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此隐瞒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没杀夏浩。”

  聂阳字句说道,“夏浩死在谁手上,我也不知道。”

  董凡脸上那虚假的微笑渐渐消失了,他半闭着眼睛,声音突然放轻了许多,“龙江洪灾,没有四爷,我已经不知成了哪里的孤魂野鬼。不管是谁杀了四爷,我也不会饶过他。聂少侠,你们江湖人就喜欢说信义,所谓信,不外乎诚。我用了几千两银子,遍查聂家剑法,这世上除了你,我却找不到第二个人会。四爷是死在浮生若尘这招下的,你倒是告诉我,还有什么人,有可能会这招?”

  他猛地睁开眼,厉声问道,“你说啊?还有谁懂得这招聂家剑法?”

  聂阳垂下头,突然觉得手心阵汗湿,直以来,他竟然没有注意到,夏浩的死还说明了另件事,这世上还有个他的敌人,懂得聂家剑法!

  云盼情有些诧异的问道:“聂大哥,这聂家剑法还有什么人会?”

  聂阳犹疑道:“我我不知道。这剑法,就连月儿也未曾学过。师父给我的剑谱,我也没有给过别人。”

  董凡盯着聂阳,突然口气转,悠然道:“我原本直认为四爷是你杀的。直到刚才为止。”

  “哦?”

  聂阳不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四爷若真是你杀的,你找上两个小姐若真是为了报仇,你现在本不该在这里。”

  董凡的语气变得和缓,人看起来也变得懒懒散散的。

  “那按你所想的,我本该在哪里?”

  董凡笑眯眯的抬起头,“你如果杀了四爷,对两个小姐也没什么情意,现在你自然应该在继续寻仇的路上。你们这些江湖人,不本就不把女人放在心上的么?若是那样,你我今晚就应该汇合在处的。”

  “是么?”

  聂阳看着他仿佛洞察切的那双小眼睛,心底感到莫名的不悦。

  “忘记说了。”

  董凡笑着站了起来,“鄙人所经营的那家窑子,承蒙多方关照,生意还算红火。那里的招牌虽然不大,倒也算有些名气。”

  聂阳隐约猜到,皱眉道:“孔雀郡的洗翎园?”

  “不敢,鄙人正是洗翎园的大掌柜。”

  |乳|硬助性第41章

  “我我”

  董清清梦呓样连着颤声说了几个我,冷不丁大叫道,“我不要!”

  随着这声大叫,她手中长剑猛地斩向边,砍在了床柱上,就听咔嚓声,整张床塌了下来,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聂阳身上。

  “啊——”

  全剧终。

  字幕起。

  二“可是可是我要去找聂郎,我要找他”

  田芊芊微皱秀眉,语气依然轻柔,缓缓道:“他就在你面前,只是你很累了,你看不见而已。你能感觉到的,他就在你面前。对么?那你要做什么呢?”

  董清清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痛苦和矛盾的神情,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突然挺直了身子,大叫声:“我我我要他跳肚皮舞给我看!”

  “聂大哥你头上的黑线都快成黑屏了”

  三董清清皱紧了眉头,仿佛在回想中遇到了什么难解的谜题,“他说话的时候,直看着我,我我不自觉的就也直看着他,开始我只是觉得他的眼睛很亮,很好看,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他带了美瞳。”

  “靠,原来是个非主流伪娘么。”

  四按照聂阳的打算,镖队最好暂时留在原处,等他救人回来,再向孔雀郡进发,以免节外生枝。但他没想到,直隐忍不发的另两个总镖头,终于爆发了所有的不满。

  “伙食费!”

  “车马费!”

  “水电费!”

  “交际费!”

  “统统付清了才可以走!”

  “等等好像有奇怪的费用混进去了”

  五“好像我每次见你,你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

  带着笑意,个英俊挺拔的健壮爷们大大咧咧的站定,望着远去的镖队车尘,粗声道,“怎么,在担心那群人的死活么?”

  聂阳侧目望去,菊花顿时紧,颤声道:“本来是担心的,现下便更担心了。”

  “果然是成亲的男人了,也学得油腔滑调了。可不要变得和可那样才好。”

  那纯爷们抚着身前的麦克,眼中尽是装酷的感觉,“回来再叙旧吧,有我首‘硬又黑’,普天之下无人可以近身。而且就算他们死了,只要相信我,还是会满状态原地复活的。”

  六云盼情指着木板边上的墙壁,道:“是啊,不是董姐姐,还会是谁?”

