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话,又如何能够威震天下呢?

  “糟糕,这是三昧真火。”

  不少渡劫期的人已经让这三昧真火给烧得神魂俱灭,那些大乘初期的也是在苦苦煎熬。

  “少主,现在怎么办啊,要是照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可真的就会全军覆没了啊。”

  血翼此刻也是眉头紧蹙:“让他们坚持会儿,恩,改换四象阵。”

  “换四象阵。”

  楚破天看着这情况,对这诸葛军师实在是佩服得紧,这什么八方破魔阵还真的不是盖的,居然如此厉害。

  “那算什么,不过个小小的阵法而已。”

  楚破天愣,这不是水儿的声音吗?自己似乎很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于是立马和水儿建立联系:“水儿,为什么你这些时日叫你没有反应呢?”

  “人家在蜕变啦。”

  “哦,是这样啊。”

  突然楚破天身边的诸葛军师声大喝:“不好,有人叛变,大阵少了方主事。”

  “怎么,诸葛军师?”边的张启忙问道。

  诸葛军师脸色凝重:“生门发生了意外。”

  “什么?那可如何是好,现在还有机会补救吗?”张启面色大变。

  诸葛军师这时候无力道:“已经晚了,估计血翼他们已经感觉到了。”

  “这可怎么办,如果让血翼他们破开大阵的话,那我们真的是面临着苦战了,取胜的几率是小之又小了。”

  “为今之计只希望炼门主能够及时处理吧。”诸葛军师叹道。

  楚破天这时问道:“军师,你是说生门是由炼器门控制的吗?”

  张启和诸葛俊听,脸色巨变,他们很清楚,作为炼峰肯定是不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的,炼峰是和等人物,手下如果有异心的,他又如何会不知道。

  奇·书·网第九十八章内

  “你们是说,炼门主”

  诸葛军师捏紧了手中的鹅毛扇,眼睛直视着两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们我们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胜算了。”

  楚破天语气有些焦急,毕竟张启和李然是自己真正认识的知心朋友,实在是不想他们出事:“那么我们得尽快的通知李大哥才行,不然炼峰联合血翼攻击杜门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其实我们还是有机会的,炼峰并不清楚整个大阵的变化趋势,所以就算是炼峰叛变,时间也是不可能改变现状。这八方封魔大阵,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给破开的。”诸葛俊黑色的眸子闪出熠熠光芒。

  张启倒是激动不已,拉住了诸葛俊的手道:“你是说我们还有机会,那么怎么才能扭转这个局面?是不是现在就去告诉众人炼峰叛变的消息?”

  “不行!”楚破天和诸葛俊两人同时反驳道。

  张启不解的看着两人道:“为什么,难道你们还对炼峰抱有幻想不成?”

  “自然不是。”诸葛俊缓缓地开口道:“你知道在这关键的时刻士气也是个大的问题,如果此时将那件事情说出去的话,那么我们这边的士气必定会大大下降,这样来我们真的就没有取胜的余地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认为炼峰虽然很有可能叛变了,但是他炼器门的人不定都会是站在他那边,所以我们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关键是我们需要个能够让炼器门信服而且实力比炼峰强大的人去说明这件事情。”

  诸葛俊不禁看了楚破天眼,没想到这个元婴期的人居然能有这样的思维,看来这能够和李然张启在起的人果然不是常人。

  “这还用说,这里唯能去的就是我了。”张启听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当然,这重要的任务也只有你张启才能够完全胜任了。”

  张启颇为腼腆的笑了笑道:“那我什么时候行动?”

  “自然是越快越好,立即就行动,注意定要拿下炼峰,我这就放你进去,而且你只有不到刻钟的时间,如果超过了刻钟的话,那么我也就无能为力了。”诸葛俊神色严峻的说道。

  “刻钟的时间,倒是真的有点紧迫啊,要知道那小子的实力也是四劫散仙了,要我在刻钟之内搞定他倒是有些麻烦,况且还有炼器门的那几个长老,也不是好惹的主啊。”张启皱了皱眉头,这情况还是比较艰难的。毕竟要在刻钟的时间内搞定个四劫散仙实力的修仙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诸葛俊凝重的看着他道:“我自然也知道这是十分的困难的呃,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要是你办不到的话,那么整个黄州真的是要遭劫了。”

  张启恨恨捏紧了拳头,眼中精芒闪道:“军师你就放心吧,我就是拼尽全力也要讲炼峰这个败类拿下。”

  “张道友记住了,这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张大哥,你定要小心。”说着楚破天拿出了几颗极品回春丹,递给了他道:“张大哥,这几颗丹药关键的时刻可以让你恢复真元,小心行事。”

  张启欣然接受:“兄弟谢谢你了。”

  大阵之中,血翼见自己的部下特别是渡劫期的已经伤亡颇重,千多人已经伤亡了两百多人了,心在滴血,这可都是培养了几百年的精英。下子损失这么多,让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呢?

