻轻摇了摇头,聂清远的神色间虽然尽力作出了无谓的样子,但她知道自己的丈夫还是在惦记着这次的失败。

  “那就歇下吧。”

  他挥挥手,後面的车夫勒停了马车,他翻身下马,把酒袋丢给了车夫身边坐着的文弱书生,“小哥,天气凉,喝点酒暖暖身子吧。”

  聂夫人下马站住,四下望着渐渐展开在田野中的春色,长舒了口气,轻轻道:“清远,怎麽说,远冉现在也是你的妹夫,咱们也说好了要退隐江湖了,你就不要再对他那麽冷冰冰了。”

  聂清远皱了皱眉头,似是不愿多谈,但还是道:“不要提他。我不明白那家伙究竟给清漪下了什麽蛊,让她竟甘心嫁给哥哥的仇人。”

  聂夫人掩口挡住微笑,这个男人这麽多年依然这样,在很多事上脾气仍如小孩子样,那杜远冉虽然为报仇而来,但除了与清远比武取胜之外没有对聂家做过其他,他却因为输了那招半式耿耿於怀。

  说起来她还要感谢这个妹夫,这回的第二次比试才让清远放下了雄心壮志,同意了她直在提的退隐江湖。聂清漪嫁给杜远冉这件事,对这个哥哥的打击都让她有些吃醋了。

  拢了拢鬓边的乱发,深深吸了口林间清冽的空气,从今以後不必再顾虑江湖恩怨,武林情仇,可以做平凡夫妇的温馨感觉让聂夫人的唇角愉悦的微笑。既然他不愿意多谈,自己也便不提就是了。

  聂清远热情地坐到那半道拉上的书生身边,生怕妻子再和他谈那个他不愿承认的妹夫,主动和书生攀谈起来,“小哥,这次北上是为了去书院苦读麽?”

  那书生脸色发红,似是有些害羞般,低声道:“不不是,小生是去是去见我家娘子。”

  聂清远怔,旋即哈哈大笑起来,“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大男人用不着为这个不好意思吧。”

  那书生摸着後脑也笑了起来,轻声道:“小生常被同窗斥以贪花好色,夫子也总道红颜祸水,这次为了见我家娘子,又误了乡试,不免不免有些羞愧。其实说起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这也不能全怪小生不是。”

  与这书生确实也没什麽可多说的,聂清远拿过皮袋灌了口美酒,轻轻拍了下腰间的剑鞘,想到自己也是大半为了娇妻才远离了江湖喧嚣,心中确实也有些不舍,眼角斜斜看向站在骏马边上轻梳马鬃的妻子,时百感交集。

  歇得片刻,大家再度上路,聂夫人终归体贴丈夫心事,柔婉劝道:“清远,公公他本就没有名动江湖的野心,聂家剑法也是重修身不重技艺,咱们把聂家的武功代代传下去就是了,也未必要让聂家剑法天下皆知。”

  聂清远轻叹声道:“我资质鲁钝,无法令聂家与其余世家相提并论,也怪不得别人。将来代代传下去,只盼能有习武的材料研习出这剑法精妙之处,也不枉先祖创下这套武功了。”

  聂夫人颊生红晕,低声道:“清远,咱们安定下来後,再再要个男娃儿吧。月儿资质虽佳,女孩儿动刀动剑的,终究不好。”

  聂清远回头望了望马车,摇了摇头道:“华姐姐说了,你的身子不宜再生养。此事不用再提了。阳儿虽不是咱们亲生,但聪明伶俐,资质也远胜於我,等咱们安顿好了,我就把聂家的武功全部传给他。”

  聂夫人侧脸看向边,女人家的心思,终归与养子心有隔阂,但丈夫如此说了自己也不好多言,索性把话题岔开,指点起了路边的初春美景。

  马车的车夫打了个悠长的呵欠,车马的速度都不觉慢了下来,除了偶有微寒清风,已是片熏人欲睡。聂夫人也有些微倦,暖暖的燥意让她轻轻勾开了锻袄的颈扣,温玉样的小段颈子沐着清凉,带来阵清爽。