  聂阳顺着那指尖望去,破破烂烂的墙面上,依稀可以看见用指甲刮出的十几万个小字。

  “我觉得,应该是七殿帮的高手般人不可能几天就写出这么多字的。”

  第42章老而弥坚

  “聂大哥,那董凡的话,听起来确实不似作假。”云盼情扬鞭抽向马臀,紧紧追住纵马疾奔的聂阳,逆著迎面风声说道。

  离开西董严村,聂阳就几乎没再开口,回到拴马的地方,说了声快走,便向著孔雀郡的方向拼命似的赶路。

  此刻,他才说道:“盼情,但凡善於骗人者,所说的话往往真多假少。董凡的话有几分可信我不敢断定,但至少有句话绝对是在胡说。”

  “哦?”云盼情的目光从见到董凡开始就有些迷蒙,此刻更是加了几分疑惑。

  聂阳深深吸了口气,突然猛力的在自己脸上打了掌,片刻後道:“他若真的是个懒人,你我也不会不知不觉著了他的道儿。”

  云盼情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正自疑惑间,突然聂阳回身掌打向她,阴气袭体竟是幽冥掌力。她连忙伸手欲挡,本该感到十分诧异,却只觉心中酸,刹那间竟然觉得阵心灰意冷,说不出的难过,明明想要招架的手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眼见聂阳掌力隔著马距劈空而来,云盼情唔的声闭上了双目。

  不料那力道触到她身体,便泄向了四周。云盼情睁开双眼看过去,聂阳已经勒住了两人马缰,神情肃穆的看著她。

  她隐隐明白了什么,心中慌,忙把舌尖抵在了牙关之中,用力咬。剧痛直冲脑海,这才觉得脑中浑浑噩噩的那种感觉消散了不少。

  聂阳这才道:“你想想看,懒人怎么可能学得会这种摄人心智的法子?”

  云盼情蹙眉道:“这这到底是何时”

  “想来就是和他说话之间。我直避著他的眼睛,最後仍然发觉不对,否则刚才在那村中,我就已经把他杀掉了。”聂阳紧锁眉心,缓缓道,“不知为何面对那人我怎么也提不起杀气,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出村後这路狂奔,让风吹的清醒了些,我才明白我也像清清样被那人浑惑了心神。”他顿了顿,说道,“看来要是与他四目相对听他说上阵,还不知要被迷惑到什么地步。”

  云盼情脸上红,啐了口道:“难怪那家夥说自己从不逼良为娼,原来是靠这种手段。”

  “无论如何,现在孔雀郡已经成了混乱不堪之处,镖队若是到了,随时都有可能遇到麻烦。旦有个风吹草动,再想找到邢碎影恐怕是难上加难。咱们快些赶路吧。刘啬董凡这些人,不妨等到之後再说。”聂阳看云盼情面色渐渐正常,宽心不少,掉正了马头,继续策马前行。

  云盼情心中有些恼怒,边斥马跟上,边回头遥遥望了那村落眼。心道,若是叫那董凡再落到我手上,定二话不说先点了他的哑岤蒙上那双绿豆小眼,狠狠打上顿!

  “对了,他最後对咱们说,刘啬和死人已经没什么区别,是想叫咱们不要报仇么?”想到临走前那董凡说的话,云盼情还是有些疑惑。

  聂阳想了想,冷笑道:“自然不仅如此。你想想那些武当弟子之前的所作所为,自然就明白他在暗示什么。”

  “这和那些武当”云盼情眨了眨眼,粉唇微抿,突然想到那个死去的村中少女,惊声低叫道,“莫莫非他是在告诉咱们,那个那个姑娘是”

  聂阳有些沉痛的点了点头,道:“如果他这句话没有作假,那个姑娘就是死在董剑鸣手上。邪路的幽冥九转功如果熟练,女子脱阴而亡的全部阴元都会被采吸乾净,听村人描述的那姑娘死状,明显是新手强行运功不知节制的结果。武当玄门正宗,内功路冠绝武林,如果董剑鸣真要学幽冥九转功,达到那种程度最多也只要两三个时辰。”

  “他看来真的是要找你报仇。”云盼情目光有些黯淡,似乎对聂阳身上越来越多的冤仇而感到有些悲伤,只是她落在聂阳後面,聂阳看不到她的神情。

  聂阳的语气变得平淡了许多,很轻但很清楚的声音逆风传进了云盼情的耳朵。

  “想找我的人,多他个也不算什么。”

