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再说,柔儿和我已经签订了契约可以躲到我的身体里面修炼的。所以我可以将我自己的法宝让柔儿使用的。”楚破天道。

  “那好吧。”胡媚儿这才点了点头,同意将这座仙府炼化。

  楚破天和三女已经离开了那深渊好几天了,那地方让白雪儿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情缘谷’用来纪念楚破天和三女的情缘。

  而此刻楚破天的身边就只有水碧柔个人,至于白雪儿和胡媚儿已经进到了混沌珠的空间里面去修炼去了。

  本来楚破天想让水碧柔也去修炼的,但是水碧柔坚持说自己是他的侍女,既然是侍女就应该做她该做的事情,服侍楚破天。

  楚破天本来也没有当她是侍女,可是水碧柔直坚持,如此执拗,让楚破天丝毫没有办法。

  几天的路程,楚破天和水碧柔已经来到了楚国的边境的黄州的个边缘的小镇。本来两人可以飞行的,不过楚破天觉得那样太招摇了,自己也不是很喜欢飞来飞去的,于是就慢慢的步行。

  奇·书·网第六十六章恶霸

  进到了小镇,楚破天和水碧柔两人先来到了家酒楼,毕竟首先填饱肚子再说,虽然以楚破天的修为来说,完全是没有必要吃东西了的。不过楚破天可不是这样子想的,作为个人类,要是连饭都不需要吃了,那么多没有意思,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来着。

  水碧柔基本是不会发表什么意见的,对于她来说楚破天说什么就是什么。在她的心中现在楚破天已经是她的主人,那么他说的话就是要听,不必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楚破天倒是劝过了她多次,让她不要这样,自己也没有将她当成侍女,不过却是执拗不过水碧柔。

  “‘有家酒楼’这名字有意思。”看着这酒楼的名字,楚破天觉得还真是听恶搞的,像电视里面的什么客栈的名字‘有间客栈’之类的。

  水碧柔淡淡的笑,对于在情缘谷呆了上千年的水碧柔来说,这外面的世界,切都是新奇的,脸上虽然表现的是平平静静的,但是还是隐约可以看出,她心中的雀跃。

  走进酒楼便马上有小二迎上来。

  “两位客官,要点什么?”那小二身着灰色短衫,脖子上带着块白色的帕子,副典型的小二打扮,和电视里面的差不多。

  “小二哥,这里又没有安静点的地方?”楚破天看了看水碧柔,见她眉头微攒,便对小二道。

  “有的,两位客官请跟我来。”

  言罢,小二引着两人上了二楼。

  二楼的客人比楼下要少很多,只有寥寥数几个而已。

  楚破天拉着水碧柔找了个靠窗户的桌子坐下。

  说实话,这里的风景还是不错的,楚破天在地球上的时候就最喜欢靠窗的座位,无论是上学还是去吃饭什么的,总是第个选择靠窗的座位,或许这是种习惯了吧。

  “小二,你这里有什么好菜全部都上来吧。”既然要吃,那就吃点好的,说实话,自己之前在情缘谷的时候也搞了些烧烤的,但是那些点调料也没有,吃的实在是不怎么有味。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有酒楼的地方,自然是要好好的满足下自己的肚子才行。

  那小二却不似现代的那些服务员样巴不得客人点得多,越多越好,而是对楚破天提醒道:“客官,你可别看我们这里是个小镇,但是本店里的好酒好菜可是多不胜数的,我不是怕您没钱,只不过是怕您两位吃不完,那就浪费了。”

  店小二如此说,倒是让楚破天对这家酒楼的老板高看了几分。

  “没事的,你就只管上吧,吃不完我们还可以带走的。”

  “带走。”那店小二微微愣,心说,这才那么多事随便可以带走的吗?不过见楚破天如此说了,他也不好再多说,毕竟那是客人自己的事情,而自己只不过是个店小二而已,且已经提醒过他了。

  这店小二自然是不知道楚破天有储物法宝,而且这储物法宝还可以保鲜的。

  “小二,你这里还有什么好酒吗?”楚破天又问道。

  那店小二微微颔首道:“客官,不是我夸赞,我们这间酒楼的酒实在是这方圆百里最好的酒了,就是在整个黄州,乃至整个楚国也是十分有名气的,就连我们楚国的皇帝有时候也要喝点我们这里的酒啊。”

