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阴影下缓缓道:“你真当他是单枪匹马杀来的么。莫要忘了,现今的江南,是什么人的地头。”

  “你是说周围那些人里?”

  仇隋深深吸了口气,再轻轻吐出,跟着回头望了眼门外的空地,笑道:“看来,该来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

  门外的那片空地顷刻间便已不剩下几人,只留下几个捕快保持着警惕巡视着两边街角。

  聂阳直看到最后,人群散去时,他也跟着退到了巷子另端。

  月儿等到旁人离开,才低声问道:“哥,咱们要不要去见赵师叔?”

  “你说呢?”

  聂阳察觉到妹妹口气有些犹豫,反问道。

  月儿摇了摇头,道:“赵师叔闹了这么场,肯定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咱们要是过去与他会合,今后行事多有不便,还是再等等吧。”

  她嘴上这么说道,心中想的却是远远躲开那赵雨净,免得哥哥顾忌兄妹关系,有了另外选择就对她退避三舍。

  聂阳与这位师叔并未打过什么交道,听师父提起也不太多,听妹妹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言,带着她先往刘家那边退去。心中寻思是否应该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和赵阳见上面,看刚才他的举手投足,定有帮手就在旁,或者有什么后着隐而未发,否则,环伺在周围的天道部下绝不会牺牲人还肯善罢甘休。

  仇隋那轻描淡写的七掌拍罢,实际则是背后的两股势力隐隐交锋了次。

  宋贤身份也颇有嫌疑,他来是殷亭晓的直系前辈,殷亭晓已入天道,是慕容极亲口所说,二来,他下场挑战的时机太过巧合,不论怎么想,也像是和天道有关,今后还得加倍留心此人才行。

  回到刘家后门,孙绝凡正等在那边,见聂阳回来,她闪开门口,让他开门进去,自己跟在后面。

  院里只有个矮小仆妇在下下的扫地,看他们回来,立刻跟进屋中,将晾好开水的铜壶拎到桌上。聂阳在旁看那仆妇忙里忙外,视线直未曾离开。

  三人都忙了大半个上午,人连喝了两杯水,才舒了口气。

  那仆妇回到院中扫地,并未走远,孙绝凡隔窗瞄了她眼,向聂阳使了个眼色,聂阳若有所思的微微笑,道:“不碍事,咱们只管说咱们的就是。”

  聂阳先把他们看到的事情告诉了孙绝凡,提醒她回去后多加留心,毕竟早年那场动乱,前如意楼主风绝尘可以说是天道的头号大敌,孙绝凡作为她的师妹,也有受到牵连的可能。

  孙绝凡依旧副不把自己安危放在心上的模样,只是点了点头,就转而说道:“我问过了,姐妹们仔细回想了下,还真见到过貌似花可衣的人。”

  “在哪儿?”

  “鬼山。”

  孙绝凡略犹豫,道,“她们那天在邢碎影的尸首上泄愤番后,心中感激,想要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当时她们的情绪本就正有些激昂,恰好过午有群江湖豪客想要强登游仙峰。有三个姐妹跟着去了。她们记得,去的那群人里,有个头戴帷帽的女子看起来极为眼熟,她们本以为是花可衣,但那个女子没来向她们招呼,她们也就以为只是人有相似,并未在意。”

  “然后呢?那女子后来去哪儿了?”

  “他们在山腰就遭伏击,稀里糊涂就死了小半,那三个姐妹功夫并不太好,又有个受了伤,就与其他打算退下来的人起下山了。出于江湖道义,他们在山脚等了小半个时辰,最后”

  她顿了顿,道,“只等到个浑身是血的青年剑客,那人喉咙已被割断,费尽力气,才在死前写下个鬼字。至于那个女子,她们以为已经死在了山上。你说呢?”

  聂阳摇了摇头,道:“如果那真是花可衣,她就不会死在山上。鬼煞背后的雇主八成就是仇隋,仇隋现在身处明面,暗地里的操作,很可能都是由花可衣代劳。她上到山上,必定平安无事。”

  “我始终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孙绝凡沉吟道,“以我对花可衣的了解,这人城府有余,心机不足,叫她保守秘密帮些小忙自然是手到擒来,可要是代替仇隋指使鬼煞,操作这么大的个庞杂局面,她纵然有心,也是无力。”

  “那你的意思是?”

