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部下走了老远还不住回头向我们招手告别,而我心里却不禁感到阵阵酸楚,再见到你们的时候也许就是在战场上了,说不定还要拼个你死我活

  “咋咋放了呢?”虎子这时才发现我是要把那些美国兵放了,急急忙忙地跑了上来叫道:“百多名美国鬼子呢!说放就放了?不成,俺去把他们追回来!”

  “虎子,虎子”我忙追了上去拉住虎子说道:“虎子哥,这是团长的命令。”

  “排长!”虎子肉痛地说道:“俺俺想不通,好不容易才逮住的鬼子,咋就这么放了?他们回去拿起枪不就又跟咱干上了?这这不是便宜他们了?”

  “你知道啥?”在旁边的老班长帮忙训着虎子道:“知道啥叫放长线钓大鱼啊?知道啥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啊?净知道穷搅和!排长,你的装备”

  “嗯。”我从老班长手里接过装备,喊了声出发,就带着本排的战士跟着大部队朝北撤退。

  按照我与团长商量好的,路上全团的战士都有意丢下些装备,偶尔还会有几支老式步枪,甚至在过桥时还会故意把桥炸掉,目的就是要让敌人确信我们是真的逃跑了

  只是这却更是让虎子摸不着头脑,跟在我身旁就直问:“咱这不是要让敌人追上来呢?咋还把桥炸了呢?”

  害我又费了好番口舌才跟他解释清楚,心里只对虎子这个直脑筋的战友毫无办法。

  “崔排长,是你出的主意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金秋莲跑到了我的身边低声问道。

  “还不赖吧!”我笑了笑默认了。

  “就知道是你。”金秋莲撇了撇嘴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敌人还不定会上当呢!”

  话音刚落,后面的侦察兵就赶了上来叫道:“敌人跟上来了,敌人跟上来了!回快速度”

  我以个得胜者的姿态向金秋莲扬头,开心地笑着。那个扬眉吐气啊,自从去救人反被她救到现在,我直都觉得在她面前掉了面子,现在终于在这件事上露脸了。

  “得意什么?”金秋莲做了个鬼脸切了下:“还不是那些反动派太笨了!”

  “噫?”我不由在心里哀叫了声,是不是每个女人都这么会诡辩滴?在现代时我就为此深受其苦了,总以为到了这人人都举着毛主席语录的时代会有所改观吧!没想到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八章惠山津

  惠山津,鸭绿江畔的个小镇,在这里只要站在高处就可以隔江远望中国东北的美景。不过说它是个小镇倒不如说是个小村更贴切些,因为它不过是在群山脚下的块空地上稀稀拉拉地建上几十间木房,老百姓早就在志愿军的劝说下转移了,几扇忘了关的窗户被寒风带得啪啪作响,破竹蓝懒洋洋地在雪地上打着滚,留下的道道痕迹很快就被新雪盖得无影无踪。

  但就是这样萧条的个小村子,在今夜却注定要成为举世闻名的村子。因为它很快就会成为美军走得最远,第次也是唯次到达中朝边境的地方。

  自从用了我的建议后,即便是以沃克的多疑也真以为志愿军人数不多,或者是因为粮食弹药供应不上真的要退出战场,所以他们越来越放心地往鸭绿江猛赶,特别是装甲部队更是路领先,不分昼夜地朝前开进。

  这却苦了我们这个诱敌深入的团队,因为后面跟着的敌人开进速度过快而只能不分昼夜地行军,到后来还真像是被敌人追得逃命样的在前方猛跑,这不,只三天两夜的时间都跑到鸭绿江边了。

  为此我再次很委屈地挨了褚团长顿训:“你小子这药也下得太猛了,要么就个手榴弹把敌人炸得趴着不动,要么就让他们把咱像赶鸭子样赶你倒是有点分寸啊你!”

  我的妈呀!我不由在心里叫了百声冤,如果我能让反动派要快就快要慢就慢滴,那我还不成神仙了我!

  来到鸭绿江边的惠山津还没来得及休息,我们就接到命令:“就地构筑阵地,准备迎击敌人!”

