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活着。但另外面,我也明白活着人不会多,因为有打枪的只有两个阵地。这也就是说

  我不敢多想,三步并作两步的就朝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越过山脊看,只见九号阵地正有个浑身泥污和血迹,军装被炸得只剩下布条的战士握着机枪对着山脚下猛扫。

  跑近看,不是高永祥还是谁?他的军帽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头发也被烧得凌乱不堪,两眼露出了像野兽样的凶光,咬着牙抱着挺转盘机枪对着山脚下正在冲锋的美军不停地发射着子弹!

  美军小部队冲锋十分迅速,这会儿离我们阵地只有四五十米远了,所以我也不敢殆慢,操起步枪对着美军就是阵乱打。

  边打就边对身旁的高永祥命令道:“高排长,马上回坑道!”

  “高排长”我接连喊了几声,但却没有听到高永祥的任何回应。疑惑地扭过头去,才发现他的头已无力地低垂在机枪旁,而手指却依然紧扣着机枪的扳机,机枪依旧在吼叫着朝下方发射着子弹

  见此我不由惊,赶忙抢过去察看他的伤势,翻之下,才发现原来他的两条腿都已经被炸没了。刚才我上来的时候,没认真看还以为他的双腿埋在土里,竟然没有发觉有异。此时的他,早已因为失血过多而停止了呼吸。

  他为了阻止敌人冲上来,坚守着阵地流尽了最后滴血,直到看到我们来到身边,把阵地完完整整的交给了我们,他才放心的咽下了最后口气。

  我咬了咬牙,最后看了眼他牺牲的样子,不敢在他面前停留太久,操起步枪对着冲上来的美军又是几发子弹。

  子弹过处敌人应声而倒,个个都是脑浆迸裂死状极惨。要是在以前,在这么近的距离这样打死敌人,我也许还会心生不忍。但是在这刻,我心里只有恨只有仇,不管面前的敌人死得再惨再多,我心里都不会有半分的怜悯。因为我觉得,面前的这切,远远不够偿还他们犯下的罪行。

  虽说我心里很明白,犯错的不定是他们。归根结底,这还是政治的博弈,国家之间的斗争。但我不管这么多,我只知道,就是眼前这些家伙让我的战友在身边个个倒下,就是眼前的这些家伙让我窝在上甘岭上不见天日,就是眼前的这些家伙让我时刻都得担心自己的生命

  于是在这刻,我把心中所有恨,这些日子憋在心里所有的郁闷全都爆发出来,脑袋里只想着:杀!杀!杀!

  个接着个敌人在我面前倒下,打到最后甚至是趴在地上的敌人我也不放过。子弹打完了我就机械地重新装上个弹匣,然后举起枪再打,凡是看到有人影的地方,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参谋长!参谋长”当我再次往枪膛里装弹匣的时候,李宝成压住我的枪道:“敌人已经退下去了!”

  “唔!”闻言我这才清醒了些,往下望,果然见敌人已经退了下去。

  “参谋长!”李宝成给我递上了根烟说道:“你有没有发现美国鬼子的整条战线都后退了十几米!”

  原本我还没在意,听了李宝成的话我才发现美军果然像他说的样,在半山腰的战线足足后退了十几米之远,退出来的那部份散兵坑就算空无人也没人敢躲,除了那周围躺着几具尸体外什么也没有。

  见此我不由觉得奇怪了,疑惑地问了声:“他们在搞什么名堂?为什么后退?”

  “为什么后退?”李宝成张大了个嘴巴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说道:“参谋长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后退?”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

  “你知道刚才用这把步枪打死了多少人了吗?”李宝成指了指我手中的1步枪,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从我开始数的时候,就有三十五个!”

  “有那么多?”听着这个数字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还不止呢!”身旁就有个战士接嘴道:“这是美军冲锋被咱们打下去的数,之前的数咱们都顾着打鬼子,没数!照想也少不了!”

  这时我才发现阵地上的战士们个个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是个妖怪样。

  “参谋长!”李宝成接着说道:“刚才你那样子还挺吓人的!个人把步枪,硬生生的就把美国佬的防线给逼退了十几米!”

