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恩大德,可是乡亲们对我说‘你在战场上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罪,还不是为了保护咱们吗?这就是对咱们最好的报答了!’,临别了村长还交待我,让我安心上战场打仗,他会像亲闺女样对待我妹妹的,往后就算我成了烈士,他也会替我妹妹找个好人家,让她过上好日子!”

  “那就好!那就好!”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拍了拍徐永维的肩膀,鼓励道:“那就不要辜负了乡亲们对你的期望了,好好在部队里学本领打鬼子吧!”

  “嗯!”徐永维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晚我想了很多。从来到这个时代起,我接触到的人都是军人,直到最近我才接触到百姓。直以来,我都以为只有在革命纪律约束下的军人,才拥有那样高的思想觉悟;同时我也以为,只有战友之间的感情,才让他们无私奉献舍已为人。

  但现在我却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现在我才认识到,拥有这些的不只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有全中国的人民。在战场上与联合军对抗的不只是身在朝鲜的军人,更有国内千千万万的百姓!

  或许是因为穷,所以这时代的老人都有个习惯,就是会藏着笔钱做为自己的棺材本。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死后,孩子会因为没有钱而把自己草草埋葬了。有些老人宁可活着的时候饿着肚子,也要把这笔钱省下来。平时就更是藏着揶着,连自己的亲身儿子都不告诉。可想而知这笔钱对老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但是,为了这场战争,为了在前线的志愿军战士,老人们却可以把这笔办理身后事的棺材本都捐了出来。没有人知道,捐出这笔钱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无私,不过我却知道,这些老人送到我们手上的不只是棺材本,更是他们的支持,千千万万百姓的支持!

  他们连棺材本都敢捐出来了,我们志愿军还有什么仗不敢打?还有什么仗打不赢?

  第二天,我就带着战士们来到庞师长指点的军事基地对战士们进行例行训练。

  余东沛的后勤基地,主要是用来给前线的战士们提供个物质中转站,所以不能长住。如果个个部队都要在他那个后勤基地长住的话,那也不现实。所以我们在那休整了两天,补充好物质后。就开往另外个军事基地。

  军事基地并不远,我们行人带着几车的粮食和物质,按照庞师长指定的方向走了三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几天前我还担心战士们这趟回家之后,也许会因为牵挂着家人士气有所低落。还想着该怎么做战士们的思想工作或是采取什么措施让战士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和休整上来。但现在却发现这个担心是安全多余的。

  这趟回家,战士们全都被家里的亲人和乡亲们激起了心中豪情,所以士气空前的高昂,甚至还超过了在战场上打了胜仗的时候!这不?个个都把胸膛高高地挺起,就像是刚刚斗赢了的公鸡似的,以至于把守基地的战士看着我们,都被我们所表现出来的精气神所震慑。个个都带着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

  出来迎接我们的是驻守在这个基地的吴连长,看过了我们的通关文件后,他朝我们敬了个礼,就在前面带路把我们迎了进去。

  踩着地上的积雪,沿着山路走进了基地的入口,我们不由看着里面空荡荡的山谷直发愣。

  没有房子,也没有其它的军队,山谷里只停着几辆残破的美式坦克几挺高射机枪,和几门分不清是什么型号的大炮。过了好半天,我们终于在山谷的两侧发现了几排熟悉的坑道口。

  “吴连长,这是”见此我不由疑惑地问了声。

  “报告团长!这就是我们的军事基地!”吴连长挺身回答道。

  “这就是军事基地?”我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军事基地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是住坑道?”

  “报告团长!原本这里是有宿舍的,但后来又全部拆除了!”

  “拆除了?为什么?”

  “为了发扬咱们革命军人艰苦奋斗的作风!”吴连长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让休整的部队更好地适应战场上的环境,也可以更好地训练新兵!”

  “什么?新兵?”闻言我不由疑惑地朝吴连长望去。

  “是!”吴连长点头回答道:“团长还不知道么?从前线下来的部队大多减员严重,团长的部队也不例外吧!现在正好可以乘着休整的时间补充兵员,训练段时间后才能更好的上战场打击敌人啊!”

