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声音越来越多,不会儿就在模模糊糊的晨曦下,个个战士兴奋地从坑道里钻出来直奔我这个方向过来。

  最前个人跑得最快,看那身影有些熟悉,而且似乎还是个女的。等她越跑越近的时候,我终于认出了她是谁。

  不由目瞪口呆地张大了嘴巴:是林雪她怎来了?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八章战争与和平

  “你怎么来了?”这是我看到林雪的第句话。

  当这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女孩子都是小心眼嘛人家千里迢迢地来看我,我不仅没有喜出望外,还问了声你怎么来了我记得在现代的时候就发生过同样的事,结果女友跟我打了三天三夜的冷战,那个叫惨哪

  果然,林雪的脚步很快就慢了下来,双眼恶狠狠地瞪了我眼,脸上的兴奋也随之褪去,变成了副冰霜。

  我暗叫了声不好没想到这时代虽是不同,但女人的脸都是个样的,那是说变就变啊

  不过好在这是在“公众场合”,按照国内青年男女谈恋爱的规矩,我们俩要注意影响,要装作不认识,所以林雪除了在肚子里生闷气外也没有别的什么表现。而且还得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委屈地给我敬礼。只是那表情啊,副咬牙切齿怒目圆睁的样子,恨不得就要把我生吞活剥。让我看着也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崔团长,你可来了”

  “我们还以为你今儿个来不了呢”

  “是啊同志们都等你等了宿,看着天亮了才去睡觉,没想到你又来了”

  还没等我从林雪的那切肤之恨中反应过来,战士们就哄的下把我给围上七嘴八舌的就说开了。李平和刘顺义胡彪李国强还有我的警卫员徐永维和张明学,全都来了。大家热情地握着手抱着肩,我也正好跟同志们边说边聊躲开了林雪那要杀人似的目光。

  但没走几步,看到了几个又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不由就愣了下。说是熟悉,是因为我肯定自己在哪见过他们;说是陌生,那是因为我觉得他们跟其它战士有些不样,没有那种亲密无间的战友感情。

  战场上的这种感情很奇怪,只有在起打过两场仗后,就算原本是仇人也会变得亲如兄弟。因为那种同生共死的感觉,可以让人不在介意任何隔阂,所以互相之间自然而然的就会有深厚的感情。

  想了老半天也没想起来他们的名字,我不由搔了搔脑袋,疑惑地看向身旁的李平和。

  李平和呵呵地笑了起来:“你还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把老同学给忘了?就只记得林雪个人”

  “唔”闻言我不由老脸红,很快就想起了他们是高级步校的学员,而且还是我同宿舍的那批。虽说我和他们分别的时间不算长,但我在高级步校也没呆多久,再加上这个多月在上甘岭上打仗打得惨烈,竟然把他们全都给忘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瞄了下人群中的林雪,她的脸色这时才好看了些,似乎还偷笑了声。这女孩子就是喜欢计较,知道我把别人都忘了只记得她个,这会儿又在窃喜了。

  “538团3营9连连长江长顺报道”

  “9连1排排长陈革生报道”

  “9连2排排长王长胜报道”

  “9连3排排长张建军报道”

  那几名战士见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赶忙走上前来朝我敬礼并报上姓名。

  他们这么说我很快就想起来了,江长顺就是那个在步校的时候老跟我作对的城市兵,没想到现在还当了我手下的名连长了。阵革生和张建军我记得是步校里的乡下兵,那个王长胜就是在回到宿舍就端起书本的家伙了。

  “崔团长先去见见庞师长吧”我正想着的时候,李平和在旁提醒道:“庞师长昨晚也直在等着你呢这会儿刚睡下不久,还特地嘱咐警卫员,你来了定要把他叫醒”

  “那还是不要把师长叫醒吧”我回答道:“让他多休息会儿,等他醒了我再去见他”

  不过似乎已经太迟了,因为这时有个通讯员跑到我面前,向我敬了个礼道:“师长让你马上到师部去趟”

  李平和苦笑着摇了摇头:“走吧我和你块去”说着搭着我的肩膀就朝师部走去。

  师部是个稍大点的坑道,地图桌子电台兵都跟以往没什么区别,如果要说有什么不样的话,那就是桌子已经不是由炮弹箱编成的了,而且桌面上还用两张崭新的报纸平铺着,让人看着有那么点干净的感觉。

