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队形又回到了以往的井井有条,看来他们经过段时间的冷静之后,已经恢复了理智。

  与上回不同的是,这次他们并没有出动坦克支援。山脚下除了两辆“潘兴”给他们的迫击炮手充当屏障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也许是他们发觉对于进攻这么陡峭的高地,山脚下的坦克炮和高射机枪除了增加噪音和浪费弹药外,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于是干脆就把这个环节给省略了。

  但是

  我注意到他们手中拿着的还是卡宾枪,根本就不适合拼刺的卡宾枪!

  难道说,他们还想像刚才那样来回?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天黑前的最后仗,对我们来说似乎也太简单了点。我们只需要朝他们射击,然后等到美军冲到跟前时,再像上次那样来回虽说我们的人数已经很少了,但如果要做的只是这些的话,我相信战士们还是能办到的!

  在坑道休息时,我就有想过,美军为了避免再次发生同样的情况,也许会考虑更换适合拼刺的1步枪。当然,这对于用惯了卡宾枪的他们并不是个好主意,何况以他们的拼刺技术,似乎手里无论抓着什么枪都没有什么区别。又或者,他们会选择拉支伪军部队上来进攻。毕竟伪军的拼刺技术要比他们厉害太多了。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他们应该会有所改变才对,但没想到他们还是这样就冲了上来

  我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由举起了步枪透过瞄准镜朝敌人望去。但在那些美军身上搜寻了几遍之后,除了觉得他们走得有些慢外,没有发现什么不样的地方。

  等等,那是什么?

  这时从烟雾外透进来的道耀眼的阳光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看见过太阳了,所以这道阳光想不引起我的注意都难。

  我的视线透过层层烟雾,只能依稀看到山脚的公路上似乎摆放着什么,却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呢?我隐隐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但时又想不起是什么!

  我相信这东西就是美军这次进攻的“改变”,也是他们制胜的“法宝”,于是赶忙放下步枪,举起放大倍数更大的望远镜对着那个方向望去。

  这望之下我就明白了,那是美军用来联系和引导飞机的信号板,我曾经还利用过这个信号板从美军那得到补给,后来还搞了点小动作让美军炸了砥平里

  他们是要引导战斗机对我们山顶阵地进行轰炸!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

  让飞机轰炸山顶阵地,这已经不是头回了。就在前几天,也是在这个高地,伪军就用信号弹引导飞机朝我们投弹。但我还是很快就想到了这次的不同。

  八七空降团这是要搞地空协同!

  地空协同海空协同这些向都是美军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玩的套。不过这时的通迅设备还没有发达到步兵可以直接联系到空军的地步,所以他们才需要用信号板引导。伪军之所以不玩这套,是因为他们还无法做到像八七空降团样,可以轻松自如的与空军协同。这也许,才是八七空降团真正精锐和值得骄傲的地方!

  这时我不禁为难了。

  撤回坑道吗?

  如果这样做的话,美军完全可以在最后刻通过信号板指挥飞机不投弹,接着轻松的占领我们的阵地。

  不撤回坑道?

  那就意味着我们要在这里硬生生地等着敌人飞机的轰炸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五十章将计就计

  我趴在阵地上动不动,看着山脚下的那些信号板表面虽说没什么异状,但心里却焦急万分。阵地上的其它战士并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所以依旧还是往常样,个个举着枪聚精会神的瞄准着敌人,随时准备给冲上来的敌人来上顿狠的。

  美军前进到半山腰,随着声令下,就停下了脚步。他们有的在斜面上架起了机枪,有的寻找掩护,更多的则趴在地上,取出工兵锹开始构筑散兵坑。

  战士们看着美军这样子,不由有些奇怪了,互相之间看来看去,都不知道这些美国佬在搞什么鬼!

  “美国佬这是怕了?”苗怀志疑惑地问了声:“是怕了咱们的刺刀吧!感情现在连冲锋都不敢了?”

  “哪呢?”高永祥听着就不由打趣道:“照我想啊!美国佬这是怕了苗排长的打声了!”