  “哦,是吗?那小二你就将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来上两坛子吧。”

  对于酒,其实楚破天是来不来都无所谓的,不过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老头子总是要拉着他喝酒,所以久而久之,在吃饭的时候喝上那么点酒,便已经成了习惯了。当然也不是说不喝就不行。

  这个世界的酒,楚破天还真是没有喝过,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酒和自己喝的茅台又有多少区别呢?能不能比得上。

  虽然楚破天不是很好酒鄂人,但是喝过的好酒可是不少的,甚至连百年陈酿都喝过。那可是家族里面的珍品,让楚破天偷喝了不少,气得老头子将他吊起来整天,后来还是楚破天的老妈对老头子发了大火,这才让楚破天放了下来,那次可是让楚破天记忆犹新。

  “好的客官,您稍等。”言罢那店小二便腾腾的下楼去了。

  “柔儿,你在想些什么呢?”见水碧柔言不语的样子,楚破天轻柔的问道。

  水碧柔对楚破天微微笑。

  “没在想什么,只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少爷你都已经达到了元婴中期的修为了,早就可以辟谷,不用吃东西的了。还要来这酒楼吃饭呢?而且这些俗物对我们修炼之人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是还有点点的坏处的。”

  “这个嘛,是种习惯的问题,你想想我才达到辟谷多久,这吃饭都吃了二十年了,让我下子改过来得话,那是不太现实的,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吃饭也是难以改过来的。做事嘛还是顺其本心的为好。那样的话,对自己心境的提高更加有利。”楚破天笑了笑解释道。

  水碧柔想了想,这话也对,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心境的修炼是最重要的。

  “客官,您要的酒菜来了。”这时候,店小二端着酒菜便走了上来。

  楚破天老远就闻到了香味,看来这店里的菜肴还真是不错的,比起地球上那些五星级的大酒店的也差不了许多。

  美丽的女人总是会惹来许多麻烦的,这不楚破天和水碧柔两人本来是静静地吃着自己的饭的,个身穿白色长袍,手拿折扇的自以为是的男子,带着几个手下朝楚破天这桌子走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小镇上的个恶霸,名字唤作王敬,仗着自己的老爹是镇上有钱的大员外,养了许多的泼皮无赖整日里为非作歹,让他害过的女子不说上百也有几十了。

  这次听到手下的人说镇上来了个极品美女,正在有家酒楼里面,于是便急匆匆的赶来。

  说起来这家酒楼也是他家的产业,他父亲王员外到还算是个不错的人,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也是十分的不满,但是奈何他的夫人见到他管教王敬便是寻死觅活的,让他点办法也没有,久而久之,王敬便成了这镇上的大恶霸,是这镇上的大害,镇上的百姓对他是敢怒而不敢言。

  “小子,你给我滚开,这位美女老子现在宣布,她就是老子的了。”王敬走到楚破天的桌子前面,十分嚣张的指着水碧柔道。

  这话让楚破天气得不轻,看来这家伙不是什么好货,看他那走路虚浮的摸样,就知道这厮肯定祸害了不少的女孩子。

  而且耳边传来阵阵议论声。

  “哎这位天仙似地漂亮姑娘估计又要遭殃了。”位年长的儒生摇头晃脑的满是可惜的语气。

  “是啊,这凡是王家恶霸看上的女人没有个能够逃脱的。”另个年轻些的点了点头。

  “这王员外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居然生出个这样的畜生。”另个声音显得很是气愤。

  “嘘。”那年轻的男子忙对他使眼色道:“你小声点,要是让那恶霸听到了,我们小命,可就难保了。”

  “难道你楚国就没有王法了,他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不成?”那声音又道。

  那中年儒生道:“你还没到我们这里多久自然是不知道,这王员外虽然还算是个好人,但是却宠溺他这个唯的儿子啊,特别是王员外的夫人,对他那时宠溺到了极点,就算是王员外想管也管不了。而且你不知道啊,这王敬就曾经打杀过几人的,却也不见什么事啊,据说那王家夫人在朝廷里面有人啊。”

  “那这样说来,这个年轻人和那姑娘岂不是真要遭殃了?”那声音颇感担忧。

  “是啊,肯定是的啦,那姑娘如此漂亮,让这恶霸看上了如何肯放他们离开,估计那男子肯定是性命不保了啊。”

  “哎”几人同时叹了口气。

  楚破天和水碧柔是何等厉害,对于修仙之人来说,他们说话的声音虽小,但是却能够清清楚楚的传到楚破天和水碧柔的耳中。

  “小子,你听清楚我的话了没有。”王敬见楚破天丝毫不理会他更是怒火上升,要不是想着给眼前的美女点好印象的话,估计就已经让手下动手了。

  殊不知,他在水碧柔眼中就是只蚂蚁而已,何谈什么印象呢?

