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前还大放厥词的骂自己呢?现在又来让自己去为他求情。

  “貌似我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就算是有也是敌对的关系,你现在居然让我替你求情去,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啊?再说了就算是我愿意替你求情,可是我也不认识他啊?”

  “你不是,那小白脸,啊不,是那位前辈招来的帮手吗?”

  “我想你还真是笨的可爱呢?”李然不禁笑道:“那前辈拥有这么好的本事,还需要找帮手吗?”

  “是啊!”赤业觉得他说的有理,既然那前辈拥有如此实力还会需要别人帮助吗?不过赤业又想起楚破天的话,他是等待援兵。便又道:“可是我是亲耳听到的,他说他是在等待援兵。”

  “你是说,那和你打斗的白衣年轻人这么说的?”李然明白了,那年轻人的确是只有元婴期的修为,但是他的帮手可不是那么简单,而赤业却是将自己误会成了他的帮手了。

  “是啊,那位前辈说”

  赤业还没有说完便让李然打断了。

  “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了。”

  “什么?”

  “其实这根本就很简单,这禁制的确是在你和他打斗的时候就布置了的,而那年轻人也的确是只有元婴期的修为,但是他找来的帮手却是绝世高人,而你却是以为我是他找来的帮手,其实不是的,我只不过是看你居然敢在我的管辖之地,打杀我们人类修仙者,才出来的。现在小泥鳅你应该明白了吧”李然对赤业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赤业不禁脸可怜的模样看着李然,傻乎乎的。

  “我怎么知道,你问我做什么,再说了我们可还是敌人呢?自古你们妖族就是我们人族的敌人,所以我现在不擒下你就已经算是好的了,可笑你居然还向我求救,你太异想天开了,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小泥鳅?”

  奇·书·网第七十八章龙珠到手求收藏

  “你。”赤业让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却也没辙,谁让自己打不过他呢?

  这时,楚破天也远远的看着李然和赤业,对于他们为什么又不打了,倒是有些好奇,不过,之前那个叫李然再怎么说也是帮助了自己,虽然他如果不出手的话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的,便道:“柔儿,我们过吧,而且既然你说那个什么水龙珠,那么厉害我们要不把那东西收回来的话,不是太可惜了?”

  “恩。”水碧柔轻轻地点头。

  见到楚破天和水碧柔两人到来,赤业心中紧张,暗道,莫不是他们两人跑来找自己算账的了。

  待走到面前之后,李然很是高兴的伸出了手道:“小兄弟,你好!”

  “前辈,你好。”楚破天微微愣,没想到李然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也伸出手。

  “什么前辈啊,要你兄弟你不嫌弃我高攀的话,就叫我李大哥吧。”李然做事从来都是很爽快的,性格豪爽,毫不做作,所以在整个修炼界都是小有名气的,虽然他的修为才仅仅是渡劫期而已。

  这点很对楚破天的胃口,也不矫情,道:“李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既然你都已经这样说了,小弟要是再拒绝的话,那不就是不识好歹吗?再说了小弟才元婴期的修为而已,李大哥你的修为却是远远高出我,要说是高攀的话,也是我高攀了啊。”

  “既然新认了个兄弟,那么当哥哥的怎么也要给你件礼物啊。”李然从他的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个葫芦递给他。

  “这个李大哥,这东西实在是太过于贵重了,我不能收。”楚破天自然看出了这葫芦的不凡之处,恐怕至少也是神级的法宝了,在这凡间界,如此宝物肯定是当做镇派之宝的。

  却没想到李然虎目瞪,道:“难道兄弟你嫌弃不成?”

  “怎么会呢?”楚破天连连摇头道:“这件东西实在不是般的东西啊。”

  “兄弟你就别推辞了,实话告诉你吧,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虽然不知道其有什么用处,但是里面的空间却是不小,而且似乎还让人下了禁制,留在我手里也没有什么用,纯属浪费,所以,就你就收下吧!”李然道。

  “既然李大哥你这样说了,那小弟我就却之不恭了。”楚破天接过葫芦道。

  “哈哈,这样才是嘛。”李然爽朗的笑道:“对了,这是弟妹吧,长得果然是天姿国色。”

  水碧柔闻言绝美的面容上泛起丝丝红晕。

  正要说话,却听楚破天道:“李大哥你实在是缪赞了。”

  楚破天的话,让水碧柔心中甜甜的,看着楚破天的眼神有些迷离。女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的动物,有时候只需要句不经意的话,便会让她感动好久。

