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提。

  而楚破天却是颇为兴奋,对于这些令牌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在金角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宝物,不过对于楚破天来说意义就大不样了,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命运的东西,楚破天直有这样的感觉,不过楚破天心中虽然激动,但是却不会在表面上所表现出来,自己如果表现出来的话,就会让金角看出异样了,金角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而且还纵横那么多年,自然不是省油的灯,这次自己能够困住他,也不过是占了点便宜而已,不然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

  “就这两块破令牌么?”楚破天语气极其平淡,而且透露着丝怒意,好像要发怒了般,冷冷的看着金角,“你就拿这个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来糊弄我么?哼哼!你当我是个白痴么?这令牌即使真的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其中藏着个巨大的秘密,但这个秘密我能够解开么?说不定这根本就不存在,如果这其中真的有大秘密的话,你自己恐怕早就解开其中的疑团了,还会轮得到我来,所以你恐怕是为了糊弄我吧。”楚破天顿了顿,不给他说话解释的机会,继续道:“而且就算是真的有秘密,或者说有宝藏,说不定你自己早就得到了,而后再将这东西,给我,你打的好算盘啊。”

  楚破天冷冷笑,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加上这两块令牌连同自己原来的那两块就已经得到四块了,那么就只剩下另外四块的下落,旦找到另外四块,那么自己便能够找出自己从现代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原因了,也能够知道自己到底是谁的转世,或者说,自己继承了谁的道。

  金角闻言,心中暗呼,这家伙还真是不好糊弄,不过却是委屈,这东西的的确确是个宝贝,这点事毋庸置疑的,但也如同楚破天说的那样,这其中的秘密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如果能够解开的话,那么自己早就解开了,还会等到现在,而且这其他的令牌到底有多少自己概不知,所以才无从下手,故而收了起来。

  如此,却听到楚破天这么说,又让他为难了,既然这两样东西都是宝物,虽然是自己使用不了的,在自己的手中和废物差不多,当然他也认为到了楚破天手中也是样,但这也是极其珍贵的异宝啊,这旦流落到尊界恐怕会掀起片腥风血雨,但这人却是不识货,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自己收起来?显然不可能,如果自己要是收起来的话,恐怕对方又会找自己麻烦了,但现在问题是自己也就这么两件东西,既是宝物,又是自己用不了的,可以舍得拿出来的东西,换了其他的,对自己都有用处,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可用的宝物,而且其中几件都是自己在处传承密地之中得到的,自己历尽危险,好不容易弄到,这似乎关系到尊界的事情,自己可还是需要那些东西在尊界立足,如果要是拿出来的话,那么自己进入尊界之后要怎么办?

  当然金角也不是不想过给些其他的东西,例如些先天法宝之类的,但是先天法宝,自己虽然有,但也不多,而且这些先天法宝恐怕也不看在他的眼中,如此的话,就是先天至宝混沌灵宝了。

  自己虽然珍藏了不少,但是在自己手中的先天至宝和混沌灵宝也就是两件而已,这两件是自己已经认主的,对于自己极其重要,如果旦给了他,那么自己定然会给这天雷轰成渣滓,甚至是连残渣都不会留下,这是自己保命的东西,可是点也马虎不得,故此,这是万万不能够拿出去的,那么还有其他的东西么?自己还有其他的拿在身上的东西可以让对方动心么?

  金角实在是难以想出来。

  “怎么想清楚了没有?”楚破天这时候打破了他的思绪道,“如果你要是现在不能够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的话,那么我也就只好让你这么挨着了,毕竟看在这两样东西的份上,我还是可以让你保持原样,当然这也仅仅是只能够保持两天,两天之后如果还没有让我满意的东西的话,那么那么也就是你的死期了。”楚破天语气极其平淡,但是这其中确实透露出了浓烈的杀气,这杀意,比起那诡异的长枪来的更加猛烈,让金角不由打了个寒战,这眼神,实在是太恐怕了,难道他的修为有进步了么?如此的话自己还有逃脱的希望么?就算是逃离了这阵法自己还有报仇的机会么?

