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估计也是个呆不住的人,自然也是和我们起去寻找应劫之人了,至于留守黄州还有布置大阵,自然需要个重量级的人物坐镇,我推举青石前辈了。”

  青石道人却是推辞道:“这老夫恐怕是有些问题了,老夫如今身受重伤,修为大损,恐怕难以担当此重任啊,最关键的是,老夫,明天就要闭关,估计没有个几年难以出关啊。”

  “这个没问题的。”众人皆表示了解:“前辈你就不要推辞了,闭关而已,我们只不过是让您名字挂在这里坐镇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也可以让幽冥教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血煞老祖估计也不晓得您的伤势到底如何,这举多得的事情我们如何不利用呢?”

  “是啊,周门主说的有道理啊,所以前辈您就不要推辞了。”

  青石道人见众人如此热情,加上的确是有道理,所以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李然见情况都已经差不多了。

  “诸位,那么事情就这样定了,至于大阵的事情,就等待诸葛军师回来安排了,相信诸葛军师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呵呵,这事情终于告段落了。”坐在张启的洞府的小阁楼之上,三人各自端着白玉酒杯。

  “是啊,这次还真是凶险,要不是青石前辈的话,整个黄州可能就落入幽冥教的手中了。”李然感慨万千的说道。

  张启喝了口酒。

  “是啊,多亏了岳父大人,不然我的小命也就真的是交代在那里了。不过这样清源那里却很是不好交代了。”

  “哈哈,难不成嫂子没让你上床不成?”楚破天闻言笑道。

  张启瞪大眼睛看着楚破天:“你怎么知道的?”

  “噗——不是吧,还真是让我给猜对了啊?”楚破天愕然。

  李然也是脸的不可思议:“老张,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天啊!”

  “去你的,你蜀山弟子不是不谈这种事情的吗?小心你师尊太乙道长知道了找你麻烦。”张启没好气的道。

  奇·书·网第百零二章京都邯郸

  李然笑了笑:“不过是说说而已,在者,谁人不知道我李然是心修炼,哪里会去谈儿女情长呢?”

  楚破天却道:“这可是不定啊,爱情这东西,总是那么出人意料的,或许就在不经意之间你的那位就进到了你的心中,而且你自己却是还不知道而已。”

  张启对楚破天的话表示赞同不已。

  “楚兄弟的话,说的对啊,这爱情根本就是你不能够控制的,说来就来,让人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准备,更不是说你不想,她就不会随之而来了,说不定哪天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遇到了。”

  “就是,李大哥现在你倒是这样说的痛快,到时候,嘿嘿,你就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了。”楚破天笑道。

  李然却是不以为意的端起杯酒,口而尽:“我从来不担心这个,因为我相信我自己是不会有那个儿女感情的问题的,在我的心中除了仙道也就只有蜀山唯让我牵挂的了,我这辈子的努力便是能够成仙得道,振兴蜀山。”

  “你啊,你?我该怎么说你呢?这振兴蜀山的事情,还需要你吗?现在的蜀山已经是整个凡间界的第位的大门派了,至于你说成仙得道,这似乎也不远啊?以你的资质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飞升上界了。那么你真的就是没有什么可以挑战的了,还是找个姑娘谈谈感情吧?要不然我让清源给你介绍个?告诉你啊,清源所认识的都是美女,要不是怕清源不愿意,我还想泡个呢?”张启脸猥琐的笑道。

  听到这话,楚破天不禁“噗。”的口酒喷了出来。

  “我说张大哥,你这话要是让清源嫂子听到了的话,那么你可真是要有麻烦了!”

  张启惊,忙道:“我说兄弟,你们两应该是不会告诉清源的吧,要是真告诉的话,老张我可真的是不死也会推掉层皮啊。”

  对于原本看起来很老实的张大哥居然也会有这样的面。

  李然却是脸笑意。

  “这可就说不定了,楚兄弟你说是吧?”

  楚破天点了点头:“这就要看张大哥能不能够让我们满意了,不然的话,恐怕我们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啊?”

  “对,对,对,楚兄弟说的极是啊,如果不能够让我们满意的话,那么我们便将你老张的话,五十的告诉清源嫂子,到时候看嫂子怎么收拾你啊?”

