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方法,但0号阵地的这个碉堡难就难在,通往他的道路只有十米宽

  占领4号阵地很轻松,它几乎可以说是毁灭在我军的炮火之下的。战领5号阵地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在战士们舍身炸碉堡的精神下,总算让我们攻了下来。此时我在5号阵地上看着面前0号阵地的这个碉堡,心里就不由生出了点无奈。

  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天险,已经不是靠人力就可以破得了的。碉堡里的几挺机枪和其右上角个起掩护作用的机枪堡,分列道路两侧左右的构成了交叉火力,严密地封锁住了这条不足十米宽的道路。

  我不知道战士们是怎么想的,反正这时候我是觉得除非有坦克,否则这个地方只有等敌人弹药打光了才会攻得下来。

  但想归想,我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举起手中的步枪,轻松的几下点射就解决掉了左侧的那个露天机枪堡里的两名美军。美军打出的颗照明弹太近了,近得都把那个机枪堡也暴露在亮光之下,我可不会放弃这个这么好的机会。

  “砰砰砰”我口气就打光了枪膛里剩下的三颗子弹,然后在照明弹暗下去之前,就为步枪装好了个新的弹匣,接着再把准星锁定住敌人机枪的位置。

  因为我相信,等照明弹暗下去的时候,那些趴在机枪堡里的美军,还是会直起身来打响机枪,特别是在照明弹刚刚暗下去的时候。因为有经验的老兵都知道,在照明弹失去光线的那刻,视力因为还没有从刚才的强光中适应过来,所以是最黑的时候,也正是应该有所动作的时候。

  美七师的美军个个都是老兵,所以我想他们也会利用这个机会。

  果然不出所料,当天空骤然黑暗时,机枪堡里的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但这响声却终止于我射出的子弹。

  “砰!”的声,对面的机枪声嘎然而止。

  “砰!”我隔了几秒钟就朝那个位置射出了发子弹,因为我不希望敌人在我视力恢复之前有机会转移那挺机枪的位置。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再想确定射手的位置就十分困难了。

  “砰!”打出第四发子弹的时候,我的视力就慢慢地恢复了正常,那个机枪堡模模糊糊的轮廓终于又出现在我的瞄准镜里。

  于是我就停止了射击,动不动地盯着机枪的位置。就像刚才样,这时候那个方向只要有人动,我就能发现他并且把他打死。

  结果直到最后,那个机枪堡的机枪都再也没有响起来。战后我在那里发现了四具美军的尸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死在我打出的哪颗子弹下的。剩下的几名美军,也许是从交通壕跑回碉堡里去了。

  2排长还是没有什么动作,我想他也是为面前了这条不足十米宽的小道感到为难。但现在却是没有其它的办法。

  不夺下0号阵地,就会给敌人以喘息的时间,增加夺取主峰的困难。

  不夺下0号阵地,就会严重地威胁战士们用生命换来的456号阵地的安全。

  不夺下0号阵地,美军的援军就会不断地从这个缺口涌进来朝我们反扑

  “爆破组!上!”随着王练才的声令下,三名战士就乘着照明弹暗下来的时候跃而起朝敌人碉堡扑去。

  突地声,几颗照明弹再次腾空而起,战士们机警地趴倒在地上。但是这条小道实在是太窄了,十米,不过就是横着跨十步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敌人要发现趴在上面的几个人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机枪子弹像雨点般的朝那三名战士横扫了过来,随着飞溅起来的片血花,那几名战士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下组!上!”王练才这时似乎是打红了眼,毫不犹豫的再次下令道。

  但是与上回样,三名战士跑上前进还没多久就倒在血泊之中。战士们的尸体堆满了这段狭窄的道路,鲜血染红了他们身下的土地

  “下组”

  王练才又要向身后的战士们挥手,我不由小跑上前阻止道:“2排长,这样打下去可不行,咱们全打光了也不定能冲得过去!”

  王练才咬着牙把手中的步枪往旁边放,抓起几枚手榴弹狠声说道:“参谋长,部队就交给你指挥了,我就不信他妈的炸不掉这个王八蛋!”

  “等等!”我把压住了就要冲上去的王练才,说道:“冲动是没有用的,前面的路太短了,要想冲过去,就只有迷惑敌人的视线!”

