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唐僧掳到了这里,想要和他成亲,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那蝎子精道:“这有什么不对的,我喜欢上了他,想要和他成亲,自然就将他掳来了,要是我不喜欢的话,我才不愿意费那个力气呢?”

  楚破天看着那蝎子精道:“你喜欢他又是回事,但是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话,那么你就大祸临头了?”

  那蝎子精看着楚破天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心中惊道:“什么大祸临头?你可不要吓我?”

  楚破天呵呵笑道:“你知道那猴子的来历吗?”

  那蝎子精摇了摇头,她化形的日子还不长,许多事情还是不怎么清楚的。

  楚破天看着她道:“那猴子就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齐天大圣孙悟空?”那蝎子精惊,显然是听说过。

  “对。”

  那蝎子精惊讶之色闪而逝,接着道:“就算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那又怎么样,就连如来佛祖我都不怕。”

  楚破天闻言不由笑了笑道:“你是对你自己的毒液自信吧?你那毒液虽然可以让人巨疼无比,让你有机可趁,但是你知道你这毒液也并不是天下无敌的,还是有人不会害怕你蝎尾上的毒液的。”

  那蝎子精心中暗惊,没有说话。

  楚破天又接着道:“你知道孙猴子是齐天大圣,那么他去天庭搬救兵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而那天庭之中不惧怕你蝎尾上毒液的可是大有人在,就连我都知道个卯日星君。”

  听到楚破天说起卯日星君的名字,那蝎子精不由哆嗦了下,这卯日星君是的本体是只大公鸡,这公鸡真是蝎子的天敌之,这让她怎么不害怕。

  楚破天正打算接着说下去,那蝎子精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这样子才好嘛,要不是看着梁诗的面子上,我还真是不愿意和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其实告诉你吧,我也不害怕你那蝎尾的毒液,只不过我懒得动手而已,不然你以为你能够掳走唐僧吗?”楚破天笑了笑道。

  那蝎子精不清楚楚破天的手段,自然也不好说,但是心中还是不怎么相信楚破天不害怕自己那毒液的。

  “唐僧现在在哪里呢?”楚破天道。

  那蝎子精面无表情的看了楚破天眼道:“跟我来吧。”

  楚破天也不害怕她会耍什么花样,所谓艺高人胆大,也就这样大方的跟着蝎子精走进了那所谓的琵琶洞中。

  进了洞中,走了段距离之后,果然发现唐僧躺在张舒服的大床上,楚破天走进看,原来唐僧是让蝎子精绑住了。

  那模样跟个大粽子似地,颇为好笑。

  “把他松开吧,免得久了,他身体血液循环不利,要是生病了的话,那就不好了。”

  那蝎子精虽然不明白那血液循环是个什么东西,但还是依言放开了唐僧,不过看向唐僧的表情十分的不舍。

  “好了唐长老,你也不必要担心她要继续和你成亲了,她已经答应放你走了,所以完全不用害怕了。”楚破天对唐僧道。

  唐三藏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听了楚破天这话,完全放下心来。

  “我们这就走吧。”楚破天转身对那蝎子精道:“你也和我起吧,还是到女儿国中当你的太师,也算是帮下梁诗吧。”

  “可是可是你不是说那猴子去找卯日星君了吗?”那蝎子精有些犹豫。

  楚破天笑了笑道:“是啊,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难道你认为我的修为还比不过那卯日星君吗?你就万个放心吧,我楚破天以我的人格保证你定不会有事的。”

  得到楚破天的保证之后,那蝎子精才点了点头。

  两人妖出了毒敌山琵琶洞,回到了女儿国中。

  这时猪八戒和猴子已经请来了卯日星君,解除了那蝎毒。

  几人看到蝎子精不由怒火中烧,那卯日星君看到蝎子精就要上前。而楚破天却是拦住了他道:“卯日星君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

  卯日星君心头微怒,要不是看着猴子的面上,他早就发火了。

  猴子见状对卯日星君示意,他可是了解楚破天的厉害,也清楚他的脾气,要是他发起火来的话,那这卯日星君还不够楚破天两下的,要是把卯日星君打杀了的话,那可就不好了。

  而猪八戒看着唐僧无事,却也没有怎么,但是看到蝎子精心情就不怎么爽了,怂了怂鼻子道:“我说楚兄弟啊,你怎么拦着卯日星君啊,难不成你是看上了这蝎子精不成?”

