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她想张富华了。

  想到和郭盈盈住在起的高丽,张富华阵兴奋,再加上今天后来肆无忌惮的欣赏了童晓琳的美,张富华的心中已经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就把两个女孩子按在大床上,使劲的摧残番,身子下面同时压着两个女孩子,幻想着她们是两个童晓琳,这样的生活,哪个男人不向往呢。

  张富华路上哼着小曲,心情好,就什么都好,期间给林晓国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些可以打听消息的人,最好是各行各业,结果林晓国那边有点为难后挂断了电话。

  张富华想了很久,应该是钱的问题,要养着那些亡命之徒,没点金钱做后盾,还真的很难,看来,他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个发财之道了。

  敲了几下门,给张富华开门的是郭盈盈,带着分憔悴,自从刀疤脸死了之后,张富华几乎就没有时间陪着她,这段时间她定很苦。

  苦笑了下,张富华进门,高丽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朝着张富华笑了笑,扔掉遥控器。

  “张管教,让你来,没耽误你办正经事吧?”

  “没有,我也闲着呢。”张富华屁股坐在沙发上,两个女孩子分别坐在他的左右。

  “最近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你有压力吧?”郭盈盈副很善解人意的表情。

  “没什么压力,你们听到的都是关于我的不好的东西吧?”张富华搂着两个女孩子,心中大喜,看来让她们俩起伺候自己应该不是什么难题了。“别管那么多,你们只要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就好了。”

  “安心?”高丽叹了口气:“哪能那么安心呢?”

  “怎么?出了什么事情吗?”张富华眉头皱,看着身边的高丽问道:“是不是有人扰你们了?”

  “岂止扰。”高丽摇头。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说。”张富华的脸色有点阴沉。

  第303章双眼放光

  “昨天有人来找我们,说是什么老头子的人,问我们和你是什么关系。”高丽说道。

  “那你怎么说的?”张富华忙问道。

  “我说没什么关系,担心你上面的人查你,怕说你生活作风有问题,就不承认喽。”

  “那后来呢?”

  “那些人都有枪,要杀我们,最后没办法,只好都说了。”高丽说完扬着头,很小心的问道:“张管教,我们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

  “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张富华道:“然后他们就放过你们了?”

  “他们临走的时候说会再来的。”高丽道:“我看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很吓人。”

  张富华的第个反应就是老头子这些人瞄上了两个女孩子,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得冲她们下手,就像当初利用徐温柔逼着自己样,只是他就那么自信我是有情有义的男人?

  两个女孩子都沉默下来,看着张富华陷入沉思,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之后,阵敲门声响起。

  三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高丽起身去开门,门口站着个老者,笑容满面,看着很慈祥,老者的身后站着个平头男子和个胸部很大的女子。

  张富华瞥了眼,头皮阵发麻。

  三个人不由分说的走进来,高丽想阻止根本就阻止不了。

  老者坐在张富华的对面,两个人站在他的身后。

  “东西呢?”

  “我说过,我不会给你的。”张富华看了看三个人。

  “你不把东西给我,你身边的这两个女孩子只怕再也不会是你的人了。”老者微微笑。身后的那个男人立马冲了出来,手个抓着两个女孩子就扔进了房间里面,然后他脱掉了外衣站在门口,等着老者下命令冲进去就把两个女孩子糟蹋番。

  张富华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只是眼睛落在老者身后的女孩子胸口上,带着丝猥琐和贪婪。

  “不想救她们?”老者看着纹丝不动的张富华。

  “救了她们我拿什么自保?”张富华笑笑:“不过是两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他要是喜欢,就让他操好了。”

  “果然像个男人。”老者说完抓着身后女子的胳膊把推到了张富华的怀里:“她给你,怎么样?”