  张启这时候郁闷了,把抓住了李然的手。

  “我说李然啊,你可不能够这样子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出现这样的口误的啊,不然我怎么会胡言乱语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李然却是丝毫不松口:“老张,这真的是为我好吗?我可是不稀罕啊,再说既然你是无意识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么就证明这是你心目中的想法,也就是最真实的,所以嘿嘿,如果要是清源嫂子知道了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呢?”

  楚破天暗笑。

  张启让李然说得哑口无言。

  “好吧,你们两个家伙,到底想要如何,说清楚就是了,不过我的事先说明下,不能够有太过分的要求,要是太过分的话,那我情愿让清源收拾我顿。”

  李然却是高兴不已,张启居然这么容易就妥协了,还真是有点意外呢?

  “放心吧,老张,我是不会太过分的,不过是这个酒的问题而已。”

  张启摆出副无奈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会选择这个,说吧,你要什么酒,要多少,不过说好了,我没有的酒你就不要想了。”

  “嘿嘿,那个你就放心吧。我要的酒肯定是你有的。”李然高兴了,这回能够敲诈到张启的美酒,那是开心不已,早就对张启的所存的好酒期待不已了。

  “说吧,什么酒?”

  “烈火酒。”

  “烈火?”张启瞪眼:“你小子连这个都知道了?看来你打这个主意不是天两天了吧?”

  “什么烈火酒?很不错吗?难道这酒比起冰火仙酿还要好吗?”楚破天不由问道。

  李然摇了摇头道:“这倒不至于,不过虽然比不上冰火仙酿但也是人间界难得见的仙酿了,这烈火酒其中的味主要原料就是赤炎果啊,你说这酒能是般的酒吗?”

  “这么说,我岂不是又有好酒喝了。”楚破天笑了笑道。

  张启却是道:“原本这就是打算和楚兄弟两人喝的,但是既然李然已经说了出来,那没办法了。”

  楚破天:“”

  李然:“老张啊,你这就不对了,好东西老是藏着,我才不信你会舍得拿给楚兄弟喝。所以你挑拨我和楚兄弟的情感是不肯能实现的。”

  “我还不知道,你就是个酒鬼,要是我的好酒都让你知道了的话,还有的剩下吗?”张启不禁白了他眼道。

  “呃”这倒是,这黄州哪个不知道我李然喜欢美酒。

  “你们等下,我这就去拿三坛烈火出来。”说完张启便朝屋子里走去。

  李然大喜:“好家伙,果然有料,出手就是三坛美酒啊,我还以为能有个坛酒就不错了呢?”

  看着李然那高兴的样子,楚破天也是无语,修为那么高却那么喜欢喝酒,真是奇怪之极。

  不会儿张启便拿着三坛没有开启的美酒走了出来。

  将其中的两坛酒,各自放到了李然和楚破天的前面。

  “这两坛酒你们就先收下吧,坛酒是百斤。”

  李然听喜不自禁:“这可真是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客气过了。至于剩下的这坛酒,我们就不醉不归,不过话可是说在前面,不能够用真元,不然那就没有意义了。”

  “拼酒啊,这是我的最爱啊,不过我说老张,你还有那么多酒吗?”李然道。

  张启指了指桌子上的这坛酒道:“你就放心吧,这坛酒怎么说也够了,百斤,我就不相信你还能喝完不成?”

  “我说老张,难道你不晓得我的酒量吗?说句实在的这点酒,还真的是不够啊。”李然摇了摇头道。

  张启道:“你放心,要是不够的话,我把清源给老爷子准备的那坛万年陈酿给你拿出些成了吧。再说这烈火酒可不是般的烈,比起冰火仙酿可是要高出几倍,极其容易喝醉的,虽然你小子已经是快要突破六劫散仙的地步了,但是我不认为你小子能够喝得下五十斤。”

  “那我们就走着瞧吧,楚兄弟,你就给我们当裁判。”

  “我也要喝酒啊?”楚破天道。

  张启拍了拍楚破天的胳膊道:“兄弟,让这斯先喝,剩下的就归我们了,你就看着吧,这家伙绝对是喝不了多少的。”

  张启神秘的对楚破天眨了眨眼。

  对此楚破天也是将信将疑。

  张启掀开,股浓郁的酒香便散发出来。

  不同于冰火仙酿这烈火酒的香味极其凛冽。

  让楚破天不禁有些迫不及待,不过既然说了要李然先喝,自己做裁判,那么也是只有等待了。

  翌日,艳阳高照。

  楚破天,水碧柔还有张启,李然等行数人,朝着楚国的京都邯郸出发。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李然和张启都变化了相貌,至于楚破天却是面生,不需要。