  楚破天闻言心头怒,眼中闪过丝杀气,道:“猪八戒啊,这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却是不可以乱说,不然的话,当心让人给杀了卖肉。”

  那猪八戒听了楚破天的话怒气也是上来了,但是看到楚破天那满是杀气的眼神,不由打了个哆嗦。

  猴子见状,忙拉了拉猪八戒。

  楚破天也没有在理会猪八戒,而是对猴子道:“你们师傅我是给你们救回来了,至于那通关文碟,我也给你们搞定了,你们启程吧。”

  猴子闻言道:“你呢?”

  楚破天道:“我我不是为你们牺牲了色相吗?怎么着我也得给人家个交代吧?”楚破天道,“难道你以为我是个无情的人不成,就这样骗了人,随意走了就是。”

  “这也是啊。”猴子挠了挠头道。

  等唐僧几人走后,楚破天才来到了梁诗的寝宫。

  “诗诗啊,我虽然可以在这里陪你段时日,但是毕竟只是时,我还是要去护送唐僧的,这篇是修炼方法,在这些日子里,我会教你修炼,我可告诉你这修炼的方法只能够你个人修炼,万万不能够给别人,因为修炼这心法的人只能够是我的女人。”

  梁诗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那就好,至于这篇修炼心法,就由你给你们太师吧。”

  “嗯。”

  奇·书·网第百四十七章六耳猕猴

  这段时间楚破天就教梁诗修炼凝玉诀或者谈谈情,说说爱,花前月下,羡煞人也。不过这对于楚破天来说却也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那就是每每楚破天被梁诗勾起了欲火却是不能够破身,让他郁闷不已。

  时间飞逝,楚破天掐指算了算,估计猴子也该被赶走了,那六耳猕猴也应该出现了,于是楚破天对梁诗道:“诗诗,我留在这里的时间也够久了,你的凝玉诀也修炼算是有所成就了,那么我也是时候该去护送唐僧了。

  梁诗眼泪汪汪,满是不舍的看着楚破天道:“天哥,难道你不去不成吗?”

  楚破天摇了摇头道:“这恐怕不行,这会儿唐僧遇到麻烦了,他的大徒弟孙悟空让他给赶跑了,如果我要是不去的话,还真要给耽误了。”

  梁诗闻言也不言语,只是拿起了件衣裳给楚破天披上:“天哥,那你此去要多多小心,记得你的诗诗还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楚破天在她脸上亲了口道:“诗诗你就放心吧,此去也就三五年而已,至于我的安全你不必担心,我的法力比起那齐天大圣还要厉害,在这界如果不是有大神通者出手的话,那是奈何不得我的。”

  “三五年,那么就,这让我怎么过啊。”梁诗眼神有些黯然,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楚破天温柔拂去她脸颊上的泪水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说完楚破天个飞身消失在云端。

  梁诗看着楚破天消失的地方,口中喃喃的说着:“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多么美得诗句啊!”

  却说楚破天来到了唐僧所在之处,这时沙僧和猪八戒都已经去化缘的化缘,找水的找水,只留下唐僧人和白龙马在此地。

  本来楚破天打算出现的,但是想,要是自己就这么出去的话,那么岂不是让那六耳猕猴有所警惕之心?

  于是便潜藏在了边。

  果然如同楚破天所猜想的样,须臾之后,那六耳猕猴便化成了孙猴子的模样,出现在了唐僧面前,求唐僧要返回保他西去取经,然而唐僧别过头并没有原谅,死不肯接受。

  猴子恼羞成怒举起棒子就要开打。

  楚破天知道这时候要是还不出去的话,那就让孙猴子背黑锅了。

  “乓——”

  楚破天恰恰接住了那六耳猕猴的棒。

  看到楚破天的出现,六耳猕猴不由心惊,他自然知道这楚破天的厉害之处,甚至楚破天和观音的事情他都了解些。

  “楚——楚兄弟——”

  楚破天笑了笑道:“看来你对我不陌生。”

  “楚兄弟这说的是什么话,俺老孙怎么会对楚兄弟感到陌生呢?”六耳猕猴尴尬的笑了笑道。

  “但是我却是对你感到很是陌生啊?”楚破天眯着眼睛看着六耳猕猴道。

  六耳猕猴心中惊,暗道,难道这楚破天看出自己不是那孙悟空了?这这怎么可能呢?六耳猕猴对于自己的变化之术很自信的,加上他和孙猴子都是属于四大灵猴之,长相也是惊人的相似,故而自信这世上就算是圣人出手也不定能够认出自己不是孙悟空。

  “楚兄弟,你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实在是有些听不懂。”六耳猕猴心存侥幸的说道。

  “真的是听不懂吗?”楚破天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

  六耳猕猴心中咯噔下,这难道他真的认出自己来了,这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他是在耍诈?

