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十名战士被分别安排到三个靠近山顶阵地的坑道口,端着冲锋枪举着刺刀准备着,只等着命令就冲出坑道去与敌人大战番。

  我也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了刺刀,为腰间的1911装上了子弹,心里就想着,这群伪军不简单,竟然会想到这个方法来抢占我军表面阵地。这比起美七师或是伪二师的强攻来说,怎么说都是开劈了个先河了。虽说我及时把战士们拉回来避免了伤亡,但还是被逼到了被动的地位。

  而且

  随后我就想到了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下回,伪军再投出批信号弹把我们吓回坑道,而敌机却不轰炸,伪军则乘机占领表面阵地呢?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四十章杀气

  黑烟呛鼻,毒火灼人!整个战场都是火红的片,波波的热浪随风涌来,让我以为自己是站在蒸笼里。

  还不等李宝成等人把火完全熄灭,我就带着李峰和四连的战士们端着枪从坑道口钻了出去。刚钻出来就被外面充满汽油味和焦臭味的空气呛得肺部阵难受,放眼望,满山都是火红火红的火焰,山风吹,这些火焰就呼呼地在我们面前欢快地跳动着,似乎是在向我们示威。

  火焰下,石头烧得通红,泥土结成了块,尸体则被烧得只剩下个个漆黑的骨架我们就像置身于座火焰山里,又像在魔窟中正受着地狱之火的煎熬!

  李宝成带着八连的十几名战士在前头飞快地铲着土,他们的动作很快,两手不停地挥动着铁锹,焦土就像是波浪样不停地朝火区涌去,不过会儿功夫就扑灭了大片的毒火。战士们刻也不敢停歇,因为他们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抢先步扑灭火焰占领山顶阵地,就意味着谁能夺得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并最终取得胜利。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这句话在战场上得到最直接的表现。

  我和李峰则带着战士们紧紧地跟在后面,战士们个个端着枪瞄准了山顶阵地,时刻提防着那里会有敌人突然冒出来。但是那里依旧是片火海,这至少告诉我们,敌人还没来得及占领阵地,我们还有机会

  敌人会在什么地方呢?

  我不知道!因为我看不到山顶阵地,同时在周围传来的枪炮声中也听不见山顶阵地的任何动静。但是我想,这时候伪军应该也差不多占领了我军的前沿阵地了吧!

  伪军事先有准备,在宽敞的地区兵力也更容易展开,不像我们是坑道里钻出来的。再加上他们的人数也要比我们多得多,所以没理由会比我们更慢。我们既然已经都快到山顶阵地了,那么他们应该也差不多到达前沿的9号10号阵地了吧!

  随即我很快就想到,9号10号阵地被敌人占领了还好,但它们后面就是3号主峰阵地,万被他们占领了这个制高点,而我们又没来急扑灭火焰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而又无法发起冲锋,那时我们还是只有退守坑道这种结局。

  于是我当即挥手,下令道:“迫击炮准备,目标9号10号阵地!”

  “是!”战士们应了声,当即就有十几名迫击炮手在滚烫的土地上开始架炮。

  我是在做个假设,如果敌人已经攻上9号10号阵地的话,那么迫击炮正好可以杀伤伪军士兵,并阻止他们灭火继续朝3号主峰阵地前进。

  如果他们还没来得急占领这两个阵地的话,那就更好了,迫击炮的炮弹会打得阵地上还未燃尽的燃烧液四处飞溅那些正在灭火的伪军就有得受了!

  既然不管怎么样,迫击炮都能给敌人带来不少的伤亡和制造些麻烦,那么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战士们的动作十分迅速,很快就把迫击炮架好,并调整好诸元。

  上甘岭上迫击炮的任务,原本就是在反斜面上隔着山轰炸正斜面冲锋的敌人,所以事先早已把反斜面上的坐标测量好,甚至是自己阵地也不例外,所以这下做准备当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放!”随着我声令下,抓着炮弹放在炮口的战士们松手,炮弹就滑入迫击炮中,接着只听“嗵嗵”几声炮响,山顶上就传来了片爆炸声,随之而来的就是伪军们歇斯底里的惨叫!