  哄的声,战士们全都笑出声来。跟苗怀志在同个坑道里睡过觉的战士都知道,这苗怀志两眼闭,那呼噜声可叫惊天动地,简直就跟坑道外的大炮声有得拼了。

  “高排长说的对!”也有的战士接嘴道:“苗排长,你就美美的睡上觉吧,也好为咱们炮兵部队节省点弹药!”

  “要是真管用你,你以为老子不愿意啊!”苗怀志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毛病,这时被战士们这番打趣,顿时脸红得跟猪肝似的,只逗得战士们大笑不已。

  只有我没有笑,因为只有我才知道美军为什么停下来。他们当然不会是怕了我们的刺刀,当然,他们也许是真怕了。但他们停下来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是等着战斗机,等着战斗机来了以后和它们配合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们的这种地空配合。八七空降团是支空降部队,而且是支精锐的空降部队,他们平时的任务就是深入敌后攻击重要军事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想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与空军配合是少不了的。

  换句话说,地空配合对八七空降团来说,也许就像我们出操走正步样平常了。所以我相信他们能够配合得很好很默契。我虽说不愿意相信这些,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些!

  “禁声,禁声!做好战斗准备!”正在战士们说笑的时候,十号阵地上的李宝成似乎看出了我的神色有点不对,于是当即喝止住了战士们。阵地上顿时又安静了下来,战士们个个都收起了笑容和玩笑,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半山腰正在忙碌的美军。

  “参谋长!”李宝成猫着腰,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我所在的九号阵地,然后在我身旁趴下道:“有什么不对吗?美国鬼子是不是要耍诈?”

  “不是!”我摇了摇头,朝信号板的方向抬了下头,说道:“看到了吗?那些是信号板,指挥飞机用的!”

  “唔!”闻言李宝成不由举起了望远镜朝我说的方向望去,过了会儿就放下了望远镜,皱着眉头说道:“参谋长的意思是美军还想搞伪九师的那套?用飞机来轰炸我们?我们只要躲进坑道里不就成了?”

  “不会这么简单!”我摇了摇头说道:“伪九师的信号弹只不过是为飞机提供目标,而信号板,却可以指挥飞机,达到空军与步兵的高度协同,我们现在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空军与步兵的高度协同!”李宝成是个聪明人,听我这么说很快就明白了,不由脸色变,再次举起望远镜对着敌人认真观察起来。

  “参谋长说的没错!”李宝成边观察着,边点头说道:“美军在半山腰构筑工事,是为了等待飞机,另个则是担心被飞机上投下的炸弹波及。这么说,等他们工事做得差不多的时候,也就是敌人飞机来的时候了!”

  “嗯!”我不由点了点头,赞同了李宝成的分析。

  李宝成放下了望远镜,低着头沉思了会儿,接着就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参谋长,我有个办法对付敌人的这种协同!”

  “哦?说来听听!”闻言我不由阵意外。

  “照我想”李宝成迟疑了会儿,又接着说道:“敌人的这种协同应该是这样。他们知道我们山顶阵地没人,就用步兵冲锋,有人就用飞机轰炸。所以山顶阵地绝对不可以没人,因为没人的话,他们就可以轻松占领阵地”

  “你是说”

  “没错!”李宝成点了点头:“在任何时候,我们至少都要保证每个阵地上至少有个人,即使我们要面对敌人飞机的轰炸。这样可以给敌人造成阵地上有人坚守的假像,让敌人始终也不敢放心的冲锋,让他们不能轻松的占领我军的阵地。只要他们有停顿,飞机的轰炸过,我们坑道里的部队马上就可以补充上来!”