  往孔雀郡的路上再无其他波折,两人座下马匹都是镖队中数数二的好马,尽管耽搁了半日行程,天还未昏的时候,也已经到了郡城门外。

  镖队明天天都不会离开,对於那边的事情聂阳倒也不太心急。路留心观察过来,并没有发现董剑鸣,多半是走了小路或是已经到了城内。邢碎影既然让赵玉笛来此地落脚,显然不会料到镖队并没有切过此线而是改变计划停留日。这大概是邢碎影唯计算不到的变数。

  不过从另个方向来考虑,极乐佛所透露的讯息如果是邢碎影刻意而为,那在解释了魏夕安会轻易被擒住的同时,也说明了邢碎影想把聂阳引诱到孔雀郡来。

  如果事情是这样,那么不会让镖队彻底离开控制的聂阳就自然会让镖队也随之改道到此。

  但不管情况是哪种,邢碎影都定会来。这也是聂阳斟酌许久後仍然决定让镖队往这边前进的唯理由。

  邢碎影这三个字,已经刀刻斧凿样的留在了他心底最不可能被碰触到的地方,直的疼痛著。

  而相对於邢碎影,刘啬这个名字,已经仅能激起他的杀机而已。

  他的功力已经进步了很多,这次,他不会再看著邢碎影悠闲地离去。绝对不会!

  云盼情骑了几个时辰的马,在城门下来後说什么也不愿再上去,聂阳也只好跟著下马,并往里走去。

  比起之前经过的市镇郡城,孔雀郡几乎可以说是另个世界。

  丰州本就富饶,孔雀郡又处於交通紧要所在,尽管规模在丰州六郡中仅陪末座,却已是中州西部各地无法比拟的繁华。

  四周城墙高大光滑,云盼情跑去墙边仰头比了比,笑著摇了摇头,以她的轻功,想要直接攀上这面城墙也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往来贸易的商客鱼龙混杂,因此城门的检视也分外严格,看到聂阳二人身上的配剑,那官爷颇有些为难得皱了皱眉。时下朝廷并不禁武,反而大肆拉拢江湖人士为己所用,所以官差也不敢太过阻拦,保不齐今日眼中的大盗,就成了明日自己的上司。

  听那官差废话几句,进到城内,倒真如进了片花花世界,大可称得上车如流水马如游龙。四下随处可见红墙碧瓦深宅大院,正街眼望去遍地商贩满目人潮,就连条条偏巷也是川流不息。郡城之中虽不致摩肩接踵,却也足以张袂成阴。

  聂阳平日极少到这种大地方,见到这么多寻常百姓,不免下意识的把腰侧的长剑用衣襟罩了罩。

  云盼情倒是对这地方相当熟悉,边领著聂阳往里走去,边笑道:“师伯那时候老逗我,说我要是能攀上那个城墙,轻功就算可以出师了。结果我刚才过去比了比,心里还是没底。”

  聂阳随口问道:“你见人攀上去过么?”那面城墙聂阳刚才大致估计了下,全力施为如果不在最光滑的那段出岔子大概能够上去,不过勉强得很。要想毫不费力登顶,他见过的人里也只有凌绝世薛怜等寥寥数人可以办到,就算算上听闻过且所听基本可信的人,两只手也就可以数完。

  不过他相信谢清风和谢烟雨两位楼主应该可以办到。

  云盼情想了想,微笑道:“我亲眼见过上去的可个都没有。我认识的人都忙得紧,没有人有空过来爬墙给我看。不过我猜燕师姐定做得到。”

  “你很喜欢你燕师姐么?”并不是什么正式的问题,聂阳四下注意著任何可疑的情况,口中随意的找些话题罢了。

  云盼情却很认真的回答道:“嗯,在这世上,燕师姐是我第二喜欢的人。所以唔我到现在还讨厌我师姐夫。”

  聂阳侧头看了看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女大当嫁,你师姐能找到个好归宿,你该高兴才对。”

  云盼情闷声闷气的说道:“都说什么江湖儿女不拘于礼教世俗,最後还不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和那些千金小姐又有什么分别?”