  “嗯!”闻言我不由点了点头。

  吴连长说的没错,志愿军使用轮换的战术作战,并不是把前线的部队调回国内享受的,而是为了让前线的部队得到休息保持士气,并且能得到补充保持战斗力。尤其是对补充进来新兵的训练,就更为重要。

  话说在朝战初期,志愿军的准备也不够充分。而且那时战斗减员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线战斗人员严重不足,以致于从各地调来的补充兵许多都是在火车上走走正步学学打枪就直接派上战场了。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补充兵伤亡率极高,部队的整体作战能力也因为这些完全没有作战经验也没有经过必要的训练的新兵加入而有所下降。

  但是随着战争的发展,前线的局势也跟着渐渐稳定下来,我们也有时间利用休整的时间对新兵进行必要的训练。这样又能使部队吸收新血,又能保证战斗力,为将来再次上战场做好准备。

  “这里还有别的部队吗?”我漫无目的地朝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随口问了声。

  “报告,除了我们连队之外,没有别的部队!”吴连长回答道:“上批在这里休整的39军的同志,他们刚入朝不久,正好就把这个基地空出来给了你们!”

  “唔!”听着吴连长的话,我总算是明白了。志愿军战士虽说是从前线撤了下来,可是回到国内谁都没有闲着。批批的都在为重上战场做准备呢!而且为了在必要时能及时入朝增援,许多基地都设在中朝边境。

  “全体都有!”想到这里我就对战士们下令道:“马上进入坑道,按照作战要求在各高地构筑工事!”

  “是!”战士们应了声,当即四散开来进入指定位置。

  我带着战士们随便在高地上走了圈,就发现了不少问题。39军的同志挖的坑道很浅,最深的也只有几米,这么浅的坑道根本就不足以抵挡美军往里投的炸药或是火焰喷射器的火焰。有些坑道使用的原木太少,经不起美军的轰炸。而且坑道口开的也不是很合理,互相之间没有联系,不能互相提供火力支援。

  这也不奇怪,39军的同志在打朝战的时候,互相之间还是大部队的穿插进攻,还没有展开坑道战。我想,他们只是听说前线正在打坑道战,所以在后方也跟着以他们想像的方式进行坑道战的演练。但演练毕竟不同于实战,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他们当然是不会知道什么样的坑道才能在前线上抵挡住敌人的进攻。

  不过我想,当他们走上战场时很快就明白了,因为他们很快就会接手线部队留下的坑道。只是却苦了我们,这不?538团长战士们个个都对着这些不合格的坑道苦笑不已。

  有的战士就议论开了:

  “这些坑道咱敢进去吗?美国佬的几颗炸弹就把咱们给活埋了!”

  “就是啊!还有这几个坑道,敌人只要在那石头架上挺机枪,就可以口气封死四五个坑道口了!”

  “哪来那么多废话”听着我不由朝战士们大声命令道:“这是战场,该做什么都做什么去!”

  “是!”战士们应了声,二话不说就抽出铁锹忙了开来。

  “唉!还真是命苦!”看着忙得热火朝天的战士们,我不由在心里苦笑了声:“这在战场上挖坑道还不够,下了战场还得干着同样的事,真是刻都无法消停。”

  选择了个还算过得去的坑道做为自己的团部,警卫员很快就在里头摆上了桌子煤烟灯地图等。电台兵马上就开始呼叫师部,报告我们当前的位置和情况,电话兵就背着整捆的电话线满山乱跑

  所有的切都不需要我的命令就布置得井井有条,战士们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该怎么做。这也许就是带领支老兵部队和支新兵部队的区别吧!

  无聊地坐在炮弹箱上看着桌面上吴连长刚刚送上来的地形图,种无力感就在我心里油然而升。

  这即没有敌人又没有危险的,就咱们个团在这还看什么地形图呢!

  假想敌?演练?