  “那我得看看她的活怎么样,是不是能让我开心了?”张富华趁机抱住女孩子,低着头,她的胸口白花花的片已经若隐若现,能看到里面条雪白的罩子,洗的干干净净,身上带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那种廉价的香水。

  “只要你把东西交出来,你想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女孩子很主动,倒在张富华的怀里之后就开始扭动着身子,然后抓着张富华的只手放在她裹着丝袜的腿上。

  “你都会怎么样?”张富华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那只手顺着她的腿就开始点点的朝着上面游走,大有鼓作气直捣黄龙的气势。

  “你想我怎么样我就可以怎么样,让你满意为止。”女孩子身子颤,感觉到张富华的手已经马上就要到了她腿的尽头。

  “我想让你在这里给我吹箫啊。”张富华笑着把手伸了进去。

  “在这里?”女孩子脸色有点泛红,不管如何生猛,她毕竟是个女人。

  “当然是这里,做不到?”

  “能。”女孩子咬牙,伸出手就去解张富华的腰带。

  旁边站着的那个男子直盯着这边,等到女子的手去解张富华腰带的时候,双眼迸射出愤怒的光芒,双拳紧握。

  张富华早就发现了那个男人的表情,于是自己更加的主动,既然刚才抓起自己两个女人的时候那么生猛,张富华就算是装的再云淡风轻,心中也已经把那个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估计现在他的心里也正问候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呢。

  就在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想着事情的时候,女孩子的手已经解开了张富华的腰带。

  第304章正中下怀

  最后就在那个女孩子快要得手的时候,张富华戛然而止,抓着女孩子的手,微微笑:“我还是觉得这样没意思,要不然你先把你的衣服都脱下来,让我看看,若是真的有感觉的话,再做。”

  “这?”女孩子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老头子和男人,有点为难。那个男人更是阴沉着脸,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把张富华给大卸八块,老头子则是轻轻的点点头。

  女孩子最后还是按照张富华说的做了,先是把自己的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只穿着个白色的罩子,两座山峰鼓鼓的,呼之欲出,快要撑破了她的罩子样。比之前穿着制服还要更加的妩媚妖娆。

  张富华盯着她的两座山峰,抿嘴笑,伸出手,做了个让她继续的表情。

  女孩子眼神变得空洞起来,似乎经历了太多的如此的事情,变得麻木样,很机械的脱掉了自己的短裙。坐在了张富华的怀里。

  “你还想让我脱吗?”女孩子面无表情。

  “当然了,我想你的男人和老头子也都没见过你当众脱的干干净净吧。”张富华瞥了眼两个人。

  “想看的话,我们去别的房间,好吗?”女孩子也有点为难,眼角不断的撇着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

  “就在这里吧,我喜欢在这里。”张富华很坚定。

  “好。”女孩子咬牙。

  “够了。”那个男人实在是受不了了,冲过来拽着女孩子的手,将她搂进了怀里,把自己的衣服给女孩子披在了身上:“张富华,你要是不把东西交出来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好啊,我张富华没有别的事情,不过还是有点人脉的,你们也知道,我能做到今天监狱长的位子上,不光是运气。”张富华不慌不忙道:“虽然对方未必有你们有实力,但是如果真的较真的话,也未必会输给你们。旦我死了,东西马上就会公诸于世,那样的话,就算你们有通天的本事,也未必能逃的过去。”

  “那我也要先杀了你。”男人咬咬牙。

  “好了。”老头子阻止了蠢蠢欲动的男人:“张富华,你还有最后次机会,不交出来的话,你可以自己想象下后果。”

  “我只知道我说了的后果。”张富华叼上根烟。“你们可以走了。”

  “下次再见面的话,不会是这种场合了。”老头子整理了下衣服,然后站起来,看了眼男人和女人,眼神中有些不满。

  张富华则是最后贪婪的在女孩子的身上扫视了遍,吧嗒吧嗒嘴,很有味道,刚才要是不是那个男人的话,估计这会张富华真的已经彻底的征服了她。

  三个人离开之后,张富华靠在椅子上,吞云吐雾起来。

  郭盈盈和高丽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坐在张富华的身边。

  “刚才我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生气吗?”张富华没看两个女人,独自享受着抽烟的乐趣。