  本来他对楚破天如此不敬,水碧柔便想要将他灰飞烟灭的,但是既然楚破天没有说话,那么她自然也不好动手,温柔的替楚破天夹菜。然后递过丝手帕。

  楚破天结果水碧柔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嘴,然后看着那王敬和他的手下道:“你们给我滚,趁我还没有发火的时候。”

  楚破天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在场的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本来王敬见那美到极致的女子,居然那样温柔的看着楚破天,却是对自己看都没看上眼,心中就嫉妒不已,而楚破天居然又如此嚣张,让他感到颜面扫地,更是怒火中烧。

  “小子你好!好!好!”连三个‘好’字,便可以看出他心中的愤怒,手下的干泼皮无赖,顿时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奇·书·网第六十七章王财的转变

  楚破天不削的看了他眼,对水碧柔道:“柔儿,你吃好了没有?”

  “少爷,我吃好了。”水碧柔的性格便同她的名字样如水般的温柔,但那也不过是对楚破天和他的朋友来讲的,如果要是敌人的话,那么水碧柔绝对就不会是这幅样子,就拿那王敬来讲,要是以她本来的性格的话,王敬恐怕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只不过看到自己的少爷似乎有心思玩玩,才没有动手。

  “王财,给我上,将那男的给我往死里打,那女的就给我带回去。”王敬脸色铁青的看着楚破天和水碧柔。

  旺财,听到名字,楚破天不禁笑了出来,这不就是人家养的狗总爱叫的名字吗?不过看那叫旺财的手下,瘦瘦的,矮矮的,哈着背,加上对王敬那叫个卑躬屈膝的样子,不就是条狗的模样么?

  而王财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笑话自己的长相和名字了,而眼前的家伙不仅笑,而且还是放肆的笑,他面子上很难堪,眯着他那阴险的小眼睛,不知道何时,从腰间摸出了把匕首,面露阴狠的笑容,缓缓地朝楚破天走了过去。

  不过楚破天却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而是轻蔑的看着那王敬道:“最后再警告你次,你现在就带着你的狗给我滚下去,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

  “哈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王敬听怒极反笑,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王家镇,哪个不知道我王家的威名,哪个不给我面子,就算是县太爷也得看我的面子行事,你个外来的小白脸居然还敢威胁我。哈哈哈,你真是太好笑了。”

  “少爷,待小的,替你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收拾收拾,让他知道我们少爷的厉害。”王财脸阴狠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楚破天,对王敬躬身道。

  王敬点了点头道:“将那个男的剁碎了喂狗,不过千万莫伤着那个女的,知道了吗?”

  “放心吧,少爷,小的不会伤着你的美人的。”王财露出了滛荡的笑容,任谁都可以看得出,他那龌龊的思想。

  “知道就好,你要是将那美女弄伤了的话,我就要了你的小命。”王敬这次对水碧柔可是特别情深,看着水碧柔的神色痴迷不已。奈何水碧柔根本就没有看过他眼,而是温柔的看着楚破天,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恼火,所以他认为自己只要是将楚破天杀死了,那么自己便可以得到她的人然后和她慢慢的培养感情。

  而王财呢?心思倒是打得不错,在之前的时候,王敬每次找的女人,玩腻了的,都会赏给他玩几天,看着水碧柔那貌似天仙的容貌,不禁也有些流口水,不过他心里也十分的清楚,这是王敬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看他的眼神便可以知道这次自己可能要等上很长段时间了。

  “居然想要我的命,还要强抢我的女人,看来你的口气和胆子,不小啊,居然没有弄清楚我的来头就干这样夸下海口,不得不说你很会做人,不过想要我的命的话,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不过在我看来就你这几条狗的话,恐怕是要不了我的命的,万要是将你自己的小命给打没了的话,而你又做了那么多坏事,那么你死后可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啊?”楚破天任然是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色变的表情。

