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找出哪里不对劲。

  “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吗?这里虽然灵气充足,风景优美,但是却没有见到任何的动物。”楚破天道出了心里的疑惑。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注意这些呢?灵气这么充足的地方不可能连只动物都没有啊?难道说这真的是个陷阱?”要是这里真的是个陷阱的话,那后果,想到这里,白雪儿心里顿时阵后怕,还好没有冲动。

  “我怀疑,外面的那个阵法,只不过是个诱饵,让那些闯入着放松警惕的,而这里才是真正的杀招啊!”楚破天不得不佩服,这位前辈,居然如此环扣住环,叫人防不胜防。

  “啊!!要是这样的话,那个布阵的人可真是阴险到了极点了。”白雪儿脸气愤的挥舞着小拳头道:“要是让本姑娘抓住那个布阵的人,本姑娘非得狠狠的教训他不可。”

  “嘿嘿,就你这样的实力还敢说要教训人家?”楚破天看了她眼道:“人家就只要个小小的阵法,就可以解决掉你了。”

  “哼,你可不要小看人家哦。”对于楚破天轻蔑的眼神,白雪儿很是不服气,“不就是几个阵法吗?等我回到家里,就让媚儿姐姐教我,到时候哼哼”白雪儿有些小孩子气得神情,让楚破天颇感好笑。

  “可就算你破了人家的阵法,但是,人家就没有其他的手段了吗?不说阵法和其他,就说本身的实力差距还不知道有多大呢?”

  “哼!”白雪儿却没有否认楚破天的话。

  “现在的处境才是我们真正要担心的,至于报复的事情要等到我们出了这个破地方才能有机会。”对于眼前美丽的景物,楚破天是没有心情再欣赏了。

  “你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了吗?”白雪儿这时候也对眼前的处境,感到无比的担忧,特别是未知的事物,总有种无名的恐惧,特别是对于女孩子来说。而楚破天这个修为远远不如她的男子在无形之中便成了她最好的依靠。

  楚破天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看出什么玄机,只有走步算步了,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你说的对,老天爷总会留下丝生机的。”白雪儿眨了眨眼,心中似乎放松了不少。

  楚破天没有接着白雪儿的话,他对老天爷已经死心了。靠老天爷永远是成不了事的,他相信自己的命运定会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既然,布阵的人给我们留下了条路,我们便闯闯吧。”楚破天指着眼前,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道。

  “你不是说,这是个陷进吗?为什么明知道前面可能有危险,还要去闯呢?”白雪儿皱着眉头很是不解的问道。

  “我们除了前进,还有什么办法吗?”楚破天反问道。

  白雪儿低头不语,知道前面是唯的机会。她虽然了解不多,但是还是知道些事情的,布阵之人,般来说是不会给闯入者退路的,要是给人留下了退路的阵法,那便不是真正的阵法了。

  看到白雪儿不再说话,楚破天便轻轻地走近她的身边拉起她的手。

  “你干什么?”见楚破天拉起自己的手,白雪儿甩了甩,小脸微红。

  楚破天也没有介意,只是解释道:“我也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两个人手拉手的话,就不怕被分开,这样子夜好有个照应。”

  “那好吧。”白雪儿缓缓的伸出自己洁白的小手,俏丽的脸蛋上泛起朵朵红云。楚破天微微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两人并排而走,白雪儿感觉到楚破天手里传来的温度,心里不由感到阵暖流。眼角偷偷地看了看楚破天,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异样。心里却又莫名的泛起丝难以言喻的失落。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难道难道这就是媚儿姐姐说的爱情吗?我真的喜欢上这个坏坏的人类了吗?白雪儿暗自思考着,神情十分的复杂。

  奇·书·网第十三章幻境惊魂

  新书冲榜,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啊!!

  拜谢各位大大

  楚破天拉着白雪儿,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自然不会注意白雪儿此时复杂的心情。果然在两人走进那条曲折的小路之后,眼前的景色忽然变,原本阳光美丽的景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取而代之的是片幽暗阴森的树林,耳边不时的传来怪异的悠远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原本正在胡思乱想的的白雪儿,也让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大跳。不由自主的紧紧地搂住了楚破天的胳膊,脸色有些发白。

  “这里真的好吓人。”看着白雪儿因为害怕而惨白的脸,楚破天不明白这丫头,怎么也是修炼了几百年了的人了,居然还会害怕这些东西,要是般人的话,楚破天还觉得有些情有可原。其实他哪里知道,白雪儿就是株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在胡媚儿的呵护下成长修炼,根本就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

  不过说句实在的,楚破天自己也感到心里有些微微发颤,头皮发麻。虽然自己也算是个胆子比较大的人了,但是在这样身临其境,却还是让他感到不舒服。

  轻轻地咳了声,给自己壮了壮胆,楚破天拍了拍白雪儿的肩膀道:“别怕,有我呢。”虽然自己也有那么丝的害怕,但是大男人的思想,怎么能够在女孩子面前丢脸呢?

