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来这里的大都是官宦文士,个个风流倜傥不假,床笫之间却大都样温文,那里让她受过这等待遇,那根指头在她屁眼里翻来搅去,直搅得她双耳轰鸣五脏六腑都难受起来。

  恶鬼挖了阵,看那臀缝已经闭不太拢,哈哈笑,照那后庭花上又吐了口唾沫,把住了她的臀尖儿,挺着竃头对准那个小洞就是狠狠戳。

  “哎呀呀啊啊”

  这下戳的她连双脚丫也从床板上翘了起来,腿根挺的都绷出了大筋,腚沟子里的那圈肌肉拼命的缩着,却还是挤不出去已经塞进来了的那个头儿。

  就像卡了截巨大的米田共,出出不去,进进不来,直涨的她几乎咬碎满口银牙。

  紧的连恶鬼也觉得有些发痛,他呲了呲牙,双手揉住两团软绵绵的屁股,运力向两边掰。这下扯的原本又翘又圆的臀包儿中间那条沟壑几乎展平,把那个看起来绷紧的快要裂开的臀洞彻底暴露出来,接着这股稍松的劲儿,他嘿的声耸身就是压。

  那女人曲起的双腿下被压平,即便如此,那根足够长的肉枪还是深深地捅进了菊蕾深处。

  “这位爷您饶了奴家吧疼好疼啊”

  软枕下面的女人终于用舌头顶出了嘴里的肚兜,哭的险些呛到,嗓子都有些哑了。却不知不光恶鬼听在耳里愈发兴奋,连边坐着的血鹰也起了兴致。他褪下裤子,拉着那女人四处乱抓的手,按在自己的胯下。

  也不知道是太过训练有素,还是确实被滛威所吓,那女人边闷声哭得死去活来,边顺从的拢紧了春葱玉指,熟练的套弄起来。

  恶鬼是个粗人,女人对他来说是很单纯的享受,半分也没有延长的念头。加上那段油肠又腻又紧,肛花还抽抽的揪着棒根儿,那边血鹰还未完全硬起来,这边他就已经不觉用上了腰力,紧绷着黑乎乎的屁股狠狠地开始做最后的肉搏。

  噼噼啪啪肉响四溢,骤然顿,僵了片刻,那个庞大的身躯呼哧下压在了女人白嫩的裸躯上,巨大的肉虫像截便溺之物粘着粘汁滑脱出来,红肿的臀眼儿里,随之逆流出阵阵掺带着血丝的腥臭精浆。

  完全满足了的恶鬼很快对这个女人失去了兴致,他下床提好裤子,又去端起了茶壶。如果不是还有任务在身,他很想痛快的喝上坛酒。

  他和血鹰向都是如此,他玩够了,血鹰上,血鹰弄完了,他也恰好喝到八分醉,再次接手过来,就该借着酒性,把被血鹰弄得生不如死的女人用他的方式送去上路了。

  “你悠着点,这几天就要开始了,别泄了杀气。”

  恶鬼简单叮嘱了句,侧目开始看着窗外。

  这间屋子他选的十分满意,正好可以看到全郡最大的客栈的正门,同时,那里也是扬远镖局的处据点,毫无疑问,三大镖局的队伍定会在这里落脚。

  而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在那里,忙碌的镖师正在把红货箱箱运进院内,殷亭晓那个武当老鬼看似无所事事的在边护卫。

  恶鬼虽然看起来马虎,但对大事的估计很少会出现失误。他在心里回想了下赵盟主对人手的分配和对应的对手,突然开始有些担忧。

  尽管摧花盟出动的已经几乎全是流高手,但对面的人也确实是难啃的骨头。

  殷亭晓身太极神功,武当功夫无不精,至少要四人以上围攻。

  不净和尚手少林神拳就已经和殷亭晓旗鼓相当,加上出家前的身诡异功夫并未按戒律散去,五人对付他,仍然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凝玉庄只来了两个年轻人,凝玉功这种需要天长日久修炼的武功在他们身上想必没什么可怕,赵盟主安排三人显然过于小心。

  鹰横天那个狗腿子有些扎手,不过负责的两人就算杀不掉他,也能缠他很久。

  姓韦的那个副镖头,如果真如赵盟主所说使得是锁梦缠魂枪的话,两个人也足以对付。何况混战之际,长枪并非能全力施为的武功。

  那个柳家庄的丫头,两个人想必还有富裕,柳家碧波刀法名气比实力大得多。

  看她年纪,刀中掌多半学不会。不足为惧。

  由他亲自负责组织对付的,除了可能起被引出来的韦柳二人之外,就是这次的主要目标,聂阳等三人。

  没人会相信他们会把幽冥九歌交给别人保管,江湖上为了武林秘籍,就连过命的交情也会变得不太可靠。

  云盼情身为外人,尽管顶着清风烟雨楼的名头,依然不可能。

  那么,不在聂阳身上,便在慕容极身上。

  聂阳就算有神鬼莫测的武功,以顾不可的功力,应该也插翅难飞。反倒是那慕容极,让恶鬼难得的担心起来。

  在女人身上泄了火气,脑子也清醒了些,不免想到以摧花盟的实力,为了这本秘籍就此和如意楼结下梁子,是否有些不智?

