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我军发起进攻的,这对我军来说也许还是件好事!

  只不过,原本我还以为有个多月的时间准备,却没想到这震惊世界的上甘岭战役会这么突然的就来了。

  而我,现在就站在这上甘岭上。

  “参谋长!参谋长”我正想着,突然名电话兵跑了过来:“参谋长,团部电话,说是有紧急情况!”

  “唔!”我应了声,二话不说就往指挥部跑去。

  我知道这时候与团部的通话时间十分宝贵,电话线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的炮火炸断,而要再次联系上,说不定是要以电话兵或是通讯员的生命为代价了。所以我路风风火火地跑到指挥部。抓起电话就表明了身份。

  “崔参谋,我是张信元!”电话那头传来了张团长的声音,他也知道通话时间宝贵,于是就直接切入重点:“我们接到上级转来的可靠情报,敌人很有可能已经对你们的阵地发起攻势。这也证明了你的分析是正确的,敌人把这次行动的计划命名为‘摊牌作战’计划。其目的就是为了改善金化以北的防线态势,并力图扭转整个战局。所以,他们想直接攻占5979高地和5377高地,进而威胁五圣山主峰。为了举拿下你们的阵地,他们共在你们方向投入了三百多门大炮,四十几架飞机”

  “喂喂”声音突然就在这里断了。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就确定了点,美军果然提前发动了上甘岭战役。想起我很快就要亲自主导这场震惊世界的战争,我心里就有点莫名的兴奋,同时也有了压力和担心。我在担心:史上没有我的时候,这场战也打得好好的,现在有我在,万还把它给搞砸了呢!

  “马上去通知各连连长,到这里开会!”想到这里,我当即下令道。

  “是!”通讯员应了声,转身就自通道跑去通知各连干部。

  “美七师!”我打了地图,看着敌人阵地上写的这几个字。

  对美七师我还是相当熟悉的,不说我曾在马坪里的时候跟他们交过手,差点死在他们的手上,在现代的资料里我也对这支部队有所了解。

  美军第七师,是美国著名的王牌师,号称“滴漏器师”,意思是指它在执行任务时历来都如同古代计时用的“滴漏器”样准确无误。

  这支王牌师的光辉历史多得数不过来,特别是在二战时在太平洋战场上的战绩更是让人印像深刻,曾参加攻击阿留申群岛瓜贾林岛,甚至在进攻日本冲绳岛时,还从日军拼死防守的坚固防线中撕开缺口,为全歼日军打下了基础,因而获得了“矛头”的称号。

  “参谋长!”

  “参谋长!”

  不会儿,各连连长和指导员都到齐了。上甘岭上原本驻守着连和九连,后来因为我的分析,张团长又增派了六连和七连上来。连在391高地还没撤回来,这时只有三个连队,六连七连和九连。

  我朝他们点了点头,顶着头上还是阵紧过阵的炮声,对他们大声说道:“同志们!现在上级已经确认,敌人已经对我军发起了反攻,而且进攻的主要目标,是我们所驻守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敌人将这次行动命名为‘摊牌作战’计划。”

  “怪不得敌人会这么起劲地大炮呢!”苗怀志笑道:“原来他们还把咱们当作主要目标了,还别说,咱们就怕他们不把我们当作主要目标!”

  “哄!”的声,战士们全都笑开了。

  “同志们!”我示意战士们安静下来。凝重地说道:“这场战不好打,据上级的情报,为了能举拿下我们的这两个高地,敌人共朝我们这个方向调了三百多门大炮,四十几架飞机,而且我们当面之敌,是敌人王牌部队美七师,所以战士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参谋长放心!”六连连长万福来回答道:“王牌师咱们也是见得多了,参谋长的538团不是也打过好几个吗?咱们也要像你们团学习,坚决打倒敌人的王牌师!”

  “就是!”苗怀志挥起拳头说道:“普通部队咱打的还不过瘾呢,就像昨晚391高地上的美国佬样,只要扔几枚手榴弹就全都报销了,打王牌师才过瘾!”