  转过弯去,已经可以看到尽头鸿禧客栈门外转角处竖著的三家镖旗,聂阳扯了扯云盼情的衣袖,拉她转了方向,不然她肯定直奔著那些稀奇古怪的零嘴儿而去。

  对於那些聂阳完全不知道哪里好吃的东西,她似乎有无止境的需求。

  “走吧,明日闲下来,我请你吃。”看她副挪不动步子的样子,聂阳无奈的笑了起来。

  “好,就这么定了。”云盼情答应得非常迅速,迅速到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就在等这句话。

  两人的笑容直维持到了鸿禧客栈所处的那个街角,便宣告停止。

  与另边大街上熙熙攘攘的情况全然不同,这条也不算小的街道上几乎已经没了寻常百姓。有几个大胆的,也只是远远地躲在巷子里偷偷瞄著。

  鸿禧客栈的掌柜哭丧著脸躲在两个身强力壮的小二身後,满脸的晦气。

  做生意的看到死人,大概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里虽然还没有人死,但不论谁也看得出,那只是个时间问题。

  门口并没有见到镖队中的众人,只有两个镖师远远地站在客栈内的角落在向外张望。他们所望著的,是七个陌生人,六男女。男的都是四十岁上下,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善类,女的用面纱盖著面目,看身形打扮,却和当初的田芊芊有八分类似。

  其中两个男人已经挂彩,个胸前带著近尺长的血口,伤口倒并不太深,另个却已经断了只手腕,用腰带紧紧扎著胳膊,面色惨白却声不吭只是站著。

  除了这七人之外,远远地另端转角还有个年轻人满面焦急的在张望,似乎在等著什么人。

  七个人都死死地盯著客栈的门口。那里只有个女人,个很年轻也很好看的女人——薛怜。她的弯刀还在鞘里,她白玉样的手掌,紧紧地握著刀鞘。慕容极和鹰横天坐在厅内的方桌边,悠然的喝著热茶,自顾聊著什么,厅内那少数的几个人里,只有柳婷个人带著复杂的情绪看著门口的薛怜,其中的羡慕自卑不甘很难说哪个更多。

  薛怜看到聂阳,直平淡无波的娇颜上露出了抹微笑,平添七分动人,柔声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话中隐隐透出全然不把门外七人放在眼中之意。

  聂阳走上去道:“嗯,得回来了。怜姐,这是怎么回事?”

  云盼情也握住了腰侧剑柄,从侧翼全神贯注的盯著那七人的举动。

  那六个男人的长相都可以说是平常,只有个脸上带著难看的伤疤,但不知为何就是给人种凶神恶煞的感觉,那蒙著面纱的女子尽管只有双黑如点漆的眸子示人,却依然让人视线与其对就觉通体生寒。

  薛怜瞥了门前众人眼,微笑道:“我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来路。刚才那两个不知死活的,看武功路数倒像是十几年前就销声匿迹的大盗,只可惜武功太差,我也记不太清了。”

  那胸前中了刀的汉子嘴角阵抽搐,走上两步,猛的拳捶在自己伤口上,额头顿时布满汗水,他长长吐出口气,像是在忍下刚才的讥刺,这才对著聂阳恭恭敬敬的拱手道:“不知这位是否就是聂阳聂少侠?”话音还有些微颤,可见刚才那拳著实不轻。

  聂阳疑惑的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们是谁?来干什么?”

  那蒙著面纱的女子这时才开了口,声音说不出的嘶哑低沉,与她苗条有致的身材大不相称,“聂阳,我来找我徒儿。”

  聂阳心中动,道:“龙十九?”

  龙十九冷笑声,道:“既然知道我是谁,识相的就把人交出来,否则我要你们个个死无全尸!”

  旁边个粗壮男人皱眉道:“十九!忘了爷怎么交代的了么?”转头对著聂阳道,“少侠,如果田小姐确实在您这里,能否让我们见上面?刚才那两个弟兄有些冲动,冲撞了那位女侠,我在这里替他们赔个不是,还请那位女侠海涵。”

  “呸,个黄毛丫头,女什么侠!我就不信这个邪!回头爷怪罪下来,我个人担著就是!”个肥如圆球的秃头胖子暴躁的大吼声,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飞掠过众人头顶,双手成爪直冲向薛怜,“老子不信就制不住你个女娃娃!”

  薛怜微勾唇角,右手勾,阵绵和内力把聂阳向後推开两步,也不拔刀,左腕旋,纤纤玉手竖掌为刀,展臂切向那胖子颈侧。

  这掌看来极慢,所攻的位置却极为精妙,恰好是那胖子双爪招数力道旦用足後唯无法自救之处。

  不料那胖子圆滚滚的身体骤然颤,人在半空声霹雳般的大喝,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周身上下同时打出了数十点青森寒光,无声无息的飞向近在咫尺的薛怜。

  而那双肉爪,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