  “弟妹的确是长得很美,我这人从来不说谎的,来弟妹这是我给的见面礼。”李然又拿出了个金簪,递给了水碧柔。

  水碧柔看了看楚破天见他点头,道了声谢谢便收下了,这金簪对于水碧柔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不过在这界之中却是大大有名的件仙器。

  楚破天看着这位新认的大哥,居然是如此的大方,又是神器又是仙器的,搞得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让李大哥破费了。”

  “这是什么话啊。”李然笑了笑后,拍自己的脑袋,道:“对了兄弟,哥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楚破天愣,心中暗笑,看来这新认的大哥也是个粗线条,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还没有打听清楚就要认自己当兄弟,又是仙器又是神器的送。

  “小弟我叫做楚破天。”

  “楚破天,破天敢于破天,兄弟的名字好霸气啊,不愧是我李然的兄弟。”李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嘿嘿,让李大哥见笑了。”楚破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名字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心中憋屈的时候改的,现在也不想改了。

  “对了兄弟,你是怎么和这小泥鳅打起来的?”李然这时候指着赤业道。

  赤业心中郁闷,怎么老是叫自己小泥鳅,自己好歹也是方水域的水君来着,在自己的地盘里面直就是气势逼人,威风凌人,哪里有人敢这样的和自己说话呢?

  要是知道有人敢叫自己小泥鳅的话早就将他扒皮抽筋,碎尸万段了。不过面对这楚破天和李然他确实怎么也没有办法,自己的小命还掌握在人家的手里呢?

  “你说这小泥鳅啊,其实我本来是和柔儿去黄州的,路上游山玩水,倒也是很惬意,不过哪知今天到这里,这厮便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居然想要强抢你弟妹,我自然是不会让他得逞了,所以便和他打了起来。”

  听到这里,李然顿时怒气横生,他生平最恨这种人了,从来都是直接打杀,不留情面的。

  立马就要将赤业轰杀。

  感受到李然的杀气,赤业腿脚颤,这渡劫期的气势和强烈的杀气,让他几乎坚持不住了。

  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不能够杀我的,我是上届玉皇大帝任命的孜水河神,你是不能够杀我的,不然你就是犯了天规,你会飞升不了的,成不了仙人的。”

  “哼。”李然冷哼声,作为蜀山派的得意弟子,对这仙界的事情他也是有所了解的,这蜀山说起来便是老子人教在下界的个传承,对于仙界自然是很了解的,这仙界分为地仙界和天界。

  刚飞升道仙界的人般都是停留在地仙界,的确是会有天庭的人过来接待,如果是没有后台的人自然是会让玉帝所招揽,但是像他们这样有后台的,便不会,更不用担心,太上老君的威严,玉帝还是不敢冒犯的。

  “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我,仙界的事情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是还是知道些的,我蜀山派的人,自然不用担心,你不过是条小泥鳅而已,杀了就杀了。”

  “你,你敢对抗天庭不成?”赤业指着李然颤颤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代表天庭咯?”李然不屑的看着他道。

  “我你”

  “你受死吧,告诉你老子最恨的就是强抢别人凄女的人,因为老子没修仙之前就是让人害死了我的妻子,所以这样强抢民女的人我是见到个就灭掉个。”言罢就要动手。

  楚破天忙拦住他道:“李大哥,你慢动手,小弟我还有事情要问他呢?”

  “先让你多活会儿。”李然收回了自己的手,道。

  “谢谢你了李大哥,等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就将他交由你处置如何?”楚破天知道李然心中的愤怒,所以才道。

  “没事的,兄弟,你只管做就是了,这家伙本来就是该由你处置的。”李然毕竟是渡劫期的高手,所以对自己的情绪的控制还是能够做到很好的,下子便从愤怒的心情中恢复了过来。

  楚破天点了点头,对赤业道“你说吧,你之前用来对付我的那珠子是怎么回事?”

  “我如果告诉你,你会放过我吗?”赤业心中惴惴的看着楚破天。

  “当然是不可能的,不妨告诉你,我看上了你的那件法宝,他对我很有用。”楚破天直接的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如果你认为你可以这样简单的就免除死那是不可能的。”

  赤业此时心中喜,看来他是看上了自己的那件法宝了,如果自己将那法宝换取自己的生命的话,也许会有线生机。

  不过赤业心中极其舍不得,这东西可不是般的法宝,至少是件顶级的仙器,如果失去了的话,自己的实力最少要下降个档次了。

  但是这要是和自己的命比起来的话有算不了什么了,如果自己的命都没有了的话,那留着这法宝还有什么用呢?

