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千年上万年,它们在沉睡中不断地吸收这宇宙中的能量,从而达到实力提升的目的。

  不过话说回来,修炼的根本目的其实就是将能量引入体内,将它们化为自己本身的能量。而能量却又有质量等级的高低之分。等级越高的能量越是难以吸收化解,所以修炼的人都会根据自身的情况选择性的吸收和自己属性相合的能量。不然则会导致不同属性的能量发生冲突而发生爆体而亡。不过这种事情却是很少见的,因为能量属性与身体属性不同的话是很难吸收的。

  不过对于楚破天来说便没有这种事情了,他本身便是混沌之体。什么是混沌之体?据说洪荒之前的第个圣人盘古便是混沌之体了。所谓的混沌之体在修行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是可以吸收混沌能量的,这混沌能量也就是三界力量的本源所在。但是圣人也是可以吸收混沌能量的,这边是圣人和般修炼之人的区别。

  圣人虽然可以吸收混沌之力,不过却是不能直接利用的,他们会将吸收而来的混沌之力炼化成与自身相合的属性能量才能够提升修为。

  而混沌之体的优越之处便是他所运用的可以是混沌之力,也可以是其他的属性能量。他不仅可以将混沌之力化为其他的属性能量,也可以反过来,将这些不同的属性能量转化成混沌之力。

  不过对于现在的楚破天来说这还是不可能的呃,因为他的实力太差了,身体的强度也承受不了混沌之力。

  这里的灵气浓密,几乎是自己在地球上修炼的几十倍,楚破天开始感觉到有点不适应,皱起了眉头。打个比方,条河原本只有那么点点水流的,但是突然洪水暴涨,你说那样子会舒服吗?

  疯狂涌入的灵气让楚破天感觉到自己的经脉有些刺痛。楚破天怀疑要是自己这么直放任灵气的涌入,自己会不会给撑死。所以楚破天竭力控制着灵气的涌入速度。但是外面的灵气似乎好似找到了宣泄点样,根本不受他的调控了,仍旧争先恐后的疯狂的涌入。

  才没过多久楚破天便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有点饱和了。这是楚破天以前修炼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眼看着丹田已经饱和,但是外面的灵气还是疯狂的冲击着。饶是楚破天身体强悍,毅力强大也抵不住这庞大的灵气的冲击啊。

  难道我没有死在和敌人的战斗中,居然会在修炼中给灵气所撑死?看着仍然不断涌入体内的灵气,楚破天已经有点绝望。

  体内的经脉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纹。丹田也开始胀大。那剧烈的疼痛让楚破天感觉像是有万蚁钻心样。楚破天的头发已经根根的竖起,身上的衣物也承受不住灵气的冲击而爆裂开来。

  “啊!!”楚破天声惨叫,身体内的经脉丹田皆爆裂开来。这时楚破天感觉自己全身都要爆炸了样。

  这时原本佩戴在楚破天身上的那块古玉,忽然亮了起来。道道淡紫色的能量融入到楚破天的体内,不断地修复这楚破天被破坏的经脉和丹田。就连任督二脉也在紫色能量的帮助之下给打通了。

  楚破天原本紧皱得眉头不由舒展开来,那紫色的能量让楚破天感到舒适无比,全身上下就像吃了人生果样。那破裂后修复的经脉和丹田变得比以前更宽阔更强韧。如果说之前的经脉是小溪的话,那么现在的经脉就是大河。

  待经脉和丹田都修复好了之后,那紫色能量便回到了丹田之中,占据了个小小的角落。而原本疯狂冲击着楚破天的那些暴烈的灵气,也变得温顺起来。

  经过这次修炼,楚破天原本处于练气六层的修为下子便贯穿了天地之桥,达到了先天初期。这样的修炼速度简直是妖孽级别的。楚破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嘴角微微扬起丝微笑。楚破天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灵觉强大了许多,能够感受的范围扩大了了有十来倍。自己可以清晰的观察到身体表面的每个毛细孔。这比显微镜可是方便多了。楚破天暗道。达到了先天筑基期的修为就是不样。

  要是雪儿醒来知道自己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达到了筑基期,会有什么表情呢?楚破天对此颇为期待,记得自己还和她打赌的,如果谁输了的话便答应对方个条件呢?楚破天想到这,不禁看了看雪儿,眼中露出了丝期待。

  这时候大殿中的灵气开始渐渐的减弱,楚破天知道,雪儿也快要醒来了。眼睛动不动的看着她。雪儿这次应该已经达到了妖婴期了吧。照理来说雪儿要化形应该会有天劫降下的,可是楚破天没有感觉到天劫的到来。这让他有点疑惑,难道说,雪儿并没有突破?