  肯定是炸着火头了,听着那惨叫声我心中不由喜。我知道,如果是被迫击炮炮弹直接炸伤的话,惨叫声不会是这样的。这声音我实在是太熟悉了,就在不久前,8号阵地上就有十几名志愿军战士死在敌人的燃烧弹之下。他们被火焰包围着的时候,发出的就是这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喊,就是这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你们伪军也有今天

  “放!”我见迫击炮有效,哪里还会放过这次好机会,当即挥手,又有十几枚炮弹飞了过去。

  “轰轰”又是片乱响,山顶上的惨叫和呼喊更多也更响了。

  燃烧弹可是个好东西啊!它是种粘稠性的液体,如果它烧着了,被炮弹直接命中也不会熄灭,反而会带着火星西处飞溅,这玩意可比弹片杀伤的威力要大得多了。

  “轰轰”这几声爆炸却是在我军反斜面上炸开的,看来伪军是不甘心就这样挨炸,同样也朝我们这方向发射炮弹了。

  这些炮弹同样也炸开了堆堆的火星,但遗憾的是,伪九师这还是头次攻上5979高地,根本就不熟悉我军阵地的地形,所以这些炮弹炸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对我军构成威胁。

  但是我知道,这种好运坚持不了多久。伪军也不是傻瓜,他们知道没炸中后,很快就会调整角度变换坐标接着轰炸,只要有发炮弹落在我们周围,就可以给我们带来不小的伤亡。

  想到这里我不由大喊声:“加快速度灭火,迫击炮掩护!”

  “是!”负责灭火的战士们也知道形势危急,不约而同的就加快了速度。迫击炮手就更是发接着发的不断地朝敌人打去颗颗炮弹。

  于是在这两军还没有会面时,双方就展开了轮迫击炮大战和灭火大赛!

  很显然,志愿军战士因为熟悉地形和测算过坐标,所以在迫击炮大战占尽了优势。但伪军却因为在灭火上有所准备,而点了先机。

  但这点似乎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时在前头负责灭火的八连战士,已经靠近了3号主峰阵地,只要咱们再往前些,就可以先敌人步爬上主峰

  但就在这时,问题却出现!主峰阵地上多石少土,战士们无法再像刚才样把土铲得像潮水般的灭火,只能在有土的地方铲上铲土,跑个老远才只能扑灭那么小块火头。于是速度很快就慢了下来,我想,这也是伪军为什么过了那么久还没有占领主峰阵地的原因。

  正在我暗叫不好的时候,李宝成大叫声:“排队,两行!”

  用不着李宝成多做解释,战士们听就明白了,十几个人很有默契地排成两行,从有土的地方延伸到3号阵地,后面的人把土铲铲的往上传,中间的人把土铲铲往上移,最上面的人再接着把土铲铲的往火里堆

  看着我不由暗赞了声,果然不愧是八连的兵!这事情看起来虽小,但这配合,这指挥,使他们看起来几乎就像是同个人样!

  火海在战士们的配合下屈服了,步步的往山顶阵地退却。眼看阵地就在面前,但就在这时,上方突然探出了名伪军的脑袋,我不由惊,想也不想就扣动了扳机

  “砰!”的声,那名伪军脑袋晃就从上面滚了下来,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跌落在火焰中,转眼间就燃起了大火。

  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因为我知道,在这名伪军的背后,将会有数不清的伪军绵绵不绝地跟上来,旦让他们在3号阵地上站稳了脚跟,那么我们不但没有机会,还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伤亡!

  “手榴弹!”我朝李宝成大喊声。

  李宝成也不笨,听这话很快马上就抽出两枚手榴弹往3号阵地上抛去。但可惜的是,李宝成抛上去的并不是反坦克手榴弹普通手榴弹有爆炸延迟,这个时间虽说很短,但伪军却有足够的时间把它们踢下来,甚至他们往我军方向又抛出了五六枚手雷!

  王牌对王牌,作战时的方法和反应几乎都是模样的,甚至连时间都差不了多少!

