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想去找他的,没想到居然还送上门来了:“那应该是血煞老祖了,也就是我们的目标,恩,等下你将他收拾了就行,这家伙什么好事不做,居然要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生命死在他的手上了,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他朝那煞气的源头去了。”

  看来是血煞老祖无疑了,楚破天对水碧柔道:“我们也过去,那东西绝对不能够让他拿到,不然的话我们还会点小麻烦。”

  “嗯。”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煞气的源头处。

  这惊人的煞气和怨气让楚破天不禁大皱眉头,自己的修为还是太差了,在这煞气之下修为居然被压制住了大半。不过好在有混沌珠护身,稍稍运转了下真元,便可以行动自如了。

  “柔儿,这煞气对你有没有影响?”

  水碧柔摇了摇头:“没事,虽然有点点小的影响,但是关系不大。”

  楚破天想了想也是,柔儿毕竟是准圣巅峰的修为,这点煞气小意思而已。

  “能不能感受得到之前进去的那个人?”楚破天又问道,这血煞老祖可不能让他跑了,万真要是让他逃脱,那么自己还需要麻烦。

  “没事,那家伙正在缓慢的靠近这煞气的中心地带。”

  难道血煞老祖居然可以不受到这煞气的影响不成,楚破天心中不解,据柔儿说,这煞气惊人,里面的那件东西不是般人能够收拾的,这血煞老祖才大罗金仙的修为,在这里面居然可以行动自如,难不成他手中有什么倚仗不成。

  这的确是让楚破天猜了个不离十,血煞老祖由于修炼的是血煞真经,对于煞气和怨气根本是不怎么害怕的,相反对于他的修炼极其有帮助,不过这里面的煞气实在是太过于惊人了,虽然不能够直接吸收,但是却也不能够对他造成影响,更何况他手中还真是有件克制这煞气和怨气的宝物——煞魂幡。

  “我们赶快过去吧。收拾了那家伙,我们便可以回去了。”楚破天道。

  水碧柔点了点头。

  待楚破天和水碧柔来到煞气的中心,便见到血煞老祖正祭出了自己的煞魂幡,拼命地抵抗着那些已经快要凝实了的煞气,想要靠近不远处的刻血红色的珠子。

  “血魔珠!”楚破天出声喊道。

  楚破天的声音让血煞老祖吓了大跳,没想到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其他的人找到了这里,这煞气可不是般的人可以抵挡的,就算是玄仙也得掂量掂量。

  回身看,居然是之前见到过的个渡劫期的小子,还有个漂亮的女人。

  对于楚破天他是不担心的,但是那个女人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此刻在水碧柔的身上血煞老祖根本就感受不到丝的气息。就如同个普通的凡人样,但是普通的凡人又怎么能够达到这煞气的中心地带。

  难道她有什么可以隐藏气息的法宝,又或者她的修为居然比起自己还要强大。

  要是第种情况的话,他倒是不怎么担心,但是如果要是第二种情况那可就麻烦大了。

  “两位道友,来这里有何事?难道也是为了这东西而来的吗?”因为把握不住楚破天和水碧柔的来意,所以血煞老祖此时很是和气的问道。

  楚破天微微笑道:“血煞老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了。”

  “道友说笑了。”血煞老祖面露尴尬,要不是不确定水碧柔的修为怎么样,恐怕他早就动手了。

  楚破天丝毫不给血煞老祖的面子道:“血煞老魔,你是不是在想,我身边这美丽的仙子修为如何啊,所以才这么客气,不敢轻举妄动是不是啊?”

  血煞老祖让楚破天看出了心中的想法,颇为尴尬但是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心中愤怒不已,不过也不是那么冲动的人,楚破天的表现让他更加确定,楚破天身边的女人的修为肯定是深不可测,不过他却是郁闷不已,这人间界中什么时候出现了个这么强大的高手了。

  看来对方的目的似乎和自己样,也是那血魔珠。

  不过这时候血煞老祖却是为了难了,这好不容易就快要到手的血魔珠,难不成就这样轻易的让给别人不成?

  但是如果不给的话,和对方撕破脸面,那么自己有那个能量斩杀对方吗?