  庞师长这会儿也许是刚刚起床,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肩膀上随便披着件棉衣,还没穿好嘴上就叨着根点燃的香烟。看到我走进坑道口,原本没精打采的脸上马上就焕发出光彩。

  他边朝我们迎了上来,边呵呵笑道:“先告诉你个好消息,我12军在几天前已经胜利的恢复了5377高地,并抵挡住了伪军几个团的轮番进攻,把5377高地牢牢地抓在手里,稳定战局了”

  “真的啊”闻言我不由喜出望外,虽说我早就知道肯定会是这样的结局,但现在亲耳听到,还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我说你这小子”庞师长笑道:“你这出去走了趟,又出了不少风头喽”

  “庞师长说笑了”被庞师长这么夸,我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诶这回可不是说笑”庞师长握着我的手说道:“这回啊,就连咱们兵团司令都点名表扬你了。喏电文我还留着,就等着你来看了”

  说着庞师长就从桌上拿了张电文递到我的面前,我接过看,上面写着:“538团团长崔伟,在上甘岭战役中作战英勇指挥得当,带领部队多次粉碎敌人的进攻,打出了我志愿军战士的风格,为朝鲜战争做出了杰出的贡献,特此通报表扬”

  说实话,像这样的表扬,在现代时我都不知道有过多少回了,这实在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表扬。但这回,手里攥着这个电文却觉得沉甸甸的。因为我知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表扬,那是用战士们的鲜血换来的,是用那些英雄的生命换来的

  “八年了”庞师长感叹道:“我跟着王司令整整八年了,还从没有见到过他这样表扬过什么人?你小子是头个你给咱们180师长脸了”

  庞师长这么说,我心中没来由的酸,泪水就不争气地涌了出来。这刻。我想到的是在上甘岭上受的苦,想到的上甘岭上失去的战友,想到的是那有如噩梦般的几番生死

  庞师长无言地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给我递上了杯热茶。

  喝了几口茶掩饰了下刚才的尴尬,平复了下心情后,我不由抬起头来问道:“庞师长,刚才我在外面看到步校的学员,他们怎么也在我们的部队里?”

  “上级的意思是,让他们来煅炼煅炼”庞师长点头说道:“真实战场才是最好的学校嘛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他们就是我们部队的生力军,是我军长期作战的资本再加上我们兵员也不足,所以就把他们都编到个连队里,必要的时候拉他们上战场去练练”

  听着庞师长的话我就明白了,美军发动的上甘岭战役,让谈判又变成了画在墙上的张饼,所以志愿军高层也就会认为这场战争还会无限的延长下去。于是就做好了长期作战的准备,有意识的让国内的新兵到线参加战斗,让战争把他们磨练成老兵。使得我军部队在将来的作战中不至于出现老兵与新兵之间青黄不接的时候。

  来自现代的我,当然知道这种状况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我知道,再过七八个月,朝鲜战争就会在全国人民的欢呼声中胜利结束了。但做为战争中的我们,做好这种打算还是有道理的。

  所以,现在应该不只是我的部队,我想新入朝的各个部队都安插了些新兵做为训练对像。只是为什么偏偏我的部队是江长顺他们?

  “你不知道啊”庞师长接下来的话就解了我的疑惑:“你的那些同学,打听到你是在我们部队当团长,死活要挤到我们部队来做你的兵本来我说这种事也是不允许的嘛,上级有上级的安排,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不惜动用他们的关系,结果就呵呵”

  庞师长虽是没有说下去,但我也知道他话中的意思。那高级步校里的学员可是藏龙卧虎,他们中的许多人要么是高干子弟要么就是红二代,他们要想动用关系挤到我的部队来那还不是太容易了。

  只是苦了我这个团长,想到这里我不由哀叫声,这可是个大包袱啊不把他们带出点成绩嘛,那又要挨批评。要想带出点成绩出来吧这些家伙个个都是来头的,比如说林雪老爹还是步校校长,他们的子女在这战场上要是有什么个三长两短,那我这个团长

