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呃,算了吧,反正现在说也迟了,就希望那该死的老天还残留着它吧。”楚破天叹了叹气道。

  “咯咯,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不过你这样子骂老天爷的话,不怕降下天罚幺?”白雪儿笑着对楚破天道。

  “天罚就天罚吧,我不在乎,你看我现在这样的情况,害怕他降下天罚不成?”楚破天,伸了伸懒腰,站了起来,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眼里闪现出了丝异样。

  “哎,光坐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我们得到处找找看有没有出路?”楚破天对白雪儿挑了挑眉毛道:“我可不想直呆在这里,外面的那群王八蛋,还在等着我去收拾他们呢?”

  “就你那实力,还说要去找他们复仇,我看去找死还差不多。”白雪儿翻了翻白眼,满是不屑的说道。

  “呃,我说白雪儿啊,你就能不能说点好的?虽然我现在实力不怎么样,但你也没必要这么无情的打击我吧?”楚破天郁闷的看着白雪儿道。

  “我说的可是事实,虽然追杀你的那些人类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对付你可还是轻而易举的。除非你能够找到部合适的功法,或者是找到个好的老师。再不然就得到什么奇珍异果,要不然在十年之内,你是别妄想去报仇。”白雪儿丝毫不理会楚破天的郁闷,仍然是无情的打击他。

  “十年??你说的也太长了吧?”楚破天对此点儿也不信,道:“就那几个黑衣杀手,我可是有信心在三年之内超过他们。”

  “哼哼。”白雪儿冷笑道:“你以为他们幕后的实力就只有那么点吗?他们在凡间界也仅仅算是二流的高手而已。从最后那几个黑衣人地话语里来看,你所要面对的绝对是个家族。就算是个比较小的家族里,最不济也会有两个超流高手。当然这只不过是凡间界的高手。要是他们还和那些修真家族有关联的话,就可能有地仙界的势力。你说你这样子不是去送死幺?”

  楚破天听了白雪儿的话,想看怪物样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怀疑你那脑子是怎么长的?”此刻楚破天怎么也无法将白雪儿和那只可爱的小白貂联想到起。原本楚破天以为白雪儿定是那种单纯之极的女妖精,但适才的番话绝对不是般人能够说出来的,看来白雪儿这个小妖精隐藏的还有很多。

  奇·书·网第七章狐狸精

  “这个”白雪儿神色变,意识到自己似乎暴露了道:“也不看看本姑娘是什么人,虽然我没有到过你们人类世界,但是本姑娘可是天资聪明,加上媚儿姐姐的教导就这么点破事还不是小菜?”

  脑海里响起白雪儿娇媚的声音,楚破天不由暗想,这白雪儿要是化为了人形会是怎么妩媚诱人,那声音都这么诱人了,简直就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吗?哦,不她本来就是只妖精。

  “那,那美丽的白雪儿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帮帮我这个弱小可怜的人呢?”楚破天眼巴巴的望着白雪儿道。

  看着对方那眼巴巴的样子,白雪儿不禁扑哧笑道:“我现在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在我的洞府里倒是有些人类用过的东西,不过这里离我的洞府可是很远的。而且我观察了下这里的情况,发现这里似乎是处在个阵法里面。能不能够出去,还是个未知数呢?”说到这里只见白雪儿身上冒起阵清烟,原来的地方出现了个曼妙的女子。白色的长裙,精致的脸庞,美得叫人感到窒息,而此刻的神情却是颇为凝重。

  “啊你。”楚破天指着白雪儿道:“你不说你还没有化形吗?怎么现在?”

  “我的确是,没有化形啊,这只不过是我幻化出来的罢了,你不是说看着我的本体有些不自在吗?”白雪儿眨了眨眼睛,轻声说道。

  “哦,是这样子啊。”

  “是啊,难不成你还以为我在骗你不成幺?我可是从来不说谎的。”白雪儿说着白了楚破天眼,又道:“怎么样,我漂亮吗?”白雪儿在楚破天身边转了个圈道:“这可是我照着媚儿姐姐的样子,幻化的只不过改变了点点而已哦。”

  “漂亮!”楚破天楞楞的看着幻化成|人的白雪儿道:“我害怕,这样子久了的话,自己会忍不住爱上你的。”

  “爱上我,难道就是媚儿姐姐说的人类的爱情幺?”白雪儿好奇的睁着大眼睛看着楚破天道。

  “是啊,难道你们妖族没有爱情的存在幺?”

