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准备!”

  “嗯!”秦指导员听着,当即就拔通了团部的电话。

  “让我来吧!”秦指导员举起步话机正要说话,却被我接了过去。

  我不习惯什么事,好事都由我来说,坏事就丢给部下。

  “张团长!”抹了把头上的汗珠,我在混浊的空气里艰难地喘了口气,对着话筒说道:“张团长,美军八七空降团的战斗力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我们的伤亡很大,两个多小时的战斗就伤亡了两百多人,现在我们只剩下百多号人了。如果再这么打下去,只怕很难坚守下去!”

  “唔!”话筒那头的张团长听了我的话,显然也吃了惊,他反应过来的第句话就是:“我马上派援兵上去!”

  “张团长!”我阻止道:“派援兵是没有用的,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在这时候派援兵,除了让战士们白白牺牲外,对战局起不了任何作用!”

  步话机那头阵沉默,过了良久,张团长才叹了口气说道:“要不,你们退守坑道吧!我们制定个作战计划,晚上反攻!”

  “我想”我艰难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想也只有这样了!”

  “参谋长!”这时李宝成腾地站了起来,说道:“问问张团长,可不可以让炮兵轰炸阵地,持续到天亮!”

  “哦!”听着这话我眼前也不由为之亮,很快就把李宝成的话转告了张团长。

  但张团长的话却让再次让我们失望了:“这段时间炮兵使用十分频繁,我们的炮弹已经没有那么多存量了!”

  顿了会儿,张团长问道:“对了,你们能不能同炮兵配合,尽量减少伤亡,坚持到天黑!”

  “张团长!”我无奈地回答道:“上甘岭十分陡峭,敌人在正斜面进攻,我军的炮弹很难打到他们!”

  “不过”随后我很快又想到:“我们可以想办法杀伤他们的后续力量,以减弱他们的攻势!”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说话,把就将步话机交给秦指导,举起手电筒就照向了桌面上的地图。

  敌人这几天的进攻时间太有规律了,每天早上都是在八点左右发起冲锋。当然,这是因为上甘岭直到八点天才亮的原因。但是我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敌人为什么能这么准时发起冲锋呢?他们每次冲锋都会有几个营的兵力拥而上,而且为了达到连续攻击的目的,第二梯队的部队还会源源不断的补充上来!

  这么庞大的部队,他们是怎么办到同时对我军阵地发起冲锋的?这些部队,如果说没有事先集结,那很难让人相信。

  我的手电筒沿着5979高地和敌人所在的那座高地之间的那条公路往下走,和朝鲜其它地方样,这里附近所有的地方都是山连着山,几乎就没有可以容纳大部队的开阔地。

  除了

  “对,就是这里!”我手电筒的光线移到5979高地右上角几百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那是个山谷,长满树的山谷。长满了树,就意味着我们很难发现里面隐藏着部队,而且因为它位置比较低,整个都躲在了5979高地山峰的阴影之下,所以很少有炮弹能炸到那里。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管是美军也好伪军也好,他们在进攻之前,都是在这里集结的。

  于是我当即抓过了步话机,对着话筒叫道:“张团长,在5979高地右上角有个山谷,看到了吗?”

  过了会儿,张团长就回答道:“看到了!什么情况?”

  “我怀疑敌人进攻部队就是在这片山谷中集结的!”我兴奋地回答道:“我希望炮兵部队能轰炸这片山谷,如果我们炸对了,敌人进攻部队会遭受到很大的伤亡,我们也就有希望守住阵地了!”

  “没问题!”听着这话,张团长满口就应承了下来:“你们依旧守住阵地,轰炸这片山谷的事交给我去做!”

  “是!”我应了声,就挂上了电话。

  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和张团长做下的决定,是在冒着怎样的风险。万敌人不是在那个山谷里集结呢?那我们也许就会落得个满盘皆输的结局!