  奇·书·网第十九章春光外泄

  难道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楚破天看着即将醒来的白雪儿思索着。或许这要等雪儿醒来才能够弄明白了。

  环绕在白雪儿身上的光芒,开始渐渐地散去,白雪儿此刻的身体居然是未着片缕,雪白晶莹的肌肤,让楚破天看得直流口水。这丫头可真有货啊,楚破天两眼发直的看着白雪儿的身体,怎么也移不开。

  待身上的光芒完全消失之后,白雪儿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天,你在看什么呢?”白雪儿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春光外泄,见到楚破天嘴角滴答着未知的液体,脸猪哥像的望着自己,不由轻笑着道。

  “那个那个,你怎么没有穿衣服啊?”楚破天擦了擦自己嘴角边上的口水,摆出副我是正经人的摸样道。

  “啊,你怎么不早说。”白雪儿尖叫声,慌忙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你,你还不赶快转过身去。”

  “又不是,没有见过,在你醒来之前,我早就看了个饱了。”楚破天轻声嘀咕道。

  “你,你还说,赶快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白雪儿的脸,红彤彤的,有点像那娇艳的牡丹花,红红的,煞是诱人。

  “好,我这就转过去。”说着还直直的看了白雪儿那雪白娇嫩的身子眼,楚破天咽了咽口水:“好大,好圆。”

  待楚破天回过身了,白雪儿忙从自己的空间之中,拿出意见白色的群,迅速的换上。穿好衣服后,白雪儿才羞红着脸对楚破天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这么快就穿好了。”楚破天愣,这速度真是,楚破天暗道可惜,本来还想偷看下的,没想到雪儿穿衣服的速度快得惊人。

  “色狼,人家都让你给看光了。”白雪儿红着脸瞪了这个无耻的色狼眼道:“没想到你这么好色,居然还偷看。”

  “这怎么能够算得上是偷看呢?”楚破天义正言辞的摇了摇头道:“这分明是光明正大的看嘛,再说啦,你可是我未来的夫人,孩子他娘。看也是天经地义的嘛,哪有丈夫看妻子还成了色狼偷窥的。”

  “你还说不是色狼,我现在可还没有成为你的妻子呢?”白雪儿身子闪,瞬间来到了楚破天身边,揪住了他的耳朵。

  “那个现在不是,以后就是了嘛。哎呀雪儿,你,你放手好不好。”楚破天歪着脑袋,咧着嘴喊道。“要掉了啊,啊!”

  “掉了就掉了,谁让你胡言乱语的。”白雪儿嘴里如此,手上还是轻了轻,害怕自己真的下手太重,伤着楚破天。

  “好雪儿,我不说了还不成吗?”楚破天求饶道。

  “哼,叫你乱说,我让你偷看。”白雪儿羞愤的踹了他两脚,才将他放开。

  “哎哟,雪儿,你轻点啊。”楚破天打了个踉跄。

  “哼。”

  “雪儿啊,你是不是化形成功了啊,你现在的样貌似乎和以前不样了呢?”楚破天仔细的打量着着白雪儿,这妮子的相貌还真是改变了许多,变得更加诱人了呢?刚刚居然没有注意,光顾着看她的身体了啊。

  “你现在才发现啊,那人家是变漂亮了,还是变丑了呢?”白雪儿白了他眼道。

  “我的雪儿当然是变漂亮了。”楚破天谄媚的笑着道:“我敢说,天上的嫦娥仙子也没有你长得漂亮。真是‘回眸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啊。”

  “‘回眸笑百媚生,后宫粉黛无颜色’没想到你还会作诗呢?”白雪儿听,心里甜甜的,踹读者这句诗,小脸笑得跟花似地。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谁,你老公可是天下第帅哥,三界第才子。”楚破天,昂首挺胸的看着白雪儿道。

  “还三界第才子,就你这样的,说你胖你还踹上了,我看是三界第菜籽还差不多。”白雪儿妩媚的斜了他眼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你的老公呢。”楚破天幽怨的看着白雪儿道:“难道,你老公我真的就那么差吗?”