  “来,看看这个”我正愁眉苦脸的时候庞师长就给我递上了张报纸,与以往看到的汉城早报不同的是,这次我意外的发现拿到手上的竟然是份全英文的纽约时报。

  “你看那份,我看这份”庞师长扬了扬手中叠纸,似乎就是我手中这份纽约时报的译稿,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会懂美国话,就不给你看译文啦有篇叫什么来着?艾森豪威尔的竞选演说,那些美国话稀奇古怪的我也不知道在哪,你自个找找看”

  我拿着报纸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大标题,顺着标题往下看,大意就是艾森豪威尔公开答应他的选民,新政府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快和体面的结束朝鲜战争要完成这个工作,就需要亲自到朝鲜,如果成功当选总统,他愿意亲自去朝鲜视察,只有这样,才能够知道怎样为美国公民服务是最好的——是进行战争,还是实现和平

  艾森豪威尔很快就要上台了,我很快就意识到这点。

  艾森豪威尔很聪明,美国人在朝鲜这个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上,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许许多多美国大兵的生命。沉重的军费负担和巨大的伤亡使美国人民越来越难于忍受,特别是美军因为深陷朝鲜无法自拔,其本国就要面临来自苏联的强大压力。于是无论是平民还是军队,都强烈要求结束朝鲜战争。

  而恰恰在这时候,艾森豪威尔就提出了“尽快而体面的结束朝鲜战争”,这使得他轻松的击败了其它候选人,当选为美国第34届总统。

  “看了这新闻,你有什么想法?”知道我已经看完了,庞师长就问了声。

  想了想,我就回答道:“美国人想尽快的结束战争”

  “没错”庞师长点了点头说道:“但是这艾森什么威尔的,说的这话很耐人寻味啊我们刚刚知道他已经当选美国总统了,只是还没有就职所以他的话才值得我们去研究”

  庞师长这话我是赞成的,艾森豪威尔之所以当选,那是因为他的话符合大多数美国军民的意愿,所以现在我们似乎只要把他的话分析清楚,似乎就能大体的知道美军,甚至可以说是整个联合国军将来的战略目标了。

  但其实根本就用不着去分析,因为我就很清楚的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甚至还可以详细到各个阶段。

  当然,我不能这样跟庞师长说。眼下有了这个机会,正好就让我借题发挥。

  于是我故作沉思地想了会儿,就侃侃而谈道:“美军想尽快结束战争是肯定的,但要怎么结束,我觉得在这里他们做了两手准备。这可以从新闻里的字眼可以看得出来,比如说‘体面的结束’,什么叫‘体面的结束’呢?那就是他们不希望就这样在打败仗的情况下结束,那会让他们很没面子。再比如最后句‘是进行战争,还是和平’。这其实就说得很明白了,艾森豪威尔会亲自来朝鲜视察,然后再决定是要把战争扩大还是和平结束战争。”

  “说的没错”庞师长赞赏地点了点头:“上级的看法跟你完全致,所以我们也决定做两手准备,面积极备战,抵御美军有可能到来的进攻。另方面也积极与美军接触,不放过任何个和平的机会。”

  喝了口水,庞师长又问道:“你认为美国佬是会选择战争呢?还是会选择和平”

  “战争”我想也不想就回答道。

  “为什么?”见我这么肯定,庞师长不由有些奇怪了。

  “因为”想了想我就回答道:“艾森豪威尔这个人我听说过些,我懂得美国话不是?有时没事就跟美国俘虏聊聊天什么的,我听他们说起过,这家伙原来也是个当兵的,而且官还不小,当过总司令的做为个军人,他毫无疑问的更倾向于选择战争。”

  这里面有些是假的,我当然不是从美国俘虏那知道这些的,而是来自于数十年后的历史知识。

  “嗯”庞师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再说了”我接着说道:“打还是不打,其实并不是全由美国佬个人决定的,伪军在这其中也会起到定的作用。而伪军总统李承晚,他直都希望能够借助联合国的部队统整个朝鲜,这可以从他千方百计的破坏谈判就可以看得出来。有他在艾森豪威尔面前推波助澜大吹枕边风,这美国佬想不打都不行了”