  另个便是楚破天也不愿意自己换上别人的面孔,那样子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其实楚破天心中十分的清楚,他们要找的应劫之人很可能就是自己,但是楚破天却是不想暴露自己,虽然自己不怕,但是如果那样的话,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另个就是就算是自己说了,也不定有人相信。

  其实要不是遇到那么多的事情,楚破天自己也不相信。

  “我说老张啊,清源嫂子就这么放心你个人吗?”李然边喝着酒,边道。

  水碧柔和楚破天在旁轻笑不已。

  这路上李然有事没事的找张启的麻烦,揭他的短。

  原因是李然在那次喝酒的时候,给张启耍了把。

  张启却是笑着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虽然清源也是想和我们起来的,但是我没有答应,还有老爷子要闭关,修为没有恢复,所以清源自然是得留在家里的。”

  “所以你就可以到外面肆意妄为,勾搭小妹妹了是不是?”李然立马接着道。

  “屁,我老张是那样的人吗?我看你小子,越来越没有大家风范了,好歹你小子也是蜀山未来的掌门人啊,说起话来怎么这副摸样呢?哎我真的是为蜀山将来而感到担忧啊!”张启摇头叹气道。

  李然却是愣了下,没想到原来看起来很老实的张启居然这么会说话了。

  “老张,看不出来你以前隐藏得很深嘛?”

  “咳咳,这叫什么隐藏很深,我原本是很老实的个人,哎就是让你这个蜀山未来的掌门人给带坏了。”

  如此路上倒是挺愉快的。

  三日之后,几人终于进到了邯郸的地界。

  由于害怕让幽冥教的人发现,所以并没有御剑飞行,故而几日才达到。

  邯郸作为赵国的京都,自然是繁华不已。

  来往交易的人群是络绎不绝。

  几人走在大街之上,随处可见到,身穿黑衣的幽冥教的人四处巡视。

  那些人修为弱小,自然是看不出几人的来路,所以楚破天等人也没有担心会暴露身份。

  奇·书·网第百零三章意外突破

  不过对于楚破天来说就算是暴露了,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即使是遇到血煞老祖也是毫不担心,毕竟水碧柔的实力摆在那里呢?

  “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楚破天道。

  李然两人点头表示同意,反正这次来邯郸也不抱有太大的希望,毕竟寻找那命中的应劫之人实在是太过于飘渺了。

  几人来到了家客栈。

  作为楚国的京都,其繁华程度自然不用说,这客栈比起黄州来确实是要高上个档次了。

  几人要了两个单独的院子,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这金银珠宝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要不是为了行走方便般是不会携带的。

  “两位大哥,你们的目标是寻找那命中的应劫之人,可是这实在是太盲目了,没有什么具体的信息,又如何能够找得到呢?”楚破天摇了摇头道。

  李然也是无奈,他何尝不知道呢?

  除了那两句诗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提示了,难之又难啊。

  张启却是心情开阔:“想那么多干嘛呢?这上天注定的事情,肯定会找到的,我们只要顺应天命就成了。”

  李然没好气的瞪了他眼:“我说老张,你说的倒是轻巧,如果我们连自己都不努力,而寄希望于老天的话,恐怕是黄州就要完了。”

  张启让李然这么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过是说我们尽力而为就是了,能够遇到便是定可以的,找不到就算是我们费尽心思也是没有办法的,再说了你难道还不相信你们蜀山派的老祖所说的话吗?”

  对于张启的话,李然自然也赞同。

  “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先解决楚兄弟的问题吧?”

  “恩,同意。”张启夹起块牛肉,“味道还真是不错,多少年没有吃这凡人的东西了,还真是有些怀念啊。”

  “味道真的不错吗?”李然却是出生就在蜀山,这凡间的东西还真是没有尝试过,酒倒是喝了不少,但是比起那些仙酿来说就是个天上个地下。

  楚破天也笑着道:“真是不错的,难道李大哥你没有吃过吗?”