  显然没有把握,搞不好自己的小命还要交代在这里了,这样的亏本的买卖自己是不会去做的。

  可是如果放弃的话,那自己就没有机会飞升上界,称霸方的机会了。

  对于飞升上界他还是十分想的,其实自己也是有那个能力,飞升上去的,但是血煞老祖十分的清楚,在上界之中修为想大罗金仙的人多了去了,自己上去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个而已,但要是自己得到了血魔珠那么情况就不样了,自己有把握突破到准圣,如果成就了准圣,那么自己在仙界也是可以占有席之地的。

  这样的诱惑对于血煞老祖来说不可谓不大。

  奇·书·网第百十四章斩杀

  但是自己却又没有把握能够可以对付楚破天身边的女子,成就准圣固然重要,但要是生命都没有了,那就算是得到了血魔珠又能怎么样?

  时间血煞老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到底是放弃还是博上把?时间那不定主意。

  渐渐地血煞老祖看了看楚破天和水碧柔,自己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那么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可以突破准圣了。

  虽然这样自己还可以在这凡人界称霸几千年或者上万年,但那又如何。

  索性赌上把。

  “血煞老魔,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我们对抗了,是不是?”楚破天直在观察着血煞老祖的神色,见他面色有些变化,便说道。

  血煞老祖闻言,额上冷汗直冒,这家伙修为不高,察言观色的能力却是如此细致,不是个好对付的人,显然是有所倚仗。

  “小子,你不要认为我真是怕了你,想我血煞老祖纵横天下这么多年,就连蜀山昆仑那几个老家伙也没有把我怎么样,就你凭你和你身边的小丫头,就想对付我,那真是天大的笑话。”

  “是吗,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楚破天看着血煞老祖笑道。

  “哼,那我就看看你们两个小家伙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不能够挡得住我。”楚破天的话无疑是点燃了血煞老祖心中的怒火,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挥手将自己炼制的僵尸全部都放了出来。

  个个眼睛赤红地望着楚破天和水碧柔。

  他知道这些僵尸对于楚破天和水碧柔来说定然是造不成什么大的伤害的,但是却可以借此来拖延下时间,让自己可以收取那血魔珠。

  这些修炼几千年的僵尸王并不同于般的僵尸,看起来也不恶心,如同常人样,不过嘴角露出了两颗长长的獠牙,在加上那血红色的双眼,看起来让人有些不寒而栗。“我说血煞老魔啊,你认为就凭着这些僵尸王就可以对付得了我们吗?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啊。”楚破天直接拿出了自己炼制的嗜血匕。

  经过多次试验,楚破天发现自己的这个嗜血匕居然可以升级。

  在多次用着嗜血匕杀死修炼者的时候,楚破天清楚的感觉到这匕首居然吸收了对方的精气,并且让自己发生进化,虽然这些变化很微小,但是楚破天还是很高兴的。

  按照这样下去,这嗜血匕迟早会进化到神器,乃至先天灵宝。

  按照以往的经验,杀死个大乘期的高手,炼化了他的精血可以让嗜血匕进化些,那么如果把这个大罗金仙的血煞老祖给收拾了的话,那么嗜血匕是不是会升级呢?

  想到这里楚破天看着血煞老祖的眼神就像是看块肥肉样,照估计,说不定能够让嗜血匕升级为顶级仙器也是可能的,甚至神器。

  “哼,我也不打算指望那些僵尸对付你们,但是可以拖延下时间,只要我能够收服那血魔珠,到时候,就算是你们的实力比起我要强,我有很大的把握收拾你们,到时候我会把你们都炼成僵尸,做我的大手,为我称霸天下而出份力。”血煞老祖瞥了楚破天两人眼道。

  “哈哈,柔儿这是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他居然大言不惭,说要把我们炼制成僵尸,哈哈。”楚破天听,搂着水碧柔大笑了起来。

  见血煞老祖似乎没有多大的反应,楚破天又道:“不过是个小小的大罗金仙而已,居然如此放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噗!”血煞老祖不由喷出了口血,这家伙真是太气人了,小小的大罗金仙而已,自己修炼到如今的境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艰辛痛苦,他居然不当成回事,难道在他眼里修炼就那么容易吗?