  “迷惑敌人的视线?”王练才转头问了声。

  “没错!”我点了点头:“下个爆破组多带些手榴弹,手榴弹炸就乘着烟雾往前爬,敌人看不清目标机枪就只会个劲的乱扫,这样才有机会冲过去!”

  “嗯!”2排长想了想就点了点头:“也只有用这办法了!”

  “下组”

  “排长!让我上吧!”这时名满脸漆黑的战士几下就爬到我们旁边叫道:“排长,我是个通讯员,在炮弹里跑惯了。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只要我还能动,就定能完成!让祖国人民听我胜利的消息!”

  王练才想了想,就紧紧握住了这名战士的手说道:“好,任务交给你去完成,我会叫两名战士配合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知道!”这名战士兴奋地应道:“用手榴弹做掩护,慢慢的爬过去!”

  “嗯!”王练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能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等你的好消息!”

  “等等!”在那名战士正要冲上去的时候,我又把他压了回来,交待道:“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战士们的尸体做掩护,明白吗?”

  那名战士的眼睛闪过丝悲怆,然后又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明白!”

  三名战士在隐藏处趴着等了会儿,然后在照明弹光线暗了下去的时候腾的下就不约而同地跃出了隐蔽处,接着又在照明弹升起之前趴在了地上。

  “轰!”的声,在敌人机枪发现他们之前,枚手榴弹在那条道上爆炸开来。烟雾和尘土很快就充满了这条本来就充满了硝烟的小道上。那浓密的烟尘,就算是照明弹的光线也无法穿透,不会儿就盖住了那三名战士的身影。敌人的机枪只能往烟尘中胡乱地扫射,就像几条火绳样在烟尘中纵横乱舞。

  “机枪手!”随着王练才的声令下,两挺机枪很快就在旁边架了起来,“哒哒”地朝敌人碉堡射出了子弹。但无奈的是,敌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我们的机枪扫射。

  也许是他们有恃无恐,知道我们的机枪很难打中藏在碉堡中的他们;又或者是他们过于害怕那些烟雾中有人会冲上前去,接着再把炸弹塞进他们的碉堡里去。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转移他们的射向,依旧把排排的子弹朝烟雾里倾泻。

  我得承认,这么密集的子弹打向那段只有十米宽的道路上,只怕就连只苍蝇也飞不过去了。于是我就在想,他们怎么了?是不是全都牺牲了?但就在这时,道路上又传来的两声手榴弹的爆炸声让我兴奋不已。

  那是他们丢的,手榴弹响了就代表他们还活着。而且手榴弹爆炸的位置也离敌人碉堡近了些,这说明他们正在前进!

  敌人也许也明白这点,顿时就慌了手脚,子弹就更是阵紧过阵的朝那道路上乱扫。但无奈的是,那三名战士在烟雾中隐藏得很好。尽管敌人加强了火力,但手榴弹的烟雾还是步步朝着他们的碉堡慢慢靠近。

  这时,突然在碉堡的左侧又出现了两个新的火力点。

  我暗叫了声不好,那些火力肯定是看到情况不妙,所以从碉堡里分出几个人出来从其它方向阻止战士们前进。

  我举起步枪朝那几个火力点瞄去,想助他们臂之力,但却什么也看不见。道路上被手榴弹激起的烟雾让我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东西,除了道道子弹带起的火光之外。

  就只能靠他们了,现在美军似乎给他们加大了难度,他们如果想要到达碉堡前把手榴弹塞进碉堡内把它炸毁,那么首先要解决掉的就是前面的那两个火力点。

  三个火力点呈三角形布置,每个火力点都有两挺以上的机枪。美军疯狂地朝那条小道射击,我甚至可以看到机枪弹在空中互相撞击,由个火球分裂成无数点火花的亮光。由此也可以知道这扫射的密集度有多大。

  那小道就像是掀起了场风暴似的,机枪子弹掀起尘土,甚至都用不着战士们再投出手榴弹来做掩护了随即我心里也咯噔了下,战士们已经好久没有投出手榴弹了,是不是他们已经

  “轰!”的声,正在我担心时,手榴弹爆炸的声音再次响起。而更让我惊喜的是,这次手榴弹是直接在敌人的个火力点上爆开的。

  手榴弹可以直接炸掉敌人的火力点,这说明他们离敌人碉堡已经不远了。

  “好样的!”王练才紧紧地握拳头,大声下令道:“准备冲锋!”