  “趴下!”我大吼声就趴倒在地上。

  首先是从地面传来的阵滚烫,烫得我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熟了似的不住翻滚。紧接着就是几声巨响,耳朵“嗡”的下,脑袋就模模糊糊的片,整个世界似乎都开始摇晃起来。

  “哒哒”枪声炮声很快就响成了片。我被两名战士左右的架着拖到块石头后,其中名战士给我喂了几口凉水,头脑这时才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把抢过水壶,往脸上头上浇,终于恢复了些神智。看看身上没什么伤,除了手上被烫出了几个水泡外。想来刚才是那几枚手雷在比较近的距离爆炸,差点被震晕了。

  再看看战场,此时早已打得乱成了团。就在我们离主峰阵地只有十几步远的时候,伪军却先我们步爬了上去。

  但志愿军战士却并没有就此放弃,李宝成行人冒死趴在那条通往3号阵地的小路上不肯下来,其它的战士无法往上冲,只得在下方架起机枪往阵地上打去排排的子弹。

  伪军暂时也讨不了好,3号阵地靠近我军的方没有工事和可供藏身的障碍物,这是战士们攻下阵地时就做的小动作,其目的是万阵地被敌人夺去了,我们要抢回来不至于太困难。所以伪军虽是居高临下,却被我们的机枪火力给压制得不敢冒出头来。

  他们唯能做的,就是朝我军方向投来枚又枚的手雷。

  枚枚手雷在战士们中间爆炸,个个战士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之中,甚至还有些手雷掉落在燃烧的火头之中,掀起了片火星

  我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趴在小路的李宝成那行人,有机会攻上去的就只有他们了。他们挡着路,后面的战士全都上不去!他们倒不用担心伪军的手雷,伪军的手雷是卵形的,在陡峭的斜面上会不住打滚,所以十分靠近阵地的李宝成在这场手雷大仗中反而是最安全的。

  但问题是,李宝成他们面前还有段十几步远的燃烧地带!

  继续灭火吗?时间根本就不容许他们这么做,我军战士正在伪军的手雷下大量伤亡,旦我军火力压不住伪军,让他们抬起头来,那就将会是我们的噩梦。

  朝山顶投掷手榴弹吗?事实已经证明这是没有用的,伪军居高临下的把手榴弹中踢下来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和力气,就算有两枚手榴弹能成功的在阵地上爆炸,那也阻挡不住其后源源不断的援兵。

  那就只有种选择了,那就是冲上去!

  但是

  燃烧弹的液体是种粘稠液体,如果冲上去的话,谁都知道踩过这片地带将会发生什么!

  “杀!”我这个想法刚起,就听那条小路上排在最前面的两名战士,大吼声就朝3号阵地上冲去。

  不,他们不是冲,而是在爬。3号阵地太陡峭了,要想快速冲上去必须手脚并用。但手脚并用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火焰会更快的把他们的身体点燃

  我不知道烈火烧在手上,烧在脚上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我只知道,我手上的几个水泡还在传来阵阵刺痛。于是我就在想,如果把这种刺痛加重百倍,然后遍布我的手脚,甚至是身体和脸庞想着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但这些让我不敢想像的事,却正是那两名战士现在在承受的,燃烧弹的液体烧得很快很旺,以至于他们才爬到半手脚就全是火焰,吼叫声也变成了惨叫。但他们还是不顾切地往上爬着,等他们最终爬上了阵地时,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个“火人”!

  山顶上的伪军似乎被这两个“火人”吓了跳,发出了阵恐惧而又慌乱的叫声。他们似乎是想逃走,似乎是想躲避,但是切都已经太迟了,那两个“火人”拼尽了最后丝力气,死死地与他们抱在了起。

  我不知道能吓倒伪军的精锐部队“白马师”的战士,是什么样的战士。但我却知道,他们成功了!他们不但吓倒了伪军吓退了伪军,还在山顶阵地上升起了另堆火头,用他们自己的身体燃烧起火焰,挡住了伪军重新占领山顶阵地的步伐。

  “灭火!”李宝成咬着牙大叫声。趁着这时候,趁着伪军无法投掷手雷的时候,趁着那两名战士用自己身体所争取的这点点时间。李宝成带着那十几名战士再次挥起了铁锹,用最快的速度扑灭了小路上最后点火。

  几乎与此同时,伪军也挥舞着步枪重新攻上了阵地,李宝成大吼声,就带着战士们挥着铁锹冲了上去!

  “同志们,为八连的同志报仇!冲啊!”在阵地下方的李峰也跟着大吼声,挥手枪,就带着四连的战士顺着小路冲上了3号阵地!