  ——该是出手的时候了。

  我与战友们趴在村旁边座小山上的战壕里,不由百感交集,因为在这个山头上,我们可以看到自己的祖国。

  只不过隔了条江,在鹅毛般的大雪下,江这边与江那边的景色没什么不同,都是白茫茫的片,但在我们心里眼里却是那么的不样。

  江这边,天上下来的雪仿佛都是冰冷的,但是在江那边,那雪花却是种温暖种温馨是道亮丽的风景

  当部队刚开到鸭绿江的时候,不分昼夜地跑了几天几夜的志愿军战士也顾上疲惫,不少战士站在江边远远地望着对岸,久久也不愿意离去。

  “想家了吗?”张连长小声地问着。

  “想!”

  “想!”

  战友们纷纷点头,其实张连长这句话本就是多余的,战士们从来到这个小镇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祖国的方向,就算是有些地方被山挡住了看不到也样,就算是在构筑工事的时候头也没低下过

  “俺也想啊!”张连长从兜里摸出了包香烟,分给了战友们,然后沉重地说道:“虽说这才离开了半个多月,但是感觉跟以前打仗不样了!俺直寻思着这到底是出了啥问题,你说咱们打了十几年仗也算是老兵了吧!这才打了十几天的仗咋就会想家了,到了这,咱就明白了!”

  张连长朝江对岸望去,长长地吐了口烟圈接着说道:“咱中国人最讲究尸骨还乡,但是在这”

  战士们全都沉默了,只是傻愣愣地望着江的那边。这时我才更深刻地认识到志愿军们所承受的是什么,解放军战士向来是死在哪里就葬在哪里,如果是在自己国家打仗那也不怕,但是在这异国他乡,就意味着牺牲之后或许家人连祭拜的碑都找不到了。

  “同志们!”这时张连长狠狠地把烟蒂丢,站起身来说道:“江那边就是我们的祖国,是我们的人民,是我们的土地,我们在这里受苦受难在这里流血牺牲,就是为了让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家人不受苦不流血。你们说,我们能让敌人打过去吗?”

  “不能!”

  “你们说,我们能让敌人踏上我们的国土用子弹炮弹破坏我们的家园吗?”

  “不能!”

  “你们说,我们能让敌人的枪口刺刀对准我们的兄弟姐妹吗?”

  “不能!不能!”

  战士握着拳咬着牙在喉咙处小声地叫着,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透出无比的坚定和阵阵杀意,就像是群潜伏在森林里的老虎正对着它的猎物发出低沉的嘶吼!

  我也被这种气氛感染了,只感觉到自己和自己所在的这个团队无坚不摧无所不能,这时不管前面来的是多么强大的怪物,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拥而上把它撕得粉碎!

  第批来到这里的敌人,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

  “,!”

  “r!”

  随着声高过声的美国式的欢呼,群美国大兵在黄昏前最先到达了惠山津。

  以我所查阅过的资料里,我知道这支部队是美7师的先头部队,他们的师长是戴维·巴尔,因为他们是第支也是唯支到过鸭绿江边的美军部队,所以他们的名字很荣幸地登上了史册,只不过紧随其后的就是他们如何被打败的过程。

  以美国人在朝鲜的打仗习惯,如果有遇到抵抗的话就是伪军在前他们在后,而如果没遇到抵抗抢功劳的话,那谁也抢不过这些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所以他们会跑到前头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只不过这回他们要抢回去的只怕不是什么功劳,而是志愿军为他们准备的子弹和手榴弹。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九章初战告捷

  “哟嗬”

  “嘘哈”

  越来越多的美国大兵驾着汽车吉普车和坦克开到了这个村子,大慨有个营的兵力。原本空无人的惠山津很快就热闹了起来。机动车胡乱地停在空地上,美国大兵们欢呼着嚎叫着,甚至还有人肆无忌惮地朝天放着空枪,似乎是在炫耀着他们强大的武力。

  这时他们的战地记者也赶来了,他们举着老式相机疯狂地按着快门,尽情地捕捉着每个胜利的镜头,大兵们也很配合地举着枪摆出各种胜利的姿态,更有群美国大兵效仿当年巴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打到莱茵河时的做法,在鸭绿江边解开裤子大撒其尿。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在这零下二十几度的寒冷之中对着江水撒尿是件很痛苦的事,许多大兵站在江边老半天也挤不出滴,只惹得其它大兵的阵嘲笑!

  “嗨,你那玩意不行了吧!”

  “我很乐意为你拍张照,然后把相片寄给你老婆!”

  “如果是我,我会亲手把照片送到你老婆手上,接着再向她求婚,我想她会很乐意接受的!”