  李然将信将疑的夹起块。

  “怎么样,没骗你吧?”张启努了努嘴道。

  李然点了点头:“的确是不错,虽然没有什么灵气,但是却别有番风味口感。”

  张启大笑道:“当然啦,这凡间界最好的就是这人间的美食了,虽然没有灵气,但是味道那是,告诉你那皇宫之中的美味佳肴那是多不胜数,我曾经就喜欢去那些皇宫中的御膳房找美食吃。想想那些当皇帝的能够天天吃到如此佳肴也是不错的,有时候我都有些心动呢!”

  “得,你这家伙,老张,不是我说你,你要是真的想做那人间皇帝,还是容易的,不过首先你就过不去清源嫂子那关,要知道皇帝呢?都是拥有三宫六院的,而嫂子却是个喜欢吃醋的人,你想要做皇帝,三宫六院啊,嘿嘿,想都不要想啊。说什么美食,我看你就是打的那个主意吧?”李然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张启张了张嘴:“算了,你小子嘴巴太厉害了。”

  “呵呵呵呵。”

  楚破天和水碧柔也不禁笑了。

  “楚兄弟,你这次道邯郸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说出来,我们也好有个参谋啊?”张启见状连忙转移话题。

  “对啊。”对于楚破天的事情李然也是关心得很,应道。

  楚破天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还是我自己去办得比较好,如果你们参与进来的话,很可能会暴露身份的。”

  张启和李然却是微微有些不快。

  “兄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既然我们是兄弟,还会担心这么点小事吗?”

  楚破天还是摇了摇头道:“你们都是身有重任,小弟我怎么能,为了己之私而耽误了两位大哥的大事呢?所以这是万万不可的,万要是黄州有个什么意外的话,那么我楚破天的罪过就大了。”

  楚破天这么说,两人倒也没有好意思再逼问了,毕竟楚破天个人的事情和这黄州的得失相比较的话的确是要轻得多。

  沉吟了下之后,张启又道:“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的,这应劫之人点眉目都没有,再说了不是还有十年的时间吗?而楚兄弟的事情却是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能够完成的,所以楚兄弟你还是说出来把,有我们的帮助想必事情应该会顺利得多。”

  李然也是点了点头:“老张这话说得有道理啊,我说楚兄弟,你要是再不说出来的话,那就是看不起我们兄弟之情了。”

  看着李然和张启两人那诚挚的眼神,楚破天心中十分的感动,想了想道:“既然两位大哥都这样说了,我再不说的话,恐怕都不认我这个兄弟了。”

  “知道就好,你既然认我们做兄弟,那么就将你的事情说出来,我们两还是有点能量的。”张启道。

  “其实这件事情可能关系到我的身世,说起来不怕两位大哥笑话,我在黄州的时候曾经让幽冥教的人追杀,而似乎被派去追杀我的人似乎是来自于邯郸,也就是和现在楚国的皇帝,楚衍有这直接的关系。”

  “楚国皇帝,楚衍?”李然这时也倍感惊讶,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兄弟如何会和楚国皇帝扯上了关系。

  “是的,在黄州之时,我还遇到个人,她是以前太子的人或者说是太子妃,见到我的时候十分肯定我就是之前的太子。”

  听到这里李然和张启更加惊愕了。

  “你说,你真的可能是楚国原来的太子?”

  楚破天点了点头道:“其实我自己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也不能够肯定,可是那女子拿出的证据却让我有些无以反驳。加上之前被追杀事,小弟我不得不来这邯郸了解下具体的情况。”

  “这倒是,不过楚国的皇宫还真是有些问题。据说现在的楚国皇帝楚衍修为居然也是大乘期的高手,所以要调查的话,兄弟你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加上皇宫之中很可能有幽冥教的高手守护着,这就更加不成了。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李然想了想道。

  “是啊,进城的时候我就隐隐感觉到皇宫之中有两道强大的气息,其中道想必就是楚国的皇帝楚衍了。”张启也附和道。

  楚破天微笑不语,他们也是为自己好,虽然说如果没有两人的话,自己和水碧柔办起事情来可能会要快点,不过楚破天也不会计较。

  “其实也不必计较什么,我们直接进去找楚衍就成了,相信两位大哥的实力完全有那个能力在对方没有反应之前将其抓住的?”

  张启对于楚破天的这话倒是很赞同的:“这的确是可以啊,以我和李然的修为,对付皇宫里面的那两个家伙还是能够轻而易举的办到的。”

  李然想了下,便拍板道:“既然你也同意,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今天晚上就闯皇宫去。顺便见识下皇宫御膳房里面的美食。”

  “你这家伙,居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