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迫不及待地说道:“前两批增援的部队都没能通过敌人的火力封锁,你们怎么能下子上来这么多!”

  “报告参谋长!”李宝成挺身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法宝,前两批援军的增援虽然失败了,但是他们的牺牲让我们认准了敌人的火力点,我们事先派出尖刀班。把沿路威胁增援的火力点个个炸掉,然后再摸上来!”

  “哦,不错不错!”闻言我点头赞赏道:“看来你们这支王牌部队果然名不虚传啊!”

  “参谋长过奖了!”李宝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这如果不是参谋长在关键时候把敌人的火力堡炸掉,我们只怕还不会这么顺利!”

  “你们俩就别再夸来夸去的!”秦指导端出两杯茶分别递到我们面前说道:“李连长,伤亡统计出来没有?”

  “还没有!”李宝成摇了摇头:“我已经让王指导员去统计了,现在也差不多”

  “报告!”这时名腰胯托卡列夫手枪的战士钻了进来,朝我敬了个礼说道:“134团2营八连指导员王文用前来报道!”

  “哟!说曹操曹操就到!请坐请坐!”秦指导赶忙笑着给李宝成让了个座位。

  “连长参谋长,伤亡人数统计出来了!”王指导员看来心情很好,坐下来就意气风发地报告道:“全连143人只牺牲五人,十余名同志轻伤,八班长崔含弼的伤重点。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八班长怎么了?”李宝成不由问了声。

  “也没什么!”王指导员喝了口茶,说道:“他就是为了给战士们带路。这小子也机灵,开始时还弄了袋面粉引路,后来面粉给踩乱了战士们看不清,就来来回回爬来爬去二十多趟,战士们差不多都是他给带回来的!到后来军衣都破了,胸腹手臂还有腿脚片血肉模糊,全都是趴在地上爬的时候让弹片碎石给磨的!”

  “真是好同志啊!”秦指员不由赞了声。

  听着王指导员的话,我就不由想起了那名不小心摔进坑道的战士,照想他就是李连长和王指导员口中的八班长吧!要说去带路,带上回两回就完全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别的战士了,但他却个人自觉的坚持着带了全部我真是无法理解这时代的战士。这如果要是在现代,准会被世人扣上个“傻瓜”的帽子。但我却知道,在朝鲜的这片土地上,在志愿军的部队中,正是有这样千千万万的“傻瓜”,咱们才能打出了这场让世界都为之侧目的战役!

  “李连长!”想了想,我就直奔主题问道:“不知道对明晚的反攻,上级有什么指示?”

  “参谋长!”李宝成与王指导员对望了眼,有些迟疑地说道:“师长给我们连的命令,是只反攻不坚守,让我们明晚反攻恢复表面阵地后,立即撤回师部!”

  “唔!这怎么行”秦指导员不由倒吸了口凉气:“我们上甘岭的情况师部又不是不知道,人员伤亡很大,兵力已经严重不足。师部增援我们的部队就只有你们上来,如果你们都撤回去了,那我们还拿什么跟敌人拼!”

  只反攻不坚守,我知道师部的意思。八连是45师的王牌连,不到关键时候师部是不会动用的,更不会让八连在防御战中消耗殆尽。

  这如果在其它增援部队有上来的情况下当然是可以的,但其它的增援部队却几乎是全军覆没。

  不过我也不担心这个,因为史上的上甘岭战役,这个英雄八连就是主心骨,所以我相信八连不可能会撤下去。

  想到这里我当即点头说道:“没问题!我们现在只考虑明晚的反攻计划!完成任务后你们就可以撤回去!”

  “参谋长”秦指导还想说什么,却被我制止了。

  “嗯!”李宝成点了点头,指着地图说道:“初步的计划是这样的,发起反攻的时间定在明晚九点整。师部会调来个火箭炮团,配合炮兵部队对敌表面阵地实施个小时的火力准备!十点整火力延伸,我军分三个方向占领敌人表面阵地,参谋长带着余部作为第二梯队”

  “你们熟悉上甘岭地形吗?”我问道:“我相信你们能打,也相信你们的战斗力,但我想你们还是第次到这5979高地作战吧!”