  所以赤业决定用那件法宝换取自己的生命。

  “那,如果我将那件法宝给你的话,你是不是可以放我条生路呢?”赤业道。

  楚破天摇了摇头,道:“如果你自己交给我的话,或许我可以给你个痛快,让你可以有转世投胎的机会,但要是你不给的话,那么我只好将你连灵魂起抹杀,让你魂飞魄散,然后再拿取也是样的。”

  赤业沉默了,但是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自己的修为仅仅是可以对抗分神期的人而已,在李然的面前,如果拼死逃跑的话,或许会有线生机,但是这楚破天的背后还有位深不可测的帮手,自己如果想要强行逃跑的话,绝对是找死。

  “那好吧,我将自己的凝水珠给你,你可要说话算数。”沉默了许久之后,赤业对楚破天道。

  “你放心,我会说话算数的。”楚破天没想到赤业这么容易的就答应了自己,却也是有些出乎意料,本来他还以为,赤业会选择逃跑的呢。不过既然自己的想法达成了,楚破天也就不再多想了。

  赤业缓缓地吐出了水龙珠,然后递到了楚破天的手里,满是不舍。

  接过水龙珠,楚破天便感受到了,水龙珠强大的能量,看来的确是水龙珠没有错了,而赤业那小泥鳅居然不识货,把他叫做什么凝水珠,简直是对水龙珠的侮辱。

  奇·书·网第七十九章僵尸

  处理好水龙珠的事情之后,楚破天才对边的李然道:“李大哥,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呢?”

  “我啊,正打算到黄州去呢?没想到这途中遇到了兄弟你,这可谓是种缘分啊。”李然道。

  “是啊,的确是缘分,既然李大哥也去黄州,那我们正好同路啊。”楚破天心中也是十分的高兴,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对了兄弟你去黄州做什么?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的话,可以和我说的,在黄州我还是能够帮得上忙的。”李然又道。

  对于眼前刚刚才认识的李然,居然对自己如此的关心,楚破天心中感激之余,却也在想,难道他真的是将自己当成了,兄弟还是别有所求?

  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所以楚破天心中还是颇为谨慎的,不过有水碧柔这样的顶级高手在场,就算是他想要搞什么阴谋也不怕,当然其实楚破天心中对李然虽说是有戒备之心,但是隐隐的已经把他当成了兄弟了。

  毕竟随随便便的就拿出了顶级法宝给他的,在这界可不是容易的事,再说李然也不可能看得出自己是混沌体质,就算是圣人也不定能够看出来,何况他只是渡劫期而已呢?所以楚破天已经放下了大部分的戒心。

  “其实不瞒李大哥,我和柔儿是路过黄州而已,准备去楚国国都邯郸的。”

  “邯郸?”李然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

  楚破天见状问道:“李大哥,这邯郸有什么不对吗?”

  “我虽然这些年没有去过邯郸,但是最近听说邯郸很乱,那里已经让幽冥教的人所把持住了,据说幽冥教最近勾结了血煞老祖,似乎有什么大的阴谋,所以兄弟我劝你还是先不要去邯郸的好。”李然看着楚破天,十分担忧的说道。

  “血煞老祖??”楚破天望着李然,从他的语气中看来,这血煞老祖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或者说是大魔头,“李大哥,这血煞老祖是个什么来头,让你如此忌惮?”

  “这血煞老祖是当今魔道的第高手,据说已经拥有仙人的修为了,不只是我,所有的正道人士都对他十分的忌惮,那魔头可是杀人抢宝无恶不作。让我们正道人士十分的头疼,在五百年前我们发动了对他的围杀,将他的修为打散,之后封印在极寒之地,没想到五百年后他居然逃了出来,而且听说,修为大进,我这次去黄州就是奉了师门之命,准备联系黄州各大门派,共抗血煞老祖的。”李然道。

