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虚作假这套,我想他还是看得清的,竟然也能被你给骗了过去?”

  “伯父英明!”闻言我不由笑着解释道:“其实这封电报,说假也不假,说真也不真的!”

  “哦!这话怎么讲?”老军人被我吊起了好奇心,就更满面期待地看着我。

  见此我不由暗笑声,都说这人越老性子就越像小孩,看来还真是不假。

  于是就解释道:“那封电报的确是师部的电台兵写的,字迹当然会对。只不过那内容,却是我写的,我是借口说要跟电台兵学习翻译电文,让他翻译电文来着”

  “唔!”老军人听着不由愣,接着很快就明白过来,哈哈大笑地指着我说道:“你啊你啊!还真是个鬼灵精,害我这个老头子想了几个晚上都睡不着,就是想不明白你是用什么方法!原来还是这么回事!”

  “伯父!”李平和听着就有些转不过弯来了,在旁有些不解地问道:“就因为这,当初我才会认为崔团长是特务的,不说别的,擅改电文也是大罪不是?你怎么还”

  “你个傻小子!”老军人不由气苦地拍了下李平和的脑袋:“你也不想想小崔这样擅改电文为的是什么!180师要真执行了上级的命令,谁都知道是个全军覆没的结局。可就这么修改了个电文,整盘棋就下活了。成王败寇的道理你懂不?战场上要的就是结果,什么样的方法能打胜仗,什么样的方法能活命,那就是个好方法!你真该向小崔好好学学了!”

  “不过小崔啊!”训完了李平和,老军人又对我说道:“你也别怪平儿,看了你的整个指挥过程,连我都以为你是事先知道敌人的布防了。现在想起来,这次指挥过程就像是个完美的艺术品啊!我都把它放在步校里的课堂上让学员们学习了!”

  “啥?”听着我心里不由暗叫了几声惭愧,我这哪叫什么艺术啊!我真是事先知道了敌人的布防,这才能在敌人的缝隙中游刃有余,最终把180师顺利的从敌人的包围圈中带了出来,谁知道现在还成为步校的教材了。

  “还有你提出的几个战术”老军人又接着说道:“先是及时提出了反斜面坑道战术,接着就是冷枪冷炮战术,最近就是前两个月对付伪军特工的特种作战!小崔啊,你身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奇迹!你总是在我军面临困难和危机的时候,提出了适合我军同时又能打击敌人的战术,要不是你的这些战术能够给我军带来巨大的利益,就连我都要怀疑你是个特务喽!”

  “呵呵伯父说笑了!”听着老军人的话我不由惊。心知如果面前这位老军人不是注重结果的话,早就该把我查办了!

  而现在,他心里也许是在想:如果我是特务的话,只需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可以给志愿军带来了巨大的伤亡,所以我不可能是特务吧!

  幸甚幸甚,要是人人都会这么想就好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八十五章潜伏作战

  “小崔啊!”又聊了阵。老军人就语重心长地说道:“现在交战双方已经坐上谈判桌,虽说还有点小打小闹,但前线的战局已经基本稳定。我们国内也直都在关注着个问题,那就是今后战局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只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啊,个个都上不了战场喽,人没在战场上就很难切实把握战场的形势,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唔!”闻言我不由迟疑了下。

  我迟疑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很难答,事实上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可以说是太简单了,毕竟我是从现代过来的人,所有的战局发展我都可以说得清二楚。比如说美军什么时候会发动进攻啊,什么时候会撤军啊,李承晚企图破坏谈判啊等等。甚至我在时间上还可以精确到月份,而且我还可以保证真实。

  不过这样来就会有个问题,我就这样说出来的话,当这些话验证时,老军人不会以为我是神仙,就会把我当作超级特务或是双面间谍

  但我又不能不说,直以来我都没机会把今后战场的形势让志愿军高层领导人知道,就算有机会说,高层领导人也不定会认真对待。难得现在有这个机会,我也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