  不是有句话叫做“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么?这话的意思就是看到了更险更奇的山后,对普通的山就看不上眼了。

  同样的,我觉得我现在面临的情况也是这样。我们是支在现实的战火中淬炼出来的部队,现在让我们在这明知没有危险也没有敌人的情况下演练,心里的第感觉就是没劲。

  而且我想不只是我会这样想,538团长战士们同样也会这样想!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八十三章高级步校

  基地里的生活枯燥而又无趣。这让我不禁有些想念起战场来。

  虽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事跟战场上没什么两样,各方面的物质也比战场上充足得多,但感觉却是完全不样。在战场上咱们挖坑道构筑战壕,那是为了胜利为了生存,可是现在在基地里挖坑道构筑战壕,为的却是不让自己的战斗能力下降

  当然,在战场上时刻都充满了危机和惊险,也是让我感觉不到时间过得有多快的原因。战场上的大多时候,每过完天我心里都在想着,又活过天了,真是幸运啊!可是在基地的时候,每当看到夕阳下山,我就会不禁感叹声:太阳怎么才下山啊!

  这也许是因为我那不甘寂寞的性格造成的吧!

  因为我发现除了我之外,别的战士似乎都不觉得这种日子难熬。毕竟这跟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战场比起来,可以说是好得太多太多了。对于过惯了苦日子的战士们来说,这基地几乎就可以被他们当作是个渡假村了。这不?他们就连构筑战壕都是路谈笑风生,有些战士就更是挖两下歇上口气,再挖两下,抬头来看看风景他们权当这是在煅炼身体了!以至于在战场上只需要两天就能构筑好的战壕,到现在过了个星期也没有构筑好。

  这种状况后来因为补充兵的到来而有所改善,新兵们需要训练嘛!这训练当然也包括构筑战壕挖坑道了。而且各营各连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向新兵们强调。构筑战壕和坑道工事在朝鲜战场上是很重要的项,它直接关系到我们的军队能不能在敌人强大的炮火下生存的问题!所以丝毫马虎不得。有些口才好的干部,就更是搬出了“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消灭敌人”的那套,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把所有的体力活都交给了新兵同志,而他们就坐在旁指指点点的。

  话说回来了,他们说的那些还真是有道理,而且新兵也的确很需要这样的训练,所以我也只得无奈地默许了他们的这种偷懒的方法!

  这却苦了那些刚补充进来的新兵,他们个个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大多都是农民出身。这些补充兵在家拿锄头跟土地打交道的时间也不少,个个都抱着上战场来拿枪打鬼子的伟大的抱负,可谁想到这上来还是跟土地打交道

  不过战士们也并不是那么对新兵不负责任,毕竟他们也知道,当我们再次走上战场时,那些新兵就会是我们并肩作战的战友,就是彼此生死相托的同志。所以过了段时间后,就会抽出点时间对他们进行些必要的军事训练。走正步站军姿越野长跑射击训练,有时还绘声绘色的在新兵面前讲述着在朝鲜战场上作战的故事

  我个人觉得,老兵在新兵面前讲的这些故事也是十分重要的,因为那些故事里往往都包蕴含着许多值得新兵学习的经验。

  新兵的训练,我就只能放手交给刘顺义做。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是军人出身,从来就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当然,如果说上大学时的军训也能算数的话,我也不反对。只不过我的军姿实在是连自己都不敢恭维,什么拳头要举到多少高度啊,脚步要迈多远啊,全都忘得干二净了。哪里还敢托大在新兵面前显摆。

  “团长!”这天我正在坑道里无聊地翻着革命诗词选的时候,李平和满面笑容地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团长,这段时间可闷坏了吧!”

  “还真有点!”闻言我不由苦笑道:“打了这么久的战,这会儿突然停下来,全身骨头都不着劲了!”

  “是啊!我也差不了多少!”李平和笑道:“不过团长放心,你很快就会有新任务的!”

  “新任务?”闻言我不由疑惑地问道:“什么任务?你怎么知道我会有新任务了?”