  “血煞老祖真的这么厉害?”楚破天将信将疑。

  “是啊,那老魔头厉害得紧呢?当年如果不是我们三大派的老祖出动的话,还不定能够将他封印呢?”李然答道。

  “那这次也可以让三大派的老祖直接将其灭杀不就成了吗?为何还要联系黄州各派呢?”楚破天十分不解,这黄州虽然也是门派众多,但是却是没有什么有号召力的大门派。

  李然笑了笑道:“要是真的有兄弟你想的那么容易的话就好了,不说我们三大派的老祖还在闭关之中,就算是没有闭关,那血煞老祖和幽冥教勾结,实力可是倍增啊,而且据说血煞老祖炼制了几具千年僵尸王,那可不是容易对付的。”

  “千年僵尸王?”楚破天愣,在他的记忆中,这世上第具僵尸便是黄帝的女儿旱魃,但是对于僵尸的了解却是知之甚少,只是看电影的时候了解过。

  “对啊,这千年僵尸王可是堪比大乘期高手的存在而且更麻烦的是哪尸毒,容易感染般的弟子和普通人。”李然语气担忧的说道。

  楚破天想了想道:“李大哥,对于这僵尸我倒是不甚了解,麻烦大哥给我说上说,要是小弟真的遇上了的话,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兄弟啊,我看你还是过段时间和我们起去算了,这邯郸可真不是黄州,很容易出事的。”李然劝说道。

  “这个,不瞒李大哥,这邯郸我是非去不可啊。”楚破天摇了摇头说道。

  李然见楚破天坚持,无奈摇头道:“这僵尸便要从上古洪荒时期说起了。”

  “上古洪荒?”楚破天十分不解,“这三界之中的第具僵尸不是黄帝的女儿旱魃么?”

  “那只是传言而已,这僵尸其实早在鸿钧成圣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那时候最为强大的僵尸就有将臣和罗睺。”

  将臣罗睺难不成还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啊,楚破天心中暗笑。

  “他们的体质甚至比巫族还要强悍,也是不修元神。据说在三族大战之后就消失了,直到黄帝的时候才出现。而后来在封神时期又曾有高人炼化了许多死去的修仙者的躯体炼化成了僵尸,这些僵尸的灵智虽然不高,但是却是有人控制。其威力虽然不比真正的僵尸但是也难缠不已。封神之后,三清圣人,为了人族的安定,下令,对于僵尸族,或者炼制僵尸的修炼者列为追杀的对象,所以僵尸才少之又少了。”

  “照这样说来,那三界之中僵尸应该难以存在了才是啊?”

  “的确是这样的,但是有些修炼者,死后其躯体是难以毁灭的,如果要是死前的怨气不散,那么很容易的就化成僵尸,而这类僵尸可以进化,其智力也是随之提升的。到了僵尸王的话,那智力便非同小可了。而那些修炼千年的僵尸堪比大乘期高手。至于那些万年僵尸王的话,甚至可以堪比大罗金仙。”

  “这么强大?”楚破天不禁动容,万年僵尸就这么强大了,那么像将臣罗睺那样的老怪物岂不是堪比圣人了。

  “是啊,不过还好,那些修炼上千年的僵尸王极其少见,而且般不会出来危害人间,所以这人间还算平静。”李然道。

  “既然这僵尸王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那为何血煞老祖又如何能够弄来这么多的僵尸王呢?”楚破天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这僵尸王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吗?”楚破天道。

  “这如果是般的僵尸的话,倒是还好对付,但是如果是千年的僵尸王的话,那就有些麻烦,如果修为没有大乘期的话,是绝对不能够杀死他的。”李然说道。

  “这么说来,这僵尸王只有大乘期的高手才能够收拾了。”

  “理论上是这样的。”

  “那这僵尸都有些什么弱点的?”对于僵尸楚破天点儿也不担心,毕竟水碧柔的实力摆在那里,只要不是那些上古时期的老怪物,水碧柔还是能够对付的。不过楚破天还是细心的向李然求教,毕竟多了解些还是有好处的。

  “这僵尸属于阴性能量,所以般的僵尸都惧火,所以般说来三昧真火便是那些僵尸王得克星,如果要是有三昧真火的话,对付其那些僵尸的话便十分的简单了。”李然道。

  “三昧真火?那丹火呢?”

  “丹火只能够对付般的僵尸,面对千年的僵尸王的话,效果不大,只能够对其造成些小小的伤害而已。”李然看着楚破天道:“这三昧真火,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只有达到真仙的修为菜能够控制三昧真火,所以如果没有特殊的法宝的话,是办不到的,另个这三昧真火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说到三昧真火,这时候楚破天突然想起,自己所修炼的破天诀里面不是有个什么混沌之火的修炼方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