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镖你听说过吗?”张富华问道。

  “你说那个杜湘?听说过,据说很能打的。”黑蜘蛛的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你想怎么样?”

  “和他对阵的话,你有多大的把握?”

  “把握?”黑蜘蛛摇摇头:“点没有,不过我相信他和我对阵也同样是不会有点的把握。”

  “哦。”张富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想杀了他?杀他没有必要这么麻烦吧?”黑蜘蛛说道:“你可以随随便便找个去暗杀他啊。”

  “他是条汉子,对付英雄,就不能太卑鄙了。”

  “你可不是这样的人。”黑蜘蛛嗤之以鼻道:“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很简单,去省城帮我。”张富华说道:“李丽那边我跟她说,你过来帮我,我现在正需要人手。”

  “也好。”黑蜘蛛说道:“不过临走之前,你得帮我件事。”

  “说,只要是我张富华能做到的,定然全力帮你。”张富华应声道。

  “杀了于监狱长。”

  “非死不可?”

  “非死不可。”

  “好。”张富华点点头,如今的他今非昔比,想要悄悄的杀死个人,是件很简单很容易的事情。

  “那我就等着张监狱长的好消息了。”黑蜘蛛轻轻笑,风情万种。

  黑蜘蛛离开了之后,张富华就开始酝酿着杀于监狱长的计划。

  在杀她之前,或许自己应该好好的伺候她下。

  第107章午夜荒山

  张富华在出门之前,把自己在小镇的势力都调集起来,差不多有二十几个人,都是各个身经百战不惧生死的主,真的和地痞流氓黑社会之类的打起来,这二十几人能顶上五十人用。

  安顿好了之后,张富华开着车子直接去了五月花。

  在这个小镇而言,五月花已经是顶级消费的地方了,这里的姑娘是最漂亮最年轻的,到了床上也都是活计最好的,有钱的人没钱的人都喜欢来这里解决生理问题,唯的区别就是有钱的带着这里的姑娘出去开房,折腾就是宿,而没钱的只能在狭窄的房间里面就地解决,完事提上裤子就走,想再来次,就得再付次钱。

  张富华的车子直接停在门口,姑娘们眼睛亮,来了条大鱼。

  打开车门后,顿时几个姑娘围了上来,在张富华的面前俯首弄姿,之前见过他的,也都再次贴上来,她们知道高丽就是因为张富华的原因,才脱离苦海的。都希望下个就是自己。

  “我要见你们的老板。”张富华看都没看几个女孩子,尽管有人把裙子拉高,甚至都已经暴露出了里面的风情。已经见过了太多女人的张富华对她们没有点兴趣,如果换做之前,可能会对她们有所感觉。

  “在。”个女孩子立马献殷勤:“我带你去见她。”

  说完,女孩子拉着张富华的手就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最后停在个房间的门口。

  刚停下,屋子的门打开,首先走出来的是个男人。

  男人刚好和张富华的目光碰撞,张富华皱了皱眉头,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分杀气,这种气息不是能装出来的,手里没有几条命案,绝对不能在无意间就流露出这种气息。

  男人微微停下脚步,打量了下张富华,同样是眉头深锁,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离开,走到门口驻足,扭头又看了眼张富华。

  跟着男人出来的是于监狱长。

  看到张富华,于监狱长愣了愣。

  “不欢迎我?”张富华笑着说道。

  “找我?”

  “当然了。”张富华摊开手:“不请我进去坐坐?”

  “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于监狱长摆摆手,让那个小姑娘离开。

  “关于监狱长的事情。”张富华说道:“我现在的情况你知道,没有时间回来管理监狱。想请你东山再起。”

  “请我?”于监狱长将信将疑的盯着张富华,当初就是因为他,自己才从那个岗位上下来的,如今他会好心到把这个位子再让给自己。

  “恩,不过在你接任监狱长之前,你得跟我去见个人,她还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张富华说道:“重新掌管监狱,她肯定是有很多的事情要交代你的。还有小镇这边的其他事情,也都要并交给你。”

  “你是说李姐?”于监狱长心中暗想,不知道这个张富华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李丽定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张富华又根本不可能安安分分的守着这个监狱,毕竟他的产业越来越大,若是假的,谅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见还是不见?”