  逆龙道与异龙道两大邪教在西域斗得你死我活,万凰宫尽是群空有绝世武功却对江湖毫无兴趣的女人,隐龙山庄不逢大事很难见到动作,清风烟雨楼和如意楼据说有层姻亲关系,这也是赵盟主坚持在他们进入丰州前下手的原因之。

  这么算下来,如意楼俨然已经是江湖上仍在活跃的帮派势力中的头把交椅。

  如果真的惊动了整个如意楼,他赵盟主到好,带上老婆逃难便是,身边还有个顾先生做保镖,那个阴阳怪气的东方漠多半也会帮他。他们这些有手下据点的呢?

  要不是幽冥九歌实在诱人,这次摧花盟的行动恐怕聚不齐半的人马。

  “唔唔——”

  惨声闷嚎把恶鬼杂乱无章的思绪拉了回来,走步算步吧,他也懒的去想那么多了,回过头,关好了窗户,开始欣赏血鹰带来的诱人画面。

  那女人双手被血鹰反绑的结结实实,半挂在床边,双腿垂在地上,面朝下趴着,赤裸裸的倒真像只白羊。

  血鹰的小腹上纹着只血红色的展翅雄鹰,只伸出的利爪,恰好隐没在他浓密的荫毛中。而现在,那只利爪已经完全刺进了女人的身体里,抽送,搅动。

  这并不是那女人痛苦的原因,事实上,后庭经过了刚才那阵残忍的摧残,此刻阴沪中被插弄成什么都只会让她觉得好受得多。

  她痛,是因为血鹰的指甲。

  血鹰的动作其实就像其他男人样,把她摁在床边,压着她的上身,从背后了进来。但不样的是,血鹰的指甲不像是什么指甲。而像是十把小刀,锋利的刀。

  他动的兴起,双手顺着女人的脊背向下抚,便是十条细痕出现。细痕紧接着变红,洇出线血色,他再往她背后压,皮肉绽开的同时,她的惨叫也从喉咙直冲到了再次被肚兜塞住的嘴里。

  血鹰的双眼开始发光,他喜欢女人疼痛时候下身的变化,那变化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简直妙不可言。随着前后摇动的动作,他像画画般伸出食指,有些疯狂的低笑着在女人背后乱划起来。

  “娘的,要不是你这臭毛病,我至少能多留下十几个俏娘们当徒弟。”

  恶鬼嘟囔了句,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血鹰爽快了,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再用了。幸好赵盟主这次给的银票很多,他还是趁早下去再找个娘们上来才是正道。

  至于这个,晚上练功时候送她上路吧。

  第二天,没有任何异常。藏好了那个妓女的尸身,第二个被点招上楼的女人遭遇到了差不多的命运。

  第三天,开始有镖局的镖师紧张得出出入入。

  按赵盟主的安排,三天到五天,是适合行动的时机。没有前方的音讯,原地停留的人们才刚刚开始感到不安,切都还没有头绪的时候,就是出击的最佳时刻。

  所以,在第四天清晨,直切如常的街道,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像看似沉静的湖水,被人投进了颗小石头。

  恶鬼和血鹰大早就离开了千金楼,他们对自己选的藏身之处十分满意,没有什么镖局的人会在走镖的时候逛妓院,比起那些选择了普通民家藏身的人,他们更是有了大享艳福的机会。所以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精神都很好。

  他们找了处小摊,喝了壶热腾腾的茶,人吃了三个油酥烧饼。

  坦白的说,参与这件事的每个人,都会有些紧张。能从这样群人手中抢走这样件东西,传到江湖上,毫无疑问是件非常有面子的事。在江湖这种地方,有面子的事情,往往就等于危险的事情。

  巳初时分,天已大亮,潜伏在襄郡各处的人渐渐进入各自的位置。变成了伺机而动的毒蛇。

  做诱饵的人,也就是那个被乔装改扮成近似邢碎影的人,是当年江湖上颇为出名的独行大盗铁行风,不仅轻功了得,也有身极为阳刚的外家功夫傍身,只是诱敌的话,绝对不会被人在几招之内拿住。事实上,当年能在三十丈内抓住他的人就已不多,三十丈外让他完全运起身法,则有信心和任何个超流高手拼拼脚力。