  听着李宝成的话,我心下不由沉。这方法我不是没有想到过,这其实是种最简单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法。每个阵地只安排个人,所以互相之间很分散。兵力虽小,但如果每人分配上挺机枪几枚手榴弹,还是可以挡上美军阵子。这样就不会有美军轻松占领阵地的问题,而且因为人数很少很分散,所以即使是飞机的轰炸也没有办法把他们全部炸死。

  但是让谁守着阵地呢?5979高地上共有十四个阵地,除去二线阵地,需要有人驻守的大慨有十个阵地,也就是说需要十名战士。这十名战士,他们不但要暂时顶住敌人的进攻,还要面对敌机扑天盖地的轰炸

  “下命令吧!参谋长!”见我脸上露出了不忍的神色,李宝成不由催促道:“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是现在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嗯!”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李宝成说的没错,我们现在的确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只能用人命去拼去顶。这在志愿军部队里很常见的事,我相信战士们很乐意这样做,也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任务,只是我下不了这狠心而已。

  李宝成见我答应,转头就要去安排,但却被我给拦下了:“暂时不要安排,命令战士们做好准备,听我命令行事,咱们先让美军尝尝苦头!”

  李宝成回过来疑惑地望着我,想问什么但又没有问出口,迟疑了下就毅然地点了点头服从了命令。

  服从命令,是志愿军部队的纪律。但不问明原因就服从命令,就是种信任。种相信我能做得好能办得到的信任。因为做为个王牌部队连长的李宝成,同时也是山顶阵地主力部队的连长,他在这时候完全有资格问清我这么做的原因,但他却什么也没问。

  飞机的轰鸣声渐渐地的从空中传来,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明显。

  我举着望远镜对着信号板所在的方向,静静地看着,没有命令战士们射击,也没有让他们撤回坑道。我在等,等着美军的反应

  美军既然要达到与空军的协同,就必然要用信号板向空中的敌机传递信息,如果要传递信息,就必然要改变信号板的方位排列。虽说我不知道这个方位和排列是怎么样的,但我却知道,他们要传递个不同的信息,就必然要用不同的排列。

  果然,不过会儿,我就在烟尘中隐隐约约地看到几名美军急匆匆地搬动着信号板来回奔跑。他们显然对这些摆放十分熟悉,平时也不知道训练过多少遍了,所以互相之间配合得很好,还不到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摆放好了。

  我相信,他们这次要传递的信息是轰炸的方向和距离。

  于是我当即举起手来,故意大声对战士们叫道:“同志们!美国佬的飞机来了!全部撤回坑道”

  战士们个个被我夸张的表情和声音搞得摸不清头脑。话说在这战场上,下撤回坑道这种命令,都会担心被敌人听见而让他们有机可乘,所以大多都是小声下令让战士们口口相传,即使我们的敌人是美军也不例外,哪有像我这样大呼小叫的

  战士们心中虽有疑惑,但还是因为纪律和对我的信任而执行了命令,于是个个都收起了武器往坑道口方向撤退。

  我带着战士们朝反斜面跑了几步,回头看看敌人已经在视线之外了,于是当即下令道:“把命令传下去,原地隐蔽,做好战斗准备,准备进入阵地!”

  “是!原地隐蔽,做好战斗准备”

  命令在战士们中声接着声的传了下去,战士们就像是被推倒的骨排般,“哗哗哗”的就趴倒了阵地上各自隐蔽。

  我掉转了个方向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了段距离,又来到了九号阵地。取出兜里的黑色丝巾把望远镜蒙上了,接着再小心翼翼地探了出去。

  其实在5979高地的烟尘中,就算我不为望远镜蒙上丝巾,我想敌人也是发现不了的。当我不能冒这个险,旦让敌人发现了这是我的“诡计”,这套把戏就耍不灵光了!

  是的,刚才那套是我有意做给美军看的!有时我也在想,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了,让美国佬发现了什么而不上当。但我却认为这值得试下,因为这对我军似乎没有什么损失。

  如果美军上当的话,必然会改变信号板的方位通知飞机不要轰炸,接着在半山腰的美军就会发起冲锋,这时我就可以让战士们上来了。反之如果他们不上当,他们就不会有动作,那我还有时间命令战士们迅速撤回坑道。

  当然,这其中唯的危险是——我这个参谋长距离坑道太远,也许来不及逃离敌机的轰炸范围

  我举着望远镜紧张地观察着山脚下的信号板。

  没有动静,还是没有动静

  没有动静就代表着他们的飞机要轰炸?我不由大惑不解,难道说这些美国佬都已经把我们的孙子兵法给研究透了?知道我了是在耍诈?