  “不知羞,你才不是我老公呢。”

  “对,对,对,我不是你的老公,是雪儿的相公嘛!”楚破天笑吟吟的看着白雪儿那张精致的脸蛋道。

  “你真是个无赖。”

  “无赖就无赖呗,不无赖点的话怎么能够追求到雪儿这么漂亮的老婆呢?”楚破天朝她眨了眨眼道。

  “咦,天,你的修为怎么就到了先天筑基初期了,难道你也服了‘回春丹’吗?”白雪儿注意到楚破天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不由脸色变道。

  “你老公天才吧,我这样的天才怎么会考丹药来提升修为呢?”楚破天洋洋得意的对白雪儿道。

  “还好,你没有服用‘回春丹’。”听到楚破天说他没有服用‘回春丹’白雪儿,有些心惊的拍了拍胸口。

  看白雪儿这幅表情,楚破天很是疑惑,道:“难道我不能够服用‘回春丹’吗?”

  “幸亏你没有服用,要是你服用了‘回春丹’的话绝对会因为灵气太足而爆体。”白雪儿担忧的看了他眼,“这‘回春丹’可是修行界的第神药,其中的灵气可是庞大无比,又怎么是你这个连筑基期都没有达到的练气六层的人所能承受的,就算我也才勉强能够承受这里面的灵气而已。”

  “啊,这‘回春丹’真的那么厉害吗?”楚破天也吃了惊,要是自己真的吃了‘回春丹’的话,那后果可是真的不堪设想,自己没吃就已经差点爆体了,如果要吃了的话,楚破天想想就有些后怕。

  “当然啦,要不然你以为这‘回春丹’能够排在首位吗?我还是多亏了这神丹才突破了妖婴期的修为,达到了出窍期。”

  “分神期的修为?”楚破天吃了惊,瞪大眼睛道:“你居然突破了妖婴期直接达到出窍期?”

  “嗯,因为‘回春丹’的灵气太过于庞大了,甚至我还有部份没有吸收呢?白白的流失了不少。”白雪儿有些惋惜的说道。

  “哦,对了,雪儿,你们妖族结婴的话没有天劫的吗?”楚破天这时问出了之前的疑惑。

  “有啊。”白雪儿愣了下道:“怎么啦?”

  “可是你没有天劫啊?”

  奇·书·网第二十章坦白

  “这个问题我也感觉到和奇怪呢?”白雪儿的确对此感到十分的疑惑,为了对付天劫,在之前她可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的,可是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自己虽然化形了,但是却没有遇到天劫。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你也不清楚吗?”楚破天虽然对这个修行的世界不是很了解,但是作为二十世纪的人,网络小说看了不少,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也会吟’嘛。不过根据白雪儿给自己的介绍,地球上的那些所谓的修真小说却也不是没有根据的,或许那第个写修真小说的家伙本来就是个修真者也说不定。

  所谓空|岤来风,必有所出,加上自己的家族的古籍之中就有些关于修行者的介绍,在楚破天看来所谓的仙人不过是些比普通人强大的修行者罢了。

  “难道会是‘回春丹’的缘故?”白雪儿美眸亮,但瞬间又暗了下来:“不可能啊,我记得很清楚的,虽然‘回春丹’效用无穷,却也没有让天劫消失的效果啊。”

  “嘿嘿,要是‘回春丹’真的有这个效果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制造批大乘期的高手了。”楚破天幻想着自己带着大群大乘期的高手小弟,四处作威作福,美女环绕。

  “你就做梦吧,就算‘回春丹’真的有这样的效果,可你有到哪里去找那么多丹药。另个就算你有那么多的丹药,那些你又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高手呢?再退步来讲,就算有那么多的高手,可你能够驱使他们,保证他们不会叛变吗?”白雪儿这番话,问得楚破天哑口无言。

  “这个,你说的也是。”

  “所以啊,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是根本,没有实力的话,你什么也不是。在这个大陆,是靠实力说话的,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白雪儿捋了捋自己的头发道。

  “嘿嘿,没事,就凭我这么聪明的天资,这么强大这么帅的人,最多两百年就能够达到大乘期,飞升到地仙界了。”楚破天挺了挺自己的胸膛,脸自信的说道。

  “”白雪儿瞬间满脸黑线,“你还是省省吧,两百年达到大乘期?我看你是白日做梦了,就算你拥有‘回春丹’也不可能在两百年间就达到大乘期的。这‘回春丹’可是只有前两次次服用才会有打破瓶颈的效果。吃过两次之后,就只有疗伤恢复真元的效果了。”