  “参谋长的意思是”

  “你们做为第梯队是当然的!”我回答道:“坑道里的守军建制很乱,几天不间断的作战也让他们很疲惫,再加上弹药不足,所以想要做为第梯队主攻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但我不希望你们因为地形不熟和对战场形势不了解而吃亏。我是这样想的,我们的部队里有些连队的人数很少,部份连队全连只剩下十几个人。我觉得,可以把这些人数少的连队,分开编入你们排里做为第梯队进攻,这样就可以弥补你们对地形不熟的不足!”

  “参谋长说得对!”李连长和王指导对望了眼,点了点头。

  “有点我要先提醒下李连长!”想了想我又接着说道:“美军今天已经在我军表面阵地上构筑了整天的工事,今晚我们没有恢复表面阵地的能力,也就是说到明晚我们反攻的时候,美军已经有了两天的准备时间。以美军的现代化装备,两天的时间完全有可能构筑起坚固的水泥混凝土工事。也就是说,明晚我军就算是增调了个火箭炮团并且加强了炮击的力度,但效果也许并不理想。明晚也许会是场恶战,我们要做好炸碉堡的准备,事先组织好爆破小组!”

  “是!”李宝成和王文用点头应了声。

  “还有!”想了想我又指着地图说道:“考虑到我们这两天的进攻路线都是相同的,我想敌人也会相应的做出准备,明晚我们就改变下进攻路线。就从8号0号13号阵地进攻,打下个阵地后马上扩大战果。三个方向的部队互相支援互相掩护,力求在最短的时间,以最少的代价恢复表面阵地!”

  “是!”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应着。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十七章威信

  又是浑浑噩噩的整天。

  躲藏在坑道里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这样的生活我想任谁都会觉得窝囊。当然,会感到窝囊的是志愿军战士,我更多的是感到无聊,于是我就在想着,如果现在这里台电脑最好还能用网络,那我在这里头玩上几天几夜都不是问题。到时就算美国佬全都被打败回国了,我也不出去

  志愿军之所以会这么无聊的部份原因,也是来自于美军。因为他们对坑道口的进攻实在是太没有创意了,天到晚除了对我们坑道口丢炸药丢手榴弹外就是打无后座力炮,根本就不敢过于靠近坑道口对我们发起进攻。

  这也许是因为美军重视生命的客观因素决定的吧!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朝鲜不是他们的土地,他们在这里作战与“保家卫国”无关,他们犯不着跟我们玩命。另方面,他们或许也知道我们会再次发起反攻,所以将大部份的精力都投入到构筑表面阵地上,而无暇顾及躲藏在坑道里的我们。

  这使得坑道口的战争变得很无趣,美国佬根本就不敢冒头,就躲藏在我们的射击死角里搞小动作。以至于我都懒得到坑道口去看上眼。

  我也直在担心,美军两天夜马不停蹄的构筑工事,会不会让我军今晚的反攻变得十分困难。但想想。担心也是没有用的,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什么样的困难到时间就会知道了。

  不过坑道里轻松的气氛,很快就随着夜幕的渐渐来临变得紧张和急促起来。

  虽说离开战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但战士们早早的就开始了各种准备。先是李宝成和王文用召集各排干部和暂时编入八连的战士,互相介绍完后就详细地交代了战斗任务,然后再让各排干部把战斗任务和目标传达给每个战士。

  这点与我知道的有些不同,以前我上战场,最多就是把战斗任务下达到排级,到班级的就很少了。所以在打仗的时候,除了连排长外,大多数的战士都不知道打战打的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只知道连长排长让咱们打什么咱们就打什么。对此我也是深有体会,在我做小兵的那段时期,就是处在这种懵懵懂懂的状态。

  可是这八连打仗,却是把战斗任务和战斗目标详细的介绍给每个战士。听李宝成说,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八连有个传统,那就是只要还有名战士,就要努力完成上级交下来的任务达到预定的作战目标。要做到这点的前提,就是每个战士都知道仗要打到什么程度,才能算是胜利!

