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用力起来。

  婚礼上他是见过那个书生的,此刻不免惋惜的骂了句,边挺着r棒凿着蓝儿鸽蛋大小的肿胀花心,边暗道:“好好朵娇花,竟找了那麽个豆芽菜似的男人。真他娘的可惜了”

  以前的董清清是绝对不会同意许鹏的这种想法的,她直就喜欢那种斯文瘦削的男人,才会坚持着主动去向现在的夫君提了亲事。昨夜之前,男女之事她也直未曾觉得有什麽不妥。

  送走了董诗诗,她就匆匆忙忙的回了内屋,幸好夫君并没有睡下,而是正在床边宽衣解带,听到她进来,回头问了句:“怎麽了?妹妹有什麽事麽?”

  董清清看到夫君敞开的襟袍下的身子,脸蛋阵发热,低头走过去道:“没,她喝醉了找她那丫鬟。”

  夫君温文的笑了笑,搂住她坐到床边,说道:“你那妹妹,是该早日找个婆家管管了。”

  董清清只觉得心腔子里扑通扑通的越跳越快,双腿不自觉地绞紧到起,半嗔半怨道:“好好的,尽说她做什麽”

  夫君怔了下,知道此刻说些煞风景的事情确实不妥,便微笑着吻到了她的颈侧。

  被夫君温热的嘴唇贴,董清清立刻浑身发软,嘴巴抿紧从鼻腔子后面挤出了声绵软悠长的“唔”两人起倒在床上,切如常进行,董清清除去身上衣物,微分玉腿夹在夫君身侧,拱高了腰挺起阴沪方便夫君进入。夫君扶着细长的棒儿趴在她身上,耸腰压臀,膣内阵麻酸,两人已经结合到了起。

  如既往,董清清咬着下唇反手握住枕旁的被单角儿,夫君双手撑在她|乳|侧腋下,就那麽下下不紧不慢的抽出进入再抽出再进入。

  细长的棒儿时不时蜻蜓点水样触下麻酥酥的花心,却不够有力,只能让董清清的嫩腔子里面越来越发紧,胸口都憋胀起来,两颗红艳艳的小|乳|尖儿颤抖着硬胀起来,慢慢变成了两颗小红豆儿。

  她的兴致刚被撩拨起来,有了星半点昨日的销魂感觉,水蛇般柔滑的腰颤抖着扭来扭去,扭的嫩滑膣腔也跟着曲折了几分,她夫君舒服的打了个哆嗦,突然加重了力道,喘息也粗了起来。

  董清清心尖阵浓酸,急得眼泪都几乎掉了出来,知道夫君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可自己全身都还麻软憋闷正要开始,情急之下低叫了出来:“相公慢慢些出来”

  她夫君用力挺了几下,紧紧搂住了她,喘息道:“不不成了。”

  话音未落,那细长肉萧在她的肚子里猛地颤,股热乎乎的浓汁流了进去,暖得她花心又是阵憋颤,却偏偏泄不出来。

  “清清,时候不早了,早些睡吧。”

  她夫君轻声道,抹干净了自己身子,帮她擦了下,便钻进了被中。

  董清清就那麽晾着娇美的身子,时不想进被中休息,秀眉微蹙想要抱怨夫君两句,却偏偏无话可说,索性赤裸裸的踏在绣鞋上站了起来,到桌边端了杯凉茶,冲冲胸腹间的燥热。

  感觉到屋子里有哪处不对,董清清回头看,才惊讶的发现个男人正大刺刺的坐在她背后的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背臀,她刚要惊叫才想起夫君就在屏风后面,连忙掩住小口,旋即发现捂错了地方,急匆匆横臂拦住胸前,手张开挡在交叠起的腿根。

  那男人这次并未蒙面,张四四方方的国字脸上,并不大的眼睛闪动着滛光。

  董清清这麽被他看着,就好像有把柔软的刷子在她身上每处私密的角落刷来刷去样,刷的她本已经平复的呼吸再次急促了起来。

  那男人笑了笑,站起身走进了屏风后,这次他并未拿短剑,但也惊了董清清跳,她连忙追了进去,生怕这男人伤到自己夫君。

  追过去时,她夫君正面朝里躺着,那男人指点在她夫君颈后,在腰后拍了两下,接着把他睡熟了样的身子往里推。

  董清清愣愣的看着,知道自己的夫君又是被那人用不知道什麽方法弄昏睡了,心中阵绝望,又带着隐隐的希冀。神思恍惚间,就看见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对她招了招手,竟似把她当作陪酒的脿子样。

