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嘴巴,慢慢地转过头来,用双充满惊恐的蓝眼睛望着我,良久才颤抖着对我说了声:“’!等等,等等求你了,别杀我!”

  我没有杀他,不是因为他求我,也不是因为我心软,而是因为我觉得他还有利用价值。我原本的确是想割断他的喉咙,然后再戴着他的头盔跑出去。但我想。美军的那个狙击手肯定也看见这个糊涂的大兵跑了进来,所以用我这种低级的把戏很难骗倒他,于是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不杀你!”我用英文回答道。

  由于周围炮声很响,所以我必须压着他的背靠近他的耳朵才能让他听清楚我的话。这让我感觉到他在瑟瑟发抖。面对死神,谁都不能镇静如初。

  “我可以放你走!”我大声在他耳边说道:“但是你必须按照我说的方向跑,我的枪会直在你身后跟着你”

  说着我伸就去摸腰间的1911,但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刚才把手枪子弹打空了之后,为了抓紧时间上刺刀就顺手把它丢在了战场上。

  于是我把拔出这名美军腰间的手枪,熟练地打开保险,对着美军指了指坑道口的方向说道:“往那个方向跑我就不杀你,不许回头,否则我就会把这手枪里的子弹全部还给你!听明白了吗?”

  “谢谢!我会照你说的做的!”那名美军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但想了想,觉得反正是死,还不如试试,于是点了点头就答应了。

  “记住!”我再次强调了遍:“不许回头!跑”

  随着我声令下,那名美军就从地上跃而起朝坑道口的方向飞扑过去。但他还没跑几步,就突然个挺身捂着胸口慢慢倒下!

  我哪里还敢怠慢,就在那名美军中枪的时候,我就使出全身的力气奋力跃,拔腿就朝坑道口跑去。

  没有枪声,事实上这时就算那名狙击手有开枪,我也因为周围隆隆的炮声而听不到。但至少现在没有子弹打在我身上。我想,他现在肯定还沉浸在亲手杀死自己战友的痛苦中。美国佬向重视人命,当然,在战场上除外。只不过在战场上杀死敌人和杀死自己的战友却完全是两回事。

  任何个人,如果知道自己刚才打死了名自己人,那心理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的,狙击手同样也不例外。于是我就乘着这个空档。飞也似的朝坑道口跑去。

  我得承认,像我这样个穿着志愿军军装的人在美军群中乱跑,的确有些别扭,而且心里还有些怕怕的。这不就是掉入狼群的羊吗?不过好在这群狼都在忙着寻找藏身地,根本就无暇理会我,这才让我有惊无险地跑到了坑道前。

  刚想低头往里钻,又硬生生地把伸进去的脚给抽了回来。迟疑了几秒钟,就顺手把手中的1911丢了进去。

  “砰”坑道里传来了声枪响,我不由暗道了声好险。差点就被守坑道的战士给枪打死了,不过这会儿,他们大慨会以为刚才我丢进去的是手雷而滚到边躲避去了吧!

  感受到外头狂风暴雨般密集的炮弹,我也不管猜得对不对,咬牙就钻了进去,边猫着腰小跑,边就朝里头大叫:“自己人,自己人,我是参谋长!”

  “参谋长,是参谋长快收起枪!”

  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放心了,然后拼着最后的点力气,几步跑到坑道的拐角处,屁股就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

  “参谋长,真是参谋长”

  “参谋长,你没事吧!”黑漆漆的坑道中。名志愿军战士黝黑的脸孔出现在我的面前,用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说道:“参谋长,咱们都以你”

  “以为我什么?以为我壮烈了是吧!”我没好气地回答道:“我没壮烈在鬼子的枪下,倒差点壮烈在你们的枪下了!看清楚了再打嘛!”

  “参谋长,这也不能怪咱啊!”另名战士有些委屈地说道:“都这时候了还有人往坑道里摸,那咱们当然以为是鬼子了,何况这坑道又黑,谁还能看得清”

  “还有理由了你!”我气苦地拍了下他的脑袋。

  “参谋长,我们知道错了!”黑面孔的战士搔着脑袋说道:“下回啊,咱们定看清了再打!”