  “是!”战士们应了声,纷纷握着手中的武器做好了准备。

  “哒哒哒”烟雾中突然闪出了道火线,那是我军的波波莎冲锋枪。

  见此我不由眉头皱,知道他们已经与碉堡外的敌人展开了激战。但是

  我们能看得见战士们打出的子弹,敌人同样也能。果然,几排机枪的子弹不约而同的就锁定了那个位置阵乱射,烟尘中很快就冒出片红色的血光。

  是谁牺牲了,我们不知道!

  那团烟雾里还有几个人,我们也不知道!

  我们只是渐渐地看着那团团烟雾渐渐消散,再也没有了手榴弹的爆炸声。

  战场慢慢地清晰了起来,地上的战士们的尸体也具具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二三四

  八具,只有八具尸体!刚才我们冲上去的共有九个人,但地上只有八具尸体,这是不是说还有名战士活着呢?

  我举起步枪透过瞄准镜朝阵地上望了望,但还是没有发现什么!难道说是我数错了?或者是有具尸体被手榴弹炸得飞下山去了?

  敌人的机枪还在朝这条通道扫射着,他们还是不放心,同时也担心这些尸体是战士们的伪装,于是又用机枪在这些尸体上扫射了遍。最终发现没有什么异状后,这才放下心来,把射向转移到我们这个方向。

  子弹在我身旁掀起了簇簇土花,但我却根本没有多加理会,依旧目不转睛地在阵地上寻找着。

  终于

  块焦土动了下,我颗悬着的心差点就跳了出来。果然还有名战士活着。只是不知道他受伤了没有,还有没有战斗能力!

  那块黑土又动了下,伸出了只沾满了鲜血的手,然后是个军帽。

  是那个通讯员,我认得他军装背后有个大大的补丁。通讯员三天两头的都在子弹炮弹里头跑来跑去,所以这军装也破得快。

  他在朝前爬,但动作非常慢,每拉下腿,伸下胳膊都是那样的艰难那样的吃力。我想他是受伤了,但我无法知道他的伤势如何,他全身都蒙着层焦土,焦土和鲜血混杂在起,让我根本就分不清哪里是血哪里是土。

  他慢慢地往前爬着,离敌人的碉堡不到20米了。

  敌人也许是因为刚刚把那个道路“检查”过遍,所以完全就没有注意到这名战士,依旧疯狂的把成片成片的子弹朝我们打来。

  他仍然在前进,离敌人的碉堡只剩下十几米的距离。

  十几米,不过就是十几步路,这在平时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但是现在对于这名战士来说,却是段艰难的长征,他每爬步几乎都要付出全身的力量。

  “准备冲锋!”王练才显然也发现了这名战士,马上就向战士们下达了命令。

  我们似乎只要等待着这名战士爬到敌人的射击孔前,然后塞进手榴弹就可以冲锋了!

  但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了个让我震惊得几乎就要晕过的问题。

  那名战士已经没有手榴弹了,他的手榴弹袋拖在身旁空空的,他的左手是空的,右手也同样是空的

  王练才没有发现这个,但我却发现了,我是在瞄准镜里看到的,但又不敢说出来!因为我知道,旦说出来的话,除了让战士们泄气和失望之外,不会对战局有任何的帮助!

  但是

  他既然已经没有手榴弹了,那为什么还在向前爬呢?

  难道他想用枪朝射击孔里扫射?但他的枪也丢在了边,他几乎就是赤手空拳的朝敌人的碉堡爬去。

  这时我不禁产生了个错觉,我眼里似乎看到了个远古的勇士,手里什么武器也没有,却有勇气与怪兽搏斗,而且还赤色空拳毫无惧色的迎了上去

  但是!

  这样有用吗?冷冰冰的现实就在眼前。没有手榴弹也没有枪,他爬上去做什么?