  “啥?都是让我打下去的?”我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还不是?”李宝成笑道:“美国鬼子的冲锋被我们打下去后,本以为退到半山腰就没事了。这烟雾这么大,又隔着这三四百米远,想要看见目标还真是难了,咱们就没办法打!这不?全都把枪给停下了,就看着参谋长杆枪在那砰砰直响,还打个准!转眼间就被你打掉了三十几个,你说这美国佬能不撤退吗?战士们这不服气都不成啊!”

  听着李宝成这话我也不由愣住了,但想想刚才个劲的打枪,似乎还真有那么回事。探出头再往半山腰看去,好家伙!如果现在真让我打,也许还打不准了,刚才怎么就那么神勇了!

  想了想,觉得这就是种状态吧!就像李广射虎的故事样,人在状态的时候,心里只想着要把老虎射死,于是箭就深深的射进石头里,然而刻意的想试试,却再也没办法达到那个效果。

  刚才的我,似乎跟这种现像差不多。当时因为高永祥的牺牲激起了心中的仇恨,于是个劲的就想射杀敌人,竟然进入了那种忘我的状态。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竟然都把敌人的防线给逼退了十几米

  “鬼子上来了!”随着观察员的声叫喊,战士们把手中的烟蒂丢,再次操起了武器对准了山脚下。

  阵地前,美军就像是鬼魅般的个个从烟尘中钻了出来,他们显得比以往更加谨慎,更加小心。我想,或许是刚才他们感觉到山顶上狙击手的存在吧,所以冲锋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收发自如了。

  但这显然并不能打消他们在天黑之前攻下5979高地的决心。我掏出怀表来看了看,离天黑大慨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心下不由宽,我想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机会了,最多再来两次这样的轰炸我们就安全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天色黑12军的部队就会马上上来。事实上,美军往往就是在天色入黑的那段时间,对我军补给线的炮轰尤为猛烈。所以那时并不适合往我们高地派上援军。

  我所说的安全,是指旦进入黑夜,美军就再也没有勇气对我们阵地发起冲锋,同时他们的飞机也无法在黑夜对我们阵地进行相对精确的轰炸。那么他们现在这套地空协同,也就玩转不开了。

  如果不出意外,这将会是他们今天的最后次进攻。

  我习惯性的举起望远镜,望向美军信号板的方向,这望之下不由愣望远镜的光圈里只有白茫茫的片,什么也看不到!

  见此我不由暗叫了声不好!随着太阳慢慢落山,光线也跟着越来越弱,我所在的位置再也看不见信号板的动作了。

  随即我又想到,既然我看不到信号板那么在突中的美军飞行员自然也看不到了!美军也许会改用火光或是灯光来互相联系,具体他们会有什么方法我无从得知,但有点我却很清楚,那就是美军不可能会傻到让我看到联络飞行员的火光或是灯光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不由变了变,这意味着我无法判断敌人飞机什么时候会来轰炸,也就无法掌握让战士们撤进坑道的时间!

  战斗再次打响,战士们要对付往上冲锋的美军小股部队是轻而易举的,所以打起仗来十分轻松。却只有我胸口就像是压了块大石头样喘不过气来,我很想告诉战士们现在的情况,很想告诉他们敌机随时都会来轰炸而我们却来不急撤回坑道,但我却不知道怎么说。同时说出来也没有用,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美军在机枪无后座力炮等火力的掩护下,在阵地前进进退退的冲锋着。他们的冲锋不是很猛烈,往往只是倒下几个人就后退,然后换批人再次重复着这样看似毫无意义的动作。而我却知道他们这么做是有目的的,他们的目的是要粘着我们,不让我们撤回坑道。旦我们撤回坑道,他们这样的佯攻很快就会变成真的进攻。

  最要命的还是,他们每次撤退都是样的,我无法判断他们哪次撤退是被我们打下去的,哪次撤退是为了躲避自己飞机的轰炸!

  等等!他们大多数撤退是被我们打下去的,如果咱们不打了呢?

  想到这里,我赶忙大声朝战士们喊道:“全体都有!停止射击,不许开枪!”

