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说的,对于般的凡人的话,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呢?对于凡人天道是不会降下天罚的,如果是作恶过多的话,也就是死后的问题了。

  而王敬本来是可以在楚国的首都邯郸的,但是他对于楚衍这位长老实在是有些害怕,因为楚衍看起来虽然是光明磊落,但是王敬却是知道,楚衍绝对是个狠辣的人,他的血腥程度,比起自己的师尊更加可怕。

  要知道楚衍为了自己,居然杀害了他的亲哥哥,谋取皇位。

  不过其实王敬不知道的是,楚衍夺取皇位并不是就稀罕这个皇位,因为只有楚国的皇帝才能够知道楚氏族的最大秘密,而这个秘密关系到整个三界。

  这是楚氏祖宗直传下来的预言。

  楚衍自小便遇到了幽冥派的位太上长老,收他为徒,而他无意间知道了楚氏族的这个秘密,便清楚,这很可能是个机会,可以让他成为三界主人的机会。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想要的东西居然没有得到,虽然自己成为了楚国的皇帝,但是却让自己的侄子,也就是楚破天逃了出去,当时他自己,没有想到楚国居然有位如斯强大的护法,实力居然比自己只高不低,以致功亏篑。

  奇·书·网第七十章初露端倪

  “你也是修仙者?”王敬这时候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嚣张气势了,心中变得有些惴惴不安。

  要是楚破天真的是打算要他的命的话,那肯定是很简单的,因为,王敬自己知道,楚破天竟然可以看得出自己的修为,那么肯定的,他的修为比自己要高得多。至少是筑基期的高手,但是从对方的话里面推断,似乎他的修为已经超过了筑基,那么说来他肯定是结丹期的高手了。

  在真正的修行界,虽然结丹期,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这凡间结丹期也是纵横方的高手,而从年纪上来看,眼前的男子,年纪肯定是不大,那么能够在如此年纪就结成金丹的,少之又少。

  起初王敬也是想过,对方年纪应该不似表面的那么年轻,但是人的年纪总是可以从眼睛里看出些的,还有本身的行为里面也可以略知些,这些事情都是他的师傅告诉他的。

  显然眼前的男子年纪并不是很大。

  那么就意味着,对方的后台肯定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现在王敬已经十分后悔了,要是自己小命就这样完了的话,想到这里王敬不敢再往下想了。

  “既然你已经想到了,那么还有必要问我吗?”楚破天笑了笑道。他心中清楚,这王敬肯定已经是害怕了,不过楚破天却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的,不说别的,就因为他之前居然要杀了自己强抢水碧柔,楚破天就不会放过他的,再者他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子,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是个祸害,那么为民除害的事情,楚破天还是很乐意做的。

  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身后的门派也不是什么好货,所以楚破天想要找的就是他的后台,所谓斩草不除根出风吹又生,既然要决定杀死王敬,那么他身后的靠山,肯定是要考虑的。

  当然楚破天并没有傻得得到消息就立马去找他背后的修仙门派,因为就算是对方的修仙门派再怎么菜,既然能够开山立门,那就必定会有两个高手坐镇,所以也不是楚破天个人凭着现在的实力能够搞定的,当然要是楚破天也可以让水碧柔出手,那么就算对方的门派是凡人界第大门派也不可能挡得住的。

  不过楚破天并不打算那样做的。

  王敬虽然知道楚破天的实力必定比自己要强,但是在楚破天承认的时候,心中还是阵郁闷,本来他以为在这小小的王家镇,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想到今天会弄出这样的事情,遇到了比自己修为强的家伙。

  这也怪自己以前太过自大了,不过还好,这几天自己的师尊幽冥尊者应该快到了。只要自己能够拖到自己师傅到来的话,那么对付他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承认你的修为比我要强,但是强又怎么样,你的实力怎么也不可能比我的师傅要强,告诉你我可是幽冥尊者的得意弟子,如果你要是杀了我的话,那么我师傅幽冥尊者定是不会放过你的。”王敬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既然自己打不过对方,那么久只希望他能够看在自己师傅的威名上,知难而退。