  孙绝凡缓缓道:“我想,仇隋的身边,定至少还有个心腹。我思来想去,最可能的人,是龙十九。”

  聂阳双眼亮,若有所思,月儿在旁奇道:“不可能吧?她来是田爷家里的食客,二来直传说她与邢碎影有深仇大恨,为了他毁的自己满脸伤疤,不以本来面目见人。这两人怎么会是路”

  聂阳拍了拍月儿手臂,缓缓道:“孙前辈说的不无道理。仔细想想,仇隋向喜欢让自己的亲信伪装成仇人借以潜伏到对手当中,花可衣不就是个现成的例子。所以龙十九与他有仇这种传闻,很可能反而是掩人耳目的手段。”

  他目光转动,边仔细考虑,边缓缓说道:“王盛威王总镖头的事若是龙十九所为,那吴延的本事,其实远不及龙十九,我在洗翎园见到的那些人头模子,多半也是龙十九的东西,这么看,牵涉进这件事的人中,也只有龙十九人,可以做到改扮成他人几乎不漏破绽。”

  “按咱们的推测,仇隋想要做成计划的事,个易容高手的帮助绝对必不可少。”

  孙绝凡接过话头,道,“而合适的人选,唯有龙十九人。只不过从年纪上看,这两人的关系还是有些令人费解。”

  月儿紧锁眉头,脸迷惑不解的问道:“那你们的意思,上山的那个女子不定就是花可衣,也有可能是易容成她的龙十九?”

  “不可能。”

  个清脆娇嫩的少女声音突然从窗外传入,随着这声音进来的,却是方才为众人倒水的那个矮小仆妇,她脸蜡黄,双眼睛却乌溜溜的极为灵动,“龙十九的确是邢阿不,是仇隋的最大心腹,但你们说的那天上山的女人,却定不是她。因为龙十九六天之前,人还在罗仙郡过了晚。”

  孙绝凡与月儿面色登时变,唯有聂阳反而笑了起来,声音也轻快了许多,“果然是你,我还想你打算在外面听上多久才肯现身呢。”

  月儿也反应过来这声音是谁,勉强笑道:“盼情妹子,你你怎么成了这么副样子。”

  聂阳微微皱眉道:“芊芊跟来了么?”

  云盼情点了点头,大概是手法与龙十九还有些许差距,这张脸仔细看起来还有些明显的木然之色,她歪头看着聂阳,轻笑道:“留下那几个没个不担心你的,芊芊姐最帮的上忙,就顺水推舟追过来了,在咱们约好的地方和慕容极汇合到起,后来与我碰上的。话说,聂大哥,你怎么看出我的破绽的?芊芊姐可是足足照着这婆子帮我弄了上午呢。不笑不说话的话,我也看不出什么区别呀。”

  聂阳随手指她手上的扫帚,道:“这婆子我昨天才见过,天的功夫,怎么会从左撇子变成右撇子?再说,这么个干巴巴的中年妇人,怎么会有你这样双眼睛。”

  他故意抬手比了比云盼情的头顶,说笑道,“既然是易容改扮,能扮成这么矮小女子的人可不多。”

  云盼情横了他眼,作势挺了挺背,顶高了几寸,道:“当真这样就看出来了?”

  看她双眼满是认真,聂阳绷不住脸,扑哧笑了出来,道:“当然不光如此,我们来刘家那天,门口那个卖糖葫芦的小姑娘,就是你吧。那次芊芊可没给你费多少心思,我看就觉得是你。”

  云盼情抿了抿嘴,背过身去,弯腰双手蒙在脸上,用力抠了起来,过了会儿,坐直扭回身子,将片软塌塌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在边,呼的出了口气,露出的却还不是本来面目,而是张清秀讨喜的陌生面孔,“换成这张脸,就轻松多了。脸上那么堆东西,连说话都嫌费劲。”

  虽不是第次见到这种技巧,看到的三人还是小小吃了惊。

  云盼情换了装扮,喝了口水润了润喉,便把与聂阳失散后的种种五十讲了出来。

  聂阳段段听来,听得心惊肉跳,连月儿也忍不住担心的多问了几句。

  而把所有的推测两相印证之下,云盼情也是颇为惊讶,道:“我还道仇隋与你母亲有段爱恋情史,没曾想竟可能是是他姐姐。这么说来,倒也算是极为亲密之人,毕竟若是这些推测全都属实,那可就是他在这世上最后个亲人。”

  她望着聂阳,猜到他不愿正视这段亲缘,眼珠转,立刻道:“对了,聂大哥,你怎么不去罗仙郡找我们汇合,反倒先去了仇家的老宅子?你这算是诓我们么?”