  “看你个头!”我又打了下他的脑袋:“这时候外面已经没咱们的人了,还看什么看?凡是有活的东西进来都得打!”

  “是!”两名战士应了声。互相对望了眼,似乎是这看清打也不对,没看清打也不对,不由有些莫名其妙。

  “参谋长,你的枪!”其中名战士捡起了我丢进来的1911给我递上:“刚才这玩意还吓了咱们跳,咱们还以为是手榴弹呢!”

  “不吓你们下,我能活着进来吗?”我边收起了手枪,边对他们下令道:“给我盯着点,别让鬼子摸进来喽!”

  “是!”战士们应着。

  再交待了战士们几句,我就猫着腰朝坑道里走去。顺着坑道左拐右拐,不会儿就来到指挥部。煤油灯的灯光下,高永祥苗怀志几个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秦指导员正在中间焦急地踱来踱去的。

  “哟,这是怎么了?”我随口问了声,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了进去。

  “参谋长!”

  “参谋长!”

  没想到我刚出声,指挥部里的战士们就是被针扎了样从地上跳了起来,倒还把我吓了跳。

  秦指导员就更是把抱着我的肩膀,上下打量番,又惊又喜地问道:“参谋长,你没牺牲啊!”

  “废话!牺牲了还能站在这吗?”

  “太好了!参谋长!”秦指导员看着我呵呵笑着,不会儿又转向苗怀志和高永祥说道:“你们两个同志啊!该说你们什么好呢?参谋长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吗?怎么说人家”

  “咱们是说可能!”高永祥回答道。

  “就是!”苗怀志傻傻地笑道:“咱跑进坑道点着人数后才发现参谋长没进来,那时大炮已经炸响了,这外头不是炮弹就是美国鬼子,谁想到参谋长还没呵呵”

  “参谋长!”高永祥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刚才指导员还因为你,还以为你那个了,把我们给狠狠地批评了顿呢!这下算是白挨批评了!”

  “哦?”闻言我不由打趣道:“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要出去死在美国佬的枪下,才称你的心啊?”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高永祥被我这么问不由有些手忙脚乱了。

  战士们看着他的那个样子,不由哄的声就笑出声来。

  这时坑道外的炮声慢慢停了下来,秦指导员挥了下拳头兴奋地说道:“这顿炮可把那些美国佬打得惨了吧!咱们又打个胜仗了!”

  “嘿!秦指导员刚才还说咱们这是场败仗呢!”高永祥说道。

  “场败仗?”我不由疑惑地问了声。

  “是啊!”高永祥点了点头,接着就学着秦指导员的腔调说道:“多打几个美国佬有什么用?损失了参谋长那就是败仗!参谋长个人就可以顶美国佬的个营个团不,是个师!”

  哄的声,坑道里再次发出了片笑声。

  “同志们!”笑了阵,我就对战士们说道:“咱们今晚进攻定要小心,我发现敌人已经派出了他们的精锐部队,这支部队叫做‘游骑兵’。我以前跟他们交过手。所以知道些这支部队的情况,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能打的老兵,很棘手!”

  “怪不得我怎么打着打着,感觉就有点不样了!”高永祥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这叫‘游骑兵’什么的,是有两手,他们很会利用地形掩护自己,让我们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特别是他们中的神枪手,冷不防的给我们来上枪,许多同志就是这样牺牲的!”

  “嗯!”我点了点头,想起刚才跟那名美军狙击手对决的那幕幕,不禁让我心里有些后怕。

  不知道是因为我刚从后方回来还没有完全适应战场的原因,还是那名狙击手太厉害了,这次的较量我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从开始就落在下风,之后就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虽说我最终还是成功的从他的枪下逃了出来,但这家伙这步步的也跟得太紧了!这让我认识到点,下次再与他较量的时候,千万不要再犯什么错误,哪怕是点小小的错误。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因为这个错误而落得个饮弹身亡的下场。

  由这名狙击手的本领,我就可以猜到美军的这支游骑兵不简单。所谓水涨船高,部队里的配置也差不多是这样。美军不可能会把个水平这么好的狙击手,配在支水平般的队伍中。所以这支游骑兵应该是精锐中的精锐。

  想到这里,我就转身下令道:“把命令传下去,加派人手加强坑道口的防御,小心敌人搞什么花样!定要做好防毒防火防炸等各方面的准备!”