  就在这时,那名战士已经爬到了碉堡脚下,他微微回头望了眼,忽然站了起来,伸开双手向仍在喷射火舌的射击孔猛扑了上去

  他是黄继光!他是黄继光!

  在这刻我突然明白了,明白了他是谁,也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敌人的枪声停了下来,因为那个狭窄的射击孔,被个血肉之躯死死地堵住。子弹还是串串的从射孔里打出来,它们穿透了那位英雄的肉身朝外倾泻,但显然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美军的射手已经失去了视线,失去了目标!

  我想,射手失去更多的,应该还是勇气,再次与我们抵抗下去的勇气。

  古往今来的战场上,从来就没有哪个国家哪个战士,赤色空拳的用活生生的生命,来堵住敌人的枪眼。

  但在中国就有,在志愿军部队里有!

  “冲啊!为黄继光报仇!”

  乘着黄继光堵住枪眼的那刻,战士们纷纷从隐蔽处跃而起,朝0号阵地发起了冲锋!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二十章补给之战

  0号阵地顺利被我军拿了下来,敌人3号主峰阵地的防御也在我军的两面夹攻之下迅速崩溃,接着志愿军战士们就以3号阵地为依托,迅速把战果扩大到其它阵地,表面阵地就在枪炮声和战士们的呐喊声中个接着个地恢复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在战士们的欢呼声中,我缓缓走到0号阵地的碉堡前。英雄静静地躺在地上,身上密密麻麻的枪眼让人触目惊心。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些枪眼下却看不到鲜血。

  我缓缓把视线往后移,移到他曾经爬过的地方,移到他曾经趴着的地方,看着那路混着鲜血的焦土很快就明白了。他在趴着的时候就已经受了重伤,在拼尽最后口气爬向碉堡的时候,已经把最后滴鲜血洒在了前进的路上,但他仍在弥留之际,在身上的血已经流尽的时候,用生命谱写下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两名卫生员走了上来,他们是边流着泪边小心地把英雄的遗体放在担架上,就像是抬着名还没有牺牲的伤员样,默默地把他抬了下去。

  是的,他还没有死!他还活在战士们的心中!

  英雄倒下了,但部队却多了个连,个以英雄命名的连——黄继光连。这个连从今往后的每天晚点名,连长都要首先高呼第兵的光荣名字:“黄继光”。全连齐声答:“到!”

  我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抬着担架下去,接着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因为我知道,这是战场,现在还不是流泪的时候,也不是恤怀战友的时机。

  在上甘岭的战场上,用自己的生命与敌人同归于尽,用自己的鲜血为战友们开路的战士,不只黄继光个。在这个只有3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才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有了数也数不清的无名战士英勇的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现代时,我曾经看过这样的资料。位曾经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老兵说了句话,他说在上甘岭上,像黄继光那样堵枪眼的,抱着炸药冲向敌人的已经成为种常态,已经是很普通的事了!

  像其它所有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样,这位老兵的语言也没有豪言壮语,而且还是用轻松的语调说了出来。以至于我也没有认识到这话里头的真正意思,也没有在意这轻轻松松的句话后面代表的意义。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种“常态”是多么的不平常,明白了这个“普通”是多么的不普通,同时也明白了,老兵那轻松话语的后面,是怀着怎样沉重的颗心!

  “敌人撤退了!”志愿军战士中有人大喊了声。

  用不着命令,战士们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敌人撤退也就意味着他们很快就会对我军阵地实施炮击,于是战士们留下些负责警戒的战士,就像潮水样往坑道口退去。

  “李连长!”回到指挥部后,我说的第句话就是:“你们打得很好,我会向上级报告你们的英雄壮举。现在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有机会你们就可以撤下去!”

  但这时李连长和王文用却互相对望了眼,不言不语。

  “现在是敌人炮轰的时候!”我继续说道:“敌人般会连续轰炸个小时左右,在这时候下去也许会比较困难,也会有些不必要的伤亡。我建议你们在敌人轰炸结束即将对我军阵地发起冲锋,我们顶上去的时候撤退!那时候应该说是最安全的时候。不过我希望,你们走之前能留下弹药和补给”

  “参谋长!”还没等我说完,李宝成呼的下就站起身来说道:“你们都打成这个样子了,我们怎么还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