  “当啷”声脆响,好似瓷器碎落石板般远远传来,聂清远夫妇浑身震,互望眼,立时把手放在了兵刃之上。两人心中思忖,均是惊疑不定,聂家在江湖并没有什麽仇家,聂夫人未嫁前也没有留下任何仇怨,即使有人因她嫁人扼腕,也不至於如今再来寻衅。

  猜测间小路对面布幔闪动,竟是面锦旗飞来,挂在了离他们不远的树枝上,锦旗舒展,露出三个大字——黄风寨。

  聂清远皱起眉头,这种看便是无知匪类的旗号,难不成打上了劫财的主意。

  莫说他夫妇没有钱财傍身,就算有家财万贯,也不可能让这种小贼动去分文。

  猜测间已经有四个劲装男子呼喝着跳了出来,最前面精瘦高个高声叫道:“此树是我开,此路是我栽”

  他身後个膀大腰圆的光头汉子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错了,说反了。”

  那瘦高个摸了摸头,嘿的声亮出了长剑,骂道:“他奶奶的,说那麽多干什麽,咱们是来劫道的又不是来赶考的!你们几个!赶快给大爷们把银子交出来!”

  聂夫人微笑摇头,与丈夫对视了眼,心中顾虑聂清远心中憋闷,出手失了轻重,虽然不过是几个蟊贼,但伤了性命终归不好,便轻声道:“我去把他们打发了吧。”

  聂清远本已握住剑柄,听见妻子的话又慢慢松开,几个蟊贼确实他也不愿出手,回头看了看那书生已经瑟瑟发抖的蹲在了马屁股後面,车夫也面如土色抖个不停,好像随时会逃走样,边跳下马来点头道:“你去吧,我来护着马车。小心些,你许久没和人争斗,不要伤到。”

  那边四个中个面皮焦黄的羊须男人滛笑着上前步,捻着胡须道:“老大,这娘们水嫩嫩的,咱们就别光劫财了吧。”

  聂夫人抽出腰侧弯刀,笑道:“想劫什麽,也要问问我的刀同不同意。”

  与这种无知匪类没有多话的必要,她身形拔起,足尖在马鞍上点,斜斜向前掠出,刀锋横斩,划出道弧光同时攻向站在起的四人。

  “兄弟们小心,点子扎手!”

  精瘦高个惊呼声,四人下子散开,步履轻巧身形敏捷到比般山贼强得多,应该是身有武功。

  聂夫人知道江湖之事诡秘难侧,难保这四人是来装疯卖傻,时不敢大意贸然继续出手,凝神注视着扇形散开的四人,手中的刀间缓缓地从左到右移动。

  “不愧是寒斩流云柳悦茹,两三年没动刀了,出手还是有模有样的。”

  直用布巾缠着头面只露出双眼睛的矮小男人冷笑起来,口气好像与他们是旧识般。

  聂清远站在那书生身前关注着妻子那边的动静,听到这话脸色微变,高声道:“阿茹小心,是夏浩!”

  聂夫人微微怔,旋即撤後两步,三年前他们夫妇机缘巧合帮破冥道人弟子孙绝凡调查了号称“卑鄙下流”的四个无耻之徒,被他们打伤的那个就是其中的夏浩,她皱眉道:“看来你们三个,就是贝檀毕华和刘啬了。”

  那光头大汉颇为不满的道:“夏三哥,咱们说好了过回山贼瘾的,你这麽早说破做什麽。”

  夏浩咬牙道:“当年若不是这娘们横插杠子,孙绝凡那贱人根本抓不住我!老子忍了三年,哪有心情再继续装土匪!”

  口中恨声说着,手中已拿着精铁单鞭冲了上来,脸露凶光嘴里野兽样嗬嗬低吼着鞭劈下。

  聂夫人本来心中有些忐忑,不知这四人布下了什麽圈套,亦或是练成了什麽武功特地来向自己寻仇,这四人号称卑鄙下流,也有人管他们叫贪花好色,而他们为人品行也算是名副其实,自己落入他们手中可说是十分危险,但现下看夏浩武功比起当时并未精进多少,也依然鲁莽暴躁,心下稍定,左足後移半步,侧身避过势大力沉的鞭势,弯刀自下而上反撩向夏浩肚腹。