  “有信心是好的!但是在打战的时候更要小心!”我点头说道:“我们与敌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在于敌强我弱,敌人有个师,而我们只有三个连队,加上391高地的连也只有四个连队。再加上我军判断失误,所有大炮的朝向都是往四方山斗流峰带。5979高地和5377高地基本没有火炮支援,只有五圣山上临时搬上去的十几门山炮,根本就无法压制敌人的炮兵。签于这种情况,我觉得我们在防守上应该采取先轻后重的原则。”

  “先轻后重?”闻言战士全都不由朝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敌人拥有飞机和大炮的优势,我们如果在表面阵地上布置太多的战士,很有可能会在敌人的轰炸下死伤惨重。所以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我们最初只在表面阵地上布置少量的兵力,或者只留几个哨兵观察警戒,等敌人炮火准备或是开始进攻后,我们再逐批的往上增派援军。这时敌人炮兵会因为敌我双方比较接近而有所顾虑!”

  “有道理!”秦指导员赞同道:“这也就是毛主席说的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只有懂得保存自己,才能更有力的消灭敌人,盲目的个人英雄主义是要不得的!”

  “参谋长!”七连连长张计法提出了疑惑:“用这种方法作战,万敌人攻势太猛,咱们的火力来不急把他们压下去,那不就是就会把阵地丢了?”

  “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表面阵地!”我点了点头说道:“在敌人飞机大炮轰炸的情况下,我们要守住表面阵地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可是参谋长!”当即就有人站起身来反对道:“上级给我们的命令是守住5979高地和5377高地,我们怎么能就这样把阵地给丢了?”

  “是啊!参谋长!”苗怀志也反对道:“阵地可不能丢,阵地丢了咱们哪还有脸回去见团长”

  “我又没说回去见团长!”我回答道:“我的意思是,放弃表面阵地退守坑道!”

  “退守坑道?”我这么说战士们就更不明白了。

  “参谋长,这能行吗?”这会儿就连秦指导都在犯嘀咕了:“咱们窝在这坑道里,那敌人还不是架起几挺机枪就把咱们给憋活的了?”

  “能行!”我充满信心地回答道:“当然,这是在表面阵地无法坚守的情况下才退守坑道的。我们退守坑道,敌人就不能放心的进攻五圣山主峰,因为那样他们就会把后背亮在了我们的面前,所以阵地还不算丢掉。更何况,白天的时候表面阵地是他们的,晚上我们就可以从坑道里钻出来把他们打回去!”

  我这么说,战士们就全都没说话了,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这样打过。

  看着他们那副将信将疑的模样,我不由在心里就觉得有些好笑。的确,窝在这漆黑的坑道里与敌人作战这的确是挺吓人的。因为在外面的敌人可以随便怎么折腾我们,火攻啊烟灌啊,毒气啊

  不过史上的他们正是用这种方法坚持跟占有绝对优势的美军做斗争的,现在让我提前说出来,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能做到了。

  这就更让我相信了点,人在求生的时候,在拼死的时候,那潜力是无穷的!我相信眼前的这些战士们能做到这点,也确信他们可以做到!

  于是我当即下令道:“马上命令连撤回,连和六连驻守5377高地,七连和九连驻守5979高地,定要粉碎敌人的这次进攻!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是!”战士们应了声,当即回到自己部队组织战斗。

  场血与火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章英雄的血

  敌人的轰炸持续了个半小时。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当天色蒙蒙亮的时候,炮声才渐渐稀了下来。

  “排,跟我上!”意识到敌人的炮火在往后延伸,我朝后挥手,就按照原有的计划只带着个排的兵力冲出了坑道。

  阵地上尘烟滚滚,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片狼籍。刚才还是人多深的交通壕,现在连膝盖都遮不住,表面阵地上的所有工事都被炮火炸平了,只剩下大大小小重叠在起的弹坑。空气中弥漫着燃烧弹的臭味和炮弹的硝烟味,太阳在浓浓的烟雾中也只能看到个暗黄|色的轮廓,整个世界就像暗无天日的地狱般。

  但我却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进入阵地!”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就跟在我的身后深脚浅脚的朝山顶上跑去。