  于是我就看着桌面上的地图。想了想就小心谨慎地回答道:“现在战场的形势,不仅仅是在谈判桌上陷入了僵持阶段,前线的战事同样也是如此。长达几个月的谈判,让双方都有充足的时间做好准备。我军在前线布下重兵,广挖坑道屯积大量的战略物质,甚至东西海岸线也做了充分的准备。整个北朝鲜的防御工事就有如个铁桶样。联合国也不例外,他们以飞机大炮军舰坦克钢筋水泥工事等现代立体防御的标准,先后构筑“耳明线”“怀俄明线”“堪萨斯线”三道防线,各道防线上均构筑了坚固的工事,设有大量的地雷和铁丝网。

  于是,战局就变成敌人打不进来,我们也打不出去的胶着状态。战线在三八线上小幅度推移。战场由最初的大部队大纵深进攻,转化为现在的小部队小高地的争夺战!”

  老军人听着我的话,不停地点着头,似乎很赞成我的说法。

  “崔团长的意思”李平和不由插了句道:“是不是今后的朝鲜战争就会这样僵持下去了!”

  “不!”我摇了摇头说道:“表面上看起来,战局发展成这个样子双方都没有进攻的余地。但实际上,我军防线上还有漏洞,美军还有进攻的空间!”

  “还有漏洞?”李平和不由疑惑地朝我望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在哪?”

  “在这!”我指着地图上五圣山的位置说道:“美军的优势,就是拥有大规模的现代化装备,我军虽然得到了苏联的支援,但在装备上还是远远落后于联合国军。我军没有海军,空军和坦克兵都在起步阶段,完全不能与联合国军抗衡,所以我军的防守只能依靠山地与美军抗衡,依靠坑道工事和黑夜抵消装备上的差距,旦在平原地区与美军会战。我军就会处在被动挨打的状态!”

  “有道理!”听着我的分析,李平和赞同地点头道:“所以说五圣山才是个弱点。五圣山地区虽然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美军旦攻下了五圣山,其后就是马平川的平康平原。美军装甲部队就会长驱直入,敌人装甲部队不需天就可以到达平壤城下,这也许会捍动我军整条防线,可能改变整个战局!”

  “没错!”我点头说道:“我是这么想的,南韩不是美军的土地,所以美军认为在三八线上多争个山头少争个山头,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意义,那除了会增大美军的物质损耗和人员伤亡外,对美国政府来说没有半点好处。所以下次开战,美军不打则已,要打,就必定会打个有可能改变全局的大战!所以我大胆的猜测,美军的下次作战的目标,必然是五圣山地区!”

  我和李平和越说越欢,猛然间看到坐在身旁的老军人言不发满脸笑容地看着我们,不由都停了下来。

  “说啊!继续说嘛!”见我们停下来,老军人不由点头称赞道:“你们说得很好!分析得很透彻也很有道理。特别是小崔,能把战场的形势和美军的政治立场结合起来考虑。这尤为可贵!说得很好,继续往下说!”

  “伯父!”我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不由劝道:“现在已经很迟了,不然我们明天再接着说吧!”

  “是啊!伯父!”李平和也跟着劝道:“反正我们也没这么快就走,往后有的是时间,现在都已经凌晨了”

  “诶!”老军人精神抖擞地拒绝道:“我在白天睡过觉了,现在哪里还会睡得着喔!再说了,你又不是我知道我,说起打仗来全身都是劲了,继续继续”

  说着不由分说的把地图又推到我们的面前。

  我与李平和无奈地对望了眼,只得继续把目光移到地图上。但这么打断,我们俩人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才好了。

  “其实你们说的这些,我们也考虑到了!”沉默了会儿,倒是老军人先开了口,他点着头说道:“你们的想法跟我们不谋而合,而且不只是我们,你们老总也是这么考虑的!”

  “唔!”听着这话李平和倒是没什么反应,我心里就不由惊,暗道我果然没有想错,面前这老军人实在是不简单。就连身在朝鲜的老总在考虑什么他也知道。

  “可是明知道敌人眼睛死死盯着五圣山,咱们也没什么好办法呀!”老军人皱了皱眉头:“五圣山地区面积狭小,其侧面后方大片区域都是平原,无险可守,根本无法布下重兵。如此来,我们就只有等着敌人发动攻势喽!”