  “当然有啊,不过我们妖族大多数的都将时间和精力放在修炼上了呢?我们妖族结合的话般也就是为了传承后代而已。”白雪儿点了点头道。

  “对,这也是,你们妖族生命都很漫长,而且能修成妖的,般都是最求更强大的力量的,就像我们人类的修炼者样,他们大多数都是追求长生之道,讲究的是无欲无求,从来都是断绝情欲。不过又有哪个能做到无欲无求呢?追求长生不就是欲不就是求吗?就连圣人也不可避免吧。”楚破天叹了叹道:“如果要是断绝情爱的话,那活着又有什么滋味呢?”

  “你说的话,真有哲理。”听到楚破天的话,白雪儿两眼几乎要冒出红心了,就像个花痴样,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哎,然太帅就是没有办法。”楚破天轻轻地摇了摇头,叹气道。

  “咯咯,你这家伙真有意思。”楚破天这么说,顿时打破了他刚刚的形象惹得白雪儿又是阵娇笑:“本来,好好的气氛就被你这么句不伦不类的话给打破了。”

  “什么叫不伦不类啊,你理解吗?”楚破天对于白雪儿乱用词语,感到无语,翻了翻白眼道。

  “不理解,不过媚儿姐姐告诉我,不伦不类就是看着让你感到别扭。”白雪儿眨了眨眼睛:“刚刚的说话的样子就让我感到有些别扭,而且还十分的好笑。所以那不就是不伦不类吗?”

  “天啊。”楚破天仰天长叹:“你就降个雷把我劈死算了,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啊。”

  楚破天着系列的动作语言,叫白雪儿感到新奇无比,笑得越发高兴了,弯着腰无着自己的肚子,气喘吁吁的道:“你你说话真是真是太有意思了,要是媚儿姐姐见到你的话定会喜欢你的。”

  楚破天老是从白雪儿的嘴里听到胡媚儿这个人,这让他十分的好奇,这个白雪儿时刻提在嘴边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精,不过听白雪儿说她自己的样貌就是参考着胡媚儿的,那么这个胡媚儿定是个极品美人,而且从名字上来看就可以了解到她定是个娇艳妩媚的女妖精。

  “你老是说你媚儿姐姐如何如何的厉害,如何如何的好,你胡媚儿姐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楚破天不由好奇的问道。

  “你说胡媚儿姐姐啊,她就是我的姐姐啊。”白雪儿理所当然的道。

  “她也和你样,本体也是貂吗?”楚破天愣,原本从名字上来看,胡媚儿应该是个狐狸之类的才对啊。

  “不是啊,媚儿姐姐的本体是只狐狸哦。”白雪儿眨了眨那美丽的大眼睛,娇嗔可爱的说道。

  “啊!!”楚破天愣,心道这小妖精到底是真傻啊,还是假傻,或者还是在逗我呢?说傻吧,之前的分析头头是道,说不傻吧,又有时候表现的颇为白痴。看来她似乎是故意在开自己玩笑了。楚破天郁闷的想。

  “那你刚刚不是说她是你姐姐吗?”

  “是我姐姐,本体就定和我样吗?你好笨哦。”白雪儿看着楚破天郁闷的样子笑得好灿烂。

  “呃。”楚破天无语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吧,算我笨。”心里想,想不到老子世英名,如此天才之辈,居然栽在了只小白貂的身上,哎,往事不堪回首啊。

  “你本来就笨。”白雪儿咯咯的笑着道。

  “那,聪明的白雪儿姑娘,你是不是可以和我说说,你的胡媚儿姐姐的事情呢?”楚破天没有在和白雪儿在这个‘笨’的问题上再作纠缠。

  “这个啊,我不能说的。”白雪儿眨巴了下美丽的大眼睛,轻咬着嘴唇道。

  “为什么啊?”楚破天有些不解道。

  “因为,胡媚儿姐姐说了,不要把她的事情随便告诉别人的,特别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类男子。”白雪儿理所当然的道。

  “你。”楚破天差点气得吐血,这哪里是白貂变得妖精啊,简直比狐狸精还要狐狸精。

  奇·书·网第八章阵法受困

  “哎呀,你怎么啦?该不会是伤势又发作了吧。”白雪儿看着楚破天,脸色煞白的样子,副担忧的神色,不过却是有点疑惑的歪着小脑袋:“应该不会啊,我都给你治疗过的。”那摸样却是十分的可爱天真。

  真是个百变的妖精,楚破天牵强的笑了笑道:“没事的,我不是伤势发作,你别担心。”白雪儿那副认真的样子,看来不是在演戏。楚破天心里还是十分感动的,虽然她有时候会让自己哭笑不得。