  看着楚破天那恐怖的眼神,让金角如此想着。

  晃了晃自己的脑袋,金角忙道:“这这容我想想啊,这法宝我倒是还有,但是就怕大人您看不上眼,而且”

  楚破天打断了他道:“我看着你之前的那身盔甲就不错,恩,还有你的那柄长刀,就这两件吧,如果你把这两件给我的话,我可以给你放宽松点,给你个月的时间。”

  “金血盔甲和斩天,这”金角顿时傻眼,这要知道这两样东西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如果旦交出去,那么自己根本就抗不住这雷电了,这雷电恐怕就会立即打散自己的修为了,这可是不行,而且就算是交出去也不过是换来个月的时间而已,说不定这其中还有水分,或者说,在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能够杀死自己,他是需要拖延时间?

  不过就算是这样,就算他要拖延时间,自己也没有办法啊,难道真的要自爆?

  “怎么舍不得么?”楚破天也看准了,这两件东西可是他的本命之物,如果把这两件东西交出来的话,那么金角也就真的是死定了,自己只需要在三个时辰之内就能够让他彻底完蛋,所以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仅仅是试探下他而已,让他失去分寸,这样对自己更加有利,这家伙肯定还有其他的好东西没有拿出来。反正楚破天不仅仅是要掌握更大的主动权,也要将他所有的利益价值给榨干。

  这样想着,楚破天越发有些感觉自己有点大恶人的味道了,恩,就好似旧社会的资本家样,或者说大地主样,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往死里榨取价值,而这时候的金角倒是成了被压迫的对象了。

  想及此,楚破天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真是可笑,要知道这金角是什么人物,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只看他身上的血腥味就可以知道了,这淡淡的血腥味,是楚破天修炼了惊雷九转之后的种特殊感应,能够感受到个人的有过多少的杀戮,也就是说,杀过的人越多,那么那种淡淡的血腥味就越浓,当然这也是可以抵消的,就是功德,可以用功德抵消。

  奇·书·网第三百零七章火儿苏醒

  但是很显然金角这样的人物做过的好事,所得到的功德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他身上的血腥味才会这么浓烈,就算是靠近点都会产生厌恶之感,这是个不知道杀过多少无辜之人的畜生对了血腥味,业障,这金角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造了那么多孽,如果自己有红莲业火的话,那么还需要担心么?这红莲业火就是他的克星啊,只要自己能够掌握红莲业火的话,那么这金角根本就无从反抗。

  想到这里楚破天精神振,但现在自己又去哪里弄到红莲业火呢?这红莲业火可不是般的火焰,极其特殊,虽然其威力比不了本源之火,但却是有特殊之处,对付那些业力过多的人,绝对是有奇效。

  在三界之中楚破天唯知道的就是个人拥有红莲业火,那就是红莲老祖,但是这红莲老祖却是已经消失多年了,说不定已经陨落了,这又如何呢?楚破天不禁感叹,虽然有办法让金角就此毁灭,可可自己居然找不到红莲业火。

  对了,不知道能不能够联系得上火儿,似乎自己现在精神力大进,修为大涨,而且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压制,加上自己之前突破的时候,感觉自己和火儿似乎有了联系,不过由于要对付金角没有那么多的精力而已,这时候情况大体上已经稳定下来,自然也就有时间了,那么正好趁着这个时候联系下,如果火儿那里能够有红莲业火的信息的话,那么也就可以彻底收拾金角那家伙了,倒是省去了桩心事。

  “火儿,你在么?”楚破天直接用自己的心神沟通火儿。

  “火儿?”见没有得到回应,楚破天再次道。

  这时候楚破天感觉自己和火儿隐隐约约建立起了丝联系,而此时的火儿似乎处于种特殊的状态之中,这是为何,楚破天也不解,但他清楚的感受得到此时的火儿定然是知道自己在呼唤她的,不过却是无法和自己联系沟通而已,那么自己也可以联系下水儿,问问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水儿?水儿,你在么?”