  我正想着,外面的炮声突然就停了下来。

  我咬了咬牙,当即就下了决心,对着战士们大吼声:“上阵地!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虽然我对孙子兵法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在战场上不能犹豫,特别是指挥官就更是这样。上阵地还是不上阵地,对于干脆的指挥官来说,不过就是二选的问题。选对了就赢,选错了就输,赢面至少还有二分之。

  但是对于个犹豫不决的指挥,正当他犹豫的时候,最好的战机已经从他手里溜走了。等他想好答案时,其实已经没有了选择,他就只有输这条路可以走。

  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我很干脆的就下了决定。

  “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战士们举起步枪来跟着我大声叫喊着了几声,接着转身就钻出了坑道。

  硝烟弥漫,尘土满天!

  虽说坑道外的空气里充满了汽油弹的焦臭味和炮弹的火药味,但是当我走出坑道时,还是有种全身松的感觉,就像是压在胸口的大石头突然就没人抬走了。

  外面的空气虽然也同样臭,虽然也同样混浊,但它里面至少还有氧气

  来不急观察下航空炸弹炸得足有几米深的坑,我抓着枪踩着还冒着热汽的焦土就朝山顶阵地上跑。

  战士跑上阵地就疯狂地举起铁锹在阵地上挖着,虽说这上面的土已经松软得无法构筑战壕,但他们还是要为自己挖上个可以藏身的小坑。机枪手就更是要把这些焦土给拍实,否则的话,轻机枪的两脚架也许会高矮的陷进土里,重机枪如果打上几枪,那震动也许会让它整个都被埋了进去。

  我按照习惯,目标还是九号阵地。在阵地上迅速找了个位置趴下,举起枪探出脑袋往下看,好家伙,那些美国佬又把坦克调上来了。

  也许是因为吃了上次的亏,所以这次他们没有打烟雾弹。这让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山脚下排成排的坦克。数了数,大慨有二十多辆,或者在寻找合适的发射位置,或者在调整着坦克炮的高度

  再看那些八七空降团的士兵们,个个都趴在山脚下的隐蔽处,就等着命令朝我们发起进攻了。

  没过会儿,敌人坦克已经准备好了。随着声令下,坦克炮和坦克上的高射机枪齐发射,阵地上霎时就热闹了起来。枪声炮声和子弹的呼啸声响成了片,八七空降团的士兵也跟着子弹炮弹小心翼翼的朝我们阵地冲了上来。

  “打!”在美军距离我军阵地还有百多米的时候,我就下了战斗命令。

  面对美八七空降团的部队,我也不敢托大把他们放近了再打。更何况,我们现在弹药充足,而且主要目的是拖时间,能坚持到天黑就是胜利。所以我不会再像往常样按步就搬。

  战士们当即朝着自己选定的目标扣动了扳机,排排子弹过处,美军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

  之前是受烟雾弹的干扰,所以我并没有注意到八七团的美军士兵被击毙的情景。这回我算是看得清楚了,死法虽说跟其它人没什么两样,但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他们被击中时,尸体往往飞得特别远,这也使得他们几乎每个中弹的人,都会顺着斜面往下滚!

  难道说这也是八七团训练的项目?看着我不由有些奇怪了。

  但随后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他们身上穿着的防弹衣造成的。这时候的防弹衣虽说还防不了子弹,但却可以在很大的程度减弱子弹的穿透力。比如战士们手中的转盘机枪和郭留诺夫重机枪,在这个距离上本可以很轻易的打穿敌人的身体,并对其后跟上来的敌人造成二次杀伤。但由于美军穿了防弹衣,这子弹却打不穿敌人了。子弹上所有的动能,也就全都由中弹的美军承受。

  于是乎,只排子弹下去,这满山都是美军尸体在斜面上乱滚了!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美军明知道防弹衣防不了志愿军手中苏式武器的子弹,却依旧要让八七团装备的原因吧!貌似我军的机枪这样居高临下的往下横扫,如果能穿透敌人身体的话,的确可以造成很大的二次伤亡的,没想到美军却用这种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也怪不得这八七空降团要比其它的王牌部队难打得多

  “砰砰”我口气将弹匣里的八发子弹打完,斜面上很快就多出了几名美军打滚。但他们依旧在坦克的大炮和机枪的掩护下,像潮水般的向我们发起冲锋。

  他们分成几队,很灵活的借助弹坑和石头互相掩护着朝我们进攻。他们装备十分精良,机枪迫击炮无后座力炮等眼望过去到处都是,就连普通士兵手里的卡宾机也都是可以连发的。这使得阵地上子弹的啸声响成了片,就像是阵风样不断地朝我们吹来。战士们几乎就是顶着子弹和炮弹朝敌人射击,不少有战士牺牲在敌人射来的流弹中。

  当然,因为角度的原因,美军的伤亡还是比我们大得多。但我却知道,美军的人数也比我们多得多,这样打下去,美军即使没有攻上阵地,他们也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不知道炮兵准备好了没有?