  尽管如此,这次任务对他来说也是最为困难的次。他不能露出自己的武功家数,只能用最寻常的轻身功夫,也不能象是逃命,因为邢碎影不是随便露面随便逃亡的人,他还要让这切看起来像是个陷阱,没人相信邢碎影会无缘无故的就这么出现。

  这两三天,龙十九教给他各种很细微的事情,让他知道了易容这件事,其实不仅仅是改头换面那么简单。也让其他人对他要做的事情多少有了点信心。

  第批进攻的人,是近乎于死士的安排。这些对自己手下原本不太珍惜的头目们,这次倒是各怀鬼胎的只派出了和寻常人渣没什么差别的阵容。

  将近四十多名穿着各式民服的人,从隐藏的地方取出了自己的兵器,疯狂地冲向了客栈的大门。寻常百姓纷纷叫嚷着逃开,巡街的小队官兵听到马蚤乱迅速赶了过来,却被另批十多人挡在了街口另端。

  训练有素的镖师很快把战斗堵在了客栈大门之外。没什么高深武功的双方在狭窄的大门处相持不下。

  就在此时,早已准备好的人摸到了客栈房顶,向内院丢下了开始的讯号——数十颗由炸药混合着特殊粉末做成的暗器。这些往常用来掩护自己逃命的暗器很快让客栈内院变得烟雾弥漫,片混乱。

  于是,第个目标出现在了客栈门外——董剑鸣。

  年轻人总是缺乏耐性,但也因此才显得朝气蓬勃。可董剑鸣却全然不是那副样子,他双颊深陷眼目无神,要不是手上兵器垂落的剑穗不是般武当弟子会有,还真难让人相信这个胡子拉碴的憔悴青年就是董家少爷。

  对使双钩的兄弟确认了目标后,很快上前逼住了董剑鸣,开始且战且退。

  董剑鸣长剑飞舞,却半点没有武当功夫的圆转如意,招招凌厉不要命似的把那两兄弟攻的颇有几分狼狈。幸好以二敌,如何也不致落败,几个退避,就把董剑鸣引到了边偏街之中。

  身穿武当道袍的殷亭晓从屋内看到,大概是心知不妙,担忧董剑鸣安危,拔起身形大鸟样飞越门前众人,在最后排人的肩膀上点,直追而去。

  刚刚个起落,五个神情凶悍手拿苗刀的敌人便拦在他面前,呼喝而上。殷亭晓并未带兵器在身,只有展开太极内劲,小心谨慎的护住周身。

  凝玉庄的那对夫妇从后院院墙刚跃出,就被等候已久的三人成三角之势围在当中,其余人不见自己对手出现,进而看到那年轻妻子娇美可爱身段玲珑,顿时生了滛心,慢慢围了过去。

  铁行风并没有过去,他身文士打扮,刻意站在了个看似围观者的地方,却恰好能让客栈附近的人看到他。

  他在等待,恶鬼和血鹰也在等待。

  他们并不关心那些拼杀的人有多少能活下来,他们只关心自己的目标,幽冥九歌。

  听到了凝玉庄二人的呼救,不净和尚如罗汉下凡般飞身而至,双拳错,虎虎生风。对付他的五人很快进入了位置,不着痕迹的把他引向了院墙另端。

  犹如猛火添油,搏杀的圈子越来越大,鹰横天带着衙役丘明扬和徐鹏带着几个镖师穿着崆峒派服饰的两个中年男子带着些崆峒弟子也很快加入了战局,尽管崆峒派的支援并未在预计之内,但原本赵玉笛的安排就留存了富余的人手,丘徐两个镖头又很快的败下阵来,退到墙边靠两个衙役帮扶,各处都打得难分难舍,时分不出胜负。

  铁行风等得有些不耐,向前走了几步,还没等他站定,就听身侧屋上声娇喝:“邢碎影!纳命来!”

  竟是柳婷不知何时绕到了这边,执刀在手扑了下来,刀掌齐出直取铁行风。

  而包括恶鬼血鹰三人竟没人看到她何时过来!

  血鹰隐隐觉得不对,四下环顾,却没看出什么异常。百姓早已躲的干干净净,只有十几个大胆些的在长街尽头远远的观看,铁行风身边那几个看似围观的人,实际上都是摧花盟中人伪装,按说是万无失的。

  那他的直觉在警告什么?这里聚齐了摧花盟近三成的高手,另有将近三成的高手在郡外防备逐影等人同时待命,可以说凡所能用,倾巢而出。

  到底从那天的什么时刻开始,就有了那种隐隐的不对劲的感觉呢?