  六耳猕猴还是咬牙,摇了摇头,他对于自己的还是比较自信的,就算是自己打不过楚破天的话,逃跑还是没有问题的。

  再加上就算是他发现了自己不是孙悟空,但是自己口咬定自己就是孙悟空那么有如何呢?反正那真的孙悟空已经是让唐僧赶了回去了,再者就算是真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在此那斯得实力也并不比自己厉害。到时候两人纠缠在起,难解难分,他又哪里能够分得清楚哪个是孙悟空,哪个不是?

  楚破天笑了笑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知道你不是孙猴子,而且连你的来历我也清楚得很,你不要以为你可以骗得过所有人,我告诉你吧,就你这想法在圣人的实力面前将是无所遁形的,或许在圣人之下,你几乎是可以骗过,但是圣人就算是修为最弱的圣人,比如如来佛祖都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那六耳猕猴听心中大惊失色:“你你你竟然是有圣人的修为,你那你怎么还来这里护送唐僧取什么经?”

  楚破天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圣人,我也想成为圣人啊,可是我的实力还是差得远,要我真的是圣人的的话,又怎么会来这里呢?你误会了。”

  那六耳猕猴却是诧异的看着楚破天道:“既然你不是圣人,那么你又是怎么认出我的,你不是说在圣人之下几乎是没有人能够分辨得出我和那孙猴子吗?”

  楚破天道:“我自然是有我的办法,我也不过是说几乎没有,也就是就算不是圣人还是有人能够看得出你的来历的。而我恰恰就是这其中的个而已。”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六耳猕猴也不得不承认了,架起筋斗云就准备要跑。

  楚破天见状道:“六耳猕猴,你不必要着急着逃跑,我要是想对你不利的话,你早就让我给收拾了,哪里还会在这里和你废话吗?”

  六耳猕猴想了想也是,楚破天既然能够看得出自己的来历,那么修为肯定是远在自己之上,他真要是想对自己不利的话,早就动手了,也不必要等到现在才开始。

  “好吧,你想和我说什么?”

  楚破天指了指唐僧道:“其实你也想去西天取经是吧?你对孙猴子有这样的气运福缘感到不服是吧?”

  六耳让楚破天道破了心事不由面色微红,颇为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和孙悟空都是四大灵猴,但是为什么他能有这样的机遇,而我却是不能?所以我不服。”

  楚破天笑了笑道:“这是命中注定的,这天道冥冥中有注定,孙猴子能够拥有这般福缘是因为他拥有补天功德,你可知道他乃是女娲娘娘当年炼石补天所留下来的块五彩石,他虽然没有补天,但是这补天功德还是有份的,这份功德虽然很少,但是和般修炼者相比起来却是太多了。因而这才有猴子取经这事。”

  六耳猕猴默然了,楚破天所说的的确是事实。他虽然也是四大灵猴之的六耳猕猴,但是毕竟没有功德在身,其原本的出身和孙猴子相比差得太多,人家可是还和女娲娘娘扯上了关系。

  楚破天看着六耳猕猴脸沉默不语的样子又道:“其实六耳你也不必要太过于沮丧了,既然你想要当唐僧的徒弟,护送他去西天取经占这份功德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

  六耳猕猴听眼睛亮,直直的瞪着楚破天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这可是可是那些圣人会答应吗?”

  楚破天笑了笑道:“你看我像是说谎的样子吗?再说了骗你对我也没有好处啊?”

  六耳猕猴挠了挠头道:“这倒也是,骗我的确是得不到什么好处。”

  楚破天见那六耳猕猴心动了,接着指了指唐僧道:“现在你主要的就是说服唐僧,收你当徒弟,只要你能够说服了唐僧的话,那么这切也就没有问题了,至于圣人圣人是不会出手的。这点你不用担心。”

  六耳猕猴对楚破天行了礼之后,便朝唐僧走去。

  这唐僧看着六耳猕猴朝着自己走来,也不害怕,之前楚破天和六耳猕猴的对话,并没有避开唐僧,所以他五十的听在了耳中。

  六耳猕猴跨到了唐僧跟前,跪了下来道:“师傅,求您收下弟子六耳吧,六耳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能耐但是护送师傅你西去取经还是可以的。而且弟子保证听您的话,您让我怎么样就怎么样。”

