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带你们去。”

  对她的话并未完全放心,慕容极交代其余属下依旧按原本计划寻找,他和这路的六名好手随聂阳前去以防不测。

  “你为何会桃花功?”

  跟在赵雨净背后,聂阳冷冷问道,掌力相交之时他就发现这女子内力浑厚异常,却不得发挥,待到分出胜负,已经基本可以判断得出,她所练的内力正是那稀奇古怪的桃花神功。

  赵雨净扭头瞥了他眼,道:“我为何不能会桃花功。这门内功,本就是我赵家为女眷所创。”

  聂阳心底暗暗惊,追问道:“不是邢碎影教给你的么?”

  赵雨净道:“这门功夫是我赵家长辈在仇家协助下完成,你既然是聂家后人,想必已知道邢碎影从何学得。”

  “你是他什么人?为何会知道他的所在?”

  慕容极眼见所行方向越发崎岖曲折,插言问道。

  赵雨净冷笑道:“就因为他,我家中此刻仅还有我人。你说,我是他什么人?”

  她回头看着聂阳,字字道,“谁能要邢碎影的命,我就是谁的人。为奴为婢,永生无悔。”

  聂阳面无表情的回视着她,道:“想要他命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你可不要押错了宝。”

  赵雨净淡淡道:“可他说了,这世上若还有个人有机会杀他,那个人便是你。”

  聂阳的手登时紧握起来,他拍了拍她的肩示意她继续带路,赶路很远,他才在她背后缓缓道:“如果真有那个机会,我就算拼上这条命,也不会放过。”

  三人轻功都不算差,比起马车自然是要快了许多,不多久,就径直穿到了那诡秘阵法之外的卵石道上。慕容极忍不住叹道:“竟然选在这么个地方匿藏”

  赵雨净开口道:“这里有个封闭入口的石阵,你们跟紧我,后观前背,莫要东张西望,谁要掉队陷在里面,我可懒得回来找他。”

  慕容极皱了皱眉,对身边两人低声交代了两句,那两人点了点头,个留在外面并未跟进,另个则转身飞奔而去。

  剩下行七人,以赵雨净为首顺次走了进去。

  “聂公子,”

  走到阵中,赵雨净用略带惋惜的口气低声道,“有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讲。”

  “什么?”

  “你姑姑落在邢碎影手中已经天,就我所知,她已有些神志不清,可能会说些胡话。”

  聂阳扫了眼两边交错树木和崎岖怪石,胸中阵烦闷,连忙摆正了视线,“什么胡话?”

  赵雨净沉默片刻,略带沉痛的说道:“她见识了邢碎影的非常手段,已吓破了胆,我猜她若见了你,恐怕会叫你不要再找邢碎影报仇。”

  她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聂家就剩下你这个男丁,人死不能复生,自然还是生者为重。”

  “她不会这么说的。”

  聂阳握紧了双拳,左臂的伤口又因为绷紧的肌肉而开始流血,“我也不会听她的。无论如何,我也决不会放过他。”

  赵雨净默然片刻,渐渐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在眼前终于豁然开朗之时,她才小声说道:“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

  竹篱,小楼,溪水,菜畦,切景致依旧,唯有环绕此地的三面山壁之上,那开满小花密如帘幕的长藤尽数不见,齐刷刷被人砍断,盘堆在山壁之下的地上。

  “我离开这里的时候,他们还在楼中。”

  赵雨净愣愣的看着光秃秃的山壁,有些神不守舍的往那小楼指了指。

  “聂兄弟,小心有诈。”

  随行四人中的个中年汉子沉声说道,自己向着竹楼飞身纵去,“我先进。”

  其余人放缓步伐,路走到竹篱内。那汉子动作颇快,顷刻已从二楼探出头来,“公子,没有活人,只有死人个。”

  他说罢,提着具尸体从窗口跃而下。

  可众人还没来得及上前看那尸体究竟是谁,就听山谷间回荡起清朗的大笑。

  众人抬头,才看到边山壁之上正高高站着人,青袍白巾,面目儒雅,正是聂阳苦寻不得的邢碎影!

  眼见仇人就在百丈之外,却因那面山壁而不可触及,聂阳心中怒气奔涌,手上的指甲已将掌心掐出血来,他仰头运足真气叫道:“邢碎影!我姑姑在哪儿?你把她放了!你和聂家有什么恩怨,冲我来啊!”