  但是楚破天接下来的句话,让他直接崩溃。

  “幽冥尊者?那是谁,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你?”王敬知道对方这样回答的话,就只有两种可能,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把幽冥尊者放在心上,另个就是对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显然要是对方真的是修炼界的人的话,那么他肯定不会不知道幽冥尊者的存在的,虽然幽冥尊者并不是最强大的人,但是其修为在凡间界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那么这样看来对方根本就是不把幽冥尊者放在眼里,分析到这里,王敬头皮就阵阵发麻,如果对方真的不把自己的师傅幽冥尊者放在眼里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的师傅来了也不定能够救得了自己,看来这回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这幽冥尊者楚破天没有听说过,但是对于王财来说却是如雷贯耳的,因为这幽冥教就是当今楚国的护国大教,这当今的国师就是幽冥尊者。难怪当初王敬得罪了当朝二品大员的侄子也没有什么事情,原来他的师傅居然是当朝国师。

  听到这里,王财隐隐有些后悔背叛王敬了,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己也已经没有了改变的余地了。

  不过还好在,自己的新主人似乎不怕那个幽冥尊者,这让王财稍稍放心了许多。

  “难道当今楚国的国师你也不给点面子吗?”王敬道。

  “什么?你说你师傅幽冥尊者居然是楚国如今的国师?”当日楚破天掉入情缘谷之前,隐隐猜到自己被追杀事可能与楚国皇室有关。

  因为那时候正巧,楚国皇帝驾崩,新皇登基不久。

  楚破天的话,让王敬喜,原来自己居然猜错了,对方似乎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师傅幽冥尊者,并不是不把自己的师傅放在眼里,那么这样的话,自己还是有活路的。

  “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告诉你我的师傅幽冥尊者可是当今修行界中排名第三十的高手,所以劝你最好是不要轻举妄动。”

  “既然你的师傅是当朝的国师,那么就更好了,我反正要去邯郸的。”楚破天也不理会王敬的话,自顾自说道。

  王敬听,心中咯噔下,原来对方还是不把自己师傅放在眼里,而对方的神色,似乎和楚国有着什么仇恨似地。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不成,王敬在心中暗自叹气道。

  王敬现在后悔了,十分的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鬼迷心窍,居然去惹楚破天。

  要是自己不去惹她的话,那么自己活得多自在,王敬这时候只在心里暗暗的祈求,自己的师傅赶快来,那么还可以救得自己命。

  就在这时候,又传来了阵吵闹的声音,原本之前酒楼里的人都已经走光了的,就连酒楼的管事也已经躲了起来生怕被殃及无辜。

  楚破天是有些诧异,但是王敬却是心中喜,看来应该是那帮四散的小弟到家里找人来了。

  果然,从楼梯口进来了帮衙门捕快。

  这群捕快气势汹汹的,后面跟着的居然是朱大人。

  不过王敬十分的清楚,来的这帮人根本对自己起不了什么帮助,但是拖拖时间还是好的。

  “是谁在这里闹事,杀人呢?”那朱大人出来便高声问道。

  而王敬上前步,道:“朱大人,你怎么来啦。”

  “哟,原来是王公子在这里办事啊。”那朱大人看见王敬便堆起满脸笑容。脸上的肥肉颤颤的,眼睛都眯成了丝缝。

  转而又看到了楚破天和水碧柔,在看到水碧柔那绝美的姿容的时候,神色呆,口水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

  这眼神让水碧柔十分的讨厌,不由冷哼了声,那朱大人,顿时如遭雷击,往后退了几步,脸色也变得煞白。

  “朱大人你没事吧?”王敬这时候心中更加震惊了,便如同波涛翻滚,眼前这绝色女子居然也是绝顶高手。

  这和猪样的朱大人,觉得震惊失了面子,肥肥的似猪蹄样的手,挥,道:“给我上,将他们给我拿下,起带到衙门里审问。”

  眼见着那帮捕快衙役就要动手,却是王敬伸手拦住了他。

  “朱大人,且慢。”

  那朱大人道:“怎么王公子还有什么要说的?”