  “当然要见。”于监狱长倒也不合糊:“有些话,是要当面说清楚的。”

  跟着张富华出了五月花,上了车子,在黑夜里面穿梭。

  走了很久之后,眼前的灯光越来越稀少,看着路面的漆黑,应该是已经出了小镇,正往偏远的地方开着。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于监狱长心头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到了你就知道了。”张富华很专心的开着车子。

  “还要多久?”

  “很快。”张富华说完,车子转了个弯,停在了路边。

  周围片漆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于监狱长看了看四周,鸦雀无声,寂静的可怕。

  “丽姐在哪?”

  “下车你就看到了。”张富华率先下车,朝着面的山丘走去。

  第108章最后次

  已经已经跟着张富华来到了这里,于监狱长也没有办法,只能随遇而安顺其自然,随着张富华下车后,跟在她的身后。

  皮鞋踩在路面上发出嗡嗡的响声,在这个寂寥的夜晚,这个声音显得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

  跟着张富华到了山丘上,周边都是浓密的林子,根本就什么都看不清。

  “丽姐怎么会选这种地方呢?”于监狱长好奇的说道。

  “没有什么李丽,只有我。”站富华转过身,面带笑容:“是我想和你出来玩野战。”

  “野战?”于监狱长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在这里?”

  “恩。”张富华点点头:“怎么样?我选的地方环境不错吧?”

  “我没兴趣。”于监狱长说完转身就要走。

  “现在不是你有没有兴趣的问题,而是我有没有兴趣。”张富华冷笑道:“你不觉得跟我出来了,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吗?”

  “张富华,我知道你和李丽的关系很好,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于监狱长停下脚步,扭头道:“最好法我回去,不然的话,除非你杀了我。”

  “吓唬我?”张富华摊开手:“如果我真的可以杀了你呢?”

  “杀我?”于监狱长盯着张富华,夜色太浓,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道此时无可奈何还是阴险狡诈。

  “你阻碍了我的脚步。”张富华说道:“或许你自己都不清楚,我想把黑蜘蛛带到省城,留在我身边,事业刚刚起步需要人才。她就是我最想要的人才,而她跟着我的唯条件,就是杀了你。”

  “所以,你才故意把我骗出来?”

  “恩,你很聪明。”

  “你个人杀了不我。把你的人都叫出来吧。”于监狱长听到张富华的话,就已经知道自己是深入龙潭虎|岤了,想要成功的逃出去的希望很渺茫。

  “都出来吧。”张富华也没跟她客气。林子里面富出来了二十几道人影,把于监狱长团团围住,道道目光冷若寒冰。

  “杀吧。”于监狱长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在生死边缘游走了那么久,她早就预想过自己死于非命的场景,当真的面对死亡的时候,竟然没有感觉太多的可怕,更多的应该是种解脱的心理。

  做她们这行,原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业,十个人能有八个都是死于非命的。侥幸不死的人,都会成就方霸业。

  可惜,她的事业止步于此。

  “临死之前,我会让你再做次女人。”张富华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个个的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

  “张富华,你就不怕我死了之后变成厉鬼来找你?”于监狱长的面容很祥和,没有想过挣扎。面对着二十几个男人,就算在努力,也都白费,何况他又不是黑蜘蛛,不会什么武功。

  “要是我怕的话,就不会杀那么多人了,每个都变成厉鬼来找我,还让不让我活了。”张富华边解开她衣服全部的扣子,边说道:“你死了之后,我会为你祈祷的。”

  “会有人来找你报仇的。”

  “我这个人向都喜欢自己的敌人很多,越多越能让我警惕,活着才更有意义。”张富华说完,已经解开了她衣服上的扣子。轻轻的把她的衣服脱掉。扔到边的草丛中,接着手伸到了她腰间解开她短裙上扣子,拉开拉链,用力往下拽,再用脚踩着她的短裙,抬起她的服。