  我和李平和都是刚从五圣山下来不久,所以很清楚老军人说的是事实,我们到达五圣山的时候,最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总兵力还不足两个连。这部份的原因是所有的人都以为美军不会选择5979高地和5377高地进攻,另部份原因则是那些陡峭的高地不适合大部队驻守。

  这点是很清楚的。如果派过多的部队驻守在那些高地上,敌人只需用飞机大炮轰炸几轮,就会给守军造成不少的伤亡。当然,5979高地和5377高地的战士们在我的命令下,多挖出了许多坑道,可以在定程度上缓解这个问题。

  “伯父!”看着地图想了会儿,我就对老军人说道:“我们不能这样干等着什么事也不做,这就是消极防御了不是?”

  “可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李平和看着地图有些为难地说道:“五圣山地区山就那么多,咱们还能变出几座山来不成?”

  “侧面和后面没有山,前面有山啊!”我回答道。

  “你是说打过去?”

  “对,以攻为守!”我点头说道:“这样来不但可以使我们有更多的部队驻守在五圣山地区,更重要是可以为五圣山提供个战略缓冲区,不致于美军上来就直接威胁到五圣山。”

  “可是”李平和从地图上抬起头来,不解地望着我:“你刚才不是还说,美军已经在阵地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用飞机大炮坦克和钢筋水泥工事构筑了立体防御了么?现在怎么”

  “像以前样冲锋当然不行!”我回答道:“如果我们不改变战术的话,除了给部队带来巨大的伤亡外,什么也改变不了!”

  “唔!小崔又有什么新战术?说来听听!”听着我的话,老军人不由带着期待的目光望着我。

  “也算不上什么新战术吧!”我解释道:“其实我们在冷枪冷炮运动时,就不自觉的用到了,只是没有用在步兵冲锋上而已!”

  “你是说潜伏?”李平和在战场上见过我们潜伏在敌人阵地前打冷枪,所以这下很快就想到了答案。

  “对!”我点了点头,随手把桌面上的两个空碗倒扣了过来。指着碗底说道:“这是两个高地,这个是我军高地,这个是敌人高地。我军平时在反斜面坑道里,要进攻时必须从坑道中出来,运动到山顶阵地,接着路顺着正斜面进入山谷地带,然后才可以朝敌人阵地冲锋。如果是以这种方式进攻,我军部队在朝敌人阵地运动的过程中就会遭到敌人的火力拦截而出现大量伤亡,当我们朝敌人阵地进攻时,对敌人的冲击力只怕还不到原来的半了!”

  “这样进攻就是拿战士们的命去顶敌人的子弹嘛!”老军人下了判断:“绝对不可以这样打!”

  “我也不赞同这样的打法!”李平和点头说道:“这样打对战士们的生命太不负责任了!”

  “所以我在想”我指着两块碗的接缝处,说道:“我们可不可以把进攻部队事先潜伏在这里。等到要进攻的时候,就用最快的速度摸上去”

  “什么?”闻言老军人和李平和两人不约而同地朝我投来了震惊的目光。

  “小崔啊!”老军人反问了句:“你所说的进攻部队大约有多少人?”

  “要拿下敌人的个高地,至少也得个连队吧!”我回答道。

  “那你打算让这个连队在山谷潜伏多久?”老军人又问了声。

  “大约天!”我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要想在敌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进入潜伏阵地,我们必须要在夜里开始行动。而为了抵消敌人的装备优势,我们又必须在天色入黑时开战,所以潜伏时间差不多要有二十小时,有可能更久。”

  听着我的话,老军人和李平和都不吭声了。

  良久,李平和才憋出了句:“崔团长,你考虑过这百多号人,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的危险性吗?万被敌人发现,那损失也许会比跨山谷进攻还要严重!冷枪部队潜伏在敌人阵地前打冷枪我是见过,可那都是百里挑的骨干,而且人数也只有十几个。现在却是百多号人,百多号人啊!只要有个暴露了目标,敌人顿子弹炮弹过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我知道!”我点头说道:“这就要看我们的战场纪律和战士们的素质了!”

  我说的这个潜伏作战的战术并不是发明的。和往常样,我还是沾了自己所拥有的历史知识的光,因为史上的志愿军战士在这个时期,就是这样在前线跟敌人抢占生存空间的。

  “我不同意!”李平和当即否定道:“这样做太危险了!”