  “朱大人,这是我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王敬这时候心中暗暗叫苦,这朱大人这样做那不是激怒对方吗?万对方要是真的发火了,那么自己可就没有时间等到自己师傅的到来了。

  “什么,这王公子,这样可不好吧?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朱大人这里还是时不时的朝水碧柔瞟几眼,对于水碧柔那样的绝色女子,心中痒痒的紧,不过这王敬却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他的面子自己不得不给啊,看来王敬早就看上了这女子了,心中郁闷得紧。

  而王敬此时却是暗骂那头猪,以前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你这样关心人命了,估计让你这头猪害死的人也不在少数。

  王敬在那朱大人的耳边轻声警告道:“朱大人,这人可不是你可以惹得起的。”

  那朱大人自然是不信,心说还不是你看上了那绝色女子,不过既然王敬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要是再动手的话,那么就是不给他面子了,这样自己要想保住这乌沙,还是个问题呢?这王敬自己是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这美女固然是好,但是如果自己的乌沙没有了的话,那么美女也就没有了,只要是自己的权利还在那么美女还不是会有的。

  “既然,王公子这样说,那么我们也就不好再管了。”

  “那就谢谢朱大人了,下次我再邀请朱大人喝酒!”

  见楚破天没有出手,王敬心中暗道侥幸。

  “定,定,那么王公子,本官就不在打扰你了。”那朱大人脸暧昧的看了王敬眼,肥肥的大手挥,道:“我们走。”

  奇·书·网第七十章幽冥侍者

  “我说你怎么就把他们弄走了呢?难道不是你让他们来找我的麻烦的吗?”楚破天抿了口酒,眯着眼睛道。

  王敬虽然猜不出,楚破天想要做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明白楚破天似乎是想先玩玩自己,然后再将自己处理掉。

  当然这是他心中的想法,因为他自己以前就是这么做的。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的实力虽然不如你,但是却也不是好欺负的,你想要收拾我,没那么简单,就是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付出定的代价。”

  “拼个鱼死网破吗?你认为你有那个实力?就凭你那筑基期都不到的修为,你怎么和我拼?你拿什么和我鱼死网破?”楚破天言辞犀利,字字珠玑,击在王敬的心头,让他无言以对。

  过了约莫几分钟,王敬才说道:“的确我承认你的实力很高,但是你不要忘了,我身后可是幽冥教,虽然我幽冥教在修仙界之中算不上什么大门派,但是我想就算你的修为再强,你也不可能以己之力对付我们整个门派。”

  “你就那么自信你师尊会帮助你对付我吗?难道你人我的身后就没有个门派吗?”楚破天没有辩驳,只是提醒道。

  王敬这时候也不甘示弱哦,因为他本来没有打算和楚破天争辩,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只要自己的师傅幽冥尊者到来,那么自己的生命就没有为危险了。

  “我不相信,你不要骗我,如果的身后要是有什么大门派的话,你还会来这个鬼地方。而且就算是有,那你说你是什么身份?是哪个门派的,是昆仑脉,还是通天座下。或者是蜀山脉呢?”

  “都不是。”楚破天摇了摇头,这三大派是如今正道修仙之中最强强盛的三大门派,楚破天对此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听了楚破天的话,王敬却是喜,既然楚破天不是这三大派的人,那么自己的师门就不会有那么大的计较和担忧了,当然要是楚破天是这三派的弟子的话,恐怕自己的师傅还真是说不准会放弃自己。

  王敬的心里十分的清楚,虽然自己的师尊虽然对自己很喜欢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以他自己的利益为重的,徒弟没了还可以再找,要是根基都让人毁了的话,那切都完了,所以幽冥尊者是绝对不会为了他王敬而招来三大巨头的追杀的。

  此时王敬嘴角微微的泛起了丝笑容。

  “如果你是这三大派的弟子的话,那我的师尊可能会有些顾忌而不敢得罪与你,但是你既然不是这三大派的那么我师傅自然不会害怕担心,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

  对于王敬的话,楚破天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睁了睁眼道:“你太自以为是了,就算我不是三大派的弟子又怎么样呢?难道你认为就只有三大派之中才有让你师傅畏惧的人吗?甚至你说你师傅是这界中实力排名前三十的人,但是我缺不这么认为,你要知道这茫茫凡间界是多么广大,你又怎么知道就没有其他的隐士高人呢?”

  这时候王敬有疑惑了,的确,他说的有道理,自己师傅的确是前三十的高手,但那只是那些知名的高手,这世界何其之大,那么那些未知的隐世高手却又不知道有多少呢?难道他还是那个隐世门派的弟子不成?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师尊又会怎么做呢?

  “难道你还是什么隐世门派的弟子不成?”