  战士们听着我这个命令不由愣了,敌人正在冲锋呢!我却下令不许开枪他们心里虽说不解,但严明的纪律还是让他们停止了射击。

  “参谋长!”李宝成三步两步的猫着腰跑到我旁边来问道:“什么情况?为啥不让打了?”

  “你看看那些美国佬!”我得意地笔了笔阵地前的美军。

  被我这个命令搞糊涂的不只是志愿军战士,阵地前的美军也摸不着头脑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我们会停止射击,此时的他们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继续往上冲吗?在这种地形上,这么点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菜,我完全可以等他们靠近了再打,再不行我们拼刺刀也可以把他们给硬生生的拼下去。

  就这么撤退?没人开枪也撤退,那无疑就是明明摆摆的告诉我们,飞机就要来轰炸了,你们也撤回坑道吧!

  于是乎,那些美军也只有在原地操着武器对着我们阵地乱打通,无后座力炮迫击炮也是阵阵的乱轰,却始终不敢冲上来,也没有退下去!

  “嘿!”看着美军的这副样子,李宝成就有些不明白了:“瞧这仗打的,这些鬼子不是冲锋么?咋的咱不开枪他们也不冲了”

  “他们是在等飞机!”

  “哦!”我这么说李宝成也就明白了,呵呵笑道:“参谋长,人人都说美国鬼子诈,照我看哪!他们哪里及得上你的万分之”

  “去去去”我没好气的骂道:“你这意思是我比敌人还要诈是吧!”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宝成意识到自己用错词了,赶忙改口道:“我,我是说狡猾”

  “狡猾?”

  “唉!”李宝成叹了口气:“越说越错了!”

  说着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那些美军倒也有几分耐心,就在我们阵地前五六十米远的地方,不进攻也不撤退,趴在地上个劲的朝我们乱打气。那枪声和炮声是有了,但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打仗,因为志愿军战士们都躲在阵地里像看戏样看着他们表演呢!

  偶尔有些战士手痒或是瞅着那些美国佬嚣张的样子心里有气,还会拿个把敌人来练练枪法。对此我也不阻止,反正死个把人也没有办法成为美军撤退的掩护。

  于是战场就这么富有戏剧性的僵持着,我也不着急,反正有美国佬在这陪着,我就不相信敌人的飞机敢在两军相距这么近的时候轰炸。直到天空中隐隐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美军这才失去了耐性,忽啦下就朝山脚下退去

  “撤退!”见美军撤退,我也不敢迟疑,照例留下了两名观察员就带着战士们撤回了坑道。

  我们跑进坑道苗怀志就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参谋长!咋回事?咱们不用上去了?”

  “这回不用上去了,下回吧!”我回答道。

  “嗨!”苗怀志听我这么说,摘下帽子沮丧地说道:“还以为抢了个重要任务呢!没想到这任务就是蹲在坑道里啥都打不着!”

  哄的声,看着苗怀志的那副样子,战士们全都笑成了团!

  第七卷上甘岭防御战役第百五十四章拼了

  夜,终于如期而至。和往常样,上甘岭的夜晚没有半点星月之光能穿透外面厚厚的烟尘,天空中只有闷郁得像是压到头顶上的黑暗。偶尔有几道亮光,那就是爆炸发出的火光或是美军打下的照明弹。

  这样的黑夜虽说并不美好,但对于等待已久的我来说,却似乎是道亮丽的风景,因为它的到来,几乎也就宣告了美军的失败。

  情况比我想像的要好,原本我还以为我们这七十几人很难坚持到天黑,但到现在,我却很高兴看到还有三十几名战士能够活着在坑道里享受着这轻松的刻。另外还有十名战士,则在阵地上放哨。虽说我们知道美军大多不会在夜里发动进攻,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否则白天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才保住的战果,很有可能在这夜里就把火烧个干净。

  战士们的心情都不错,虽说个个都累得骨头都要散了架,而且都带着伤,就连我也不例外,但人人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笑容。