  “我不怕。”白雪儿紧了紧抓着楚破天的手,虽然表面上,还是有些紧张,但是心里却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仿佛楚破天的话有着魔力样。

  “我很奇怪呢?你现在的修为都快要到出窍期了,居然还会害怕这些东西?”为了转移注意力,楚破天的声音柔柔的在白雪儿的耳边响起。

  “我也不知道,这里的气氛就是让人家感到很恐怖嘛。”白雪儿娇嗔的看了楚破天眼道。

  “不要害怕,这里其实只不过是个幻境而已,没有什么好怕的。”楚破天安慰道。

  “我也知道这里可能是个幻境,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不舒服。”

  “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这身修为到底是怎么来的?”此时的气氛虽然,让人感觉到凉飕飕的,有点恐怖,但是很快的两人便适应了下来,不再那么害怕了。

  “难道这修为的高低和是不是害怕这个有什么关系的吗?”白雪儿愣,不由白了楚破天眼,对于他这话,颇为不满,嘟着嘴道。

  “唔唔”眼前突然刮起了,阵阵阴风。那唔唔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心颤。

  “这这是什么声音?”白雪儿抓着楚破天的胳膊,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不要那么害怕啦,这里只不过是个幻境而已。但是你可要紧紧地抓住我啊,我也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事情。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放手。”楚破天脸色突然变,心里阵悸动,似乎不好的事情就要来了。

  白雪儿闻言,只手紧紧地抓着楚破天的手,另只手搂住他的胳膊,整个人似乎都要挂在了他的身上。

  “你用神识笼罩着我们四周,旦发现什么异动,马上就告诉我。”楚破天自己的神识虽然十分强悍,但是他却是不会利用。怎么说呢?就是个乞丐突然拥有了笔巨大的财富,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话,而楚破天就是这样,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空间里,在穿越时空的时候,神识得到了,加强,几乎可以与大成期的修炼者相媲美了,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也控制不了,只是觉得自己的感官比以前变得敏锐了。这就是所谓的空守宝山而不自知啊。要是他能够掌控好自己的神识的话,凭借着那强大的神识对付元婴期的修炼者那是绰绰有余的,就算面对出窍期的家伙也能够保持不败,甚至在分神期修炼者面前也有拼之力,这就是强大的神识的好处啊。

  “恩,我知道了。”白雪儿微微颔首道。

  果然楚破天只感觉自己眼前花,具身高三米左右的巨大骨架,出现在他的眼前,黑幽幽的眼珠子,走起路来嘎吱嘎吱的,而且那像金属摩擦的声响,让人难受之极,手里还提着把巨大的陌刀,刀上的缺口清晰可见,让人不寒而栗。

  便在这时,楚破天转头看,却是吓了大跳,差点将手松开来,原来,身边的白雪儿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个满面苍白,披头散发,眼角还流着鲜血的女人,空洞的眼神中闪烁着幽幽蓝光,吓人之极。

  不过楚破天还是没有放开手,知道这是幻觉,不过心里却是紧张到了极点,任谁看到自己拉着的是这么副模样,也会受不了的。而且前面巨大骨架也步步的朝自己靠近,楚破天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了出来。拉着身边女鬼摸样的白雪儿步步后退。

  “啊!!”耳边传来声尖叫,似乎要刺破穹宵。让楚破天原本就很紧张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

  而正在这瞬间,那巨大骷髅头手里的陌刀也瞬间砍到了楚破天的头上,当反应过来的楚破天,却早已经晚了,避无可避。难道我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在生死存亡的时刻,楚破天扬起了自己的右手。眼见那巨大的陌刀就要落了下来,楚破天不由闭上了眼睛。但是过了许久也没有感到痛苦。只听到耳边传来白雪儿嘤嘤的哭泣声。

  难道我没有死,时间劫后余生的惊喜笼罩在楚破天的心里。急忙睁开双眼,原本幽暗阴森的场面确是没有了,又恢复到原本朗朗晴空,美丽清幽的景物。而身边的白雪儿正紧闭着双眼,抽泣着,双肩不断的耸动。

  楚破天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

  白雪儿这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到身边的楚破天,长长的舒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刚刚吓死我了。”眼角还残留着滴滴泪花,副楚楚可怜的摸样,叫人好不怜爱。

  奇·书·网第十四章烈火沙蝎

  “刚才你见到了什么?”