  唐僧看着六耳十分诚意的样子,心想:自己的大徒弟孙悟空已经让自己赶跑了,而之前有听两人的对话,这六耳的实力比起那孙悟空却是不差,况且这六耳看起来比孙悟空要听话多了,虽然之前让他吓了跳。既然如此那么我收下他又如何呢?想到这里唐僧对六耳点了点头道:“你且起来,既然这样那么贫僧收下你就是了。既然你也是猴类,那么我再给你取个名字,你就叫孙悟缘吧。”

  六耳猕猴听了欢喜不已,自己终于如愿以偿了,忙磕头道:“师傅,弟子悟缘拜见师傅。”

  唐僧也是高兴不已,自己赶跑了孙悟空,却是得了个孙悟缘,这饮啄甚是天意啊。

  楚破天也笑了,这下子好了取经路上又多了个,这样的话,自己几乎是可以不用动手了,要是猴子再回来的话,那么这也热闹了。

  奇·书·网第百四十八章两个猴子

  这时候猪八戒和沙僧却也刚刚走了回来,看到楚破天和六耳,高兴异常。

  “楚兄弟,猴哥你们都回来了啊?”

  楚破天笑了笑道:“是啊,我知道你唐长老可能遇到困难了,所以回来了啊,至于这位嘛,他并不是你们的猴哥,也就是说他并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

  沙僧和猪八戒惊讶的看着楚破天:“这这怎么可能,这明明就是猴哥嘛?难道这还是你变化而成的么?”

  楚破天摇了摇头道:“不是的,这你还是去问他自己吧,我想由他自己告诉你们的话,还是要好上点。”

  楚破天话刚说完,六耳就道:“你们不要把我和孙悟空相比,我不是他,我就孙悟缘,我也是四大灵猴之,他是明灵石猴,而我是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猪八戒拍了下脑袋道:“这我听我之前的师傅说过,他告诉过我关于六耳猕猴的些事情,没想到你就是六耳猕猴啊,那么你应该很厉害的啊?”

  六耳道:“反正不会比那个弼马温差就是了。”

  猪八戒看着唐僧道:“那那这这是怎么?”

  唐僧看着猪八戒和沙僧道:“为师已经收了悟缘为弟子了,也就是说他以后也会和我们起去西天取经了。”

  猪八戒却是高兴不已,道:“这下子好了,猴哥走了,现在又来了悟缘,那么我们岂不是多了师弟,这样子好啊。”

  六耳却是瞪了猪八戒眼道:“我说猪头,谁是你的师弟了?你可要搞清楚情况了。”

  猪八戒鄂,对六耳道:“这个,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你入门最晚,自然是师弟啊,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

  六耳挥了挥手中的棒子道:“开什么玩笑,要我当你这个死猪头的师弟,亏你也想得出来,这样好了,除非你能够打败我,那么我就认你当师兄了。”

  猪八戒听,大脑袋直摇晃,开什么玩笑,傻子才和你打呢?你自己都已经说了自己的实力和那弼马温相差不远,自己要是和你打的话,那不就是与找死无异吗?

  “好了,我承认你不是我的师弟,是我的师兄成了吧?”嘴里这样说着,却是在旁小声道:“就会欺负我,那孙悟空是这样,来了个悟缘还是这样,难道俺老猪就是个挨欺负的命吗?哼!!等到那弼马温回来之后,我看你们是怎么回事。”

  猪八戒声音虽然小,但是怎么能够逃得脱六耳的耳朵呢?

  “我说呆子啊,你在这里胡说个什么呢?你可别以为声音小我就不知道了,告诉你就算是你的声音再小我都可以听得到。”

  猪八戒呆呆的看着他道:“这个不会吧?”

  楚破天笑了笑道:“这个是真的,他可是六耳猕猴啊,你不是听你之前的师傅说过六耳猕猴的事情吗?怎么这么下子就给忘记了?”

  猪八戒听,拉耸着脑袋道:“哎,算我倒霉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看着猪八戒这副摸样,楚破天不由暗笑,孙悟空还在的时候,这猪八戒虽然也是挨欺负,但是却没有如此这般窝囊,至少还是可以骂上几句,然而这在六耳前面,打也打不过,骂呢?却又怕他听到,这个可是纠结了。

  就连沙僧也忍不住乐了。

  却说孙悟空让唐僧赶走了之后,来到了南海观音那里,对观音阵诉苦。在那里三四天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便让观音带着他回来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