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会儿很难痊愈,他那刀法还是这么厉害么?”

  月儿在旁愤愤道:“上午慕大哥也受了伤,还是内伤,不然定不会输给那个姓白的小子。”

  她和白继羽有宿怨在前,自然向着慕青莲说话。

  慕青莲微微笑,只道:“我俩就算都没受伤,他那刀也肯定让我十分为难。想破他的刀法,必须要有杀心才行,我出手瞻前顾后,最多也就是勉力挡下,要赢有些勉强。”

  他收起笑容,淡淡道,“连白继羽在内,江湖上已有三人在用这门刀法。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罢了,这些事与你们也没有多大干系,就此揭过吧。”

  慕青莲动了下包扎好的右臂,问道,“田兄呢?”

  聂阳颇为无奈的说道:“田爷看这易容,就猜出芊芊到了,现在两人还在隔壁说话。恐怕时半刻说不完。”

  慕容极直站在窗边看着院内,此刻才开口问道:“刘悝还没回来么?”

  聂月儿点了点头,答道:“他托人捎口信给家里仆人,这几天不必等他,那个程大人为了避免行动泄露,所有将要参与这次行动的公门中人,全部吃住在大营,不得擅自离开。”

  慕容极思忖道:“按玉总管估计,北严侯府上的精锐高手,足足动用了大半不止,那些看似骑兵的部下,并没几个真正的兵卒。按说这些武功平平的衙役捕快应该起不到什么关键作用。调这么多人过去,除了掩人耳目,只怕还另有打算。”

  “不管有什么打算,动手的时候只怕不会太久。”

  聂阳略显烦躁,沉声道,“他们联合这批高手动手之日,想必就是仇隋行动之时,咱们要是不能提前猜透他的目的,必定会让他得逞。”

  “最简单的猜测,仇隋要借这次大案告破壮大天风剑派声势,他本就是天道中人,旦崛起,便相当于为天道平添支下属。”

  云盼情率先开口,但语气几多犹疑,显然不太自信。

  慕容极接道:“若是这种思路,雇来鬼煞,很可能只是为了做戏,不仅能借机铲除异己,还可将税银案的罪名嫁祸他人。”

  聂阳蹙眉道:“但要仅仅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总觉得他做了许多多余的事。”

  慕容极盯着他道:“那些事,恐怕都是为你们兄妹准备的。”

  云盼情附和道:“的确,聂大哥,他将实施这计划的地点选在顺峰镇引你过来,不就是为了顺便了结你们之间的恩怨么。那他额外做些针对你们的布置,也是合情合理。他定猜到你要拿月儿做诱饵逼他动手,以他的性子,定不会乖乖上钩,多半会用什么手段,反去逼你现身。”

  她郑重其事的总结道,“所以,你定要沉得住气才行。如今他在明你在暗,咱们大可先专心对付龙十九,看他个人在台上,还怎么唱得下去。”

  聂阳略感疲惫的叹了口气,低声道:“花可衣龙十九,传闻中都是他的大仇家,其实却都是他的心腹。与他有仇的人这么多,和这两人样的,到底还有几个?”

  “发现个,便除掉个。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孙绝凡平平说道,起身向门口走去,“我在院子里等你们。恕我失陪。”

  花可衣之事,看来始终是孙绝凡心中的个疙瘩。

  屋中静谧片刻,慕青莲再度开口道:“聂兄弟,你当真要冒险试?”

  “不能接近他次,我始终不会甘心。”

  他冷笑道,“只要月儿安全,我就算以本来面目到他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他不会杀我这事,算是让我占了天大的便宜。”

  云盼情担忧道:“可那都是猜测啊,万他其实和你没什么亲缘关系,之前只是别有所图才放你马呢?比如比如他想靠你找出月儿才手下留情。

  他现在知道月儿已经到了镇上,出手杀了你,月儿定会愤而现身,你岂不是岂不是危险的很。”

  聂阳略带不甘的说道:“不光是猜测,我也多少有些感觉。他与我,必定有层血脉相关。”

  他在桌上捏紧了拳头,咬牙道,“只不过,不管他是我怎样的亲人,我也决不会放过他。”

  月儿扁了扁嘴,在旁扶住他的胳膊,小声道:“哥,不要乱想。仇隋那班人嘴里就没有几句实话,真是亲戚,就算看在自小对你的抚养之恩,也不能对我爹娘下那种狠手。”

  眼前又闪过养父养母凄惨的死状,聂阳点了点头,长长吐了口气,沉声道:“有些事似乎只是差了条线而已。”