  说是深脚浅脚,那是因为阵地上的泥土刚被炮弹翻过,就连石头都成了粉末,整个高地松软得就像是大块刚出炉的蛋糕,踩上去就像是踩着棉花样整个脚都陷在里头。

  跑上了山顶阵地看,战士们在山顶布置的铁丝网战壕,还有个个用石头垒成的火力点早就没了踪影。我想也不想,当即跳进了个弹坑,并在弹坑边上架起了步枪。战士们也纷纷找到了自己的阵地作好了战斗准备。

  从弹坑里缓缓探出脑袋去看。不禁被眼前的这幅景像吓了跳。山脚下到处都是敌人的钢盔在晃荡,圆圆的大片,就像是连绵起伏的波浪似的。在他们的后面,三十多辆坦克在公路前字排开,黑洞洞的炮管高高地抬起,时不时转动了下朝可疑目标打上炮,上面的机枪手则是手握着机枪严阵以待。十几架飞机“呜啦”声从他们的头顶上掠过朝我们阵地扑来

  看着敌人的这副阵容我不由倒抽了口气,面前的敌人黑压压的片,足足有两个营的兵力,而我们现在在阵上的却只有个排五十几个人。这样的兵力对比,无论是谁看到了,都会把胜利的筹码压在美军方,更不用说敌人还有飞机大炮坦克的支援。

  这巨大的差距让我心里不由阵阵发虚。忍不住就想多调些人上来。敌人这么多人,很有可能会个回合就把我们的阵地全都占领了,调多点人上来,至少也可以为自己壮壮胆!

  但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把战士们调上来,山顶阵地上的人员密集,就正是敌人飞机大炮发挥作用的时候。

  “哒哒哒”敌人飞机的上机枪响了,连串的子弹打在我附近,掀起了片泥土。接着又十分嚣张地投下了两枚炸弹,随着“轰轰”两声,阵地上原本就被炸得香酥松软的泥土,这回被这么炸,就更是快活得到处乱窜。

  我连脖子都没有收下,因为我知道这架飞机是在漫无目标的乱炸。在高速运行的飞机上想要看到地上的几个人是很困难的,更何况阵地上的浓烟尘雾让我们几乎都看不见天上的太阳。就更不用说是飞机上的飞行员了。

  我可以体会美军飞行员的那种又紧张又兴奋的心情,几个月都没开战了不是?自从中美双方坐到谈判桌上以后,美军战机就很少出动,有出动也只是轰炸些诸如火车汽车之类的目标,点挑战性都没有。现在终于又上战场了,而且要打的还是些活生生的目标是军人,再加上已方阵容如此强大,这场战几乎就可以说是赢定了于是激动,在根本没有看到目标的情况下就来上阵扫射

  上甘岭这两个高地十分陡峭,到处都峭壁。用进攻过这两个高地的美军的话说,这两个高地上就算是没有敌人防守,就这样徒手往上爬都有困难。这使得美军向上运动的速度十分缓慢,有些敌人甚至还把手中的步枪背到身后,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让我奇怪的是,美军这回并没有像往常样采用散兵队形朝我们进攻。但想想我很快就明白了,他们之所以会反常态的采用密集队形进攻,首先是因为在他们心里也觉得这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更重要的,则是如果在这么陡峭的地形上用散兵队形朝我们进攻,那几乎就可以说是个个的爬上来给我们练习枪法

  七十米!

  敌人像羊群样漫山遍野的压了上来,他们的机枪手傲慢得像只在斗牛场上所向披披靡的公牛样,直挺着腰边往上走。边端着枪朝我军阵地扫射。不过我想,这也是由他们脚下的地形和美军所排的密集队形所决定的,在这样陡峭的地形上,机枪手很难找到个合适地方可以让他们趴下射击,并且视角不被前方的战友挡住。

  六十米!

  我看了看趴在身旁的战士,他们有的在面前摆上了排排旋开保险盖的手榴弹,有的则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了刺刀。装上刺刀,是为了敌人冲上来后跟他们肉搏,他们从开始就做好了人在阵地在的准备。

  五十米!

