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们三大门派蜀山派已经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了,而昆仑派和通天教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估计再有半天就可以达到这里了。至于其他的各门派我也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们了,关键就是现在出国的京都邯郸已经完全落入了幽冥教的掌控之中了,这倒是个十分棘手的问题,如果要是血煞老祖也在邯郸的话,那我们是没有点办法的。”

  炼峰这时也站起来道:“我完全同意李然道友的说法,现在的局势虽然不是危在旦夕但是却也是极其紧张了,想必大家也都十分的清楚,再过十年就是上古战场再次开启的日子了,而幽冥教为什么这么在意黄州,我想他们的目标就是上古战场。”

  经炼峰这么说,部分人已经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上古战场?难不成是血煞老祖想要打那些上古僵尸的主意?”个声音立马喊了出来。

  接着个声音道:“那些上古战场中的僵尸可都是不得了的老怪物啊,修为最低的也可以和合体期的修仙者想媲美啊,据说其中最为强大的甚至有准圣巅峰。”

  “准圣巅峰那可是不得了了,就算是在仙界那也是方霸主啊,这上古战场我是不敢进去的,那里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另个颇为不屑的道:“你知道个什么?那上古战场中虽然危险,但是里面的法宝不计其数,要是能够弄得间顶级法宝,那么就可以在整个凡人界纵横了。”

  楚破天不禁暗自摇头,看来贪心是人类的原罪啊,不可避免的,甚至可以连生命都置之度外。

  奇·书·网第九十四章先头部队

  炼峰举手示意,接着说道:“相信大家对于那上古战场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上古战场虽然是凡间界的大凶地,但也是大宝地,其中的宝物不知多少。难道你们都眼睁睁的看着幽冥教和血煞老祖将其私自占有吗?”

  “当然是不愿意。”众人齐齐喊道。

  “所以,我们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够将幽冥教和血煞老祖挡在黄州之外,挡在上古战场之外。”

  看着炼峰那神情飞扬的样子,楚破天不得不说这家伙鼓动人心的手段很是了不得,这样的口才如果放到地球的话,怎么也得是方大员。

  “结盟,结盟。”众人又道。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结盟,那么我们必须选出个盟主来主持这事情,没有人统指挥的话,我们只可能是盘散沙,是不可能斗得过幽冥教和血煞老祖的。我在此建议挑选出个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这个盟主。我提议这盟主之位就由李然道友,来担当最合适不过了,因为他是蜀山派未来的掌门人,而众所周知这蜀山派直就是我们正道的领袖,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炼峰说话的时候眼中的异彩闪而过,却是没有逃过楚破天的眼神。

  这定有猫腻,不过楚破天并不打算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还不如不说。

  原本李然打算站起来推辞番的。

  却不想立即就有人反驳道:“我不同意炼门主的提议,这结盟选出个盟主自然是必要的,但是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前日在周毅进攻我们黄州各大派的事情,而尤以炼器门所受到的打击最大,那周毅是什么人大家心中都很清楚,所以我不同意李然来当这个盟主。”

  那说话的是个形容瘦小,身材佝偻的男子,两眼显得很细小,看起来到像是个做贼的模样,猥琐至极。

  让楚破天忍不住想要发笑,还好楚破天定力不错,没有笑出声来。

  “我提议炼门主当我们的盟主。”

  “我提议周门主当我的的盟主。”

  “李然道友!”

  “炼门主!”

  “赵长老!”

  “”

  “诸葛道友!”

  “周门主!”

  却见炼峰右手挥,喝道:“好了,既然大家有不同的意见,那么我们就投票选举,看看哪位作我们的盟主最为合适。”

  楚破天对于这所谓的选举倒是不怎么在意的,也清楚这其中必定有猫腻的,很多人对权力的是很大的,当然也不是没个修炼之人都有那么大的。

  只不过在楚破天的眼中,那炼器门门主炼峰绝对是个野心不小的人。

  果然这所谓的投票选举,他炼峰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当之无愧的成为了这联盟的盟主。

  “既然大家如此信任炼某,让我当这个盟主,那么炼某也就不矫情了,就接任这个盟主之位,作为这次联盟的盟主,我定会为了我们正道人士,为了我们黄州,为了打败幽冥教,打到血煞老祖,尽心尽力而为,死而后已。”炼峰的番话自然是赢得了在场的热烈掌声。