  “少主,现在我们的压力似乎小了很多了,估计对方已经是没有余力了?”个幽冥侍者面带喜色的给血翼回报道。

  血翼嘴角扬起了丝笑意,他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传令下去,给我坚持,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了。对于这个阵法,你们研究出来什么没有?”

  “回少主,几位长老已经有些眉目了。”

  血翼眯着双眼,随手挥,接下了道闪电:“是个什么情况?”

  “几位长老说,这阵法很可能就是那失传了的八方破魔大阵。”那幽冥卫士恭敬的说道。

  这消息让血翼,又惊又怒,这八方破魔大阵,他当然知道,难怪自己这么多人,才这么点时间就死了这么多了。如果真的是完整的大阵的话,估计自己这群人早就完蛋了,从情况看来这大阵并不是完整的,有着残缺。

  “可有破解之法?”

  那幽冥卫士小心翼翼地摸了把汗道:“几位长老正在研究之中,这大阵太过于厉害了,我估计估计是很难在短时间内破解。”

  不远处时不时的传来惨叫声,这阵法的力量虽然已经消弱了不少,但是些人已经是真元耗尽了,所以伤亡还是不断的加重。

  血翼挥了挥手道:“去告诉几个长老,这阵法并不是完整的八方破魔大阵,而且我们的棋子已经起作用了,不必太过担心。”

  “是,少主,我这就去。”

  张启进入生门的控制,便对炼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炼峰知道自己的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虽然自己掩饰的很好,出的力气却是少,也不过是十分之的实力而已。

  “张启,你干什么?难道你想叛变不成?”

  “哼哼,叛变投敌,到底是谁你自己心中清楚。”张启冷笑了声道。

  说完也不给他机会,提起长刀就是招力劈华山。

  别小看这简简单单的招,可是蕴含了张启庞大的真元,对于张启自身的境界虽然才是渡劫期而已,但是修为却是远远地超过了,如果不是时间紧迫,对付炼峰根本就不用多少的力气。

  “赤炎,给我,破。”

  张启眼中不屑:“小意思而已,你这点实力也真的太让人失望了,这就是你四劫散仙的实力吗?”

  “回旋斩。”

  让张启这么激,炼峰顿时怒火中烧,自己怎么也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前辈了,如今让个后辈如此看轻,心中怒火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赤炎,缚。”

  “大地斩!”张启并没有躲开,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见到张启的动作,炼峰不禁冷笑声,自己的绝技是这么好接的吗就算是六劫散仙也不敢如此硬抗,何况张启才仅仅是渡劫期的境界而已,修为估计也顶多是和自己样。

  “噗!!。”炼峰受了张启的这刀,喷出了口血液。

  丝毫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启,为什么他会没有丝毫的伤害。

  “为什么?”

  张启瞬间封印了对方的丹田,元神,不然要是个大乘期境界的高手自爆的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张启随后手中升起了颗白色的寒光熠熠的珠子。

  “冰灵珠,没想到你居然有这样的神器,我输得不冤。”

  说完,炼峰又吐出口血,形容惨淡。

  “不过我虽然已经输了,但是你们却也是在劫难逃了,我已经破坏了生门的阵法,就算是你现在去主持也已经晚了。哈哈哈”

  “你我要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张启怒道。

  “打下十八层地狱,哈哈我也不怕。”

  张启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炼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过时间不允许他想这么多了,把将炼峰收了起来。

  果然生门已经出现了大大的缺口,炼器门的好几位长老都已经惨死。

  不过这大阵还是艰难的维持着。

  “少主,大好时机啊,这大阵已经变得很弱了,尤其是生门,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缺口了,我们只要起强攻生门的话,便可破开这该死的八方破魔大阵。”

  血翼神色淡然,喃喃自语道:“看来棋子已经是起到了作用了。”旋即又对那幽冥侍卫说道:“传令下去,全力攻击生门。”