  聂阳尴尬笑,颔首道:“我的确是不想再把你们牵扯进来。即便你们已经来了,我也还是这样想。只不过现在仇隋并不单单是我的仇人,他的背后,天道定也在算计什么,慕容极他们若要动手,我也没有立场阻拦。我只希望诸事真相大白之时,仇隋的性命能由我亲手来取。”

  云盼情唔了声,喝了口水,道:“聂大哥,这事已经不是两个人能够控制的了,慕容极原本打算照原定计划帮你报仇,可你知不知道,顺峰镇现在对峙的情形已经远超孔雀郡那时。”

  她伸出手掌,白嫩小手也易容的有些发黄,她五指张开,缓缓道:“先说我知道的如意楼这边的情形,不算今天才到镇上的帮手赵阳,只算如意楼属下,比慕容极地位更高的,镇里镇外就已经到了五人。”

  “这五人中,有个你必定听过。”

  云盼情带着有些崇拜的眼神道,“她现在是如意楼南三堂的总管,几年前,却还是名动武林,黑道闻风丧胆的天下第女神捕。”

  聂阳与孙绝凡都是面露惊讶之色,月儿则直接失声道:“你说的是威镇西南的玉若嫣?她她不是犯了大案,被镇南王府动用十余名高手追捕收押了么?”

  云盼情笑嘻嘻的说道:“慕容极总不会骗我,他说那玉总管就是那个玉若嫣,到时见了面如果不是,我定和他没完。我最仰慕的人除了燕师姐,就是这个威风凛凛的女捕头。谭凌山死后,六扇门高手无人能出其右,我都没想到,她竟然偷偷在如意楼做了总管。”

  此后话题渐渐扯远,聂阳语调也轻松了许多。听云盼情所说,他们猜出聂阳兄妹打算独自前来的时候本就要过来,无奈赵雨净时失去了行踪,不得不先让慕容极联络楼内弟兄寻人,也不知怎么,找到的时候,赵雨净已经和赵阳同行。

  慕容极对赵阳十分放心,也就没有贸然现身,只是透过部下让赵阳知道如意楼已经插手此事,定会对他尽力协助。

  “赵师叔真的和赵姑娘是亲戚?这也太巧了。”

  月儿有些不安的问道,毕竟赵雨净若真的是狼魂前辈的侄女,于情于理,便都不能算是外人,这自然叫她有些不快。

  云盼情颇了解她的心思,立刻便笑道:“不是不是,赵前辈向慕容极提过,那只是权宜之计,方便他动手而已。不管往上追几代,也是同姓不同宗。”

  孙绝凡歇了会儿,将所有讯息细细听完,之后的闲事与她无关,她也就起身告辞。

  看她走后,聂阳才问道:“慕容极他们现在在何处落脚?你怎么自己先过来了?”

  “有芊芊姐帮忙,大家就在孙前辈去找人的那家客栈住着,赵前辈应该也会带着赵姑娘去那边找地方,慕容极说,前几天派了不少人摸底,镇上现在能确定是天道中人的,已有三十多个。”

  她环视了圈,笑道,“不过你这次的眼光很好,这两天他们查了个底朝天,也查不出刘捕头有什么可疑,你还真是选对了地方。”

  她顿了顿,接着道:“他们要借着易容之便隐藏形迹,你在镇上早就被盯上,与你随意接触,容易被对方发觉,只好先想方设法把我弄进来找你咯。毕竟仇隋今非昔比,他们也怕你压力太大做出什么冒失行为。而且”

  她看了眼月儿,目光突然显得有些扭捏,连话音都变小了许多,“慕容极担心赵雨净没跟着你,你身体会出什么岔子,我来探清路后,如果需要,芊芊姐也会尽快设法混进来。”

  “不必,”

  月儿立刻斩钉截铁说道,挽住聂阳手臂,道,“有我在哥哥身边,怎么会有事。田姑娘身无武功,还是在安全的地方等候消息吧。她那么擅长易容,正好留在那边帮忙。”

  云盼情只得苦笑道:“月儿姐姐说得有理,我过会儿就去告诉他们。”

  聂阳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月儿手背,叮嘱道:“盼情,你也叫他们不要因为易容就麻痹大意,龙十九已在镇上的话,师徒斗技,芊芊多半略逊筹,千万要多加小心。”

  “成,你们好好歇着吧,我得赶紧去弄好那张脸,然后抓紧练练左手,你都能看出破绽,那刘捕头眼睛那么毒,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过去。”

  云盼情拿起刚才摘下的那片东西,笑嘻嘻的走向门口,临出门前,转身道,“对了,芊芊姐叫我千万记得告诉你,她到了这儿的消息你可不能告诉她爹。”