  挥了挥手,炼峰又接着说道:“这次劫难是空前强大的,我个人当盟主自然是不行的,还需要人辅助,所以我在这里提议让李然道友和张启道友来当我们的副盟主,相信大家也清楚李然道友和张启道友的为人。”

  这提议却是真的让众人赞赏不已,原本有些对炼峰心存不满的人也打消了顾虑,这让楚破天不禁对这家伙刮目相看,这手来的漂亮可谓是举多得,及稳定了自己的盟主之位又得了人心,还拉拢了李然和张启,让对他有戒心的些人大大的降低了敌意。

  这是政治家还是阴谋家?楚破天不清楚,也不想弄明白,最多是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下李然和张启两人。

  至于张启,却是愣在了那里,他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居然当上了什么副盟主。

  其实炼峰这也是给他的老丈人面子而已,张启自然也不是笨人,下子便想通了其中的微妙关系。

  “这个炼盟主,我想说明下?”

  炼峰示意道:“张道友你说。”

  “大家自然也清楚我张启是个什么人,其实我根本不通谋略,不懂战事也就是个大老粗而已,要是让我上阵杀敌肯定是可以的,让我当先锋也行,但是让我当个什么盟主的话,实在是赶鸭子上架。所以对于这个副盟主之位,我想大家还是另选他人吧?”张启言罢便做了下来。

  人轻笑道:“这张启是不是傻帽啊,让他当副盟主也不当,就我们想当还当不成呢?”

  “你以为都想你样啊,这可是为了我们正道,这次正魔大战可是马虎不得,个不小心就会沦陷,所以张启这做法是很对的,他修为虽然极高,但是谋略却是不行。”另个立即反驳道。

  张启自然听得到两人的对话,不过对此他却是点儿也不在意。任由他们分说。

  炼峰闻言,倒是脸色僵了下,但是立马又恢复了正常。

  “既然张道友不愿意担任这副盟主之位,那么我们只好再选举出个人来了,大家就提名吧?”

  “周门主不错,就算周门主了。”

  这周门主站了起来,点头示意:“既然大家看得起周某,那么周某人也就却之不恭的接受这盟主之位了。”

  这位周门主看起来温文尔雅,副儒生打扮,腰间挂着把古朴长剑,颇有风流姿态。

  “那么我们盟主都选出来了,但是大家似乎忘记了我们还需要个军师。”

  炼峰话音落,众人便高声喊道:“诸葛道友,这军师之位非诸葛道友莫属了。”

  “好那么既然众人推举,而且诸葛道友也的确是有此大才,所以诸葛道友这军师之职就累托你了。”炼峰对着个手持鹅毛扇的中年书生道。

  楚破天略感诧异,这诸葛军师还真是和三国中的诸葛亮有些神似呢?

  “张大哥,这诸葛军师是个什么来路啊?”楚破天低声问道。

  “这诸葛军师名叫诸葛俊,是鬼谷派的传人,擅长奇门遁甲,各种阵法禁止。其计谋推算尤其厉害,甚至可预测天机,据传闻其开山祖师便是当初的天皇伏羲的传人。不过到底他们鬼谷派能不能普算天机那么却是不得而知了。”

  楚破天心中暗暗吃惊,因为就在自己和张启说话的时候,那诸葛俊居然似笑非笑的朝自己看了眼。

  “好既然现在我们盟主和军师都已经选出来了,那么就应该伺机行事了,首先我们得安排下工作,毕竟各司其职才能更加有效的办事。”

  听着炼峰的这些话,让楚破天怀疑这斯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这套路完全就是二十世纪地球公司集团的总裁董事长的说辞嘛。

  “诸葛军师你看我们的人手应该怎样安排才算是妥当?”炼峰知道自己在这些事情之上自然是比不了诸葛俊的,所以十分自觉的让诸葛俊来安排。

  诸葛俊也不推辞,手中鹅毛扇轻轻挥,潇洒的说道:“这其实也很简单,想想各大门派都有些什么特长,就做些什么?比如炼器门比较擅长炼制法宝之类的,我们便可以让炼器门的弟子为大家修复些损坏的法宝,或者炼制些必要的法宝,以备不时之需,而灵药山,显然是擅长于炼药,那么我们便可以让灵药山的弟子们炼制些丹药。至于蜀山派个个修为顶尖,可以为我们打听打听敌方的状况”