  “我我见到你变成了好吓人的样子。”提到刚才发生的事情,白雪儿还是有些戚戚。

  “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刚刚发生的那些都是假的。只不过是你产生的幻觉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要相信我,不是吗?”楚破天将她拥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真的!呀!你占我便宜。”白雪儿意识到自己居然在楚破天的怀里,声轻呼,忙推开他,雪白娇嫩的肌肤上染上了层娇艳粉红的胭脂,妖艳欲滴,诱人之极。

  “咳咳。”饶是楚破天脸皮极厚,也泛起丝红润,“这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们还是赶紧到前面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好东西呢?”楚破天忙转移话题。

  “这个我们还是小心点吧,这里实在是太古怪了。”白雪儿,声音轻柔的说道,娇嫩雪白的脸上,那片红润还没有退下去。

  “你说得对,我现在也猜不出来,布这个阵的人,到底是要干什么?如果说要置我们于死地的话,早就可以得手了。但是如果要是那位前辈要考验我们的话倒还说得过去,不过那也要给我们个提示啊。但是如果要是那位前辈是无聊的来戏耍我们的话,那就让人纠结了。”楚破天郁闷的努了努嘴道。

  “不会吧,我想也没有哪位前辈会如此的无聊,特意留下了这么个阵法来戏弄小辈的,而且要是戏弄人的话,也不会布在这个万丈深渊里面啊。在外面的人不是更多吗?”白雪儿平复下心中的那丝涟漪,声音微微有所提高道。

  “这个,那些脾气古怪的前辈们,谁又说得准呢?说不定这位前辈早就算到我们会掉到这下面的,所以才故意不下了这么个阵法的呢?”

  在混沌深处,个威武的身影,正盘坐在三十六瓣混沌紫莲上,看着两人的表现,听到楚破天这般猜测。那人不禁笑骂道:“这个混小子,本尊为了他才花费了这么番心思,为他布置了番,没想到他居然还不满意,满腹牢马蚤。看来我是不是该给他点难度呢?嗯,是该这样,如果让他过得太容易的话,也就太对不起他这番话了。”楚破天不知道的是,就是由于他的番话,让他多吃了许多苦头。

  “我看你多心了吧?谁会没事找事啊?”白雪儿显然对于楚破天的胡言乱语不敢苟同,“这位布阵的前辈似乎没有伤人之心,我想这应该是这位前辈为了考验我们,所以才留下了着系列的阵法。所以根据我的猜测,只要我们过了这几关的话,应该会有好东西等着我们。或许还是那位绝世强者为了寻找传承着而留下的呢?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嗯,这个姑娘心地不错,得给她点好处,不过便宜了那小子了。”混沌深处的那人,看着白雪儿喃喃自语道。

  “这可说不准,要是老子的话,在无聊的时候搞个这样的东东玩玩也是不错的。”楚破天暗自嘀咕道。

  “你说什么呢?大声点,我没听清楚。”

  “没什么,我是在说你的想法可能是对的,要是你说的那样的话,我们就发达了。”楚破天笑看着白雪儿道。

  “那是,本姑娘般不说的,说的话准是对的。”白雪儿微微扬起了小脑袋,活脱脱个受到老师赞扬的小姑娘。

  “那就借你吉言了,美丽的雪儿姑娘。”楚破天朝白雪儿伸出手道。

  “还还要拉着手啊?”见楚破天伸手过来,白雪儿小脸泛起丝红霞,声音细细的说道。

  “嗯,我想我们还是拉着手比较好点,未知的前方,会发生什么事情谁又能言明呢?所以还是保险点的好。”楚破天脸义正言辞的样子道。

  “你你该不会是想要占我的便宜吧?”白雪儿漆黑亮丽的大眼睛,滴溜溜的望着楚破天,似乎有些怀疑的说道。

  “这。”楚破天有些哭笑不得,“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有点像。”白雪儿望着楚破天,“不过就算你要占便宜的话,就给你占吧,反正刚刚你已经占过了。”白雪儿小脸红红的伸出了洁白娇嫩的小手。