  相对于王敬的脸紧张,楚破天却是自在得很。

  双手悠闲的拨弄着水碧柔那顺滑的黑色秀发,如丝绸般得手感,让楚破天感觉舒适的很。时不时的看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不关心这酒楼里面得事情。楚破天对于这样的现象微微疑惑。

  按理来说这酒楼发生了命案,那么应该会有人围观,或者是将这酒楼隔离出段无人的地方。

  楚破天自然是不会明白,这酒楼只要是有王敬在的话,那么酒楼里的人基本是人很少的,有的也是王敬的群狗腿子。

  而这王家镇的百姓都已经习惯了,这行为,所以便也没什么见怪的了。

  就算是偶尔有几个外地人打算要进来喝酒也让酒楼的管事将其撵走了。

  “你说呢?”楚破天回过头来,道。

  这下王敬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他完全是处于被动状态了,完全让楚破天牵着鼻子走,不过王敬心中还是很安慰的,毕竟楚破天还没有对自己动手,那么自己拖延时间的事情就已经达成了半了。

  按照常理,自己的师傅幽冥尊者应该已经快来了,那时候自己就不担心了,只要自己的师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人拿下的话,那么就算是对方真的是什么隐世门派也没有什么,只要不留下证据他们又能够奈自己为何。

  当然楚破天自然是不知道王敬心中是如何想的,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猜测他的心里,这完全没有必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切的阴谋都是空谈。

  王敬正要说话的时候,楼下又传来了腾腾的脚步声。不会儿便来到了二楼。

  最先踏入的是位风韵犹存的老妇人,四十来岁的摸样,穿金戴银的,打扮的珠光宝气的样子,十分的富贵。

  对地上的血腥,也不过是皱了皱眉头而已。

  “母亲,您怎么来了。”王敬立马迎上前,对那妇人道。

  那打扮富贵的妇人,拍了拍王敬的手道:“我要是不来,你就要让人给欺负死了。”

  王敬知道自己母亲的脾气,要是般人的话,那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要是自己的母亲激怒了对方那就不好了。

  “母亲啊,你就放心吧,难道你认为会有人能够欺负你儿子吗?”

  但是那妇人却是没有答话,却是转而看着楚破天和水碧柔,在其眼神看向水碧柔的时候眼睛亮。

  “敬儿,你眼光不错啊,这丫头的姿色不错,能够配得上你,比起你以前找的那些女人要好太多了。”

  王敬听,暗呼不好,忙拉住了她。

  “母亲,你千万不要乱说。”

  “哦,我知道,我知道。”那妇人副我懂的神色。

  眼神从水碧柔的身上移到了楚破天,眉头皱,道:“敬儿,他就是和你抢女人的家伙吗?”

  “母亲,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王敬忙道。

  却不想那妇人根本不理会他,而是对楚破天道:“小子,你还是识相点,将那丫头让给我家敬儿,不然的话,后果可不是你能够承受的了的。”

  楚破天面色顿,不悦的看着那妇人,让他有些惊愕的是那妇人的居然也有不弱的修为,虽然不比王敬却也相去不远了,而且他身后的丫鬟,似乎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的修为,看来这女人的后台也不弱。这小小的王家镇居然有这么多的‘高手‘了,楚破天不解。

  见楚破天没有说话,那妇人又道:“小子,只要你将那丫头给我们家敬儿做小妾的话,我就不再追究你了,而且还给你百两黄金怎么样?”

  楚破天还没有说什么,而水碧柔却是怒了,这女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指着那妇人道:“你说什么呢?立刻给我家少爷道歉,不然的话,我要你们好看。”

  水碧柔那温怒的神色,别有番诱人姿态,让楚破天看的呆。

  那妇人也不是吃素的,见水碧柔居然敢顶撞自己,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即使是他的王敬的父亲也不曾,让她何其不怒。

  “你个小丫头,我家敬儿能够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居然还敢顶撞我,要不是看在敬儿喜欢你的话,我就将那男的杀了,把你卖到妓院里去。”

  这时,王敬可是感到大事不妙了,自己的母亲居然敢这样和那女子说话,搞不好自己小命可真就交代在这里了。那女人长得如花似玉的,看起来也温柔似水,但是王敬却是知道那女子的修为可不是自己可以比的,他估计水碧柔的修为绝对要超过筑基期。

  “母亲你别说了。”王敬悄悄的在她耳边道:“母亲,那两人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的,除非我师傅派人来,不然我们这里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