  他们有的在卫生员的帮助下打理着伤口,紧张的战斗让我们连包扎下的时间都没有;有的在检查着自己手中的枪,整天几乎不间断的发射,使不少武器都出了毛病,不过因为减员严重,所以坑道里的枪支弹药倒还足够我们使用;更多的,则是在口口地吞咽着干涩的炒面。因为人员不足,次次都是我们上,所以这天我们连吃饭喝水的空闲都没有,这会儿个个都是饿得慌了。

  我右手自顾自地捧着炒面往嘴里塞,任卫生员在我左肩缠上几圈绷带。在战斗中,个弹片穿过了我的棉衣嵌入了我的左肩上。我很幸运,卫生员告诉我,如果这个弹片再偏个几公分,也许就是钉在我脖子上的动脉上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于坑道里简陋的医疗条件来说,那基本上只有等死。

  现在想起来的确有些后怕,但在负伤的当时却没有害怕的感觉。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负伤的。战场上每时每刻都有子弹乱飞炮弹乱炸,被飞溅起来的碎石泥块打中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所以我想,我当时定是认为痛处是被石块击中的,所以并没有太在意,直到这会儿回到坑道坐下时,才发现后背湿漉漉的不是汗水而是血

  “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正忙着给战士们准备粮食和水的秦指导,边给我递上杯水,边问着卫生员。

  “报告指导员弹片已经取出来的,没什么大问题”卫生员回答道:“就是再上战场的话也许会受点影响,伤口会开裂,如果发炎就不好办了,我们没有消炎药”

  “参谋长”闻言秦指导员就带着责怪的语气对我说道:“你就别上战场了,上面有李连长指挥呢坑道里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处理”

  “是啊参谋长”李宝成也赞成道:“有我在上头指挥你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李宝成自个都有些心虚,以至于说到后面那话音越来越弱,甚至脸都些红了。我知道李宝成的这表情里的意思,事实是如果我不在上面指挥的话,就凭着那七十几个人硬打硬拼,根本就没办法坚持到现在。

  看着李宝成的样子,我不由觉得好笑,这时代的人也太不会说谎了,特别是身旁这些生死奋战在块的战士们,他们是不是在说谎,说谎是什么意图,那都写在脸上眼就看穿了

  “这点伤算得了什么”我笑道:“坑道里的事有你秦指员,还用得着我费心?”

  “参谋长,电话”正在我们说着,通讯员就把步话机递到了我面前。

  “崔伟同志”步话机那头传来了张团长声音:“你们打得很好胜利地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你们的任务,我代表上级感谢你们再过个小时,十二军的同志就会分次分批增援上去增援了,你们做好接应工作,就放心的把部队交给他们打了这么多久也累了吧,该是回来休息休息的时候了”

  “张团长”闻言我不由愣,想也不想就回答道:“5377高地还没有收复呢而且十二军的同志不熟悉地形,也要有人在这上面给他们参谋参谋吧我建议,让我留下来”

  “别在说了执行命令吧”电话那头张团长斩钉截铁地说道:“把阵地交给十二军,你们全部撤下来,收复5377高地的事,就留给十二军的同志去考虑”

  “是”闻言我也只得挺身应着。

  把步话机交回到通讯员手上后,自嘲的笑了笑道:“现在啊我是想上战场都没得上了”

  战士们听着也都没有回应,只是静静地摸着手中的枪,默默地看着周围的坑道

  我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他们是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这为之奋战为之流血的5979高地。有些人也许会奇怪,这里的环境这么差,缺医少药尸横遍野,几乎就可以说是人间炼狱,甚至还有不少战士在这里牺牲受伤或是留下恶梦般的回忆,还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呢?

  但偏偏就是这样,这个高地这个坑道,才会成为我深深刻在我们脑海里的烙印。这里留下了我们无数战友的生命,因为这里发生了数不清感人的事迹,因为这里的每寸土地,都流淌咱们志愿军战士的鲜血

  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我在听到张团长让我们撤下去的时候,我的第反应就是要求留下来的原因。来自现代的我很清楚点,在上甘岭战役中,5377高地表面阵地的恢复跟5979高地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什么。5377高地上无险可守,所以要攻下他们不存在很大的困难,困难的只是如何面对来自注字洞南山和5377高地南山两面居高临下的火力压制。但这些在随后美军支撑不住这样大的人员伤亡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