  聂清远皱眉观战,拔出长剑握在手中,那车夫已经连滚带爬地跑远了,那书生也瑟瑟发抖的蜷在他身後,让他心道果然百无用是书生。

  夏浩武功远不及聂夫人,交手不过三招,左臂已被刀锋划伤,其余三人呼喝声,纷纷抢上,贝檀使剑,走的是武当基础剑法的路子,毕华使的是太行带流传颇广的开山斧法,刘啬也没有什麽精妙招式,手中大刀也只比山贼强上那麽点。

  聂夫人被四人围在中间,柳家刀法愈加纯熟老练,轻盈的身子穿梭於四件凶狠兵器之中,如穿花蝴蝶来去自如,聂清远面露微笑,心道这四人果然还是当年那种只会使些阴谋诡计残害江湖侠女,平时劫掠良家妇女的败类。

  香汗微沁,聂夫人斗的浑身发热,好像回到了初闯江湖时的少女时代,心中想到这可能是自己最後次出手,要就此料理了这四人,还有些不舍。

  那四人的圈子越围越大,渐渐被刀势逼开,那轻如柳絮柔如柳梢的刀光又隐隐带着股吸力,四人连撤出也不可能,聂夫人看四人兵器已经不成章法,娇斥声:“撒手!”

  柔腰拧,身形旋,弯刀在身侧画了个圈子,刀上的柔劲随着刀风猛地收,正是柳家运转刀法的上乘内功云絮功。

  四人怪叫声,兵器脱手而出,丁零当啷掉在聂夫人足畔。

  聂夫人收刀而立,伸手拢了拢鬓边的乱发,正要教训这四人两句,就见他们突然扑了过来,俨然不要命般。虽然不愿伤人性命,但此刻没有她回旋的余地,轻叹声,她错步拧身迎向离她最近的夏浩,刀斩向他的颈侧。

  聂夫人很有信心自己的刀会在夏浩的手触及自己之前把他斩杀,但她没有想到夏浩的手臂在空中突然振,长了数寸,掌势也由之前的零乱无章变成直取她胸腹要害。她本能的往旁边倒,想避开带着阴森寒意的掌风,肩头阵剧痛,奇寒彻骨直透胸肺,她痛呼声身子斜斜退开,背心正对上扑上的刘啬,刘啬右掌挥,竟也是同路掌法,正印在她的後心。

  奇变陡生,聂清远甚至来不及反应,他的妻子就已经弯刀脱手,口吐鲜血软倒在四人身前。他抢上步,但看到毕华捻着羊须把手掌按在妻子顶门上後也只有停在原地。

  聂夫人体内翻江倒海般,内息完全的岔了经脉,那股阴寒内劲更是直冲她的心脉,她心知大势已去,心中片凄然,开口道:“你们你们为何会使幽冥掌?”

  她只盼丈夫能替自己报仇,加上心中确实疑惑,便半是提点的问了出来。

  这四人幽冥掌半生不熟,聂清远如果开始便注意的话,绝不会被伤到分毫。

  聂清远已然按捺不住,即使对方的武功深不可测此刻也拦不住他要出手的决心,更是无心关心这四人的幽冥掌是怎麽学来的了。但就在他持剑运力准备出手的那刻,他的身後传来了聂夫人问话的回答。

  “他们的幽冥掌,是我教的。”

  平平淡淡的话音响起的同时,聂清远的後心被阴寒彻骨的掌力直透前胸,他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刚才还瑟缩成团的年轻书生,双唇蠕动想要说什麽,但张开的嘴里口血箭喷到那书生的儒衫上,便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清远——”

  远比自己中掌更加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游遍了聂夫人全身,她喉头阵甜腥,哇的声吐出口鲜血。

  那书生悠然走到聂夫人身前,蹲下身子托住她的下巴,用衣袖温柔的擦去她脸上的血迹,对那四人嗔怪道:“你们也不知道下手轻些,瞧把这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打成什麽样子了。”

  聂夫人看到那书生眼中露骨的滛慾,顿时万念俱灰,牙关紧便要向口中小舌咬去。

  那书生托在她下巴上的手用力收,皱眉道:“夫人,你心脉已断活不了多久了,不用这麽麽着急,你身上的内功还未散去,小生来帮你把。”

  口中说着,手已经往她的襟口伸去。

  聂夫人听到他的话,想起什麽样浑身抖,双眼满是惊恐之色,只是下巴被捏住,口中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