  听着诸葛俊的安排,楚破天不禁感叹,这家伙的确是有套。什么都是有条有理的,放到现代的话,做个大公司的总裁都是委屈他了。是个当宰相当总理的料子。

  “大家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意见没有?”说完后诸葛俊望向在场众人道。

  各门派的代表人物都是摇了摇头,这诸葛俊实在是太厉害了,没有哪个可以提出反驳的。安排极其合理。

  炼峰这时站起来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这件事就这样安排吧。各位就立即开始行动,毕竟时间紧迫,多份时间安排,那么我们就多份胜算。”

  出了赤火峰,楚破天不由道:“李大哥,这回我们可是成了先头部队了,什么都是冲在最前面。”

  李然却是不以为意:“这有什么的,我们蜀山派从来都是这样的,能够冲杀在最前面是耶是我们蜀山弟子所想的。”

  楚破天愕然,心中暗付,难不成这蜀山弟子都是不怕死的好战分子不成。

  而张启倒是挺高兴的:“先头部队好啊,能够痛痛快快的打架,那还不好吗?畏首畏尾的,那多不爽,打起来都不过瘾。”

  这话让楚破天更是愣,怎么看这张大哥都不像是个傻大个的形象,怎么这回说起话来会是如此这般,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见楚破天副愕然的模样,李然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老张就是这么个样子,以后你熟悉了就习惯了,别看他平时挺精明的,其实也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大个而已。”

  “小李子,你说谁是傻大个呢你?我他妈劈了你!”

  楚破天:“”

  奇·书·网第九十五章史湘月修仙

  三人到了张启的洞府前方,李然却停了下来。

  “你怎么不走了啊。”张启回过头来道。

  李然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去了,还有事情,你们先去吧。”

  “为什么?”楚破天道。

  李然也没做隐瞒,很是直接的说道:“我这次要回蜀山分部,让门中的各弟子去打听有关幽冥教和血煞老祖的行动。”

  “这样啊,那待李大哥你办好事情之后我们再聚吧。”楚破天知道这是重要的事情也就不加阻拦了,毕竟这是关系到整个黄州,乃至整个凡间正道的事情。

  张启也是爽朗的挥了挥手道:“那李然你可是要快点办完事啊,我们几人便可以再次聚在起喝酒了,不过到时候你可得要多找些酿酒的材料啊,不然那冰火仙酿就没得喝了。”

  李然闻言,瞪了张启眼道:“你个老小子,放心吧,那灵果我会找来的。”

  待到李然走后,楚破天才对张启道:“张大哥,既然李大哥离开了,那么我也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你和嫂子叙旧情了。”

  “什么,兄弟你也要走?”

  李然笑道:“那不是怕,打扰你和大嫂的私人生活吗?”

  张启却是虎目瞪道:“兄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们哪里能打扰我和清源呢?再说了你是清源的救命恩人,我们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呢?”

  虽然和张启才相识不久,但是对于他的性格楚破天还是比较了解的。

  “哪里,我就大嫂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大哥不是已经给了我报酬了吗?更何况既然我们是兄弟,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还要离去,在起聚聚不是很好吗?而且有你和弟妹在起的话,还热闹点,你知道的其实清源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和弟妹也是很谈得来。”张启对于楚破天的说法很是不解,虽然说他和清源的确是想浓情阵子,不过他的洞府还是很大的,不会影响到什么。

  话说到这份上了,张羽也只好解释下了。

  “大哥不瞒你说,我还有些事情呢?这已经出来些许日子了,恐怕她们该担心了。”

  张启心中颇有些失望,不过既然楚破天说其实是有事,那么也不好在强留,便道:“既然兄弟你的确是有事的话,那么兄弟我也不好强留了,等你办完了是便来这里找我就可。”

  接着张启又拿出块玉牌递给了楚破天道:“兄弟,这是我悠然山庄的玉牌,凭着这玉牌是可以直接通到山庄内部的,到时候你可以拿着这玉牌直接进到山庄里面。”

  楚破天也没有在说什么接过玉牌,向张启道别之后,便转身下山去了。

  “柔儿,这些天你似乎和清源嫂子很聊得来啊,为什么平时的你总是有些不苟言笑呢?”楚破天拉着水碧柔的手,边走边道。

  水碧柔脸上透露着淡淡的笑容:“夫君,我真的是这样吗?可是我怎么就不觉得呢?”