  喷出血之后,血煞老祖暗道不妙,自己多年的修为,居然让他几句话就打破了自己的心境。

  就这分心,那血魔珠居然爆裂的反抗了起来,原本还比较平静的时候,血煞老祖也才勉强能够压制住而已,现在暴动了,猝不及防之下的血煞老祖就吃了个大亏。

  腾地下飞出去好远。

  楚破天见了,不由幸灾乐祸道:“这孩子,个不小心杯具了。”

  百多僵尸早就已经考了过来,这里浓郁的煞气更是让这些僵尸能力大增。

  但对于这些僵尸,楚破天点儿也不担心,只见水碧柔,水袖挥,绕在四周的僵尸全部都在瞬间化为了灰烬。

  看到这幕的血煞老祖不由大骇,这是什么修为,居然能够袖子就把这百多相当于大乘期修为的僵尸甚至还有几个已经堪比天仙的修为,化作了灰烬,那要多么强大的实力,至少对自己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时候血煞老祖已经是十分的后悔了,不改轻易的和对方翻脸,更何况这血魔珠的威力极大,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

  不过现在后悔似乎有些迟了,因为楚破天已经大喝声,随着水碧柔朝他攻了过来。

  这时候血煞老祖果断的放弃对血魔珠的打算,转而利用自己的煞魂幡挡住水碧柔的攻击。

  只见水碧柔又使出了招水袖流云,那浅蓝色的袖子,带着巨大的能量朝着血煞老祖飞去。

  血煞老祖本不想和水碧柔硬接的,但是却又没有办法,水碧柔这击让他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碰——”又是声巨响,血煞老祖,被弹了开来,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泛起了丝丝红润,显然是受了不小的伤害。

  这时候血煞老祖才感觉到自己和这个女人的差距,对方的修为起码比自己要高上个境界,也就是说对方的修为最起码是大罗金仙中期,甚至更加强大。

  而自己这次绝对是栽在这里了,现在血煞老祖早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气焰,只想着如何才能够逃离这里。

  然而就在血煞老祖打着主意逃跑的时候,异变突生。

  只见那血红色的血魔珠,泛起了妖异的红光。

  个巨大的身影若隐若现。

  “那是什么?”楚破天也惊愕不已,莫不是这血魔珠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了,要是那样的话,这问题还真的是变得有些棘手了。

  这血魔珠蕴含着大量的煞气和怨气,那么如果它有了自己的灵智,也不是什么好意识,对它来说有的只是怒意,有的只是怨念,有的只是杀戮。

  假若这东西流落到了人间的话,恐怕会是场绝世大劫。

  水碧柔这时候也皱起了眉头:“这血魔珠里面恐怕是封印着某个强大的魔物,如今封印让那血煞老祖所触动了,所以隐隐有了破开封印的迹象。”

  “强大的魔物?现在不要管那么多了,先把这血煞老祖收拾了再说,都是他惹得祸。”楚破天对水碧柔说道。

  水碧柔闻言点了点头。

  雪白的玉手伸柄长剑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柔儿,你把他抓到这里来吧,你知道的我这嗜血匕需要他的精血来升级。”楚破天又道。

  “恩。”

  水碧柔身形闪,迅速来到了血煞老祖的身边,长长地宝剑泛起蓝色的光芒。

  出乎楚破天的意料,这血煞老祖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让水碧柔收拾了。

  失去反抗力的血煞老祖就这样让楚破天的嗜血匕吸收了精血,原本赤红色的匕首变成了暗红色。

  代叱咤风云多年的老魔头就这样死在了楚破天的手中。

  不由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血煞老祖虽然消灭了,但是这事情还没有完结。

  那血魔珠开始狂暴的跳动了起来。

  水碧柔收起了宝剑,两手不断的结着各种奇妙的手印。

  道道光芒,不断的打在那血红色的血魔珠之上。

  那血魔珠上妖异的红光,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水碧柔雪白的右手伸,那血红色的珠子飞到了她的手中。

  “柔儿,你没事吧?”看着水碧柔有些疲惫的神色,楚破天不禁有些着急,只恨自己修为太浅,帮不上什么忙。

  “夫君,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水碧柔柔柔的说道。

  “对了,柔儿你说这血魔珠我们要怎么处置才好?”楚破天很清楚,这血魔珠放在上古战场外面是绝对不可以的,但是就放在这里也不太安全,万让哪个把这杯封印的家伙放了出来,那么乐子可就大了。

  水碧柔道:“这血魔珠其实也是件炼器的好材料,如果用它炼器的话,可以炼制出件堪比先天灵宝的法宝来。”

  楚破天闻言甚是高兴。

  “那么柔儿你就将这东西炼制件法宝吧,虽然咱们灵宝挺多的,但是多件也是好的。”

  “不过这血魔珠炼制的法宝,般人是难以控制的,不小心就会遭到反噬,而且我现在也不定能够将其炼制出来,毕竟这血魔珠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煞气和怨念,旦爆发出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水碧柔又道。

  “那我们又该怎么办?”