  终于,就在我要沉不住气下令战士们撤回坑道的时候,美军的信号板动了,接着半山腰的美军也动了见此我不由暗松了口气,美国佬终归还是还没有感受过感受过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

  想归想,我也不敢殆慢,朝着身后的通讯员招了招手,通讯员三下两下的爬到了我的身边。

  “把命令传下去!”我下令道:“命令战士们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不过不许让敌人发现,也不许把枪管伸出去,沉住气听我命令!”

  “是!”通讯员应了声,当即就朝后方爬去。

  不会儿战士们就排接着排的爬进了阵地,这时的他们也许也都明白了我的意图,个个按照我的命令枪上膛手榴弹揭盖,躲在阵地里不冒头。

  再看看美军,好家伙,群群争先恐后往咱们阵地上冲。开始还小心谨慎,但看着前面的人冲上去都没事,也没人反抗,于是越来越放心大胆,个个都抄着枪朝我军阵地路急冲。没有互相掩护,也没有队形,甚至有许多美军连腰都弯了,就像是群饿鬼在抢着山顶上的大块肥肉!

  “呜”的几声怪啸,几架敌机从我们头顶上飞过,果然没有投下炸弹。

  其实这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美军开始冲锋的那刻,就已经告诉我们它不会投下炸弹了。否则的话,这大片炸弹投下来,美军的伤亡人数还要比我们的伤亡大得多!

  于是我又将注意力转向了正在朝我们冲锋的美军,他们还是没有发现阵地上有埋伏。事实上他们也发现不了,因为我们在山顶,而且个个都趴在地上,就算有人对他们竖起中指他们也不会知道。

  这时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因为我从没有想过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打埋伏。

  近了,更近了!

  也许是担心手雷回滚炸到他们自己,也许是他们相信山顶上不会有人,又或者是当心坑道里的志愿军会急时冲上阵地,所以他们就算跑到了足够近也不投掷手雷,依旧端着枪朝我们阵地冲来。随着山顶面积越来越小,他们的队形也跟着越来越密集,最后几乎都是前脚碰着后脚挤成团了!

  “打!”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我大喊声就朝敌人投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

  战士们动作也不慢,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待着这刻,此时听我令下,当即就探出身来朝敌人投下了排排的手榴弹炸药包和爆破筒,甚至还有些战士还推下了“木雷”。机枪手冲锋枪手则突然从阵地里把子弹喷射出去,照着敌人就是通猛扫

  霎时枪声爆炸声惨叫声响成了片。

  子弹排排的打下去,在第时间就挡住了美军的前进的势头。这时美军已经拥挤得连趴下去的空间都没有,但由于他们身上人人都穿着防弹衣,所以并没有对他们构成多大的伤亡。但不幸的是,这时战士们投下去的手榴弹炸药包响了

  阵地上瞬间就腾起了道暗红色的烟雾。之所以说它暗红,那是因为这烟雾里已经充满了美军的血,红色的鲜血掺杂在焦黑的泥土里,就变成了暗红。虽说我不是学美术的,但还是觉得,这是战士们亲手配出的世界上最美丽的种颜色

  爆炸声过处,美军的尸体具具的被抛到了空中,残肢断臂四处乱飞,甚至因为他们离我们的距离很近,有不少尸体和器官都飞进了我们的阵地。这部份美军还是相当幸运的,因为他们最终还是如愿以偿的“攻”上了我们的阵地,虽说上来的也许只是只手或是条腿!

  我相信有许多美军都不是被炸死的,炸药的威力虽大,但美军人人身上都穿着防弹衣,而且非常密集,这使得相对靠后的美军得以幸免。不过很无奈的是,他们同样也会被炸弹的冲击波高高抛起,再加上斜面十分陡峭,所以等他们着陆时,已经是在空中飞行了几十米的高度了。

  所以说他们不是被炸死的,而是摔死的。防弹衣可以在定程度上防子弹防弹片,但却防不了高空坠落所以我就在想,做为空降师的他们,在空中的时候定会后悔没带着降落伞!

  再往后看,原本排着密集队形的美军,就像是被只强劲有力的巨手往后推样,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