  似乎水儿和火儿的情况样,这让楚破天颇为无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水儿也没有反应。难道在这里还是样,貌似自己所受到的压制在自己突破之后,已经是没有了,这就奇怪了。

  本来还想从火儿那里寻求下关于红莲业火的信息的,如果要是能够得到红莲业火的话,那么这金角就不足为惧意了,当然面对血魔的时候或许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也是楚破天突然想到的,但既然是联系不上火儿,那么也就没有办法了。

  就让金角多活段时间吧,楚破天暗暗叹了口气。

  便在这个时候,楚破天感觉在自己体内的火儿瞬间建立起了联系,火儿那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刚刚在修炼,所以没有能够及时回答。”火儿道。

  “在修炼?”楚破天顿,这是什么情况,虽然知道火儿是可以修炼的,但是这些日子自己根本就是失去了火儿的联系,怎么联系也无法联系上,而且水儿也是如此。

  “那也不应该啊,我这些日子都好多次联系你和水儿,但就是没有反应,根本就感受不到你们的存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楚破天跟着道。

  火儿眨了眨眼睛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只是感觉在这个时候修炼对于我以后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帮助,便不由自主的进入修炼状态了,想来水儿也是样吧,这次能够醒来,也是哥哥你的呼唤特别的强烈,不然的话,我还不知道要修炼多久呢。”火儿有些不好意思,生怕楚破天会责怪自己般,如同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样。

  看着火儿这样的神色,楚破天不由哑然失笑。

  “火儿,你不必这么紧张,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不过有些担心而已,之前你不是说过,感应到了那混沌无极之火的存在么?现在呢?现在还可不可以感应得到?”楚破天又道。

  火儿摇了摇头,神色颇为奇怪,眉头微蹙,好会儿才道:“哥哥,真是奇怪,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存在,难道她已经被人收走了?这也不可能啊,如果对方不愿意的话,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的,而且就算是收走,我也会有丝感应的,但是现在根本就连丝丝的感应也没有了,难道是被灭了?”

  楚破天却是摇了摇头:“灭了,这也不可能的,这可是混沌无极之火,与你起会构成本源之火,所以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是这个空间的问题吧,这里的空间极其诡异,当初我刚刚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直被压制住,根本就发挥不了自己全身的实力,直到刚刚我有所突破这种压制才得以消失。也是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了你的气息,之前我根本没有办法感应得到。所以我猜想,我们很有可能是走错了方向,进入到了个误区了,不过不过这对于我们可能也是种考验吧。”

  “这里的空间的问题,那么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就是了啊,我们的主要目的不就是为了找那混沌无极之火,我的另部分吗?”火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楚破天闻言不由苦笑不已,离开这里,自己当然也是着急着离开这里,但要离开这里那么容易就好了,而且自己在这里还想要得到那剩下的四块令牌,所以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够离开的,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金角的问题,自己在没有弄死这畜生之前,是绝对不能够离开这里的,这金角是什么人物,如果要是让他逃脱了,活下来的话,那么对自己绝对是个绝大的威胁,要知道他如今可是尊级的修为,过短时间很可能还会再次进步,到时候可真的是没有机会了。

  这样给自己留下巨大隐患的事情楚破天是不会去做的,而且另外个,这金角旦逃脱,可能就会即刻追击自己,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到时候谁胜谁负可完全没有把握。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由于你这段时间在修炼,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我们都处于麻烦之中,我们有个强大的敌人,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而且我们如果不是靠着这四象大阵的话,根本就打不过对方,但现在问题是我们虽然困住了对方,不过在短时间之内都不能够杀死他。”楚破天无奈的说道。

  “什么人居然这么强大,这么厉害?”火儿可是清楚得很,在三界之中,楚破天的本事修为已经是达到了个顶点了,很难有人能够打败他了,如果说有的话,那么肯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由此才会如此感到惊愕。

  “这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地方的人,只是知道他的本体是头双头黄金蛟龙,原本他也就是准尊巅峰的修为的,但是却没想到他得到了传承秘法,而且居然还成功了,所以此时的他已经是达到了尊级的层次,所以才会这么棘手,要不是他大意,进入了四象大阵之中,加上我的修为精神力再次晋级的话,恐怕我们都会陨落在这里了,所以这才是个大麻烦啊。”楚破天无奈的说道。

  “什么?”火儿惊讶的看着楚破天,很是怀疑楚破天所说的话,“你说他已经是尊级强者了?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火儿脸吃惊的样子,楚破天倒是有些不解,看着火儿道:“我说火儿,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可奇怪的吗?”

