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得失(1/2)

加入书签

  锦香忙着准备叶启去御街赏灯要带的物事衣着,小闲在一边瞧着,算是开了眼界,古代男子的衣物种类还真是多呢。她却没想到,叶启是贵公子,跟一般男子可不同。

  锦香得了小闲的建议,挑了两件喜庆又不俗的外袍,以备叶启挑选。

  “郎君好侍候得很,随和又不挑剔。”锦香喜孜孜道。

  在她看来,叶启的一切都是好的,说句粗俗点的话,叶启放的屁也是香的。小闲理解地点头,道:“能侍候这样的主子,是我们的福气。”

  “是啊。”锦香得遇知音,眼睛亮晶晶的,道:“能有这样的主子,我们死了也甘心。”

  小闲笑而不语。她还想好好活下去呢。

  锦香的手轻轻抚过床上摊开的锦袍,爱怜横溢。

  小闲小心提醒道:“不用的,收起来吧?”

  用抚摸自家男人的表抚摸这些锦袍,看得小闲心惊肉跳。她到卢国公府时日尚短,进这院里更是只有几个月时间,可不知陈氏有没有让锦香当袭人的打算,要是如她所愿还好,万一叶启娶了彪悍老婆,比如尚公主之类,不能纳妾,可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了。

  锦香不答,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小闲没眼看,正要移步出来,听得外间一声尖利的哭喊,脚步声大作。

  小闲抢出房,与跑来的一个小小身影撞在一起,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这时,小闲才看清,撞了她的是双儿。双儿见小闲如见救星,一骨碌爬起来,扶起小闲,喊:“小闲姐姐救我。”

  话音才落,追的人赶到了,叉腰手指着双儿大骂:“你个骚蹄子,谁让你在院里玩爆竹的?要是走了水,你担当得起吗?”

  小闲屁股摔成四瓣,疼得不行,在双儿搀扶下站起来,边揉屁股边道:“大过节的,哪里就不许放爆竹了。你这是咒我们院里,还是咒卢国公府呢。”

  明天元宵节,城中到处爆竹声不断,叶标早把放爆竹当成职业了。

  书棋有心寻双儿的错,无奈双儿在小闲叮嘱下很小心,瞄了她两天,一点错儿也没抓着。这才让小丫鬟们去怂恿双儿一起放爆竹,要不然,放爆竹的一共五六人,她为什么紧追双儿不放呢。

  小闲的样子很狼狈,嘴里的话却依然犀利。

  书棋被噎得直翻白眼,定了定神,才道:“这里是郎君的起居之处,你不在书房侍候,跑这里做什么。”

  这是连小闲都有了不是了。小闲笑道:“你是屋里侍候的,跑外面跟小丫鬟们争放爆竹,郎君屋里没人,锦香姐姐只好让我过来帮忙了。”

  “你……”书棋气得再次白眼说不出话来。

  小闲对双儿道:“我做了几样点心,你给赵嬷嬷送去,就说过节了,我孝敬她的。”

  眼望两人离开,书棋一张小脸冰若冰霜,在这院里,她还是势单力孤啊。她已粗糙的手攥得紧紧的,刚留了一点点的指甲戳得手心生疼,一转头,才现锦香比她更冰冷的目光。

  屋外的争吵,怎么能避过锦香呢,她只不过想看看小闲怎么处理罢了。小闲这人,看着年龄小,却处处透着与年龄不相衬的成熟。她问过小菊,小菊信誓旦旦说,小闲挨了三十棍,活过来后便性大变。想来,在鬼门头走过一遭确实能让人迅速成长。

  可是这样的口才,是在鬼门关转一遭就能会的么?锦香自问当此处境,她不能举重若轻,把书棋噎成这样,最多以势压力,把书棋训一顿,指不定书棋顶嘴,两人吵一场,气得半死的还是她呢。

  两种处理方法,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