  柳婷被那几个乔装的百姓挡下,铁行风定了定神,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背手微笑道:“看来小可还是低估了你们的实力。”

  说罢,转身慢慢迈开了步子,边做出要走的样子,边全神贯注的感受着周围的环境。

  “那几个人怎么还不出现?”

  血鹰躲在暗处,有些不耐烦的问。

  “他娘的,我怎么知道!”

  恶鬼摸了摸头,他心里也开始有了种不太妙的感觉。

  不过还好的是,目前团混战的情况,是摧花盟渐渐占了上风,镖师们退进了客栈内,据守门口不再攻出。鹰横天和那五六个衙役要照顾受伤的两个镖头,也完全处在了守势。不净和尚虽然威猛刚硬,连同富余的人手在内共有近十人把他团团围在当中,他自然毫无办法,唯有勉力自保。

  血鹰舒了口气,低声道:“看来,赵盟主所料不差,他们长途而来路平安无事,已经松懈了戒备。咱们的目标现在还未出现,多半正留在客栈内照顾家眷和秘籍。”

  这也无妨,原本计划中就有次准备,如果对方据守不出,以这次动员的力量,是绝对有能力把他们的高手尽数诛杀的。

  恶鬼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玩笑道:“真可惜没什么峨嵋弟子,就算赢了,也没几个娘们可分。”

  血鹰盯着柳婷单薄布裤内又直又长的双腿,随着她的招式尽显紧绷的弹性,“放心,咱们兄弟只要把那个小妞抢到手,就稳赚不赔。”

  他几乎已经忍不住要想象,自己的指甲划开那紧绷的皮肉时,会听到怎样的美妙声音。

  这时却听铁行风声惊呼,左臂鲜血长流,把柳叶飞刀正插在他的肘内。

  声清啸,聂阳云盼情两把长剑森然而出,聂阳直冲向铁行风所在,云盼情则顿了顿,清风十三式行云流水般把围攻鹰横天的几人兵器纷纷削断,旋即两人连同四个不敢再留在战团之中的衙役紧随在聂阳之后冲了过来。

  慕容极那身青衣长袍和凝玉庄的玉衣白剑样好认,他并未出现,想必是和韦日辉起留在了客栈里,八九不离十,幽冥九歌就在他身上。

  铁行风不敢恋战,转身便走。恶鬼血鹰对望眼,从藏身之地杀了出去,血鹰甩手撒出把透骨钉,阻了阻云盼情等人的步子,恶鬼凝注全身力道,狠狠击出拳,靠那劲风把聂阳逼退半步,兄弟俩也不缠斗,紧接着施展全力追着铁行风而去。

  恶鬼轻功稍差,血鹰便稍稍落后些观察身后情况,让他跟在铁行风身畔。

  幸好聂阳他们不知是为了小心谨慎还是为了照顾那几个武功不济的衙役,并没有很快追来,而是远远跟在后面。

  这就已经足够。

  襄郡北门并不很大,埋伏在这里的人很轻易就能看出追出来的人的身份。

  慕容极既然没有跟来,那么只要追击的这批人离开,他们就将攻进客栈内。

  而铁行风他们的任务,也就从伙同伏兵击败他们变成了拖住他们。

  这实在是个很轻松的任务,因为在他们将要到达的地方,有东方漠和顾不可。

  他们见识过顾不可的剑法,而顾不可对东方漠说话的时候总是有几分敬佩。

  这样的两个人,面对这样群追兵绝对不会失败。

  到了约定的地点,看到了顾不可,血鹰和恶鬼终于安下心来,想必东方漠就埋伏在附近。

  他们露出了微笑,转过身,开始等待聂阳他们踏进这个地方。

  这片林中空地,即将成为他们的坟墓。

  很快,聂阳就出现了。

  云盼情和鹰横天跟在他身后,那四个衙役动作慢了些,有两个个子小的衙役还跑得喘了起来,弯着腰副很痛苦的样子。

  顾不可轻轻叹了口气,走上两步,拱手道:“阁下便是聂阳?”

  聂阳微微笑,点头道:“不知阁下是?”

  “在下顾不可。”

  顾不可翻手握住剑柄,淡淡道,“是赵玉笛的朋友。”

  让他们都没想到的,云盼情盯着铁行风看了阵,颇为懊恼得哼了声,跺了跺脚,从怀里掏出锭银子,丢给了聂阳,道:“哼,好吧好吧,我输了。这是假的。”

  聂阳哈哈笑了起来,把手上的银子抛了抛,“鹰大人说了你必输无疑,你还不信。这个邢碎影若是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