  “报告!”说来也巧,正在这时就有名电台兵朝我敬了个礼,然后给我递上了封电报。

  我接过看,只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速与李平和同前往北京,团内事务暂由刘顺义管理!”

  我不由带着奇怪的眼神朝李平和望去,他似乎是早就知道有这个任务了。

  “唔!”李平和迟疑了下,解释道:“我刚从电台那过来,先步看到了这封电报了!”

  “哦!”我点了点头,心思很快就回到这封电报上来。

  把电报重新看了遍,确定自己没看错后,不由在心里打上了个大大的问号!

  去北京?首都北京?去那干什么呢?

  做为个中国人,我想没有人会对北京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的。事实上,现代时我就因为工作的原因去过北京几回,进入朝鲜采访也是从北京上火车的。但那都是现代的北京,今天的北京,相对于现代来说也就是60年前的北京。我还真没见过。

  实话说,把团内的事务丢给刘顺义的这个命令我是很愿意执行的,我也不想留在基地里整天无所事事做个挂名的团长,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吃闲饭的人。

  于是个命令下去,我就迫不及待地带上警卫员李平和与几个电台兵,分乘两辆吉普车风风火火的就朝北京赶。

  “报告团长!团长咱们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往哪开?”司机的声音把我从睡梦中拉了出来。

  我唔了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朝车窗外望去。透过满是灰尘的玻璃窗和月光下朦胧的夜色,座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街上没有什么行人,偶尔会看到些大户人家门口上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那跳动的红光照得门前的石狮栩栩如生,同时也照亮了墙上个个红色标语。

  掏出了怀表看,这时才不过十点多,这要是在现代的北京,只怕是灯火辉煌正是都市夜生活开始的时候吧!想不到这仅仅相隔六十年,整个世界就会有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团长!现在往哪开?”司机见我没回答,紧接着又问了声。

  是啊!往哪开呢?闻言我不由愣,上级只是让我赶往北京,可没有告诉我目的地是哪!现在不知道往哪开了。

  “停车!”想了想我就下令道:“用电台与师部联系,告知我们的位置,并请求指示!”

  “是!”司机应了声,当即踩刹车,吉普车就“吱”的声停了下来。

  “唔!怎么了?”这时同样在睡梦中的李平和也惊醒过来,从大衣中探出脑袋问了声:“这是到哪了?为什么停车?”

  “到北京了!”我回答道:“我正打算问问上级下步指示呢!”

  “唔!开过了”李平和不由搔了搔脑袋,不好意思地说道:“用不着与上级联系,我知道上哪?”

  说着也不理我惊异的目光,就给司机递上了张地图,并在地图上指了个位置说道:“小李,往这开!”

  “是!”小李应了声。当即就掉转了车头,驾着车朝另个方向开去。

  “啥?”闻言我不由愣愣地看着李平和。

  “团长,你看着我干啥?”李平和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还在跟我装糊涂。

  “成啊你!”过了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苦笑着对李平和说道:“我说政委,原来就你心里明白啊!你这是贩卖人口还是怎么的?要卖了咱们啊?”

  “你这是什么话!”李平和不由笑道:“团长,我如果要贩卖人口,那能卖你们这几个煞星么?就算我肯卖,这谁敢买啊!嫌命长了不是?”

  哄的声,这话只逗得车内的战士们都笑开了。

  “坦白从宽!”笑了阵,我就有点不服气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

  “你不是说有空就要去拜访下我伯父么?”李平和笑道:“这回不需要有空再去了,咱们很快就到了!”

  “你伯父?”

  “是啊!”李平和点了点头,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中华人民解放军第高级步兵学校副校长,他想见你!”

  “什么?高级步校?副校长?”闻言我脑袋嗡的下就迷糊了。

  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就想了很多,也有想过来这里是要我见见某个重要的人物,毕竟这是首都嘛!但着实没有想到是要来这个具有神秘色彩的高级步校见副校长。

  也许是因为我不是军人出身的原因,所以我对这个高级步校了解不多。第次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