  张富华的动作气呵成,于监狱长逆来顺受。

  很快,于监狱长的浑身上下就已经丝不挂了,而她则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回忆着她的这生。

  想不到,最后她要死在个曾经玩弄过自己,曾经让自己想过为了他放弃家庭的男人手里。

  他到了床上厉害,比她的丈夫厉害的多。阴谋手段也同样厉害,和自己那个安于现状无欲无求的丈夫比起来,天壤之别。

  这生,到此了结?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子女,对不起那些曾经死在我手里的人。

  她边想着,边感觉到张富华已经抱起了她的右腿。

  第109章艰难考验

  张富华抱起了于监狱长的右腿,另外只手兜着她的腰,试了下,似乎用不出来力气,便顶着她,将她的身子狠狠的顶在了棵树上。

  随后,他开始正式的侵占着于监狱长的身子。而于监狱长直都是微微的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享受着这临死之前的最后次欢愉,还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对于这些,张富华根本就不愿意多想,他只想满足发泄下。

  做完了也就是发泄完了,自然就再也没有留恋,不过想到要杀死于监狱长,张富华内心也是有些不舍的,不管怎么说,这个于监狱长都是风韵尤存的女人,很风情万种,尤其是到了床上,能伺候的男人神魂颠倒。

  “张富华,最后劝你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就是你的前车之鉴。”于监狱长懒得去提自己的裤子,闭着眼睛靠在树上微微的喘息。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呢?”张富华苦笑下:“你放心吧,我不会和你走上同条路的话,你的手里沾满了太多人的鲜血,而我不样,我做的是光明正大的生意,而你,则是多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愿吧。”于监狱长轻轻笑:“结我留个全尸,我不想死的太难看。”

  “你放心,如果你不挣扎,你会死的没有点痛苦。”张富华后退了两步。旁边两个人走了上来,其中个人手里拿着支针管。

  路走好。张富华在心中默默的念着,随即转身离开,他可不愿意亲眼见到自己的人去杀人。

  回到了车子里面,很快,二十几个人也都从山丘上下来。

  “死了。”个人走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就好像他刚才杀的根本就不是个人样。

  “恩。”张富华点点头,关好车窗,开着车子离去。

  这夜,张富华睡的还算是踏宴。早上醒过来之后,直接去了监狱,他不在的这段时间,监狱切都好,甚至是在方芳的努力下,比之前还要好,越来越人性化,到了这里的女囚犯都暗自高兴,在改造的同时能学到很多的东西,人心安抚下来,也就都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到处片积极向上的景象。

  为此,张富华狠狠地表扬了下方芳。

  下午,张富华开车离开监狱去见黑蜘蛛,把事情说了遍,黑蜘蛛菩应这次和张富华起去省城,她也不想辈子都窝在这个小山沟里面。

  交代好了之后,张富华分别看了林小柔等人,最后回到住处已经是傍晚。

  正准备自己做点东西吃的时候,有人敲门。

  张富华看了看外面,微微愣,童晓琳?

  “不欢迎我?”童晓琳轻轻笑。

  “当然,正准备自己做点吃的,外面的再好吃也不如自己做的,还是你有口头福。”张富华笑着请童晓琳进来。

  “你还会自己弄吃的?”

  “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偷偷的做。回来之后我爸常不在家,偶尔也自己弄点。”张富华说道:“你先坐着,我去弄。”

  很快,炒了四个菜,张富华解开围裙,坐在童晓琳的对面。

  “看样子不错。”童晓琳赞叹道。

  “吃吃看。”

  这顿饭两个人吃的很开心,有说有关,童晓琳还是那么的女王气质,无形中就能渗透出种居高临下的气息,让人不得已仰视,张富华甚至心中暗想,这就是我将来的媳妇?