  我抽了空,抬眼望了望右上角方向的那个山谷,但是在硝烟中,除了个个朝我军阵地疯狂冲锋的美军外,什么也看不到。

  能不能守得住阵地,就看我这下猜得对不对了!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四十九章拼刺

  “啾啾啾”

  没有任何预兆,空中突然响起了片火箭炮特有的呼啸声,身旁的战士们全都不由吃了愣。此时敌我双方正在塵战之中,而且敌军在另个斜面我军在山顶阵地,这时候火箭弹打了上来那还不是打了自己人?

  惊之下,战士们纷纷下意识的趴下了身子低下了头。正在冲锋的美军显然也知道“喀秋莎”火箭炮的厉害,也纷纷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却只有我心中片狂喜地望着5979高地的右上方,因为我知道,这些火箭弹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我所说的那片树林。

  果然,随着阵惊天动地的轰响,右上角的那片山谷就爆起了大片耀眼的强光,整个山谷瞬间就被包围在烟雾和火光中。那些火光是那么的明亮,以至于我现在可以清晰地透过高地上空的烟雾看到那里情况。

  那里本来有片茂密的树林,那些树木至少已经有几十年了,棵粗壮的树干苍劲有力地挺拔在山谷中。因为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我军的炮火很难打到它,所以那里的树木也直保持着生命力。

  但是现在,这切只在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不复存在了,棵棵大树就像被小孩扫倒的玩具般,横七竖八地倒在山谷里,等着被火焰吞噬。就算还有几棵没有倒下的大树,也只是无奈地站在其中,任由火焰在它们身上肆虐,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我早该想到我军会出动“喀秋莎”了,对面的那个山谷被5979高地的山脊挡着,我军炮兵阵地里的火炮很难对其构成威胁。就算炮兵观察员确定了坐标,并且找到了合适的发射位置,炮兵部队也要大费周章的把大炮从坑道里拖出来运往射击阵地。

  这个动作虽说听起来不是很困难,但真正实施起来却是极其危险的。美军不是傻瓜,仗打到了现在,我军炮兵阵地的位置对他们来说早已不是秘密了。只不过因为我军的大炮般都是隐藏在坑道中,所以他们拿我们没有办法而已。不过,他们还是会利用天上的飞机监视着我军的炮兵阵地,我军炮兵部队的举动全都很难逃出他们的眼睛。所以,在这大白天的拉着大炮出坑道,希望能进入另个发射阵地,那基本就跟自杀差不多。

  于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就只有“喀秋莎”火箭炮了。

  “喀秋莎”火箭炮堪称志愿军的军中庞儿,备受志愿军战士的优待,行军路上,所有的人和车都会不约而同的为“喀秋莎”让道。它在战场上也十分方便快捷,般情况下,火箭炮就是装载在汽车上,出动时十分迅速。其隐藏的位置也是高度机密,为确保安全,大多时候都会有两到三个隐藏坑道。美军根本就无法确定它藏在哪个坑道或是会从哪个坑道出动。于是就有了我现在所看到的这切

  不过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在那些火光中看到美军。这也可以理解,几百枚火箭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倾泻到那片森林里爆炸,接着就腾起了冲天的火柱和烟雾,就算里面有大批的美军,也会被倒下的树木和火光压住。

  但这只是可能!如果那森里没有大批的美军集结呢?

  我很快就把目光从那些燃烧的火焰中收了回来,转向了阵地前的美军,我想他们会告诉我答案!

  阵地前那些美军趴在地上没有动作,他们呆愣愣地看着山谷腾起的那片火光,没有开枪也没有进攻,似乎都忘了这是战场,忘了我们正在生死决战!