  “好吧,我暂且帮她瞒住田爷。”

  看着云盼情换回仆妇面孔,装出弓腰驼背的样子,步履虚浮的走到院中接着扫地,聂阳轻轻吐了口气,心中直矛盾的紧绷情绪,终归还是随着他们到来的消息放松了大半。

  只盼切事了之前,这些直帮助他的人莫要受到什么伤害,否则他定会抱憾终生。

  经过与云盼情的番详谈,仇隋身边的亲信之中,龙十九反而是远比花可衣更加重要的臂膀。可正如云盼情所说,龙十九易容功夫精妙绝伦,自身又并无武功,藏身在平常人群之中,根本无迹可寻。大胆些猜测的话,保不准这些天聂家老宅进进出出的仆人丫鬟之中,就有这个远比那些武林高手可怕的多的女人。

  深步想,恐怕仇隋就是对她信心十足,才会放胆走入明处,就算他有什么不测,直隐在暗处的她也能将切继续推动下去。

  月儿看他正在苦苦思索,也不敢打扰,就只是托着双颊,怔怔望着他的侧脸,双秀目忽而柔情满溢,忽而妒意闪现,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聂阳此前直将全副精神放在仇隋身上,听云盼情番话后,才试图把视线扩大到以仇隋为中心的漩涡之外。

  此前直没有太过在意的那六百万两巨案,此刻没来由的浮上心头。从开始,这件案子就直若隐若现的缠绕在他身周。

  这笔官银数额巨大,销赃都极为困难,为何会选这么批棘手的东西下手?

  为了姑且逃避仇隋这边毫无头绪的纷乱思路,他索性从最初仔细梳理起来。

  而随之升起的,却是阵阵疑惑。

  从知晓的种种痕迹和线索不难推断,这件税银大案,是在邢碎影的策划下,由以顾不可王落梅赵玉笛为首的摧花盟众人犯下。而按照摧花盟落网的滛贼交代,那六百万两银子,只有极小部分用作这个松散组织的开销用度,其余的部分,直都下落不明,当时负责运送的那批人,在之后次次行动中个个死掉,没留下个活口。

  主使者中,赵玉笛是个彻头彻尾的傀儡,顾不可王落梅与邢碎影都是天道中人。也就是说,这案子根本就是天道所为。天道前些年重现江湖,早已变成了个神秘莫测的庞大组织,即便是江南与如意楼那数年的明争暗斗最终未能得胜,展现出的可怕实力却并未从根本上得到动摇。

  尤其是官府和六扇门,渗透了不知多少天道的势力,这么想,也只有天道能无声无息的策划出这样场惊达天听的劫案,并顺利藏匿赃物。

  邢碎影直仰仗着天道躲避追杀,那么,天道要他去做某些事的时候,他也不能阳奉阴违,这种彼此利用的关系,绝不可能有方毫无付出。

  如此说来聂阳心神震,猛然想到,莫非,这切并不是仇隋主谋,而是天道?仇隋只不过是顺水推舟,借着这件事,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慕容极曾向他提到过江南大乱那些年与天道有关的几件大事,所图谋的,或是方门派,或是高手人才,不论威逼利诱还是苦心布局,都是为了扩张势力,与此次的案子截然不同。

  但吃惯了甜的,不代表不会偶尔吃顿辣子。

  聂阳撑住额头,沉下心来,仇隋的目的显而易见,六百万两银子的线索出现在顺峰镇,聂阳便不得不来,月儿少不了也要现身。那天道呢?让这些银子出现,对他们能有什么好处?

  此地紧邻如意楼内三堂盘踞之地,若是想要再来场决战,顺峰镇无疑是个糟糕透顶的场所。

  仇隋放出风声极早,汇聚来的江湖人士鱼龙混杂,如此多的耳目聚集处,绝不是拉拢人才的好机会。

  若是想借机暗杀异己,这些时日有的是机会动手,可那些有头有脸的高手并未有人遇袭身亡,反倒是想要趁火打劫的毛贼横尸了不知多少。

  越想越是迷惑,聂阳皱了皱眉,突然想到此前碰到的顾不可,他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顾不可”

  月儿被他突然开口吓了跳,不禁问道:“哥,顾不可怎么了?”

  “他那次说要找慕容极,有要紧的事情要说,对么?”

  月儿楞了下,点头道:“是啊,不过那人可是天道走狗,谁知道是何居心。”

  聂阳踌躇片刻,骤然起身出门,看了看四下无人,匆匆走到院中云盼情身边,低声道:“盼情,帮我告诉慕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