  邢碎影高高在上,垂首笑道:“杜夫人就在小生身边,你若急得很,小生把她从这里丢下去还你,你看可好?”

  “你你到底要怎样?”

  看到聂清漪被邢碎影揪到身前,聂阳连气息都为之滞涩,气势顿时弱了七分。

  “是你们来找小生报仇的,怎么反倒问出这话。难道小生说句你们别再寻小生晦气,你便乖乖听话不成?”

  邢碎影悠然道,伸足拨起块石子,挑落山壁,那石子直坠而下,啪的声碎裂在地。

  “你放了我姑姑。报仇的事我可以再考虑。”

  聂阳咬牙说道,胸中气血几近逆流,两耳嗡嗡作响。

  “不必说这些好听的了,小生放了她,你考虑的结果还是要来取小生的狗命。”

  邢碎影讥诮的笑道,缓缓将聂清漪拉高至自己身前站定,靠在他胸前。

  聂清漪双目满含悲苦,奈何岤道被制句话也说不出来,面上神情想来聂阳也只能看清大概,她只有无奈而求助的远远望着聂阳身边站着的赵雨净。

  可惜,她并不知道赵雨净说了什么,否则,她只会更加绝望。

  “你到底要干什么!”

  聂阳的怒吼终于带上了疯狂的味道,浓重的杀气弥漫在他嘶哑的声音中。

  邢碎影微微笑,道:“小生只是喜欢在别人家着火的时候,上去添把柴而已。”

  他高声说完这句,压低声音凑到了聂清漪耳边,轻声道,“杜夫人,小生向对你们这些名门正道体贴有加,既然你聂家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只剩下你我二人知道,不妨,就让这些秘密随着你道永葬于地下吧。”

  聂阳听不到邢碎影之后说了什么,他只看到姑姑在那句话后变得面如死灰,眼中竟绝望的流下泪来。

  接着,他看到邢碎影缓缓从靴腰中抽出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缓缓地对准了聂清漪的脖颈,缓缓地缓缓地缓缓地刺了进去。

  直到刃尖从白皙的脖颈另侧对穿而出,邢碎影才放开了手,在聂清漪的背后轻轻推,笑道:“那么,后会有期。”

  “啊啊啊啊啊——”

  随着聂清漪的身体和方才那块石子样飞快的坠落,聂阳如垂死野兽般的嘶号,从寂静的山谷中凄厉的升起

  |乳|硬助性第五十九章

  从知道赢隋未死的那刻,聂清漪就已经想到仇家那谦恭低调从不愿在聂家人面前露面的养子仇隋便是这人。正因如此,听到邢碎影这番话的她由心底感到无法接受。

  葛凤是仇家续弦的夫人,也就是仇隋的后母!此地被他所害的十几人,全是他的亲戚。

  他这么做,和搞传销的有什么分别!

  二柳婷面上红,转身不愿再看,聂清漪颈部稍能活动,也连忙把头转向了边。唯有二楼的赵雨净,黑如点漆的双美眸,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荒唐的幕,不易察觉的调整了下袖口那小小的摄像头。

  次日。

  [偷拍][国产]空虚少妇寂寞吹箫3高清rb-250三柳婷闻言大震,伸出的手竟然下未能抓住,自那门把上溜了下去,她确实已久未见红,但江湖漂泊时尚且年少,本就懵懂不知,还以为自己隔三差五就被人偷偷在胯下砍了刀。

  “这种智商也能混江湖么”

  四“杜夫人,这觉睡得可好?”

  此次进门来的,却是邢碎影。此刻白日看去,才看出他鬓边已有了几茎白发,眼角也有了纹路,明明不过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却由内而外透着股苍老。

  聂清漪怔怔的看着他,缓缓道:“精十血,你该慎行房事了。”

  “信这个还不如信巫术。”

  五聂清漪对于聂阳已经可以说是奇特的象征,师母和姑姑这样的双重身份是小说中绝对无法错过的伦常大戏,师父逝世后,他也心报仇而忘了服务观众,这都让他不敢想象可能到来的糟糕结果。

  “后宫人数不到两位数我有什么脸加入男主俱乐部啊!混蛋!”