  “拭我有事吧?”收拾了下只后,张富华问道。

  “最近直都没见到你,想看看你怎么样。”童晓琳微笑。

  “想我了?”张富华厚颜无耻的说道:“反正我个人睡在家里也没意思,你要是真的想我的话,晚上就住在这,虽然简陋。但老话说的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注定是我的人,就得跟着我习惯这种生活。”

  童晓琳脸色红,万种风情,这种女人天生就让男人想入非非,那高耸的胸脯那雪自的肌肤,那完美的身段,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男人的荷尔蒙。

  第110章半夜房内

  这夜,张富华和童晓琳没睡在起,也什么都没有做,两个人聊了很久很晚,随后他就把童晓琳送回了家。

  李丽之前为了能让童晓琳好好的在小镇里面陪着张富华,自然花重金给她买了套房子,很别致,栋二层建筑,屋子里面的装修很简单,干争空旷。

  要不是张富华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不可能放过童晓琳的,他这种人直都生活在他个特定的世界里面,从他第天坐上这个监狱长的位子之后,他就知道,他的使命是不断的拼搏不断的前进,只有达到了定的高度,才会让那些人都敬而生畏。否则,旦停下来,只有死路条。

  当然,这期间,能享受的他定会去享受,张富华本身对吃穿并不太在意,唯在意的也可能只有性了。对性的质量和对象要求也随着地位的提高也会水涨船高。而童晓琳这个老天爷赐给自己的天使,他不想这么早就把她牵扯到自己庞大的性王国里面,若有天倦鸟归林了,至少这个天使会直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个时候,他们都是彼此的唯,那才让她不会有被裹读的想法。

  “你那个屋子实在是太破了,就住在我这里吧,反正有两层,好几个房间。”童晓琳反常态的主动要求张富华留下来,再漂亮的女人,个人住偌大的房子也会觉得寂寞的。

  “不住了。”张富华摆摆手:“我还是住我的那个小房子比较舒服点。”

  “你始终还是忘不了她。”童晓琳没有叹息,只是盯着张富华的眼睛,她清楚,张富华在此之前先遇到的徐温柔,那个女孩子也确实为了张富华做了很多,付出了很多。她没有理由要求张富华去遗忘她,如果连那么全身心为自己付出的女孩子都可以轻易忘记的话,张富华这个还值得托付终身吗?

  “对不起。她是我第个用心的女人。”张富华苦笑起来,这件事他不用隐瞒,相信童晓琳已经知道的清二楚了:“我和她之间不管发生了什么,她在我心里的位置都没有改变过。哪怕有天,有个人死在对方的手上,也是天命。每次回到小镇,我都会住在哪里,有些时候也幻想着她回来陪我,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我们已经走的太远了,有了自己的轨迹,都停不下来。”

  “我懂。”童晓琳笑着点点头:“你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

  “偶尔在女人的面前玩深情,还蛮不错的。”张富华耸耸肩脍,转身出了院子。

  他并没有着急离开,坐在车子里面抽了根烟,直等到童晓琳房间的灯关了,这才离去。

  随后给自己的人打了个电话,腾出来六个人保护她,只要是和自己有染的人都会落入敌人的眼线中,尤其是像童晓琳这么漂亮的女人,又有谁会不惦记呢?

  回到了和徐温柔曾经的屋子里面,张富华时间百感交集,心中默念着:徐温柔,你还会回来吗?

  凌晨之后,张富华睡的香甜的时候,听见家里的门吱嘎声。

  很警觉的,张富华睁开了眼睛,身子却没动。

  阵轻微的脚步声,很轻很轻,来者定是在小心翼翼的前进着,生怕是惊醒了睡梦中的张富华,他哪里知道,张富华已经醒了。

  走到了床边,那个人小心的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把刀子,迅速的朝着张富华的胸口刺了下去。

  张富华身子滚,险险的躲过了这刀,就在那个人错愕的时候,张富华已经脚瑞在了那个人的胸口上,还没等那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倒退了两步,跌坐在地上。

  张富华迅速的从床上拔出那把刀子,跳下了床。

  “谁让你来杀我的?”张富华拎着刀子蹲在了那个人的身边,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

  整个过程,气呵成,没有丝豪的停顿,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