  “那你之前还说我不可能在两年之内达到结丹期呢?我现在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就从练气六层的修为达到了筑基初期,这可是多么大的提升啊,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没有那种实力吗?”楚破天拉起白雪儿的手道。

  “这到没有,不过你要打算在两百年内,达到大乘期的话,实在是难了点,至少我自己肯定是没有那个自信能够在两百年内达到大乘期。”白雪儿见楚破天拉起自己的手,俏脸微红,却也没有挣扎,任由他拉着。

  “那你看有谁能够不用什么丹药灵果的就可以从练气六层,下子达到筑基期的?”楚破天见白雪儿并没有反对自己拉着她的手,便得寸进尺,搂着她的柳腰。

  白雪儿脸蛋越发红润了,心跳不由加快了许多,“你,阿天,你先放开我好不好?”白雪儿有些祈求的看着楚破天道。

  “不好。”楚破天摇了摇头,“你是我的夫人嘛,抱着你好舒服的,你身上的香味真的很好闻,就让我抱着好嘛?”

  “那那你可不许乱摸。”白雪儿抓住了楚破天在她身上游动的咸湿手,低声说道。

  “嗯。”楚破天让白雪儿抓住了使坏的手,却也没有在进行下步行动,老老实实的搂着白雪儿:“既然我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练气六层达到筑基期,那么在两百年内达到大乘期却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如果修为上去了,但是境界没有相应的提高的话,很容易走火入魔的。”白雪儿轻轻地靠在楚破天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提醒道。

  “这倒是个问题,不过我们不是还有好东西,不是吗?”

  “什么好东西?”

  “就是我们之前那位前辈给我们的啊,要知道前辈给我们的宝物混沌珠,东皇钟都是先天灵宝呢?那么相应的功法又怎么会垃圾呢?至少也是和两样宝物是同级别的吧。”楚破天说道。

  “对啊,难道你就是练了那位前辈给你的功法,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达到筑基期的?”白雪儿顿时眼睛亮道。

  “不是啊,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呢?”楚破天闻着白雪儿身上的幽香,有些迷醉,微微摇首道:“我就是按照以前的功法修炼的,不过我入定就感觉到庞大的灵气争先恐后往我的身体里面涌来。”

  “入定就感到灵气不断的向你的身体里面涌进来?”白雪儿听,惊喜看着他。

  “是啊,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呢?那么多的灵气,差点没有把我给张爆了呢?”楚破天不禁回想起之前那幕,的确是让人心悸,“不过我以前的时候那里的灵气密度和这里比起来差得太远了,简直是个天上,个地下。”

  “你以前?你不是说你什么都忘记了吗?”白雪儿顿时抓住了楚破天话里的矛盾,面色有些难看,“难道你之前是在骗我的?”

  “这个,我的记忆并的确没有全部失去。”楚破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嘛?那时候我也和你不是很熟,而且你的实力又比我强那么多,要是你对我心怀不轨的话,我会有反抗的余地吗?”

  “这倒是。”白雪儿想了想,那时候楚破天才练气六层,而自己已经是相当于元婴后期的实力了,要对他不利的话,确实是容易得很。

  “所以嘛,我才会有所隐瞒的。”楚破天见白雪儿脸色有些好转,明白她并没有再生气了。

  奇·书·网第二十章天道之外

  “那你现在可以把你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了吧?”

  “当然,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嘛,我还有什么不可以和你说的呢?”楚破天觉得自己是该将自己所隐瞒的事情告诉白雪儿了。环绕这白雪儿的柳腰,来到蒲团前坐下。

  “说吧,我听着呢。”白雪儿依偎在楚破天的怀里,她开始虽然对于住破天隐瞒他的些事情,但是那也是迫不得已的,再者说,就算是楚破天不愿意告诉她的话,白雪儿也不会强求,记得胡媚儿姐姐曾经告诉过自己,如果自己爱上了某个男人的话,那定要学会包容,即使是错误,但是却不能够放纵,要有个度。如何掌握那个度便是她自己需要把握的啦。

  “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楚破天说出了句让白雪儿感到震惊的话,“准确的说,我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至于这是不是我所在的那个宇宙,我就不太清楚了。”

  “这怎么可能?”白雪儿张大着她那可爱的樱桃小嘴,美丽的大眼睛也直愣愣的看着楚破天,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楚破天,眼里带着丝忧伤,双眸望向大殿外面缠绕着丝孤单。的确是孤单,孤身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怎么会不会思念自己的故乡,怎么会不感到孤单呢?

  这意思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