  “小生知道夫人在想什麽,小生是老实人,可以慢慢说给夫人你听。”

  那书生慢条斯理的说着,挥手让那四人把聂夫人架起,开始粒粒的解着她的襟扣,“这幽冥掌和你想的样,是孙绝凡的看家本事,小生既然能让她心甘情愿的把这掌法教给我,自然也学了那幽冥九转功,所以夫人你不用心急,小生很快就帮你解脱那内息奔走之苦。”

  聂夫人阵凄苦,三年前见到孙绝凡的时候,就生怕那不谙世事却有着盲目正义感的女孩儿会被人所骗,现在看来果然已经被这书生骗取了切,幽冥九转功可以采男女精华固本培元,本是作为疗伤时的手段,但若是心术不正的人强行运功,也能有采补的邪效,看这书生掌击毙聂清远的悠然样子,孙绝凡那身内功多半已经落进此人手里。

  而现下这书生替聂夫人宽衣解带,自然是不仅要程滛慾,还要采掉她身上已被掌打散的功力。

  聂夫人心中如何不情愿,也无法阻止将要发生的切,贝檀架着她的双手,夏浩捏着她的脸颊,双腿已经没有任何挣扎的力道,仍被毕华刘啬架开到两边,那书生悠然自得的解开她的上衣,又去褪她的下裳,她只有睁大绝望的双眼,看着书生寸寸拉低她的裙裤,白腻的腰肢丰腴的臀股渐渐地显露出来。

  架着聂夫人的四人已经忍不住开始吞咽口水,但没有那书生的命令,四人竟不敢妄动,只是乖乖的架持着腴润成熟的美艳身体,用眼睛拚命的强着暴露出来的每寸肌肤。

  “夫人请恕小生急色,晚了的话夫人的毕生功力可就平白浪费了。”

  书生抱歉的笑笑,猛地把聂夫人的下裳褪到了膝弯。

  饱满肥美的羞处覆盖着卷曲黑亮的芳草,暗红的花唇紧紧闭合着,仅露出线嫣红,那书生伸出二指贴着两片花唇向外分,绽开的缝隙中便露出了微颤着的软嫩膣口。

  胸中刀绞般的疼痛渐渐被羞耻的火热代替,聂夫人呜呜的哀叫着,就连丈夫也没有这麽仔细观看过的地方就这麽暴露在了五个男人的面前,她连昏死过去也做不到,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那书生边掏出自己的阳根,边把玩着她花唇顶端敏感的肉珠。

  那嫣红嫩芽被手指拨捻,阵酸麻就贯穿了聂夫人的会阴,捏着阴核磨擦了几下,她的膣肉就情不自禁的绞紧,阵芳露缓缓泌出。

  “还是夫人功力高强,那孙绝凡小生逗弄了半个时辰,也不过和夫人你现在般湿润。”

  书生微笑着把手指伸到聂夫人唇边,在她苍白的嘴唇上涂抹着她羞处流出的津液。

  轻轻托住聂夫人浑圆的雪臀,在紧绷弹手的肉丘上捏摸两下,书生身子前倾,轻轻啃咬着聂夫人细腻的颈侧肌肤,把腰往前送,温热柔软的膣肉立刻被他的坚挺肉柱贯穿。聂夫人的膣内虽然不若年轻少女那般紧窄,但腔道甚浅,花心又格外肥美,肉龟采住花心只不过轻轻顶,丰美的娇躯就立时阵颤抖,花心微张紧紧的在竃头上吮,让书生阵舒爽。

  唔唔的闷哼颇有些没趣,那书生示意夏浩放开聂夫人的脸颊,在那小嘴恢复自由的同时摇着棒儿在她膣内轻轻搅,硬热的肉龟抵着花心重重磨,让成熟的妇人无法忍耐的啊的叫出了声音。

  “畜畜牲”

  聂夫人无力的骂着,羞处无力抵挡那阵软麻情潮,股间紧又是阵酸软,饱满的胸膛也开始发胀,好像给女儿喂奶前的憋闷感觉让她浑身都焦躁起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聂夫人的脸色愈发红艳,羞处那根棒儿搅得她心尖阵酸过阵,花心越发紧缩,她咬牙斥骂,但柔软的腰本能的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