  “呵呵,你自己当然是感觉不到了,这是你平时养成的习惯了。”

  水碧柔闻言道:“夫君,难道这样子你不喜欢吗?那我以后改改就好了。”

  楚破天停了下来,将她轻轻地拥到了自己的怀里,柔声说道:“这倒是不用,如果改变了,那就不是真正的你了,没有必要改变什么,再说柔儿这样子我挺喜欢呢?只是对别人这样子可以,但是不许对我这样,不然的话我就打你的屁屁。”

  说完楚破天还在她丰满柔软的臀部捏了把。

  水碧柔让楚破天偷袭,面若桃花,娇艳无比,看得楚破天呆。

  “柔儿,你真漂亮。”

  番柔情蜜意,之后两人才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龙门客栈。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楚破天和水碧柔才进到内院中,史湘月便迎了上来,眼神中闪烁着无比的担忧。

  楚破天也为之感动,看来她已经是彻底的把自己当成了那个什么楚国的殿下了,而且从她的脸上看来有些苍白,史湘月估计是对自己太过于担心了的缘故,于是柔声安慰道:“好了,湘月,我并没有什么事情,再说了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害到我的,除非是仙人。”

  “可是,这世上的高人不知多少,所以少爷还是需要小心才是,要是少爷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那湘月也不活了。”

  楚破天倒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呢?这不是好端端的咒我死吗?”

  谁知道楚破天这话出口,史湘月立马泪眼婆娑的跪在了地上:“少爷,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会呢?”

  原本在旁的几个丫鬟也是脸色煞白的跪了下来,她们之前就让史湘月警告过的,无论楚破天要对她们做什么都的服从,哪怕是让她们去死。

  “好了,你赶快起来吧,我又没怪罪于你。”

  见到这情况,水碧柔却是白了楚破天眼,来到史湘月的面前,把拉起了她。

  “湘月妹妹,你起来吧,不要理会他,他说话总是口没遮拦的。”

  史湘月看了看楚破天,又看着水碧柔:“夫人,我”

  “没事的,你们也起来吧。”水碧柔又对那些跪在地上的侍女丫鬟道。

  对于这样的情况,楚破天不禁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这叫什么事情啊,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的可怕吗?

  却说楚破天知道那个什么所谓的殿下很可能已经挂了,而这史湘月也已经认定了自己,那么既然她已经可是说是自己的人了,所以楚破天就准备让水碧柔教她修仙,修炼的功法嘛,自然是凝玉诀了,当水碧柔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白了楚破天眼,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楚破天也是笑了笑,不解释。

  得到了水碧柔的同意,楚破天这才打算和史湘月说明清楚。

  淡淡的月色,笼罩着整个大地,似乎是个娇艳绝色的女子蒙上了层神秘的面纱,透露出了朦胧之美,惹人无尽的喜爱。

  而此刻站在院子中的史湘月,却是裙袂飘飘,脸上淡淡的忧愁,增添了几分魅力,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其拥在怀了安慰怜爱番。

  “湘月,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啊?”

  听到了楚破天的声音,史湘月心中颤,回过身来道:“少爷,你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难道没事情的话,就不可以来找你了吗?”让她这么问,楚破天忍不住想要调侃她下。

  果然如楚破天所想,史湘月不住摇头:“不是的,少爷无论想找妾身都可以的,哪怕是,哪怕是侍寝都可以的。”说完这话,史湘月脸上红,毕竟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说出这话,还是有些害羞的。

  而楚破天却也是闹了个大红脸,尴尬得很,虽然他很想,但是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的要是真的和她了的话,那自己的修为可就废了。

  “呃,我说湘月,你不要老把这件事情提在嘴边,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你明白吗?”

  “哦。”听了楚破天的话,史湘月心中闪过丝失落,难道殿下就那么的害怕夫人吗?还是自己长得不够漂亮?

  史湘月虽然对自己的相貌比较自信,但是却也明白和水碧柔比起来的话,还是要差上筹,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

  不过这些史湘月也只能是在心中想想而已,不敢说出来的。

  楚破天看她那失落的眼神,自然是大概的想到了她在想些什么,便道:“湘月,你也没必要那么的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明白的。”

  此刻史湘月脸上露出了丝笑容,看来少爷心中还是有我的,不过是夫人,那里过不去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