  “你有更好的打法?”老军人反问了声。

  “伯父!”李平和回答道:“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利用坦克炮兵的掩护,股作气打过去还干脆些”

  “胡扯!”老军人骂道:“你们在九化里打小日本的时候,还不是用了炮兵坦克,有把敌人的工事摧毁吗?”

  老军人这么说,李平和就没话说了。

  如果咱们的大炮和坦克能把敌人的工事摧毁的话,那历史上就不会有黄继光舍身堵枪眼这样的英雄事迹了。

  “我同意这种打法!”又沉默了会儿,老军人才咬着牙说道:“没有什么仗是没有风险的,要想取得胜利,当然就要付出定的代价!但我两个问题。是现在是春季,积雪已经开始融化,根本就不适合潜伏作战!”

  “我们可以等!”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潜伏作战只适合秋冬两季,冬季严寒难耐,所以相对来说秋季更合适。联合军总司令克拉克刚上任,不会这么快对我军发动进攻,所以我们还有时间!”

  “嗯!”老军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另个问题,山谷地区甚至是我军正斜面阵地上。都有可能有敌人布下的地雷。所以这支潜伏部队想要在敌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进入潜伏阵地,难度很大。他们这百多人必须没有人踩响地雷,接着在谷地潜伏整天,并且还要保证有相当的战斗力!”

  “这个问题也可以解决!”想了想我就回答道:“乘着春季将尽秋季将至的这段时间,对战士们进行排雷避雷训练,还可以对战士们进行必要的潜伏演练,让战士们明白在潜伏阵地上,就算是死也不能吭声不能动下!否则将会暴露目标连累其它同志!”

  “嗯!”思考了良久,老军人终于点头说道:“我会把这个战术向前线部队转达的,这应该是个可行的战术!”

  顿了下,老军人突然把目光转向我们,问道:“你们俩个会排雷吗?”

  我和李平和对视了下,很快都摇了摇头。

  开玩笑,排雷!第三次战役时我的脑袋都差点被地雷炸飞了,那件事直在我心里留下阴影,如今想到那玩意就直打哆嗦,有时就是走在路上都有点疑神疑鬼的:这下脚踩下去,等着我的会不会就是“轰”的声

  “那正好!”老军人严肃地说道:“过两天军校的教员正好开始讲排雷,你们俩个就起跟学员们学习学习吧!”

  “啥?”闻言我不由愣住了。

  李平和赶忙找着借口说道:“伯父,咱们个是团长,个是政委,我们在这里呆久了只怕”

  “是啊伯父!”我马上就跟李平和站在了同条战线上,在旁边帮着腔说道:“我们团里最近来了很多新兵,训练啊!整编啊!有大堆的事情正等着我们去做呢!团里没我们不行啊,我们怎么能呆在这里学排雷呢”

  “你们当我老头子好骗是吧!”老军人毫不客气地回敬我们道:“你们团里的那些事务,有刘顺义这个原副军长在还用得着你们操心?再说了,我说小崔同志,你也会训练新兵吗?不是听说,你连走正步都走不清楚么?难道是我耳背听错了?”

  闻言我不由把目光转向李平和,李平和苦笑着低下头,偷偷给我作了个揖表示赔罪。我咬了咬牙,如果不是老军人在,我恨不得当场就对着他踹上两脚!这丫的,连我正步走不清楚都向他伯父报告,点隐私都不给我留

  “你们俩个!”老军人只当作没看见我们的小动作,嘿嘿笑道:“明天休息天,明晚就给我搬到学员宿舍去,我会给你们安排好铺位的!”

  闻言我心中不由暗自叫苦,这下就由团长变成军校学员了。不过想想,老军人的做法也是有道理的,在朝鲜那个到处都是地雷的前线上,咱如果不学点排雷避雷的知识,那往后也就别想带兵打仗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八十六章林雪

  “地雷的种类达三百多种。按用途可以分为杀伤人员的反步兵地雷和破坏车辆的反坦克地雷。反步兵地雷又可以分为三类:爆炸式,跳跃式和碎片式”

  坐在课桌上,手上拿着笔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