  张启却是额上汗水大冒:“不好,血翼已经知道了漏洞了,正在全力攻击生门,这可如何是好。”

  此刻张启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他奶奶的,老子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就算是死。”

  张启怒吼声:“冰灵珠,给我封。”

  “不好,生门已经打开,恐怕是很难挽回局面了。”诸葛俊突然面色大变。

  楚破天的也提了起来。

  生门打开,那么就意味着,张启失败了。

  楚破天可不愿意自己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真正的朋友就这样离去。

  “诸葛军师,你放我进生门。”

  诸葛俊看着他,摇头道:“不行,你仅仅是元婴期的修为而已,去了不过是送死。而且我答应过张启和李然需要照看你的。”

  “我,你,再不去的话,就麻烦了。”

  诸葛俊丝毫没有动摇:“我诸葛俊,说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张启和李然就定会做到的,我鬼谷门从来没有过失信之举。”

  便在此时个青衣老者毫无声息的来到了跟前。

  “诸葛小子,把大阵放开吧。”

  诸葛俊神色大变,这老者,居然让自己在不知不觉的前提下就来到了眼前,实力实在是恐怖。

  “这位前辈,你是谁?”

  “青石道人。”

  诸葛俊听,行了礼:“原来是青石前辈。”

  奇·书·网第九十九章青石道人

  对不起了各位,今天中午断网了,所以现在才上传,实在抱歉

  青石道人对于楚破天来说是十分陌生的,不过看到诸葛俊的表情也知道,这个青石道人的来头很不简单。

  “那个老头的实力很强大。”水儿的声音在楚破天的脑中响起。

  楚破天问道:“那个老头,他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地步?六劫散仙?亦或是更强?”

  水儿清亮的声音再次在楚破天的脑中响起:“什么散仙,我不知道啊,不过那老头已经有玄仙中期的修为了。”

  玄仙的修为,那可是很不得了了,估计在这凡间界也是前十位的高手了,属于老祖宗级别的了,而且从他的态度上看来,这青石道人是友非敌,如此的话,自己却也不用替张启担忧了,这次取胜的希望极大。

  “诸葛小子,你先把大阵撤了再说。”那青石道人神色肃然的说道。

  诸葛俊这时候也已经是有些力不从心了,毕竟生门已经大开,掌控起来已经是多余的了,放开倒是件好事。

  “青石前辈,我这个放开,至于那些幽冥教的小子,就得靠您老人家来震慑了。”

  青石道人哈哈笑:“诸葛小子你就放心吧,只要不是血煞那个老魔来了的话,老夫还是有把握的。”

  “那我就放心了。”诸葛俊手中打着各样的手势法诀:“八方破魔大阵,给我散!”

  “哈哈哈,我们出来了。”

  大阵散,原本控制着这大阵的人,立刻便轻松了起来。

  李然却是心忧不已:“怎么回事,这阵法怎么破开了?”

  “不好,我们的立即聚集在起,不然就让他们各个击破了。”

  李然道:“看来我们这次真的可能是凶多吉少了,周门主,你带着众人先去救助诸葛军师,我挡住对方。”

  “看那是谁?”

  李然随着周门主的手看去,只见青石道人高高飞起,手中的长剑放出耀眼的光芒。

  “是青石道人,张启的岳父。”

  “青石道人,就是那个修为通玄的青石道人,太好了,我们黄州有救了。”

  黄州众修仙者是高兴了,但是血翼却是气的吐血。

  原本胜利在即,却不想居然冒出了这么个老家伙,这青石道人血翼自然是清楚得很,和自己师傅是同辈分的人物,修为虽然及不上自己的师尊却也是手段通天的人物,自己才六劫散仙的境界是万万不敢和对方斗的。

  “少主,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个老家伙看起来不是个好惹的主啊?”