  “没有。”郭盈盈说道:“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不那样说的话,那个男人真的就把我们那个了。”

  “如果换做是徐温柔的话,你不会这样说吧?”高丽在边酸酸的说道。

  “若是她?”张富华的脑子里面再次浮现了那个可爱美丽的身影,那朵直都在自己身后慢慢绽放的玫瑰,为自己开了的花,又会为谁谢了呢?“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在你的心里,是不是任何人都没有她重要?”高丽问道。

  “我也不知道,总之她对我来说,很重要。”张富华苦笑。

  “那我们呢?”高丽不甘示弱的趴在张富华的肩膀上,她自己之前是什么身份,她清楚。

  “是啊,我也想知道,我们呢?”郭盈盈趴在张富华另侧的肩膀上。

  这是明摆着这两个女人要和张富华双飞,正中张富华的下怀,不禁心中暗自笑。

  第305章龌龊猥琐

  张富华看了看两个女孩子,想了下说道:“你们也很重要,但远不及徐温柔来的重要,个中原因,不用我说,你们也清楚。”

  两个人女孩子相视苦笑,张富华如果这个时候说她们在自己的心里面有多么的重要的话,她们倒是会觉得张富华在花言巧语,他对徐温柔的好,别人都看在眼里,他对徐温柔的感情有多深,谁都看的出来,她们就算是做的再好,也没有信心能与徐温柔平起平坐,都说男人的心目中总有个让他辈子都忘痴心不悔的女人,哪怕是伤痕累累,徐温柔是张富华的那个女人吗?

  “怎么?你们吃醋了?”张富华把两个女孩子抱的更紧:“我只是不想欺骗你们而已。”

  “没什么。”高丽摇摇头。

  “你们也累了?我们去休息?”张富华站起来,试探性的拉着两个女孩子的手,左右,没有人挣扎也没人拒绝。

  两个女人能同时伺候个男人需要很大的勇气,两个整天生活在起情同姐妹的女人伺候个男人更需要勇气。

  高丽和郭盈盈脸上都带着红晕,有些害羞,被张富华牵进了房间听见关门声之后,像是心门被人重重的敲开样,谁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什么,这个男人,要用他男人的最雄伟伺候两个女孩子,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她们两个要同时被这个男人在床上摧残番。

  很快,两个女人就在气喘吁吁中被张富华褪去了浑身的衣物,很有默契的都不挣扎,然后看着那不算魁梧的身子慢慢的趴了下来。

  董芳霄的旅馆之内,坐着三个人。

  两个男人都在抽着烟,表情平静。

  “你们说要整张富华的,现在可倒好,非但没整的了他,还让他坐上了监狱长的位子。”董芳霄在屋子里面急的团团转。

  “是代监狱长。”魏大龙小声的纠正道。

  “飘得越高,他摔的也就会越疼,这没什么。”古田吐了口青烟,眼神玩味,嘴角含笑。

  “如果真的这样下去,等到他的羽翼丰满了,我们还能把他怎么样呢?”董芳霄摇摇头,有些气愤,自己都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这两个男人还能这么云淡风轻。

  “你放心,巴不得他马上死掉的不只是我们。”古田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表情,看上去就很该死。

  “还有别人?”魏大龙嘴角上也露出了笑容。

  “当然有了,据我所知,老头子那边应该动手了。”古田看着董芳霄道:“你的家人不是也正在到处运作吗?用不了多久,张富华就该自食其果了。”

  “我想亲手杀了他,不想任何人帮我。”董芳霄咬咬牙:“你们要是不肯动手的话,我就自己来。”

  “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张富华背后也有人,要是真的动他的话,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古田安慰道:“还是我们来想办法吧。”

  “如果出异常车祸或者什么意外让他死掉的话,别人会怎么看这件事呢?”魏大龙在边说道。

  “太幼稚。”古田摇头:“既然要玩,就玩到他生不如死。”

  “对,就让他生不如死。”董芳霄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现在还是构思,不够成熟,等成熟了在和你们说。”古田坏坏笑。