  听着我心下不由暗叹,这也许就是王牌部队和普通部队之间的区别吧!在志愿军部队里,要得到这“王牌”这称号不容易,要守住这个称号就更是不容易。就像现在的八连样,今晚可以说就是对他们的个考验。旦打了败仗,那么这几十年来,不知用多少战士的鲜血换来的这个“王牌”称号。很有可能就将不保。

  经过李宝成的番详细布置后,最后再由王文用对战士们做了全军总动员,战士们宣读了作战决心书,完了才让战士们准备武器。

  “参谋长!不知道你对我的安排还有没有什么补充?”李宝成边为自己的手枪弹匣压上子弹边问着我。

  “你安排的很详细很全面!”我点头说道:“就按你安排的打吧!”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该过多干涉李宝成的布置。因为做为连长的他,才是最了解这支部队战斗力的人,也只有他才知道怎么打才最能发挥这支部队的作用。我提出的任何想法,也许都会是个错误。

  “那么参谋长!”李宝成迟疑了下,就咬牙说道:“我希望参谋长能跟我起进攻八号阵地!”

  闻言我不由愣,疑惑地望着李宝成那年轻而又坚毅的脸。往常都是我要上战场的时候战士们不让我上,可是这回,这家伙却主动要拉我上线

  “是这样的,参谋长!”王文用适时凑上来解释道:“我们听战士们说,参谋长是个神枪手,前几天还打掉了敌人的个狙击手,连长跟我商量了下,觉得我们在线需要像参谋长这样的神枪手来压住敌人!所以”

  “参谋长!”李宝成接嘴说道:“其它话我都不多说,像你那样利用敌人探照灯的灯光打掉敌人的狙击手,肯定会在定程度上打击美军的士气。如果你能在战场上让美军感觉到你的存在,那对美军产生的压力是不可估计的,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削弱敌人的战斗力!”

  咦!这李宝成不简单。闻言我不由多看了他眼,却见他的点也不回避地迎上我的眼睛。

  “这可不成!”这时秦指导走上前来说道:“参谋长是爱上战场打仗不错,但是这回如果参谋长跟你们在第梯队进攻,那第二梯队由谁来指挥?”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李宝成回答道:“就由高永祥高连长指挥!”

  我清了清喉咙,没有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

  事实上,李宝成说的这个任务很合我的胃口,我本来也不愿意做为第二梯队跟在他们后面打。但由李宝成这么说出来,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爽。我才是这两个高地的最高指挥官不是?现在反要被个连长指挥着上战场了!

  这个李宝成可是心高心傲了,在战场上能打能拼,而且还是45师的王牌部队。据说他们自抗日战争开始,就拥有了个特权,那就是自己缴获的装备可以不上缴。于是乎,在当时全军装备都十分落后甚至还有人在用猎枪梭镖的时候,他们却可以清色的装备上日式的三八大盖,还有九挺歪把子机枪。这在整个八路军部队里都可以说是首屈指的。

  所以现在,他们不怎么把其它部队放在眼里那也是常理之事。人嘛!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种心理,只不过有些人低调些,有些人嚣张些;有些人藏得深些,有些人根本就不愿意藏。

  现在他对我这个参谋长虽说是不会怎么样,但如果能“用”得上的话,还是照“用”不误!

  “参谋长”李宝成又问了声。

  “嗯!”我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对上线作战也没有意见,只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希望我起跟你进攻八号阵地呢?”

  “八号阵地靠近5979高地主峰!”李宝成回答道:“旦我们攻下了主峰3号阵地,参谋长就可以在主峰上居高临下用火力控制周围的四号十号九号阵地,这对我们进攻敌人阵地是很有帮助的!”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8号阵地地势陡峭,在这种地形上根本就不适合打冷枪?”我反问道:“所以在这种地形上,要达到你所希望的给美军压力的目的。是不实际的。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在主峰上安排两个机枪手,也许会比个神枪手更有用?”

  闻言李宝成的脸不由腾的下就红了,他的不足在于没有打狙击的本领,还是用冲锋陷阵的那套来分配狙击手,这才闹了个大红脸。

  “所以”我又接着说道:“我觉得我应该跟二排起进攻零号阵地,零号阵地地势相对比较平缓,阵地分散面积较大。更重要的,还是昨晚我们失守的六号坑道!”