  她羞耻的低下了头,但还是走了过去,只是双手仍然死死的遮着胸|乳|股间。

  “还遮什麽遮,是不是刚和相公温存过怕让我看见水儿啊。”

  那男人这次的声音变的普通了许多,不若昨晚那般低沈嘶哑。

  董清清红着脸摇了摇头,完全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转身跑掉还是索性直接躺到床上让男人恣意淩辱便是。

  那男人耐心似乎不如昨夜,也不去管她什麽反应,倒是自顾自地把腰带解了下来,开始褪着裤腰。

  “你你要干什麽”

  董清清身子下子软了,几乎坐倒在冰凉的地上,想到自己又将被这男人弄到床上翻云覆雨,那本就还湿润着的阴沪阵抽搐,又吐了些蜜汁出来。

  “董大小姐,你上下两张嘴的态度很不样啊。”

  那男人滛笑着看见她指缝中遮不住的那丝水光,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臂扯,她个踉跄仰面跌进男人怀里,双腿没有并住,湿漉漉的肉唇绽开到两边,把个红润鲜嫩的阴沪露了个底朝天。

  董清清顿时大羞,双腿连忙欲合,却被男人膝盖插进腿中别住,她扭腰挣紮,却被男人顺势托起粉臀,比昨天还要粗长几分的巨大阳根直挺挺的竖在她股下。

  男人急色的动作让董清清心中猛地震,小腿往回收压住床榻撑起了臀股不至於坐下,笛声惊叫道:“不不对!你你不是不是昨天的那人!”

  那男人并不否认,反而笑眯眯的道:“董大小姐,不管是谁,反正了你的不是你的夫君,都是滛贼,难道你还在乎是哪个滛贼麽?”

  说着就用双手去拉她的腰。

  眼看着那巨大肉龟已经压进了多汁的肉唇之中,董清清心中又羞又急,不知爲何对这与昨晚不同的男人充满排斥,对这没有做其他动作上来便要抽查滛的行爲也十分不情愿,双手往后撑着男人胸膛,死命的撑着就是不愿意坐下。

  那男人嘿了声,双臂贯力就要用强,这时就听屏风外个粗糙低哑的声音冷冷道:“小子,连我动过的女人你也敢碰,好大的狗胆。”

  那男人动作僵,把把董清清搂在身前,右手成爪扣住她喉头,架着她走出了屏风。

  屋内站着的蒙面男人手中拿着柄短剑,双目如电冷冷在那男人身上扫,道:“你这种不入流的毛贼,也算色胆包天了。”

  董清清赤裸着身子站在两个陌生男人之间,想到自己竟然成爲两个滛贼争夺的对象,浑然没有人把自己的已婚身份当回事,时哭笑不得。

  “滛贼就是滛贼,难道还分三六九等麽,你若这麽喜欢这个女人,咱们分享便是。”

  那男人色迷迷的在董清清|乳|峰上捏了把,道,“反正这女人春情寂寞,咱们两个齐上也不至於伤了她。”

  蒙面男人轻笑了声,点了点头道:“好。”

  那男人没想到如此轻易的解决,心中宽,搂着董清清走了过去,笑道:“不知道老兄喜欢怎麽玩法?”

  寒光闪,那男人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他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股血箭就从他喉头飚了出来,蒙面男人反手探,块布团就塞在了那男人伤口上,把血硬生生堵了回去。

  那男人喉咙里发出喀喀的声音,双眼满是惊讶和疑惑,不知是不信自己会被杀死还是不信自己会被这麽轻易的杀死。

  蒙面男人淡淡的道:“你几时听说过玉面银狐与人分享过女人?”

  那男人双眼猛地瞪圆,在极度的惊讶中死去,仿佛听见了什麽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断气的男人被玉面银狐扛出去很久,董清清还没从惊吓中回过气来,她赤裸的身子阵阵发冷,那搂着她的男人在霎那变成了屍体,让她头脑阵空白。

  爲什麽爲什麽她平静的生活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想穿上衣服,来抵御越来越浓的寒意,但刚刚捡起肚兜,还没盖在自己的身上,身边阵微风,那蒙面男人竟又回来了。

  她瑟缩了下,搂着肚兜退到了屏风边上,她看着那短剑,剑锋上还犹有血迹,她终於忍不住哭了出来,颤声道:“你你到底想怎麽样?不不要杀我”

  那男人愣了下,然后反手把剑收回腰间皮鞘,大步走了过来。

  董清清害怕的低叫:“别别过来!”