  他们毫无顾忌地开着玩笑,完全不知道周围的山上正埋伏着志愿军个团的兵力。在这刻,他们打到了鸭绿江,似乎就意味着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可以回家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恰恰是在这时,战争才刚刚开始!

  “突突!”几声,三颗红色的信号弹在美军惊异的眼神中带着啸声缓缓升向天空。彭老总精心策划的第二次战役全面打响了。

  “杀!”早就按捺不住的志愿军战士像猛虎样从战壕中跃了出来,像雪崩样扑向山下呆愣着的敌人。冲锋号再次响起,但是这回号声却被战士们喉咙间爆发出来的喊杀声压住了。不为什么,为了我们的身后就是祖国,为了让人民知道我们在杀敌!我们要让江对岸的人民知道,有我们在,他们永远也用不着担心敌人会踏上中国的土地步!

  “杀!”我也狂吼着举着上好刺刀的步枪扑向敌人,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量哪来的信心,只觉得后面有人在推着我往山下狂奔,眼里仿佛已经看见敌人在我们的攻势下溃不成军的样子。

  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还不等我们冲到面前敌人就乱作团。在江边撒尿的美军连裤子也来不及扣上就往回狂奔,汽车坦克纷纷掉头,动作快的吉普丢下车后大堆狂追的大兵们猖狂逃窜,但很快又在狭小的道路上被其它汽车挡住了逃路。坦克笨拙地掉着头,把挡在它身旁的汽车推倒滚在了路旁,来不及避开的美军被压个正着,在汽车下发出阵阵求救。

  当志愿军们冲到美军面前时他们再也没有刚才威风凛凛的姿态,而是没有任何抵抗地举起了双手。甚至有些志愿军战士还用步枪指着坦克,喝令躲在里面的美军出来投降。胜利者只在这瞬间,就成了惊慌失措的投降者。

  “美国鬼子还真不咋样!”虎子大手挥就缴了三名美军的枪,呵呵笑道:“这回俺还真抓着美国俘虏了!”

  “留个排打扫战场,其它各单位继续前进!”褚团大声命令道,这些天尽是被敌人追,像鸭子样被赶着还真是不爽,现在该是从原路返回杀他个回马枪的时候了。

  咯吱作响地踏着地上厚厚的白雪我们路朝公路上跑去,四周远远近近再次响起了枪炮声,各处山林里潜伏着的志愿军们几乎是在同时间对进犯的美军发起了反攻。四五十万人啊,就算人人都拿着柴刀也要把那些美国佬吓个半死。

  天上隐隐传来了敌人飞机的嗡嗡声,但是志愿军战士们完全不加理会,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在这黄昏时刻灰蒙蒙的天色下敌机根本就看不见就算看见也无法分辩敌我,所以到晚上就是咱志愿军的天下啦!

  志愿军们发动反攻的时机刚刚好,黄昏正是天色将暗的时候,这时候对志愿军来说,战士们已经休息了个白天,现在有整晚的时间来追敌杀敌。

  而对于联合国军来说,他们却是赶了天的路,此时正是他们饥饿疲惫要吃东西要休息的时候,却被迫要拿起枪来战斗或是逃跑。再加上在夜里他们的高科技装备很难发挥作用,这战场形势孰优孰劣自然是不明而喻了。

  轮圆月慢慢地从天边升起,像面挂在树上的镜子样闪着寒光,在志愿军队伍旁投下了片模糊的影子,也照亮了这个苍白而又冷酷的战场。

  这时前方突然就传来了枪炮声,阵紧过阵的。

  “前面干上了。”褚团长大声叫道:“加快速度,同志们,给那些美国佬点厉害瞧瞧,也要让人民军的同志看看,咱中国的兵可不是吃素的!”

  “是!”战士们大喝声,就加快了速度朝前跑去。

  避开了公路爬上了山头往下看,果然是美国佬,而且还是美国佬的装甲部队,二十余辆坦克,大多数是“霞飞”轻型坦克,两三辆看不出是什么型号的中型坦克。此时正在山脚下的片开阔地上围成圈,狭窄的出口处停着辆被炸毁的坦克,正好堵住了美军装甲部队的逃路,感情是志愿军们干的。

  但是那些美国兵也不赖,知道逃不走就把所有的坦克在开阔地中间围成圈,个连队的步兵在圈内以坦克为掩护严阵以待。坦克掩护着步兵,步兵掩护着坦克,倒还让他们构筑成了道攻不破的钢铁防线。