  这都让她看出来了,难不成她有读心术不成,要是这样的话,老子还是少点心思为妙,等以后修为超过她了在好好地调教调教她。楚破天勒勒的拉起白雪儿的手,暗自想道。

  “那是什么?”就在楚破天暗自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又改变了,漫天的黄沙,炎炎烈日。远远的看到,阵沙尘扬起。哄哄的声音越来越近。

  “不好,那是烈火沙蝎。”楚破天没有什么,白雪儿却是脸色大变。

  “烈火沙蝎?那是什么?”

  “烈火沙蝎是种低级的妖兽,般生活在西部沙漠之中,是种群居的动物,他们的实力虽然不高,但是却有着剧烈的毒素,对于结丹期之下的修炼者却是有着极大的伤害,不过不致命。但是对于对先天之前的修炼者来说却是致命的。”白雪儿解释道。

  “这么说来,这些东西对你来说没有伤害了?”楚破天道。

  “当然不是,如果是几只的话对我来说,的确没事。但是成千上万的话却也是极其难缠的。就算是我结成妖婴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现在我们面对的足有上千只啊。”白雪儿担忧的说道。

  “看你这紧张的样子,这只不过是个幻境而已啦,没什么可担心的。”楚破天不以为然的道。

  “不对,这不是幻境。”白雪儿马上摇了摇头道。瞬间两人便被围在了中间。白雪儿挡住了横冲到她面前的几只沙蝎道。

  “不会吧,这么玩我。”眼前的烈火沙蝎居然不是幻觉,这让楚破天不禁感到头皮发麻。这东西可是出窍期修为的人都感到头痛的东西啊,而自己才练气六层而已。虽然白雪儿已经到了元婴后期的修为,但是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啊,何况还有自己这么个累赘呢?

  见到白雪儿把自己护住,楚破天就感到失败,自己居然要靠女人来保护呢。但却有无可奈何,自己要是给那蝎子蛰口的话,不知道小命还能不能保得住。

  奇·书·网第十五章柔情

  白雪儿挡住了批又批的烈火沙蝎,在白雪儿保护之下的楚破天,看着那只只烈火沙蝎,颜色火红,大大的蝎螯高高举起,弯弯的蝎尾上闪着幽幽黑芒。看就知道是带着剧毒。楚破天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炸了,自己在地球上何曾受到过这样的耻辱。恨不得吃了它们的肉喝了它们的血。

  白雪儿脚下的沙蝎已经是越积越多了。但是那些沙蝎却象是疯了样,不断疯狂的向他们涌过来。那雪白娇嫩的肌肤上已经被划开了有好几道浅浅的伤口了,看得楚破天心里微微痛。双目有些赤红,踏出步,对着朝自己冲过来的蝎子,狠狠的就是拳。

  “你疯了。”白雪儿见状,忙腾出只手,将楚破天拉到了自己的保护圈之内,有些生气的朝他吼道。

  “我没疯。我个大男人,怎么能躲在女人的庇护之下,这不是我的风格。这是我的耻辱,你知道吗?作为个男人的耻辱。”楚破天,双目赤红,朝白雪儿吼道。

  “我不管你什么耻辱,我只知道,万你要是让烈火沙蝎蛰上口的话,你的小命就会很危险的你知道吗?”白雪儿恨恨的瞪了他眼道。

  “你不懂的。”楚破天摇了摇头道,“这是个男人的尊严,如果要是连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了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死了了百了。”

  “尊严,男人的尊严,你真可笑,命都没有了,还要尊严有什么用。你知道吗?你要是死了,那我怎么办?我怎么般办?”滴滴晶莹的眼泪从白雪儿的眼角流了下来,此刻的她有些歇斯底里。她看到楚破天脱离到自己保护圈之外的时候,心便揪了起来。生怕他有什么事。

  “你。”看着白雪儿眼角的泪珠,楚破天不由愣住了,白雪儿的表现,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她的意思了。

  “我不准你有事,你知道吗?我不准!!”白雪儿打飞了只扑向楚破天的烈火沙蝎:“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定会护着你的。”

  楚破天看着白雪儿那张俏丽雪白的脸蛋,眼睛也微微有些湿润,柔声道:“雪儿,我知道你可是逃出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