  “说的有理”听着庞师长就陷入了沉思,很显然,刚才我说的这几点是上级没有想到的。

  其实我知道的还不只是这些,我甚至还知道艾森豪威尔为了能尽快有武力解决朝鲜战争,还打算用原子弹。当然,我也知道这颗原子弹直到战争结束也没有使用。因为美军考虑到这样做的结果很有可能会使战争越打越大甚至牵涉到美国本土。

  既然没使用过,那么我也就没必要提出来,造成我军不必要的恐慌了。

  “有理,有理”沉吟了会儿,庞师长甩手中的烟蒂,腾地站起身来说道:“被你这么分析,我也觉得这战争还是和平的天平,是朝战争这边倾斜了。不行我要把这些想法向上级报告,让我军部队积极备战,以应对敌人有可能的进攻”

  “崔团长”顿了会儿庞师长又接着说道:“你先下去休息会儿,现在战事还不吃紧,平时就带着你的兵修工事,有空就练练那些新兵,教教他们怎么打仗”

  “是”我和李平和两人挺身敬了个礼,就退出了坑道。

  哄的声,没想到胡彪李国强等人早就偷偷地躲在坑道外面。我这走出来,冷不防的就被他们几个人合力抬了起来。接着随着阵阵欢呼声,我次又次的被他们抛到空中。

  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还玩这套,在空中的我不由暗中苦笑,不过我其实还是很享受战士们的这种欢迎方式的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九章别样的团部

  被当作团部的坑道,显然被战士们精心修葺过。

  人多高的原木就像是个个站岗的士兵样,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坑道的顶端和两旁,有些地方为了防止碎石和沙土被炮弹震落,甚至还钉上了木板。供我休息的小床,也不再是用炮弹箱随便搭建拼凑起来的,而是用根根原木结结实实的钉在起,显然是为了避免被炮弹震坏。还有那几张办公桌,四个用原木做成的桌角深深地插进地下,看就给人种坚实牢靠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壁橱椅子煤油灯挂衣架洗脸盆通风孔等等应俱全,甚至还有个用树头挖成的烟灰缸

  看着这切,我情不自禁被战士们的精心布置给感动了。虽说这切相对于现代的我来说还是很简陋,但我却知道,这些都是在战场上最实用最耐用的东西,都是战士们费尽心思想出来的。更重要的,它们就是战士们的片心哪

  “还满意吗?”李平和问了声。

  我环视了下站在身旁的战士们,他们脸上个个都带着笑容,充满了期待看着我。我感动地点了点头:“满意非常满意谢谢同志们”

  哄的声,战士们就开心的笑了起来,他们的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能够得到我的肯定,就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用了同志们不少时间吧”我随便拍了拍战士们的肩膀,说道:“该不会是为了给我建这个小窝,连仗都不打了吧”

  “哪能呢?”李国强笑道:“咱们建坑道也不是天两天了,就建上这么个玩意,还能仗都不打?”

  “崔团长您放心”赵顺义应道:“有我看着,打仗训练个都少不了。您这窝啊,是战士们听说崔团长要回来了,趁着休息时间轮着给你整的。也没整多长时间,就咱们到这里的两三天吧同志们个个都干得起劲呢我命令他们去休息都不肯”

  “唔,影响了休息也不好”

  “那哪能算影响休息呢”胡彪有些不在乎的说道:“原本咱们还以为这回上前线,又可以与敌人狠狠打上场了,没想到天天就这么呆着正闲得慌呢”

  我在这个宽敞明亮的坑道里信步走了两圈,不由苦笑道:“你们这是为难我啊这上级如果到我们团部来转圈,准会以为我这是在搞特殊化了只有人民军那,干部的坑道才会是这个样子的嘛改天我非得让庞师长给批得狗血喷头不可”

  “团长放心”李国强嘿嘿笑:“庞师长他知道哩”

  “啥?他知道?他知道还让你们这样整?”听着我不由有些奇怪了。

  “骗你干啥?这不?”李国强指着那个烟灰缸说道:“这玩意还是庞师长出的主意呢他说,崔团长在上甘岭上吃了不少苦,这趟回来了让他住得好点舒服点,那也是应该的”

  闻言我就不由沉默了。在志愿军的队伍里搞特殊化的不是干部,事实上,有很多干部为了能够以身作则起表率作用,过得要比普通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