  六老少两个男子前后夹着当中个妙龄少女,见慕容极到了,齐齐拱手道:“公子,这位赵雨净姑娘在城门外路叫嚷,说想要3。我俩实在精力不继,便请公子和聂兄弟前来快活快活。”

  “这就是乱用动词的后果么。”

  七“是你们来找小生报仇的,怎么反倒问出这话。难道小生说句你们别再寻小生晦气,你便乖乖听话不成?”

  邢碎影悠然道,伸足拨起块石子,挑落山壁,那石子斜斜飞起,接着直坠而下。

  “啊啊啊啊啊——”

  “喂喂你惨叫的早了。”

  “笨蛋,那石子砸到我的头了!”

  第60章冥途真幻

  数十丈高的山壁之下,被切断的花藤盘绕着叠成片。加上天长日久的枯藤黄叶累积,成了片天然的蓬松软垫。聂清漪坠崖而下,筋骨尽断,却反而因这层缓冲而不得立死。聂阳踉跄奔至,双目赤红的将她抱起之时,她息尚存,圆睁着双目死死地盯着聂阳,唯还能动弹的左手用力的握着他的胳膊。

  她想开口,用她生命里最后的机会说出想说的话。但那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切断了她柔软的喉咙,也切断了她的声音。

  “姑姑姑姑!你别用力,我带你回去我这就带你回去,华姨能救你的,她定能救你的!”

  聂阳的心神已乱,苍白的脸上看不到点血色。

  聂清漪的喉咙里徒劳的咕哝着毫无意义的声音,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人世,大罗金仙也无力回天,可她连最后说话的能力也被邢碎影残忍的割断。

  力气飞快的流逝,她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快要握不住聂阳的胳膊。

  不能就这样死掉她摸索着回手握住了脖子边的匕首,用尽最后点力气,将它拔了出来。

  喷溅的猩红血雨中,传出了聂清漪生命中最后的嘶哑叫喊。

  “不能”

  她只喊出了这两个字,眼前的世界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可她的双目依然大睁,无神的望着苍天。

  聂阳抱着姑姑的尸体,缓缓跪在了地上,温热的血液从他的脸颊上流下,半边胸膛都被喷满了触目惊心的鲜红。他愣愣的望着聂清漪圆睁的双目,慢慢把她放在了地上。

  慕容极在旁担心的看着他,踌躇数次,才沉声道:“聂兄,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

  他本想说节哀二字,可看到聂阳满是血丝的双眼里已经盈满了泪水,便如何也说不出这虚伪的规劝来。

  他缓缓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姑姑的尸身,直看着。

  而眼泪,直没有流下来,反而随着他气息的平顺渐渐消失。

  “那个赵姑娘呢?”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聂阳才开口说了第句话。他的声音干涩嘶哑,像是从地府黄泉传来般。

  慕容极回头看了眼,道:“楼里那具尸体是赵玉笛。她去楼后,说要埋了他的尸首。”

  “哦?”

  聂阳缓缓转过身来,狐疑的盯着远处的竹楼。

  “她说,那是她的二哥。”

  赵玉笛的妹妹么聂阳捂住额角,整个头阵抽痛,他不再去看身后的尸体,而是对慕容极道:“慕容兄,我再求你帮我件事。”

  慕容极点头道:“你说。我这次出来,本就是奉楼主之命全力助你,只要力所能及,在下绝无二话。”

  他向竹楼那边走去,步履沉重,语气却异常的平静,“求你找人帮我把姑姑送回隐居的地方,和我师父葬在处。顺便也为我留处墓岤。”

  “聂兄你这是何意?”

  聂阳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要是不能提着邢碎影的人头去拜祭姑姑,就劳烦你把我也葬在那儿。我到了下面,再去向姑姑请罪。”

  不能放过他不能放过他!姑姑定是想这么说吧。聂阳缓缓的迈着步子,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他已没有任何倒下的余地。

  “你没事了?”

  赵雨净大步走了过来,蹲到溪边撩起清水洗着沾满黄土的双手。

  聂阳不答反问:“赵玉笛是你二哥?”

  赵雨净仔细的搓洗着手臂的皮肤,轻描淡写的说道:“不错,个我没怎么见过,还要别人帮我认出来的二哥。”

  她嘲弄的笑了笑,“果然,到了最后,我还是亲手埋下了所有的亲人。”

  她看着自己已经洗净的手掌,缓缓的握紧。

  “他为什么不杀你?”