  血翼眉头皱:“传令下去,都给我暂时停手,万要是惹怒了,那老家伙的话,我们人数虽然众多,却也禁不住他几下子。”

  只见青石道人,身形闪,来到了张启的身边。

  这时候的张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受伤不轻,连冰魄珠也是暗淡无光。

  头发凌乱,嘴角含血,胸口破开了个大洞,血肉模糊。

  “岳岳父大人,你你怎么来了。”

  青石道人按住他,从乾坤袋中拿出粒丹药,喂到了他的口中:“你先不要说话,好好疗伤才是最好的,我可不想清源守寡。”

  张启闻言,便盘膝而坐,消化那丹药的药力疗伤。

  “青石前辈,你这次出山就不怕我师傅吗?”血翼感觉自己在青石道人的面前就像是蚂蚁和大象样,似乎只要是青石道人击便可将自己化为灰烬。生死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这种感觉比在自己的师尊面前还要来得压抑。

  难道他的实力比自己的师傅还要强大了吗?

  其实血翼完全想错了,出现这样的原因,倒是由于青石道人看到张启的惨状,心生怒火,而血煞老祖平时却是气息内敛,所以才会有那样的感受。

  “哼。”青石道人轻哼声,道:“你别拿血煞老魔来吓唬我,就算是他亲自来了,我青石也未必怕他,更何况血煞老魔没有来。”

  血翼胸口震,青石道人的这声轻哼,让他受了点轻伤。

  不过作为血煞老祖的嫡传弟子自然也有过人之处,不然的话,也不会受到赏识了。

  “青石前辈,想来你应该还是玄仙境界吧。”血翼曾听师尊说过青石道人修为也就是玄仙中期左右,而自己的师尊已经突破了玄仙巅峰,达到了大罗金仙初期。

  “想来是血煞老魔告诉你的吧。”青石道人对于血煞老祖还是颇为忌惮的,毕竟他的修为摆在那里,自己可不认为可以扛得住对方,所以还是给血翼点面子。如果自己要是将血翼——血煞老魔的嫡传弟子给弄死了的话,那他还不得发狂的找自己的麻烦。

  “血煞老魔应该快突破大罗金仙了吧?”

  血翼神色颇为恭敬:“回前辈,师尊已经在不久之前突破了玄仙巅峰,到了大罗金仙初期。”

  听到血煞老魔居然突破了大罗金仙,青石道人不禁动容了。

  要知道到了玄仙修为之上,没突破道坎是多么难的事情,青石道人自己多年苦修,才在机缘之下突破了玄仙初期而达到了玄仙中期,也就是九劫散仙,而大罗金仙便是十劫散仙,突破了十劫那么就可以重筑仙体,达到了准圣的修为,直接飞升上界。

  对于散仙来说想要飞升上界唯的办法就是强行破开通道。不过那样的话,修为是不是有损,或者是殒命,谁也不清楚,所以般人是不会轻易破开通道的。

  青石道人感慨不已:“没想到血煞老魔已经突破大罗金仙了,估计再有千年,他便可以突破大罗金仙,飞升上界了吧。”接着青石道人话锋转:“就算他血煞老魔突破到了大罗金仙,却也休想图谋我黄州。”

  血翼此刻已经有了主意,有了后路了,因为他已经接到了师尊的传讯,他已经离黄州不远了,只要拖住刻钟,就完全可以赶到。

  “青石前辈,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幽冥教统治黄州是早晚的事情,你也知道对于上古战场,我师尊是势在必得的。”

  青石道人冷哼声:“那又如何,不用那血煞老魔来吓唬我,我青石道人虽然修为不如血煞老魔却也不惧怕于他。我给老魔个面子,你现在就退出黄州,我便放你马。”

  “你”血翼心中也是怒意充斥。

  楚破天脑中,水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主人,我感觉到正有个高手接近,有玄仙初期的修为。气息相当的邪恶。”

  “什么?”楚破天惊,如果现在再敢来个玄仙初期的敌人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可就真的不好说了,原本以为青石道人的到来,可以扭转局势,没想到居然是波三折。

  此时青石道人也感觉到了丝异样。

  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僵尸王!”

  青石道人即刻对黄州众人道:“各位全部赶到我的后方,前面居然出现了强大的僵尸王,其修为至少有玄仙的修为了。”

  众人听大惊,依言,聚在了起。

  众人才刚聚到了起,就听到刺耳的声音:“嘎嘎嘎,青石老鬼,没想到你还没死啊。”

  青石道人眉头皱,看着赶来的那僵尸,面色苍白,双目血红,嘴角边露出了两颗长长的獠牙,褐色的长袍。赤色的长发,披在肩头。

  “居然是你,血煞老魔。没想到你居然练就了尸王分身。”

  那僵尸脸上僵硬的动了动:“嘎嘎,青石老鬼不错也有长进,修为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