  那男人还是走了过来,但只是温柔的拥住了她冰冷的身子,声音虽然嘶哑却温柔了许多,他贴在董清清耳边柔声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董清清心尖猛地紧,混乱的心房像找到了依靠样渐渐平稳下来,她颤抖着低声问道:“你你到底是谁?能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麽会突然这麽要求,好像从这个男人强占了她身子的那刻起,些变化就已经发生了。

  那男人双手突然紧,勒得她有些憋闷,片刻的沈默后,那男人退开了两步,带着丝嘲弄的笑意道:“我只是个爲人不齿的采花贼而已,你莫要觉得我有个玉面银狐的绰号就定英俊得很。”

  说罢,他突然挥手扯下了面巾。

  那应该是张很英俊的脸,高挺的鼻梁,薄厚均匀的嘴唇,和深邃的双眼睛,但那张脸从鼻梁往下的部分,布满了蜈蚣样的丑陋伤疤,伤疤直延伸到下巴之后,隐约到了喉间。

  董清清啊的低叫了声,双手捂住了小口惊得后退两步,坐倒在了床边。但随后看到了那男人眼中负伤野兽样的神情,董清清完全的继承她母亲的那柔慈心绪莫名的涌起,她看着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疤,恐惧渐渐消失,轻轻地问了句:“是不是很痛?”

  那男人没有再说话,但眼中的光芒渐渐的发生了变化,他慢慢地走了过来,然后把她拥在胸前的肚兜丢到了边,接着他慢慢的脱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露出了结实有力但样布满伤疤的上身。

  董清清没有出声求饶,也没有挣紮抗拒,不只是因爲不想徒劳还是别的什麽,她只是在他赤裸的身子压住了她的时候,发出了声混杂着无奈和期待的叹息。

  这晚,那男人固执的压制住她的身子,不断地用手指和口唇挑逗着她浑身上下每处娇嫩敏感。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泄了几次身子,她只知道用来垫在臀下的肚兜湿得好像刚从河中捞起来样,她泄得几乎昏死过去的时候,那男人才真正的又次占有了她,她以爲之前的愉悦就是女性的极限了,但那粗长火热的阳根通过她酸胀酥软的花心告诉了她,她可以得到更多的快乐。

  最后她精疲力尽的接收下了男人射进她体内的阳精的时候,她听到了那男人低低的在她耳边说了句,“记住,我叫胡玉飞。”

  莫名的,董清清流下了两行眼泪,却露出了个微笑。

  沈沈睡去的时候,董清清有些茫然地想,那些姨娘每晚也是被自己的爹爹这样激烈的弄番才会变的愈发憔悴的麽?可是爲什麽母亲没有点憔悴的感觉?

  八太太的房中,早就已经安静了下来,那可怜的少妇正死人样的睡着,腿股间的水痕都没有来得及擦去,胀鼓鼓的对儿|乳|房平稳的起伏着,但她的身边并没有人。

  本该睡着董老爷的床榻上,只有块皱巴巴的床单。

  在董家大院后面里外的块精辟庄园中,有座并不大的宅院,每个董家的人都知道,董夫人就住在那里面,爲了董家上下祈福清修。

  但此刻已过子夜,那佛堂中竟仍然还有人。

  个清瘦的妇人跪在蒲团上,闭着双眼,眉宇间依稀还有往日的风采,可以隐约窥见当年的纯美容顔,她双手拿着串念珠,静静地拨弄着,安静得仿佛与这佛堂融爲了体。

  董浩然走进来的时候,仿佛是故意样踩出了重重的脚步声。

  董夫人并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没有听到样,只是伸出了只手把旁边的蒲团擦了擦。

  董浩然走过去,跪在了蒲团上,切都那麽自然好像他每天晚上都会做同样的动作样。

  沈默了很久,董浩然才长长出了口气,轻声道:“欣慈,我对你说过的那趟大镖,今天到了。”

  他顿了顿,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但他好像习惯了在这里自说自话样,继续道,“我没想到,竟会是幽冥九歌。”

  听到最后四个字,董夫人的身子明显的颤,但依然没有说话。

  董浩然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膝盖,双手在裤管上搓动着,“你知道,我学了那半吊子的幽冥九转功后,足足难受了将近二十年,我已经不敢去想有朝日能找到幽冥九歌治了我这身邪功,但现下他出现了。出现的太过巧合欣慈,清清自己找了个安稳的男人,相信不会出什麽岔子,诗诗我也会尽快给她找个婆家,剑鸣在武当山过得很好,如果我这次有了什麽意外,你也就可以解脱了。”