  火儿点了点头道:“如果按照你说的,他已经是尊级修为了的话,这怎么可能,最近我修炼,虽然没有解开自己的封印,但是也获得了些记忆,而其中就有关于尊级的情况和修炼信息,在这界是不可能存在尊级的修炼者的,当然除非是主宰级别的强者,不然根本就不可能进入这界,这个世界当初是被下了制约的,这个世界的规则便是旦有人进入了尊级的话,就必须脱离这个层次,进入尊界,不然的话,就会被无情的抹杀。”

  “还有这么回事吗?这个我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也不能够怪楚破天自己,毕竟他是个半路出家的,虽然有个师傅,但是那个师傅根本就不曾教会过他什么,也就只是给了他本修炼的秘籍而已,再加上点宝物,至于其他的完全是要靠他自己去摸索,说起来这样的师傅,也真是让人郁闷。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但如果真的是如同火儿所说的,这旦进入尊级的修炼者就必须要进入新的层次的话,为何金角并没有这样呢?这就有疑问了。

  /

  奇·书·网第三百零八章红莲业火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古怪么?而火儿是绝对不会和自己开玩笑的,既然火儿如此说了,就证明是确有其事,或者这其中有什么猫腻,有什么特别的手段?这倒是楚破天想要知道的,毕竟如果自己进入尊级的话,几女自然是不可能也起达到尊级的,这需要很长时间,故而要是能够压制自己的修为和几女起飞升的话,那么便是最好不过的了。如此大家也好有个照应,这是楚破天心中的想法。

  “难道就没有例外么?”楚破天看着火儿说道。

  “例外?”火儿眨巴了下眼睛,不假思索的说道,“例外自然也是有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如果有高人相助的话,这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当然这必须是有主宰级别的高手出手才行,其他的,就算是至尊也不可以,当然还有种,那就是使用特殊秘法压制自己的飞升时间,但这也是有限制的,而且危险性很大,个不小心便会神魂俱灭。”

  “个不小心就会神魂俱灭?”楚破天闻言惊,这倒是让他吃惊不小,如果要是太难的话,那也不好办了,至于这个金角看来就是第二种情况了,如果对方要是有极为强大的主宰级别的高手帮助的话,根本就不会使用那种传承秘法,小妮也曾经告诉过自己,金角是靠着传承秘法提升修为的,那样的传承秘法是有后遗症的,而且很大,所以要是对方有主宰级别的靠山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冒险了,所以金角的身后根本就没有主宰级别的强者存在。

  那么金角既然能够在这界停留,定然就是使用了某种秘法压制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他已经是让自己给困住了,而且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但为什么又不解除这种限制,即刻就飞升上界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这四象大阵虽然威力强大,但也不可能强行压制他的飞升啊,要知道这飞升上界的力量是何等强大,如果要是自己强行阻挠的话,其后果可是严重得很。

  这点让楚破天最为疑惑,难道这压制飞升的时间也是有条件的,旦确定了时间,那么就必须达到了时间之后才能够飞升,或者要达到条件才可以?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那么火儿,你有没有办法能够让进入尊级的人压制飞升的时间呢?”楚破天问道,这也是他十分想要知道的。

  “这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

  “但是什么?”楚破天见火儿如此表情便知道有戏,于是急急的问道。

  这也难怪,能够和自己的女人起飞升,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也会省去许多麻烦,而且尊界是个未知的地方,自己对于尊界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