  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很快就在另个斜面响了起来,当我顺着小路登上了3号阵地俯瞰周围几个阵地时,才发现战局已定。伪九师的部队在战士们的冲锋下,头回像潮水般的朝山脚下撤退了下去。

  这的确很让人费解,伪军的人数比我们多得多,我们在表面阵地上的战士加起来还不到百人,但伪军却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少说也有五六百人。但他们却会在已经占领了我军前沿阵地的情况下,首次撤到山脚下。这与他们之前从不撤走,最多只是撤出我军手榴弹投掷距离的勇气相比判若两人。

  这应该与阵地上到处都是燃烧弹的火焰,他们大部队无法发起冲锋有定的关系吧!但我想,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两名燃烧着自己为志愿军争取了片刻时间的战士,把伪军的士气狠狠地压了下去!

  这时我就想起个老兵说过的句话:“打仗,比的其实就是杀气。咱们的杀气压住了敌人,敌人就会输。敌人的杀气压住了我们,我们就会输!”

  这场战,我军人数虽少,但杀气却压住了敌人。所以我们胜利了,而让我胜利的,就是我在面前的这两名战士,他们身上还冒着青烟和火苗,双手还紧紧抱着敌人

  战士们夺下了阵地就迅速分散开来忙开了。他们救伤员的救伤员,灭火的灭火,做工事的做工事,让我根本就无法相信他们中大多数还是新兵。

  架敌机呼啸着从我们身后俯冲下来,似乎是想乘着下面的火光对着目标扫射轰炸番,但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架敌机突然间红光闪,在半空中爆了开来,炸得七零八碎,满天都是带着火光的飞机的碎片到处飞射。仅存的点飞机残骸就像个冒着黑烟的火球样,呼啸着冲向那些正在退却的伪军阵营,掉在地上重重地翻滚弹跳了几下,最终不再动弹了!

  我正为这架飞机的自爆感到奇怪时,就听观察哨兴奋地吆喝着:“飞机撞到榴弹炮炮弹上了!也活该它找死!”

  哄的声,阵地上的战士们全都笑出声来。

  再看看阵地下的那些伪军,就更是被这幕惊得目瞪口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四十二章5377高地

  夕阳西下,只留道金光浮映在烟雾缭绕的北方山脚。本来就布满鲜血的红色斜面,被这残阳照,就更是显得凄凉壮烈。几名志愿军战士挂着血丝的刺刀高高举起,在残阳的返照下,时光辉四起。山风吹,飒飒的凉意逼入心肺。那呼呼的风声,好像是逝者的哭泣;那满山的尘雾,就像是枉死的怨气

  “参谋长!团部电话”正当我的思绪游离在黄昏的泣别伤离时,名通讯员的叫声把我拉回了现实。

  “唔!”我点了点头,站起来身活动下筋骨,就懒散的抓起步枪朝坑道走去。

  “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古人说的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自从伪九师让我们给打得没了脾气之后,他们就再也拿不出原来的那股干劲,随后的冲锋也就次比次弱,时间也次比次短最后终于在夜幕际将来临的时候,他们这才如释重负的鸣金收兵。

  所谓此消彼长,伪军的气势落了,志愿军战士自然就会越战越勇越打越顺。侧翼有木雷根根的往下滚可保不失,正面的敌人冲上来次就被打退次。虽说我军还是有不少伤亡,但之后就再也没有让敌人冲上我军阵地了。

  伪军师30团攻了天,最后只好无攻而返!

  顺着坑道拐了几个弯,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指挥部,秦指导员赶忙把步话机递给我,说道:“是张团长,正为你亲自上战场发脾气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接过电话就说道:“报告张团长,我还活着呢!”

  “我说你这个家伙!”电话那头传来张团长责怪的声音:“我说怎么打电话过去都是秦指导员接呢!转告转告,全都是转告!崔伟同志,你要搞清楚!我让你到上甘岭去指挥战斗的,可不是让你去打仗的!”

  “张团长!”我有些无奈地回答道:“你以为我吃饱撑着,天到晚往阵地上跑啊!我也要就在坑道里打打电话下下命令就把敌人给打退了,可这能行吗?战场瞬息万变不说,敌人个个都是王牌部队,什么美七师啊!伪九师啊!个个都如狼似虎的,就像要把我们吃了似的咬得紧紧的,秒钟都耽误不起。我这要是在坑道里,等着通讯员把战况汇报给我,我下了命令后再把让通讯员带上去这不说通讯员能不能活着把命令送到,就算真把命令送到了,这敌人早把阵地占领给抢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