  月儿皱眉劝道:“哥,别再瞎想了,当年的事经历过的人,你拢共也只审问过花可衣个,那女人的话十句里没有半句可信,以后再说吧。”

  不知为何,聂阳脑中突然闪过花可衣向他说过的句话。

  “我只能告诉你件事,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个亲人,就是死在你们聂家人的手上。”

  他直只当是在说赢北周,毕竟结合赢北周暴毙的时间和那招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释怀的浮生若尘,聂家动手的嫌疑并不算小。

  可此刻再回想这句,仇隋在这世上最后个亲人,明明是他姐姐

  莫非

  “哥,哥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出了这么多汗,都从装扮下渗出来了,哪里不舒服么?”

  月儿在旁察觉不对,抬手帮他擦着,还要小心不要蹭掉易容的部分。

  聂阳稳定了下心神,强笑道:“没什么,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突然有点头晕。”

  云盼情与慕容极对望眼,都觉得有些疑惑,慕青莲在旁柔声道:“不论你多想报仇,总要先保住命在。累的厉害的话,就去休息吧。田兄看来还要好阵子,过会儿再去叫你。免得你精神不佳,去那边就漏了破绽。”

  聂阳甩了甩头,手放在额角轻轻揉着,微笑道:“没事了,等到了那边再休息也无妨。”

  “那边除了仇隋,必定还有其他天道的高手,仇隋不肯杀你,那些人可未必会放过影狼。”

  云盼情还是副不愿让他涉险的样子,连声说道,连语调都不自觉的拔高了几分。

  聂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苦笑道:“不必担心,现在这副样子,连我师父也认不出我这不肖弟子,其他人哪儿来的火眼金睛。比起这,我更担心月儿,仇隋早早就把她风狼的名号刻意散布出去,比起我,月儿要危险得多。”

  月儿立刻抢道:“所以我才说,留那个姓秦的替身在这儿,我换成丫鬟打扮,和你起潜回咱们家,有慕大哥和田爷帮忙,怎么会有危险。仇隋就算是个疯子,他还能在众目睽睽下得手不成?”

  她看聂阳还在犹豫,接着又软语哀求道,“哥,我在这里等着,你在那边冒险,咱们两不相见,不是白白为彼此担心么?而且这样来盼情妹子和慕容大哥还要费心看着我,岂不是容易被对方各个击破么?我和你起去的话,咱们趁夜把田姑娘和那个替身,连同你替掉的那个小厮道送到玉总管那里,这边就再没有后顾之忧了。不好么?”

  聂阳有些苦恼的看向慕容极,慕容极略迟疑,向他点了点头,低声道:“聂姑娘说的也有道理,那边有孙绝凡在,保护易容成丫鬟的她反倒比这边容易些。只是仇隋心思极为细腻,你们两个同去,被看破的可能可翻了不止倍。”

  慕青莲听月儿也要参与,面上登时浮现股淡淡的担忧之色,但他默然半晌,还是没有开口。

  聂阳也不好再推脱,只好道:“那既然田爷还要等上阵,不如就劳烦慕兄带孙前辈起,回去找个合适的丫鬟过来。”

  慕容极抬手伸,道:“我陪你们过去,还照方才的路线便是。”

  慕青莲微笑道:“这次希望莫要再横生枝节。再遇上那样的好手,我只怕没有这次的好运。”

  慕容极淡淡道:“这次要是再有人跟踪,就由我出手。慕兄只管放心。”

  那两人出门叫上孙绝凡离开,屋内顿时空落了不少,云盼情看了眼聂月儿,笑道:“我去院里透透气,你们歇着。”

  只剩下兄妹二人,月儿顿时没了顾忌,单手撑着脸颊,直愣愣盯着聂阳面庞,仔细端详。

  聂阳被看得有些发窘,忍不住扭开些,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月儿笑眯眯道:“当然有,你脸上被芊芊弄上这么多东西,我不好好看着记在心里,万认错了哥哥,岂不难堪。”

  田芊芊在月儿面前举手投足都极为谨慎,言语间又颇为讨好,月儿提起她时,口气也亲昵了许多。

  “认错哥哥有什么难堪,”

  聂阳微微笑,缓缓道,“认错了自己,才是不可救药。”

  “尽说些我听不懂的,”

  月儿抿了抿嘴,脸颊枕在他肩上蹭了蹭,道,“反正仇人不会认错,这就够了。呐,哥,说真的,我对行走江湖实在没什么兴趣,报完仇后,你当真还要把姑父的名号发扬光大么?”