  董夫人仍然沈默着,但捏着念珠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打从前两年我听说了新辈的狼魂出现在江湖的时候,我就知道,那跟了我辈子的厉鬼们,就要找上门了。你跟了我这麽多年,我直觉得对不起你,欣慈如果我死了,你你就回回你的家去吧。”

  董夫人双目微睁,眼角有些湿润,她轻轻开口,声音柔婉还带着些江南口音,听起来悦耳无比,“当年我们姐妹三个遇上了你们四个恶贼如今仅余我人苟活在世上,我还有什麽脸回家去,从我被你哄骗嫁给你之后,彭欣慈就已经是个死人。”

  她努力想维持语声的平静,却越说越激动颤抖,“那时我苦苦劝你,甚至用上了肚里的孩儿,你却仍然执意要去找人报仇,结果呢?孙姑娘那麽好的人,就因爲曾经要救我们姐妹,被你那什麽邢大哥骗了清白,还夺了她身功力,若不是我偷偷给孙姑娘的师姐放出消息,那样个好女孩子就要被你们害得死在青楼。聂家夫妇只不过帮过孙姑娘把,你就和人起杀了他们,你这样的畜牲,直到今天才有人来找你报应,你还有什麽可说的?”

  董浩然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眉眼间的霸悍之气从进了这佛堂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董夫人面前这个矮小精壮的汉子就像绵羊样柔顺。

  董夫人闭上眼,眼泪终究还是流了下来,“你们四人害死我姐妹,我却还是时心软救了你的性命,你说要改过自新,我虽然知道你是被狼魂的人逼到走投无路,但还是信了你的话,你学了幽冥九转功的粗浅功夫,我爲了不让你坏良家妇女清白,平白被你吸去了十几年的功力,现下你小妾房房的娶,我也不愿说什麽,我知道你离不得女人,只是只是你爲何还要每晚过来找我?我知道你心里的话想对人说,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不想听?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回忆起那些过去,我只想在这里静静的爲我的儿女们祈福,让他们不会因爲你造的孽遭到报应!”

  “欣慈”

  董浩然痛苦的垂下了头,“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可是可是我不能不来见你,除了你,这世上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我这样不舍了。当年是我蠢,我不分好坏,可这些年我直在听你的话改了,那些小妾都不是什麽良家妇女,丫鬟里有人不情愿的我也没有逼迫过,我开镖局十几年,没有接过桩不干净的买卖。我只要在这边,我每晚都会来找你说说话儿,你知道,我就是想听你说声原谅我而已”

  董夫人紧抿着唇,手上的念珠越拨越快。

  “欣慈,这趟镖我已经答应保了,我知道你直很恨刘老四,但他毕竟是我兄弟,当年若不是他,我也救不出你来,所以就算我死了,我也要让刘老四拿到这幽冥九歌的副本这次走镖我去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这麽多年你心里直很苦,我死之后,你若不愿意回家,就和咱们的女儿起生活吧,这镖局的基业虽然不大,想必也够你们母女几个生活的了。”

  “你真的接了?”

  董夫人迟疑了下,还是问了出来。

  “没错,仇人既然知道我的身分了,躲也是躲不过的,我若是逃了,怕是会连累到你们母女。”

  董夫人微微侧过头,不愿让董皓然看见自己的脸,轻轻道:“也许这真的是趟镖而已。”

  “不会的。”

  董浩然惨然道,“这只是个鱼饵而已,这些年刘老四躲得很好,邢碎影那个家夥连我都找不到他,如果不是幽冥九歌这麽重的饵,那想报仇的人最多也只能找到我个而已。”

  董夫人的双手颤得更加厉害,声音也是样,“那那仇人已经来了麽?”

  听到董夫人话音里的担忧,董浩然面露丝喜色,微笑道:“欣慈,有你这句话,我今晚也算是没有白来了”

  董夫人立刻道:“我我是怕那仇人伤到我的孩儿!”

  董浩然的神色立刻凶狠起来,凛然道:“如果那仇人伤到了你们,他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和他们斗上斗!我可以爲了孙绝凡骂你的那句下贱把她卖进妓院,我可以因爲我的伤吓的你小産杀掉聂家夫妇,我样可以和这次来寻仇的人拼个你死我活!若是要我用命偿命,我眉头也不皱下,这些年我时常噩梦,你也对我不闻不问,身边除了女人还是女人,我早就生不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