  魏大龙扔掉烟头,重新点上了根烟,靠在沙发上,喃喃自语:“他死,张婷婷也该是我的了吧。”

  “对了,我听说好像有人找到了徐温柔。”古田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如果我们在那些人之前找到徐温柔的话,抓到徐温柔就等于捏住了张富华的软肋。”

  “真的?”董芳霄眼睛亮:“找几个男人当着张富华的面玩弄他的女人,那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好想法。”魏大龙拍大腿,立马说道:“既然得不到张婷的身子,那我就先拿张富华女人的身子过过瘾。”

  “不过消息准不准确我也不能确定。”古田说道:“如果真的准确,我们找出徐温柔的几率很大,甚至远比老头子要大。”

  “那你得动用你的关系了。”魏大龙嘴角泛着猥琐的笑容,可能是联想到了趴在张富华女人身上的情形。

  第306章都有感觉

  三个人都知道古田真的动用他身后的关系的严重性,魏大龙也只是顺嘴说而已,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毕竟古田的爷爷是某个军区里面数数二的风流人物,用,莫说在这个小镇,就是在整个省,都可以呼风唤雨。

  “看来是得用下了。”古田微笑。

  不光是魏大龙,就连董芳霄都为之愣。

  “真的?”

  “当然。”古田道:“让我爷爷出面找个人,总比我们这么漫无目的的去找要好的多吧。”古田道:“我相信徐温柔定还在周边不远,想找到她不是什么难事。”

  “这就好了。”魏大龙咧着嘴傻笑:“等找到了,我就让张富华看着我干他的女人,别的不敢说,在床上,我绝对比他张富华厉害,不弄的他女人嗷嗷的叫唤,我就不是魏大龙。”

  古田和董芳霄对笑下。

  张富华在床上完全将两个女人征服,这对他来说,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因为在做的时候,闭着眼睛直幻想着是童晓琳,所以第次他的弄快,几乎是十来分钟就泻千里,看来童晓琳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着让男人不可抗拒的魔力,不知道有天骑在她的身子上面折腾的时候会舒服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听见她如同天籁般的叫声。

  第二次,两个女孩子放开了很多,没有第次的羞涩,主动的迎合着张富华,各显神通的想要把张富华留在自己的身子上面。

  第二番战斗下来,三个人都瘫软在床上喘息不止。

  “富华,之后有什么打算吗?”郭盈盈靠在他的胸口上,守在他的身子上不断的游走着。

  “接下来得你出马了。”张富华抚摸着她的头,轻笑:“不入虎|岤焉得虎子。”

  “我出马?”郭盈盈微微愣,在她的世界里面除了之前的那个刀疤脸就再也没有别的男人,更不清楚张富华那个世界里面的勾心斗角,她想要的无非是稳定的生活,想要个可以辈子守着她的男人,哪怕那种厮守于爱无关。

  “恩。等下我把我的计划详细的说给你听。”

  “那我呢?能为你做点什么?”高丽在边有点不甘心。

  “你当然也闲不着了。”张富华笑道:“怕是搞不好,你又要回到之前,做回你的老本行了。”

  “还做小姐?”高丽摇头:“打死我也不做了,好不容易从魔窟里面出来,你真的忍心我再回去?”

  “这次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行,而是只有个男人。”张富华看着高丽说道:“这些对于我来说很重要,你得帮我。”

  “伺候人?还要陪人上床?”高丽心里阵酸楚:“你忍心看着你的女人去陪别的男人?”

  “这不是忍心不忍心的问题,是如果不去做的话,我就要死。”张富华尽力安慰两个女孩子:“你们不要想那么多,如果不想做的话,我在找别的女人。”

  “张管教,我倒是有两个姐妹,很漂亮,她们应该是你想要的人选,只要稍稍打扮下,没有人能看的出来她们是做那个的。”高丽自告奋勇道。

  “五月花的?”

  “不是,省城的。”高丽道:“最近她们和我说想从良,我觉得这应该就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