  站定在她的身边,聂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中的狂乱稍减,取而代之的是股寒意透骨的杀气。

  “我怎么知道。”

  她甩了甩手,站了起来,她比聂阳低了不到三指,视线近乎持平,“你那姓柳的表妹落在他手里也有阵,你要是有机会,为何不问问邢碎影为什么不杀她?”

  柳婷?原来她也落在邢碎影手上了么慕容极心中惊,看向聂阳,却发现他脸上神情毫无变化,就像听到的只是个外人无关紧要的闲事。

  “他不仅不杀你,还把你放了。柳婷可还在他手上。”

  也不知是心中生疑还是另有所图,聂阳的语气充满压迫,仿佛已把面前的赵雨净当作了邢碎影的棋子。

  “他放了我,也许只不过是叫我传话而已。否则你要找到这里恐怕还得十几个时辰不止,他总不能像猴子样蹲在山壁上等你。”

  赵雨净气势丝毫不弱,道,“如果没有我,他要怎么让你知道,你那表妹正怀着你的孩子,被藏在不知什么地方等你去救。而他就要带人去清风烟雨楼,找你另个妹妹下手。”

  赵雨净连串说完,却看到聂阳的面色依然毫无变化,忍不住露出些许吃惊之色。

  “原来他还在打着这个主意。”

  聂阳喃喃自语道,接着话锋转,“叫你传话,总不需要留着你身内力。你那桃花功功效如何,既然你赵家女眷都有练习,你总该清楚。”

  “若不是他们都没了命,我这身内力会归了家里的哪个男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赵雨净冷冷的扫了小楼的方向眼,道,“邢碎影懂幽冥九转功,比他们这些莫名其妙的采补法子还要厉害,我嫂子第晚就被他采干了内力吸尽了阴元,足足昏睡了四天才醒转过来。”

  “你说这些是?”

  她直视着聂阳双眼,不似作伪的说道:“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独独放过了我。他本已经制住了我,我也知道在劫难逃。可他在我丹田那边运了下功,就起身走了。我知道你不会信,因为这事,连我自己也直不敢相信。”

  “他是要想留着我样留着你去找她报仇么?”

  聂阳望着她,面上闪过丝讥诮。

  “我杀不了他。”

  赵雨净平静的说道,“以我的武功,我这辈子也休想伤他根汗毛。”

  “但我定能找到个可以杀他的人。”

  她伸出手,缓缓的拉住了聂阳的手,“比如你。”

  “自小将我养大的姑姑就这么死在我的面前,怀着我骨血的女人还落在他的手上。而我只能站在这里,像个呆子样不停地问你,你觉得,我能杀他?”

  聂阳的口气平淡无波,慕容极在旁听着,却觉得身上阵发寒,心底隐隐觉得不妙,暗自着急,想着董诗诗或是云盼情中的哪个此刻要在便好,可为何在这儿的偏偏是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你能。”

  赵雨净字字道。

  “为什么?”

  “因为你非杀他不可,因为他定会主动找你,因为你也会幽冥九转功,”

  她顿了顿,道,“更因为他亲口说,这世上只有你能。”

  “他说的话,几时也能做准了。”

  聂阳虽然这么说着,但他面上的神情却有了微妙的变化。

  “我知道他没有骗我。”

  赵雨净道,“分辨真话假话的直觉上,我还略有自信。”

  聂阳把视线挪向边,沉声道:“我知道你还有事瞒着我。我没办法完全信你。”

  赵雨净淡淡道:“也许你杀了他的那天,我就会把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毕竟,我也不能完全信你。”

  慕容极在旁看着他们二人,突然觉得他们隐隐成为了个整体,个他无从介入的整体,象是两股冰凉的溪水,带着各自的寒意,汇合成清冷的条河流。

  “咱们走吧。这里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在慕容极忍不住开口之前,赵雨净先说了出来。

  她从慕容极那里借了支火折,将几根竹篱折下点燃,远远丢进了竹楼之中。

  火光渐渐燃起,这与世隔绝的山坳之中,仅剩下了细小的噼啪火声,缓缓吞噬掉所有存在过的证据。

  将来再有人踏进此地之时,断壁残垣之后,仅有片孤坟。

  便再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杜夫人被刑碎影所杀的消息当晚便传遍了孔雀郡中所有如意楼弟子的耳朵,原本为了不让董凡渔翁得利而对所有行动的约束也于同时刻宣告终结。

  如果邢碎影打算挑起天道和如意楼在孔雀郡中的恶斗,那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