  “是!”秦指导应了声,当即拿起了电话就下达命令。

  美军的那名狙击手会出手吗?

  他会不会在刚才那场炮火轰炸中被炸死了?

  我此时的心理有些奇怪,又希望他被炸死了,又不希望他被炸死了。

  他被炸死了就没对手了!但这家伙又太厉害了,让我感觉有点怕怕的纠结啊!不过就算他没被炸死,应该也没办法对付收藏身在坑道中的志愿军战士吧!至少我就没有什么好办法!

  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美军竟然整个白天都没有什么大动作,就连象征性的朝我们坑道丢几枚手雷都没有。也许是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山顶阵地的构筑上。

  不过我对此却不担心,因为我们有了炮兵的协助,那阵炮火轰了上来,什么工事还不是摧枯拉朽!即使是以美军的现代化装备,我想也没有办法在半天之内,就构筑起能抗得住炮火轰炸的碉堡工事!

  当然,坑道除外。

  只不过坑道都让我们给先挖了,美军想挖也找不着地啊!

  这天色黑下来,我悬着的颗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志愿军擅长打夜战,美军最怕打夜战,这几乎都已经成了朝鲜战场上个不变的规律。何况这时候我军还是躲藏在坑道里,他们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但偏偏就在这时,坑道口处却传来了几声枪响。原本我以为是守在坑道口的志愿军战士打的枪,但仔细听又不对,志愿军战士都在坑道里,如果是他们打枪的话,那枪声会在坑道里产生回音,声音不至于这么小。

  难道是敌人打的枪?

  果然,不过会儿就有名战士气喘吁吁的跑到我跟前来报告道:“参谋长,坑道外有敌人的神枪手,咱们牺牲了好几个同志!”

  “什么?”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那家伙是用什么办法,能在这黑夜里命中躲藏在坑道里的志愿军战士的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十章探照灯

  “砰!”又是声枪响。就在我朝坑道口跑去时,正看见名志愿军战士头部迸出道血花倒在血泊中。

  让我十分惊奇的是,坑道的拐角处闪烁着探照灯的强光,把驻守在这里的战士照得清二楚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美军的狙击手能够精确的命中守在坑道里的战士的原因吧。果然是个好办法,用探照灯对着坑道口照。志愿军战士原本躲藏在暗处,这么照就变成在明处了。美军的狙击手本来在明处,但志愿军战士却因为被强光照着看不见任何东西,所以他们又变成在暗处。

  果然不愧是美军的精锐部队!只是让我奇怪的是,驻守在坑道口的志愿军战士怎么会任由那些美国佬把探照灯对着坑道口照。探照灯那么大的个玩意,而且还在这么近的距离,要想把它们枪打爆并不是很困难不是?

  “参谋长”坑道口的战士叫了声,这才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留神看,不由恨得直咬牙,只见地上已经躺着三名志愿军战士的尸体,无例外全都是头部中弹,看就知道是狙击手干的好事!

  “参谋长!”苗怀志跑到我跟前来报告道:“美国佬在坑道外打灯,咱们什么也看不见,已经牺牲了三个同志了”

  “这我看得见!”我怒目瞪就打断了苗怀志的话:“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是怎么让美国佬给打上灯的?这么大的灯也能让他们打在坑道口上?你们是怎么防守的?”

  之前我直没有发现自己脾气暴燥,也正因为我没脾气,所以在现代时就被同事落了个“绵羊”这样不雅的外号。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参谋长!”苗怀志颓唐地摘下了帽子,深深叹了口气:“那些鬼子精得很,他们不是在咱们面前打灯,他们是把探照灯从上面吊下来的,咱打不着啊!等看见的时候,那子弹都过来了”

  “哦!”听着苗怀志的话,不由倒抽了口凉气。

  这美国佬的办法还真是绝了!把探照灯从我们头顶上吊下来,当我们看到探照灯的时候,也就是意味着探照灯的光线就照在我们身上了这时潜伏在外头的敌人狙击手也就看清了目标,接着就可以扣动扳机击毙命!