  敌人在烟雾中像潮水般朝我们涌来,他们头上的钢盔就在我们脚下闪闪发光,这时我想只要随手抱起块石头都能砸到好几个。但我还是没有下达射击的命令,因为在上甘岭的地形上,美军在这个距离还是没有办法朝我们投掷手雷。他们的卵形手雷很有可能会滚回去炸伤他们自己。

  我想让他们为这次的轻敌进攻,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越往前走美军就越谨慎,速度也跟着越慢。他们举着手里的各式武器,小心翼翼地指着我军的阵地,互相掩护着前进。但因为地形过于陡峭,他们的队伍也过于密集,使得他们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

  突然间,他们中的名军官举起了手,并朝前挥了挥,美军很快就加快了速度朝我们阵地冲了上来,他们这是在朝我军发起最后的冲锋。

  “打!”几乎与此同时,我大喊声就扣动了扳机,那名美军军官仰身就倒在他身后的名美军身上。

  霎时整个阵地就像炸开了锅样,战士们把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排排的朝敌人阵地丢去。手里拿着轻重机枪冲锋枪的,则把武器打得哗哗直响,眼前密集的敌人就像是被收割的稻谷样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

  别看志愿军手中的武器比不上美军。但从苏联那买来的苏式武器打起仗来子弹密集度还是很大的,机枪和冲锋枪的扳机扣,那子弹就像是雨点般的朝敌人身上打去,只打得敌人是片鬼哭狼嚎血肉横飞。手榴弹的效果就更是没得说了,几枚手榴弹丢了下去,只听“轰轰”的几声,就有大片美军摆着不同的姿势飞上了天,甚至还有些美军被手榴弹的冲击波波及到,脚下个没站稳就朝山脚下滚去,不死照想也要去了半条命了。

  我们打响了手中的武器,也就暴露了我们的位置,山脚下敌人担任掩护任务的几十辆坦克,霎时就调转了炮口朝向我们,只听轰轰的阵乱响,阵地前的土石就片乱飞。坦克上的机枪手就朝我们射来了成片成片的子弹,密密麻麻的子弹和弹片在我们头顶上怪啸着到处乱飞,压得战士们几乎就抬不起头来。

  不过好在我们都是居高临下,因为射角问题,敌人从山脚下的射来的子弹和炮弹不是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就是打在我们面前的土石上。有时炮弹打偏了些,炸开来的土石倒飞了回去还砸得斜面上朝我们进攻的美军叫苦连天,倒让美军坦克再也不敢乱开炮了。

  “砰砰砰”我口气打掉了枪膛里的子弹,接着再用最快的速度装上了个弹夹。

  我不知道打掉了几个敌人。这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数,我只知道用最快的速度把发又发的子弹从枪膛里射出去,尽可能打掉所有有可能对我军战士有威胁的对手。

  “砰!”的声。

  名刚刚从岩石后探出脑袋的敌人机枪手就被我枪撂倒在地。直到最后刻我都没有看清他长什么样,但有点是肯定的,他很聪明。因为他知道先在岩石上架起机枪,然后在岩石后等了会儿,确定没有火力打向他这边后才突然冒出脑袋。

  他选的位置很好,以至于如果让他得逞打响机枪的话,很有可能会成功地压制住我军的部份火力,而让他的战友乘隙冲上来。但他没想到的是,岩石外面早就有发子弹在等着他。而不管是聪明的脑袋还是笨的脑袋。都毫无例外的挡不住子弹的亲密接触。

  “砰!”又是声枪响。

  那是名火焰喷射兵。毫无疑问,在这种地理优势相差如此大的情况下,火焰喷射器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因为旦让他靠近我军阵地,只要他扣动扳机,从他手中喷出的火龙足可以压制住我们十几秒的时间。

  战场上,十几秒的时间足可以改变整个战局。但他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我手的枪已经盯上了他。

  其实,在他混在人群里偷偷往上爬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背着的两个油桶十分显眼,也知道那会引来敌人子弹的“优先权”,所以别出心裁的用美式大衣把身后的两个油桶包裹起来。应该说他的这个伪装是很有效的,因为在眼前这大片的美军当中,在这紧张混战的时候,没有人会去注意他身上背着的是什么东西。我也差点被他骗了过去,但很遗憾的是,我曾经用过这玩意,而且还用它口气烧死过十几个美军。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对他手上的拿着的火焰喷射器特别的敏感。

  但我并没有在发现他的那刻开枪,因为我觉得他还有利用价值。

  于是我直用半的精力注意他的存在,直到他随着密集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