  志愿军战士们也没有开枪,大多数人都对我军炮兵的这次突如其来的轰炸感到大惑不解。李宝强等干部虽是知道这次轰炸的意图,但同样也跟我样,不确定我们是不是炸对了。

  于是,战场在这刻突然安静了下来,就只有双方的炮兵还在有炮没有炮的朝着阵地乱炸,但谁也没有去理会它。

  过了好会儿,美军阵营中突然有名士兵朝着我们大骂了声:“!”,接着操起机枪对着我们就是阵乱打!

  我不怒反喜,知道这回又让我给猜对了!好家伙,那么大片的森林,美军少说在里面也有个营的部队在里面集结吧!而且还是八七空降团的个营,就这么让我们给轻轻松松的给锅端掉,这回可是赚大了!

  更重要的还是,这些损失对美军的士气也是个很沉重的打击,再加上他们还要花时间重新组织兵力,攻击强度也会有所减弱,我们想要守住阵地到天黑应该不会是什么问题了吧!

  但我没想到的是,事情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在战士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眼前的美军突然像是发狂了似的,大吼声挺着刺刀朝我军阵地冲来。他们两个堆三个群,完全就没有了之前的队形和互相之间的配合掩护,毫无章法的往前冲!

  见此我不由眉头皱,意识到刚才大批战友的死亡反倒激起了美军的血性,让他们不顾切的要冲上来与我们拼命。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他们现在的状况也许可以解释为急燥冲动,这样的打法无疑会大大增加伤亡减弱整体冲击力。但战场是现实的,是生命的拼搏,是心理的斗争,它并不是什么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往往就是这种在科学上没有什么战斗力的打法,却能在战场上赢得胜利。

  我不能让他们把我们的气势给压倒!不能让他们的杀气给吓倒!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着战士们大吼声:“同志们!关键的时候到了,个俘虏都不要,给我狠狠的杀!”

  “杀!”战士们大吼声就扣动了扳机。

  发发呼啸旋转的子弹带着尖锐的啸声,带着战士们的杀气朝敌人的方向飞射而去。打在美军身上发出了阵扑扑声,承受子弹的美军往上冲的身形当即就停了下来,随着扑扑声颤抖了几下就渐渐倒在了地上。

  美军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前面的人还没有倒下,后面的人就抢上来继续往前冲,接着又是排子弹迎面而至

  手榴弹排排地投了下去,在阵地前爆起了片带着鲜血的焦土,能够致人于死地的弹片就藏在其中到处飞射。有的美军被爆炸的冲击波震飞,有的美军的被弹片打中负伤倒地,还有的美军硬生生的被炸上了天,然后重重地往山脚下摔去。

  但这切还是无法阻挡住美军的脚步,他们依旧大吼着朝我们阵地冲来。刺刀森森的白光在阵地前挥舞,就像是只急欲痛饮我们鲜血的怪兽在不断朝我们逼近。

  疯了!他们真的是疯了!

  我得承认,在刻我的确是怕了。千百个人挺着刺刀从对面冲来,只要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他们在身上扎上十几个孔,面对这种情况没有人不会怕。但怕也好,不怕也好,与生俱来的求生意识,让战士们个个咬着牙抗击着敌人。因为战士们都知道,旦让敌人冲了上来,那么等待我们的除了死亡外就不会有别的!

  美军冲锋十分凌乱,但也正是因为十分凌乱才使我们找不到他们的规律。有时这边突然打上阵机枪,有时那边又来发无座力炮,正面再来几把刺刀这样的冲锋虽说让美军路上倒下了不少人,但他们的战线却步步朝我们逼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只把手中的步枪扣得砰砰直响,几乎是面对面的看着他们的脑袋迸出鲜血,缓缓瘫倒在地上。我现在对杀人已经完全没了感觉,这刻心里只想着:“挡住他们!打死他们!绝不能让他们上来”

  突然,枚手雷投在了我离我不远的地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有名战士扑了上去

  “轰!”的声,手雷爆炸,那名战士被高高地抛起。当他再次落下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肚子已经被炸烂了,断裂的肠子被炸得满地都是,红的白的黑的各种颜色都有,我看了第眼就没敢再看第二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