  他的目标是我!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

  因为我知道,美军如果是用这种方法让我们处于明处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动用狙击手。他们完全可以用普通的美国大兵,他们就算枪法不好,也可以用机枪用火焰喷射器,甚至可以用火箭筒我想,这情况就连游骑兵都不值得为此冒险,而他们却动用了狙击手。

  名出色的狙击手,对支部队来说是笔不少的财富。甚至可以说,名可以称之为高手的狙击手,在部队里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军很懂得利用资源,所以在这时用上狙击手很不合常理。

  于是事实就很清楚了,这是美军那名狙击手在向我叫阵,他是希望用这种方法把我逼出来与他对决!

  但现在这情况我怎么跟他比呢?在探照灯的强光下,我只要探出身去就像是个靶子样摆在他的面前,而我却什么也看不见。这摆明就是个不公平对决!

  不过战场从来就没有公平不公平之说,只有你死我活优生劣汰!

  这时我突然发现,原来根本就不需要我犯什么错误。这个家伙同样也可以用他自己的方法把我逼上绝路

  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我自己告诉自己,这家伙路对我穷追猛打,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只怕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他的对手!他现在的举动,几乎已经可以说是疯狂了。我想,这其中很大部份原因,是他在想报仇。

  对!他是想报仇,他恨我入骨!

  他之所以恨我,是因为之前在战场上,我为了逃命而误导他杀死了自己战友。

  如果他杀死的这个人是韩国的伪军,也许那算不了什么,这事就权当死者是被敌人打死的,但偏偏死的又是个美军士兵。美国人重视生命,所以即使他的上级不想追究,但死者的家人,却会千方百计的把他告上军事法庭。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几乎就可以说,这名狙击手从这个战场走下去后,他的军人生涯也就此完结了。

  我可以理解他的这种痛苦。名狙击手,个被专门培训出来在战场上以人为目标的猎手,从此以后将再也不能走上战场。再也不能握上他心爱的狙击枪。这无异于个赌徒被砍了双手,色狼被剁了男根

  唔,这比喻似乎太暴力了些,不过管他呢恰当就好!

  所以他才恨我,所以他才会这样千方百计的想把我逼出来。

  他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但他错就错在他的恨!心中有恨就会失去理智,失去理智就会冲动,冲动就会犯错所以这时候,正是我解决他的大好时机。

  事实上,我也不得不想办法解决他,如果任他们这样的封锁住我们的坑道口的话,那么今晚我们根本就无法完成反攻表面阵地的战略目标。

  但是用什么方法对付他呢?我陷入了苦思

  猛然间我就感到阵奇怪,这家伙为什么就针对这几个坑道口!

  “其它坑道的情况怎么样?”想到这里我不由问了声。

  “其实坑道暂时还没有动静!”苗怀志回答道:“美军只对我们这几个坑道动手!”

  “嗯!”我点了点头,紧皱着的眉头也不由松了松。

  这家伙还不知道我们的坑道互相之间是打通的。他看见我从这个坑道口钻了进来,所以他就以为我肯定在这个坑道里,所以他才这么针对这几个坑道,所以我就有机会

  但是该怎么做呢?随后我很快又犯难了。

  即使我知道这点又能怎么样?也许我可以绕到他的身后,但他不可能会笨到把自己的后背亮在另个坑道口前。所以在外面肯定不只他个人,他会让他的战友守住其它的坑道口,好让他专心对付这个坑道。

  而能让他放心把后背交付的战友,必定也不是等闲之辈。这几处坑道全都有敌人的探照灯照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也许连个普通的美国大兵都打不过,更不用说是他们了

  先把探照灯打掉!这也许是个办法。

  想到这里,我就小心翼翼地靠近坑道的拐角,然后猛地探头再迅速地把头缩了回来。

  我是在坑道的最上方做这个动作,我料想美军的狙击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