  而边的水碧柔听到楚破天说自己是他的女人,心中阵阵的甜蜜,虽然水碧柔对楚破天的情感不能够说已经是爱上了,但将来也不会容得下任何别的男人了,加上楚破天此时修炼的破天诀也算得上是小成了,对水碧柔已经产生了些许的影响力,虽然不大但是也是在影响了,另个水碧柔先入为主,认为自己便注定是楚破天的侍女,所以便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她对楚破天的感情。

  看到楚破天那样心平气静的样子,似乎已经吃定了自己样,王敬心里似乎有些不安和却意,不过转而看着水碧柔那绝美的姿容,又是阵神迷意乱,心中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将眼前的女人搞到手。

  “哼,你吓唬我,如果是什么大人物的话又怎么会来我们王家镇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况且就算你是个什么大人物,那又怎么样,在这王家镇我就是老大,我说了算。我将你给杀了神不知鬼不觉,你的人去哪里找你啊?”王敬阵冷笑道。

  “再退步来讲,就算是你的人找到了这里,那又怎么样呢?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又拿我怎么办?”正所谓色壮流氓胆,王敬此时已经是让水碧柔的绝美姿容完全给迷住了,哪里还会管什么其他的事情。

  要是换上你个女人的话,恐怕王敬还会调查调查对方的路子来头,可是眼前的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漂亮的让人窒息。虽然水碧柔围着面纱,但是那气质绝对是万中无的,不知道坏过多少女人的他这点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王敬虽然是个十足的恶霸流氓,但是却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之前所说出的那番话就是证明,而且最厉害的是他对女人的判断,当然那指的是般的女人,美丽的女人,凡是他所看上的女人姿色皆属上乘,虽然及不上水碧柔和胡媚儿,白雪儿等人的姿容,在这王家镇上绝对是等的。

  “呵呵,看不出,你还不傻嘛?”楚破天笑了笑道。

  “哼。”这时候王敬见到王财居然还没有动手,有些恼怒。

  “王财,你个混蛋怎么还不动手吗?难道你不想混了?”

  而王财则是听到了楚破天的话,是啊,想眼前的少年,长得如此英俊,而且他那股气质,绝对不会是般人能够拥有的,况且能够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做侍女,那更加肯定楚破天的地位来头不般了,万要是哪个大家族外出历练的,或者是那些传说中飞天遁地的仙人的话,那可就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了,到时候别说是十八层地狱,就算你想也到不了,那些传言中的仙人可不是好惹的,在他的记忆中,就曾经见到过,那些所谓的仙人的狠辣。

  所以此时的王财面色有些发白,额上泛起密密的冷汗。

  不时的看看楚破天的表情,见他肌肤如女子般,甚至更加滑嫩,如果不时传说中的仙人会有这样的情况吗?王财越发肯定这是自己惹不起,想要巴结还来不及的仙人了。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得罪了仙人,那又该如何办,自己是赶紧向他赔罪,或者王财偷偷的看了自己身后的王敬眼,要是自己将这个罪魁祸首拿下交给仙人的话,他是不是可以向自己网开面呢?

  不过万要是对方不是仙人的话,那么自己又将不能被王敬所容下,想这几年王敬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虽然是当手下,但是自己美丽的女人也玩过不少。

  这可就让王财感觉到为难了,不过似乎眼前这英俊的男子和那绝色丽人地位绝对不简单,他们能够强势的可能性更大,所以王财决定自己还是不去凑那个眉头的好。

  想通之后的王财也没有在理会王敬的话,对于他是否生气根本没有理会,而是对楚破天屈膝,恭敬的说道:“那个这位公子,刚才是我的不对,我可没有打算杀你的,是那个王敬,那个恶霸让我做的,以前他也要挟我干了许多坏事,但是那都是被逼的,因为我如果不做的话,就会小命,不保,所以您定要大人不记小人过。”

  “嗯?”楚破天不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这旺财还是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似是要将自己碎尸万段,怎么转眼就改变了自己的立场?难道他是想试探自己亦或是其他的什么想法,楚破天脑子里不由出现了个大大的问号。

  “王财!!你你”这边的王敬见状,怒不可遏,手颤抖的指着他,他没想到自己忠实的狗,居然对着自己的敌人奴颜屈膝,谄媚讨好,而且还摆明着说自己的坏话,叛变自己,这让王敬如何受得了。

  剩下的干手下也是不知所措,没想到自己真正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