  “师命在身,不然,你要如何?”

  聂阳宠溺的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问道。

  “说实话,我师妹师弟都很厉害,要不是急着见你,我才不要背着风狼的名头出来打打杀杀,哥,”

  她顿了顿,脸颊泛起阵淡淡的红晕,“咱们报完仇后,就退出江湖,找个地方过普通人的日子好不好?找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小镇,我不再姓聂,也不再是你妹妹,那几个嫂子,我保管当她们是姐姐样看待,咱们咱们生几个娃娃,家人热热闹闹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你说”

  聂阳抬手打断她的话头,轻叹道:“别说了,眼前有这么多要紧的事,怎么有心思想那么长远。”

  他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看得太远,便容易看漏了脚下。”

  “哥,”

  月儿扳过他的脸,撅起小嘴瞪着他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从刚才起就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要是这么不开心,大不了这仇咱不报了。你去叫上芊芊,咱们这就回去,过江带上那几个嫂子,找个偏僻地方住下,开武馆,不行给人当护院,怎么也不会饿死。”

  看他唇角微颤,目光隐隐透出些许愧疚之意,月儿又道:“你不必担心爹娘怪你,将来我先死了,下去之后切我都替你担着,若是你先走步,我把孩子安顿给姐姐们,转脸就下去找你,绝不叫你挨骂。”

  聂阳眼中犹疑之色渐渐褪去,他深深吸了口气,搂紧了月儿温热绵软的身子,低声道:“没什么,我只是在胡思乱想罢了。我不会放过他的,不管他有怎样的理由也好。”

  两人相拥等了会儿,门外咚咚响了两声,田芊芊开门走了进来,微笑道:“听说月儿也要同去?”

  月儿点了点头,还没开口,旁边聂阳已道:“芊芊,田爷呢?”

  芊芊哧的轻笑声,到桌边扭身坐下,道:“在院子里生闷气呢,光是胳膊肘朝外拐这句话,就絮絮叨叨说了快有百遍。不用理他。”

  她笑呵呵的转脸看着月儿,“这样幅花容月貌,要化成丫鬟模样,我还真不舍得下手。”

  月儿脸上红,嗔道:“又拿我开玩笑,哥身边明明就数你最好看,可不要来取笑我。”

  “好好,不说笑。你当真想清楚了?仇隋那边可不是什么安全地方,光靠易容,远远谈不上保险。”

  田芊芊颇为伶俐,不再多开月儿的玩笑,转而说起正事。

  心思倒也并不难猜,毕竟她与董诗诗相看两相厌,真要想得长远些,讨好月儿也是条出路。她父亲妻妾成群,自身又是庶出,心思自然与这些纯粹的江湖女子大不相同。

  “这有什么好想的,让我躲在这边整天担心哥哥在仇隋身边有没有个三长两短,没三天我就疯给你看。再说你们又要找顾不可又要找李玉虹,还想分人手保护我,个个都要去学三头六臂的本事了吧?”

  “行了,”

  聂阳压下她的话头,只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过会儿孙前辈和慕兄会带合适的人选回来,你再帮忙易容下。”

  “好吧,”

  田芊芊颇为幽怨的悄悄瞥了聂阳眼,柔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今晚过后,就去玉总管那边落脚,免得给你们添乱。他们带来的丫鬟,我也弄成月儿的模样,万秦落蕊个不够用,就拿她顶上。”

  聂阳微微皱眉,道:“不成,那丫鬟你们好好安顿下来便是,决不可随意牵连江湖以外的无辜百姓。”

  月儿张了张嘴,但没说话,似乎是想起了师父的训诫,不敢反驳。

  三人随意聊了会儿,聂阳只是偶尔插上句,大多并不开口,等了许久,孙绝凡才带着个丫鬟赶了回来。

  那丫鬟约莫十三四岁年纪,大概是粗笨活儿干得较多,身子倒是已长的很开,布裤紧绷绷的裹着双长腿,身量眼望去,与月儿大体相若,胸前稍逊,也不过是条白布缠上便可解决。

  脸庞轮廓也十分合适,只是五官比起月儿粗笨许多,肤色也有些蜡黄。

  聂阳看向田芊芊,她心领神会,端详片刻,道:“还好,稍稍费些功夫,最多个时辰,应该就能完成。”

  点了点头,聂阳向孙绝凡问道,“带她出来,会不会惹出乱子?那小厮毕竟是田爷的亲随,这丫鬟呢?”