  水碧柔想了想道:“这东西可以用你的混沌珠压制住,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不使用它,等到你的修为提高了,我们就可以将这血魔珠炼制成件攻击型的灵宝,虽然比不上你那几件先天灵宝,但是比起那嗜血匕,还有霸天斩好上许多。”

  奇·书·网第百十五章血魔珠

  各位,对不起,更新晚了点

  “呃其实等到我自己的修为到了,我就把这血魔珠给嗜血匕晋级算了,估计如果融合吞噬了血魔珠的话,那么我的嗜血匕绝对是个强悍的存在了。楚破天想了想道。

  水碧柔道:“这个想法也不错,不过在嗜血匕等级很低的情况下你的嗜血匕想要融合血魔珠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血魔珠中的煞气和怨念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除非你有了圣人的修为,不然的话,要做到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强行融合的话,甚至可能会毁掉嗜血匕。”

  需要圣人的修为,这条件让楚破天十分的沮丧,要知道自己现在才是渡劫期的修为而已,要飞升的话估计也还需要几十年,照此情况来看自己修炼的圣人阶段起码也需要上千年,万年。

  水碧柔见楚破天的样子有些沮丧,便安慰道:“夫君,别想太多了,不过是圣人而已,你要相信你自己的能力,也许用不了万年你就可以成就圣人了呢?要知道你可是拥有混沌体质的人啊。”

  楚破天笑了笑,拉着水碧柔的小手:“柔儿,你说得对,我是拥有混沌体质的人怎么能够让这点点小的困难所吓倒呢?再说了等我到了大罗金仙的修为之后,那么就可以和你们双修了,到时候修炼的速度就会大大的加快,估计我们成就圣人大道就不会远了。”

  水碧柔刚要说话,便感觉到了股强大的气息,楚破天见她神色异样,便也猜到了些。

  “柔儿,是不是有事情?”

  水碧柔道:“原本那两股强大的气息,现在有股正朝着我们这里赶来。”

  楚破天皱着眉头道:“那两个准圣修为的家伙其中的个?”

  “是的,看样子来着不善,据我猜测他就是为了我们刚刚收服的血魔珠而来。水碧柔倒不是害怕他,只是楚破天在边有可能会受到伤害,两个准圣巅峰之人的战斗可是破坏力惊人的。

  对于楚破天个小小的渡劫期修炼者来说,那绝对是致命的,就算是楚破天有混沌珠的保护,虽然不至于丧命,但是身受重伤那是免不了的。

  楚破天看出了水碧柔的担忧:“柔儿你不必担心,只要对付不是心想要杀我的话,那么我就不会有危险,难道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吗?”

  水碧柔见状点了点头道:“那夫君你可要小心点,最好把混沌珠祭出来,护住自己,以免受到伤害。”

  这话要是般的男人听了的话,绝对是裸的打击,楚破天虽然心中郁闷,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修为太过于弱小了呢?更何况看着柔儿对自己关切的眼神,让他的心不禁软了下来,阵阵感动。

  楚破天十分的清楚,在水碧柔的眼中,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来了。”楚破天可以感受到那庞大的气势。

  不过这气势和水碧柔相比起来还是要弱上筹,所以楚破天点也不担心。

  甚至想着如果自己的嗜血匕要能够把这准圣巅峰修为的修仙者的精血吸收了的话,那么自己的嗜血匕是不是可以进化到中品神器呢?

  对此楚破天期待不已。

  “你们是何人?”

  来人是个紫衫中年人,长相普通,但是那双眼却是极其犀利,目光慑人。

  楚破天把玩着手里的嗜血匕道:“你这人真奇怪啊,不先说自己是什么人,就要问别人的名字,你懂不懂礼貌啊你?”

  对于楚破天有些无礼的举动,那中年人也并不生气,大声笑道:“小兄弟说的是,那我失礼了,我叫摩尔可,是上古巫妖之战中残留下来的。“摩尔可,这名字可真够奇怪的,我叫楚破天,至于这位是我老婆叫水碧柔。”楚破天指了指水碧柔道:“摩尔可,你到这里来是想要做什么?”

  “我之前感受到那血魔珠的封印似乎有些松懈,似乎有破封的可能,但是也只有下而已,之后那血魔珠的气息便消失了,所以这才来看个究竟。”摩尔可道。

  “哦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啊,我还以为你是过来找我们的麻烦的人呢?”楚破天撇了撇嘴道。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