  “没事就好。”

  “你不是说,我们似乎是被困在了个阵法之中了吗?那我们得试着去寻找破阵的方法,这样子才可以离开这里啊。”楚破天看着眼前的小妖精说道。

  “恩,是啊,不过这还只不过是我的猜测而已,说不定我们根本就不是被困在阵法里呢?”白雪儿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对楚破天道。

  “希望不是阵法吧。”楚破天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说如果是遭遇了阵法的围困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根本算不了什么,阵法之道自己也是点都不懂。要是被困在了阵法里面的话,后果很难预料,楚破天虽然不清楚白雪儿对阵法的了解有多少,但是就她几百年的修为来说,遇上了高级的阵法的话,很难破解。作为妖族,而且是个还没有真正化形的妖族,阵法之道显然不会高到哪里去。

  “那我们走吧。”说完,白雪儿蹦蹦的向前走去。

  “嗯。”走了不远的段距离,楚破天看着白雪儿老是蹦来蹦去的,便好奇的问道:“白雪儿啊,你为什么老是蹦来蹦去的啊,搞得我眼都有些花了。”

  “啊,这个嘛,我,我很少幻化成|人形的,所以有些不习惯嘛。”白雪儿娇滴滴的说道:“要不我还是变回原形算了?”

  “那个,这样子没事的。”听她打算变回原形,楚破天忙摇了摇头,这样子虽然让他感觉有点怪,但是看着美女也是好的,虽然不是真正的美女,不过是幻化出来的,不过这也不错,可以养养眼,总比没有来得强。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楚破天有些郁闷了,似乎眼前的地方已经是走过的了。感觉十分的不对劲,不解的对身边的白雪儿道:“雪儿啊,你看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刚刚走过啊,我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对啊,我也觉得十分的眼熟。”白雪儿对着楚破天点了点头道。

  “难道说我们迷路了?”楚破天见白雪儿也这么说,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看来我们的运气真的是坏透了,我想我们很可能迷失在你说的那个什么阵法里面了。”

  “啊,不会吧?”白雪儿睁大眼睛说道。

  “据本天才的猜测,应该是错不了的,不过还好的是,似乎这阵法的主人,没有伤人之意。”对此,楚破天感到颇为庆幸,要是遇到那些杀阵的话,估计自己两人早就挂了几百遍了。

  “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呢?”白雪儿嘟着小嘴,望了望四周道。

  “我也奇怪啊,不是你说的,我们很可能是闯进了别人所布下的阵法之中吗?”面对白雪儿的提问,楚破天不由楞住了。

  “这个,这个嘛,我原来也不知道的,只不过是打算吓唬下你的,没想到你还真的相信了。”白雪儿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不过随后便昂起了头道:“不过,人家不是猜中了吗,这就证明本姑娘有先见之名嘛。”

  “我靠。”楚破天瞬间被她雷到了,眼神怪异的看了她眼道:“这也可以的,你不是在忽悠我的吧?”

  “忽悠?什么叫做忽悠啊?”白雪儿脸迷惑的看着楚破天道。

  “这个忽悠嘛,忽悠就是骗人的意思。”楚破天轻轻地拍了拍脑袋道。

  “哦,原来忽悠就是骗人的意思啊,那我现在真的不是在忽悠你的,之前倒是算是在忽悠你。”白雪儿想说绕口令样对楚破天道。

  “哎,算了,我想这回我们要倒霉了,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走出这个破阵法。”楚破天没有再理会白雪儿,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虽然楚破天没有再和自己说话,白雪儿却也没有说什么,看着楚破天四处查看,双手捧着脸,微笑着看着他。

  “怎么样看出什么来没有?”见楚破天停下来之后,白雪儿才道。

  “没有,我看不出来。”楚破天失望的摇了摇头道:“要是你有关于阵法的书给我看看的话,可能还找得出些蛛丝马迹。”

  “这么说,要是我可以给你些关于阵法的东西或者是书籍,你就可以破解这个阵法咯?”白雪儿眼睛亮道。

  “当然是不可能的啦,只不过我点阵法的知识都没有,学些的话,就能够看出些蛛丝马迹,可能找得到阵眼也说不定的。”楚破天摇了摇头道。

  “呶,这是我以前无意中在个山洞里发现的,你看看的话或许有点发现也说不定哦。”白雪儿不知道从哪里扔出来本书,对他道。

  “阵法大全?”几个繁体字楚破天还是认得的,怎么说他也是地球上的古老世家的传人,些古老的繁体字自然是难不倒他。“这也太扯淡了吧!”楚破天看着手里,厚厚的书道。

  “怎么嫌弃啊。那就还给我好了。”

  “嘿嘿,不是,我是说这个是真的吗?”楚破天尴尬的笑了笑道。

  “自然是真的啦。”雪儿白了他眼道。

  “对了,雪儿啊,你这本书是放在哪里的啊,我没发现你身上有什么地方可以放下这本书啊?”楚破天打量着白雪儿道。

  “你这个笨蛋,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储物空间这么说吗?”