  孙绝凡还未答话,那丫鬟抢着道:“没事没事,大通房的丫头片子光我那屋每天半夜就有好几个不在屋里睡觉的,仇老爷雇了这么多人,都不说请个管家,哪儿有人留意我们啊。”

  好好的丫鬟半夜为何不在屋里睡觉?聂阳心中生疑,却没直接问出口,而是仍看着孙绝凡。

  孙绝凡这才开口道:“这是聂家老仆的闺女,自小在这镇上长大,比起那些新来的可靠许多,月儿若要去,适合的身份只有她了。”

  那丫鬟有些忐忑的看着屋里的众人,小声道:“说好的,五十两,你们可不能诓我。”

  慕容极进屋关上房门,笑道:“五十两,绝无拖欠。只是允许你回去之前,你必须呆在我们安排的地方。”

  那丫鬟嘻嘻笑,道:“五十两,只要你们不把我买进窑子,啥地方我也肯待着。在聂家干半年短工,才有三钱银子,签五年长契,也不过三两半,你们才让我躲半个月,有吃有喝不用干活还给五十两,简直就是活菩萨。”

  聂阳心中动,沉声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多半是来的路上听说了要做的事,那丫鬟立刻答道:“我小名叫青丫,家里姓李,李青这名字说只有出嫁时候才用,平常也没人这么叫。我从小许了人,那人外号叫豆腐,镇上人就总管我叫小葱,那位小姐替了我,可别忘了这事,别人叫你你不应,可就穿了帮了。”

  聂阳沉吟道:“李姑娘,令尊曾经在聂家做过工?”

  李青怔,道:“是啊,聂少爷为人特别大方,我爹到了今年都还断不了念着聂家的好,这不听说仇老爷帮聂家找人,价都不还就把我送去了,少说亏了钱银子。”

  聂阳紧接着问道:“你爹当年是做什么的?”

  李青这次显得有些警觉,向后退了半步,谨慎道:“你你怎么也问这个?你是谁?”

  也?聂阳眉心紧皱,心道打探过聂家消息的人光董凡仇隋就已有两批,被人这么问过也不奇怪。他略踌躇,沉声道:“我是聂阳。聂清远的儿子。”

  李青眨了眨眼,跟着抬手捂住嘴巴,闷声惊道:“小小少爷?你你躲在姑奶奶的婆家做什么?家里这么热闹,你怎么不回去啊?”

  “你知道我?”

  聂阳紧紧盯住她的双目,连丝毫的神情变化也不肯放过。

  “还不是我爹,口个小少爷小小姐的,我想不知道也不成啊。本来他提的不多,可自从来过帮人又是给钱又是送东西的打听了堆事儿后,我爹就成天念念叨叨的。会儿说聂少爷死的惨啊,会儿说那帮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估摸着,他八成是扯了谎,他这人老实了辈子,只要骗人,就整夜整夜睡不好觉。”

  这丫头声音清脆明快,叽叽喳喳说的颇快,到也不显罗嗦。

  看聂阳面色凝重,李青又道:“哎呀,这会儿可不能再叫小少爷了。少爷,仇老爷人那么好,又是聂家出身,你怎么不去认亲啊?我爹那辈儿的不少人,都还念着那时候聂家的好,见了你,准得高兴坏了。”

  聂阳摇了摇头,只是淡淡道:“我最近会去拜会令尊,还请李姑娘会儿将地址告知于我,有些当年的事,我想要亲口问问。至于聂家,我这不是在准备回去么。”

  他侧头对月儿使了个眼色,道,“这位姑娘替你的身份,就是为了暗中保护我。其中的详细原因,你就不要知道了,江湖中的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李青似乎是想起了上午门前那场恶斗,瑟缩了下身子,转而道:“那少爷,咱们可得先说好,这这五十两银子的事儿,你可不许告诉我爹。我打算靠这银子跟豆腐起开个小铺子呢,而且,让他知道我在聂家不干活偷懒,非得给我顿打不可。”

  聂阳微笑道:“你大可放心,我保证你不会有事。若是在你爹那里问到我想知道的事,我到时再给你们家五十两银子。”

  李青顿时喜笑颜开,连忙行了个礼,道:“少爷您想知道的事儿,我爹怎么可能不说。那我就先谢过了,果然聂家的老爷少爷都样的大方,也不枉我爹整日记挂着。”

  月儿颇为担忧的看了聂阳眼,小声道:“哥,你要去打听什么?”

  聂阳只是摇了摇头,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我也不会很快就去。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