  “六号坑道?”闻言李宝成等人不由纷纷朝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参谋长!”秦指导员疑惑地问道:“你是说敌人有可能派人进驻六号坑道?他们有那个胆吗?”

  秦指导员的话我明白,有胆量躲藏在坑道里让敌人在外面重重包围,也许就只有我们志愿军才能做得到了,而美军拥有大量的现代化装备,再加上作战意志不坚定,所以进驻六号坑道与我军对抗的可能性极小。

  但是

  “我并不是说他们会进坑道驻守!”我瞄了李宝成等人眼,说道:“我也知道他们不愿意这么做,但是等我军火力准备的时候,些来不急逃跑而且又没有工事隐蔽的美军,就会想起六号坑道了!正如美军拿我们没有办法样,我们对躲进坑道的美军同样也没什么好办法,同样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消灭他们,他们就很有可能会成为插在我军身后的枚钉子,随时有可能从坑道里冲出来在背后插我们刀!”

  哄的声。听着我的这番话,周围的战士们全都议论开了。当然,没有人怀疑我这些话的正确性,所有人都知道我说的这些很有可能会发生。这切都很合理,只是他们没想到而已。

  是啊!谁会想到美军也许会为了躲避炮弹而躲进我军的坑道里,而成为支威胁我军整个反攻计划的奇兵呢?就算是李宝成这样的事无遗漏的指挥官也想不到,但我就想到了。

  看着李宝成面带窘色地低着头,再看看周围不住点头的战士们,我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在这支被称为英雄八连的王牌部队前树立起了威信。

  威信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正如容易驯服的马般不会很优秀样,志愿军普通的部队根本就不需要树立什么威信。他们只需要知道我是他们的上级,只要知道我是指挥官,然后就会坚决服从我的命令。但这英雄八连就像是匹难以驯服的烈马,这从昨晚他们刚刚走进这个坑道的那刻我就知道了。

  其它连队进驻后,大多都会实时向我汇报情况,重大事务还会由我决策。但这支连队却不样,他们明显是支高度“自制”的连队,比如说今晚做的切准备都是他们自行分配的,最后甚至还要求把我也“派”上战场。

  昨晚秦指导员就偷偷地跟我说了番话,他说45师许多连长都是很傲气的主儿,打起仗来个比个疯,但提起8连来,却都心悦诚服,说8连和他们连的区别在于:我们连有了个好连长才能打,8连没个好连长也能打,有个好连长就更能打。

  我现在算是明白秦指导员是想提醒我什么了。不过我想,这种状况也许很快就会有所改变了。

  “就按参谋长说的打!”李宝成很快就从尴尬中恢复过来,看着我点头说道:“那就由参谋长负责2排的指挥,2排长王练才协助,负责对敌人零号阵地方向的进攻!”

  2排长“霍”地站起身来向我敬了个礼,我不由微笑着点了点头,明白这其实也是李宝成认同我的种方式。说起来还真有些好笑,我个团参谋还需要个连长的认同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很是受用!

  时间分秒的地过去!在煤油灯昏暗的光线下,我手拿着怀表,眼睛眨不眨地盯着表盘上跳动的秒针。

  十九八七

  我的心脏也跟着加快了跳动的速度,手心不知不觉地在冒着汗。

  紧接着,当指针终于指到九点的时候,随着天空中传来的片呼啸声,串串炮弹就在我们头顶上炸了开来。

  不知为什么,我对这回的炮火准备特别紧张。也许是因为我知道这回我军是否能成攻的恢复表面阵地,在很大程度在依赖于炮兵部队对敌人工事的摧毁。又或者,是知道这回我军用上了著名的“喀秋莎”火箭炮。

  从李宝成那里我知道,这次我军共集中了配属的十九个炮兵连的四十六门山野榴弹炮和志司刚调过来的火箭炮兵二十四门十六管132毫米“喀秋莎”火箭炮。

  这“喀秋莎”火箭炮因为其火力猛机动性高的特点,所以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朝鲜战场上的宠儿。

  由于其发射时会产生大量火药与烟雾,极易暴露发射阵地,所以志愿军在使用它之前。都是事先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