  “储物空间?”楚破天满是羡慕的道:“这个我不是失去了些记忆吗?所以很多东西都不知道,这有什么奇怪的。”

  “储物空间,顾名思义,就是又来储存东西的,我们妖族,只要修行达到了定程度的时候,就会拥有个自己的储存空间。至于你们人类嘛?只有那些达到天仙修为的人才会有自己的储物空间,不过那些没有达到修为的人却可以自己炼制储物法宝。”白雪儿介绍道。

  奇·书·网第九章先天丹火

  “那个,那个,雪儿啊,你看我也没有像你那样的储物空间,装起东西来多不方便啊,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个储物戒指之类的啊?”楚破天放下手里的书,眼巴巴的看着白雪儿道。

  “嗯,的确是很可怜的。”白雪儿见楚破天那副眼巴巴的样子,似乎也动了恻隐之心。但是白雪儿又接着说道:“可是,你看着我也没有用啊,我又没有储物法宝。”

  这句话彻底的将楚破天的希望破灭,听着前句,心里还满是希冀,可后句直接让人崩溃。这落差也实在是太大了。恨恨的看了白雪儿眼,楚破天心里郁闷极了,暗道,我怎么就遇上这么个妞呢?

  “你别这样嘛!”看着楚破天兴致似乎不高,白雪儿又接着道:“虽然我没有储物法宝了,不过不代表我不会造啊。我这里可是有本关于炼器的功法呢?”白雪儿手里凭空出现了本泛黄的书。

  “是吗?”听到白雪儿这话,楚破天眼睛亮,整个人扫刚才颓然的表情,瞬间变得精神了起来:“那你赶快给我炼个空间戒指!”

  “这个,你这也太着急了吧?我虽然有本关于炼器的功法,可是我还没有学会呢?再说啦,炼器也是需要有材料的啊?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催,就算我可以给你炼个储物法宝,但没有材料我怎么炼啊?”白雪儿无奈摊开双手道。

  “哎这么说我的储物法宝又没有希望了?”楚破天看着白雪儿道。

  “嗯,暂时是不可能啦。”白雪儿颇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道。

  “啊,天哪,你怎么能这样子玩我呢?”楚破天指着天喊道:“老子的储物戒指啊,难道我这么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天才,未来的宇宙第高手居然还没有个储物戒指。”

  “”白雪儿看着他那样子,很是想不通这个英俊不英俊,潇洒不潇洒和那个储物戒指又有什么关联。“你在干什么呢?难道未来的宇宙第高手就非得现在就有个储物戒指吗?”

  “当然啦,作为未来的宇宙第高手,现在的宇宙第帅哥兼第天才,要是没有个储物戒指的话,说出来多尴尬多没面子啊?”楚破天脸痛苦的说道,似乎自己没有件储物的法宝,便是件极其痛苦的事情样。

  “呃,你现在就是喊破天我也没有办法给你弄来啊。”白雪儿拍了拍脑袋,对于楚破天这般无奈的表情感到十分头痛。

  “我,也没硬要找你要嘛?我不过是想发泄发泄而已嘛?”楚破天委屈的说道。“难道我朝老天发发牢马蚤都不可以吗?如果遇到不如意的事情,连发发牢马蚤都不可以的话,那活着还有些什么意思呢?”

  “哎,好了你叫吧?”雪儿翻了翻白眼道。

  “那那,你把那本炼器的功法也给我可以吗?”楚破天眼神直钩钩的看着白雪儿手里的炼器功法道。

  “好吧,给你啦,这东西我也没有什么用在我手里也是浪费了。不过你现在似乎也用不了。”白雪儿将手里的炼器功法扔给楚破天道。

  “为什么啊?”楚破天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告诉你想要炼器的话,至少要有先天丹火才可以。”白雪儿对于楚破天,还是有问必答的。

  “什么是先天丹火?”

  “先天丹火嘛,就是你们人类修真者达到结丹期之后,运用金丹产生的丹火,便叫做先天丹火了。”白雪儿解释道。

  “啊,那你看我到了什么境界了啊?”

  “你嘛?现在也就是,刚进入练气初期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