  现在倒好了,我在心里苦笑了声,把这群铁疙瘩困在这里,他们逃不了,咱们也吃不掉,个团的志愿军战士全都被挡在这里无法前进。现在是晚上那些坦克的75毫米火炮发挥不了作用,如果到天亮他们可以开炮了,再加飞机的增援

  第二卷第二次战役第十章棒球

  “他娘滴!”褚团长狠狠地砸了下拳头,对身旁的名战士下令道:“三营长,带两个连队上去,多带些手榴弹,从两个方向把这群铁王八包围了,凑近了把手榴弹往里丢。

  “是!”被称作三营长的战士敬了个礼就下去准备。

  我不由在心里暗赞了褚团长声,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如果能丢几十个手榴弹到那坦克圈里面去,那步兵基本上也就剩不下几个了。解决了里面的步兵,那些坦克在这黑灯瞎火夜里就只有等死的份,随咱们怎么折腾。

  两个连队很快就组织起了进攻,月光下,他们并没有像往常样喊杀着冲向敌人,而是分散在雪地上依靠树木和地形匍伏前进。

  看来志愿军战士们也不只是会好勇斗狠嘛,说实话见到这个情景我颇感到些意外,从来到这个世界直到现在,我还是头回见到战士们不是挺起胸膛来奋不顾身地朝前冲杀。

  不过想想也是,这“霞飞”坦克虽说是轻型坦克,但在它上面却装备了两挺762毫米的机枪,挺127毫米的高射机枪。眼前这二十余辆坦克这么合计,只坦克上装备的机枪就有六七十挺之多了,就更不用说里面还有个连队的步兵掩护。如果还像以往样挺起胸膛来集团冲锋,只怕这趟就算个团的人冲上去也不够他们打。

  志愿军战士们想必也知道这些数据,因为他们也没少吃过它的苦头。在日本人投降之后,美国就送给国民党大批的坦克帮助其建立装甲部队,其中的大部份就是这种24“霞飞”坦克。

  夜色中两百多人的部队在雪地上顿顿地朝中间的坦克群缓缓爬去,远远望就像汹涌澎湃的海水样慢慢地侵蚀着中间的座孤岛。褚团长握紧拳头,双目紧盯着战场,似乎在担心着战士们的安危。方法虽然可行,但是在美军强大的火力下必然会有不小的损失。

  “哒哒哒”在志愿军距离美军还有百多米的时候,美军开枪了。也许是因为在夜色下能见度较低的原因,他们拥有七百米射程的机枪和步枪却直等到志愿军们靠近到百多米时才开始射击。

  霎时山脚下就像炸开了锅般,枪声,爆炸声,子弹的呼啸声响成了片。不少原本在向前爬动的战士无声无息地停了下来,我知道那些没有继续往前爬的战士不是畏惧敌人的火力,他们会停下来的原因只有个,那就是他们已经奉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九十米,志愿军继续爬着,速度并没因为美军的火力而有所减缓,虽然这其中不断有战士被流弹打中,但他们根本就不加理会。

  我在现代时读过编文章,说的是名美军飞行员在轰炸志愿军队伍时,很惊奇地发现志愿军们完全不理会落在队伍中的炸弹,就算有人被炸死炸伤,志愿军们点也没有停顿,甚至连头也没有回下,为此那名飞行军还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炸错人了。

  八十米,很明显美军并没有动用他们所有的机枪,火力网并不像我们原先想的那样强,除了少数几挺机枪外,大多数还是美国大兵躲藏在坦克后朝志愿军们射击。他们是在节省弹药,也是为坚持晚的战争做准备了。

  七十米,这时美军终于按捺不住了,十余辆坦克上的机枪吼叫着喷出了火舌,漫天的子弹打得阵地前的雪粉飞溅,只打得志愿军周围宛若蒙上了层白雾。

  “嘟”的声,这时战场上响了声牛角号,爬到前面的志愿军战士甩出了排手榴弹,不过目标不是那些坦克,而是坦克前方的空地,趴在地上是不可能把手榴弹掷出七十米这么远的。

  随着连窜的爆炸,志愿军战士们大喊声就乘着手榴弹激起的烟雾往前冲。美军似乎也意识到危险,再也顾不上节省子弹而打响了所有的机枪。我身上山头上往下看,只见山脚下到处都是子弹带出的道道白光,就像张鱼网样自坦克群向四周扩散开。

  在敌人手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