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定在侧面的9028高地。”

  江长顺指着地图说道:“在这6498高地的侧翼斜插进敌人的9028高地侧面,这里虽说直线距离远了些,大慨有四百多米,但能见度好,而且片平坦到处都是积雪,便于我部隐藏,旦开打敌人很难发现我们的位置”

  “你准备派多少人上去?”我问道。

  “个排”江长顺回答道:“我侦察过了,每天晚上大慨两的时候,9028高地都会有阵伪军到前沿例行巡逻。今晚我们的冷枪就以他们为目标”

  “撤退路线呢?”

  “撤退路线”江长顺显然没有想到这点,迟疑了下就在山顶上虚划了条线说道:“就从山顶撤回反斜面吧”

  “敌人通讯设备先进,开打之后十分钟之内炮兵就会开火”我问道:“如果从这条跟线撤退,有把握在十分钟之内撤回来吗?”

  “这个”江长顺有些紧张的回答道:“我没有计算过,不过牺牲再所难免”

  “打仗是要牺牲不会错”我加重语气回答道:“但是由于指挥错误而造成战士们不必要的伤亡,那就是在犯罪”

  “是”江长顺挺身应着。

  “知道错在哪吗?”

  “不知道”江长顺板眼的回答道:“请崔团长指示”

  我点头说道:“既然我们潜伏在高地的侧面,那么回到反斜面最短的路线,就不是从山顶回来,而是从山腰”

  说着用手指在山腰部位划了道弧,江长顺很快就明白了,面带惭色的回答道:“崔团长教训的是,我差点亲手害死了自己的部下”

  “说不定这些牺牲的人里面还有你自己”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要记住点,在战场上不容许犯错误,因为只要犯次错误,也许你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下去准备吧”

  “是”江长顺敬了个礼后,就心服口服的退了下去。

  其实能做到像江长顺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看来江长顺在步校里学的那些知识也并不是白学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在真实的战场上表现得怎么样?

  我狠狠地拉枪机,为步枪压上了排子弹,心里就想着:是骡子是马,拉出遛遛就知道了。

  十点三十分,我全身披满了白布走进了九连的所在的坑道,江长顺带着战士已经在坑道里等着我了。也许是从别的战士那学来的,他们也都披上了白布脸上涂得漆黑,步枪也做好了伪装,乍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让我不满意的是,他们脸上个个都挂着兴奋的表情。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如果是老兵,他们脸上就波澜不惊,看不出会有什么表情。但是对于新兵,特别是立功心切的新兵,他们脸上就会是这样的表情。

  有这样的表情似乎没什么不对,不对是这表现出他们的心态,这是种急燥的心态,种不适合潜伏作战的心态。

  事实上我也说不准什么心态适合潜伏作战,也许,可以把潜伏作战比作钓鱼。抛下鱼饵在岸边静静地等着,不定会有鱼上勾,说不定鱼偷偷的把饵吃光了也不知道,也不定钓上来的只是条小得不够塞牙缝的小鱼所以潜伏打冷枪不该抱太大的希望,可面前的这些兵显然不是这样。

  我步步走过去,这些排着队的学员们个个在我面前挺身站好,就像是接受我的检阅似的。说实话,这让我心里很有种虚荣感。这时的我虽说只是个团长,却让我感觉到像是个将军了。

  接着我就很惊奇的发现,林雪竟然也在队伍里。因为她脸上也涂着稀泥,所以我看了好阵地才认出她来。她还调皮地对着我眨了眨眼

  我疑惑地看了看江长顺,江长顺初时还不明白我的意思,等看到林雪后才恍然大悟:“哦,林同志是副连长,她坚决要求跟我们部队块上去,所以”

  “副连长坚决要求块上去”我有些气苦地狠狠瞪了林雪眼,但在这么多战士面前也拿她没办法。

  “出发”随着我声令下,战士们就迈开了脚步朝坑道外走去。

  因为是在步校的时候就训练过,所以他们的步伐很齐,甚至比志愿军战士老兵们还齐

  坑道外白茫茫的片,月光洒在战士们的伪装上,与地上的积雪浑然体,成了我们绝佳的伪装色。

  战士们个个猫着腰朝指定位置走去,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在步校时练习的“找点”,现在这本领似乎就能派上用场了。

  想到“找点”,我就想起和林雪配对执行任务的事,于是眼光就情不自禁地在人群中搜寻着林雪的身影。

  要找到她并不难,对她的步伐和动作我早已很熟悉了,所以虽说现在光线并不怎么好,而且她也是在群高低相若伪装差不多的战士当中,我还是很轻易的把她找了出来。

  她的动作也很熟悉,显然也是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事实上,我面前所有的战士他们到目前为止的表现都相当的好。路上的侦察潜行,甚至还十分顺利的排掉了两枚地雷

  美军可以用飞机布雷,所以在我军的阵地上会出现地雷这点也不奇怪。

  战士们会有这么好的表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想想这也不奇怪,他们其中的些人,比如说像江长顺这样的“红二代”,我都怀疑他们从小会懂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受相关的军事训练了,甚至有些人还有可能是跟着军队长大的,会有这样的素质也是情理中的事。

  这时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刘顺义保护这支部队的心理。这样的支部队,如果好好培养,假以时日肯定会在军队中发挥出大作用。

  部队顺利的进入了指定位置,战士们无声无息的依次进入阵地,我稍稍看了下周围的环境,果然像江长顺说的那样,是个适合打狙击的地形。离对面敌人驻守的9028高地大慨四百多米的距离,在这月光下恰好在战士们的射击范围之内。

  看来这个江长顺还不简单,天时地利,还有敌人的情况都摸得清二楚了。

  战士们各自打着手势找到了合适的狙击阵地,我也在雪地里找了个相对平坦的位置趴下。

  这时身旁传来了几声“悉悉索索”的声音,回头看,原来是林雪抓着枪朝我身旁爬来。我不由皱了皱眉头,朝她狠狠地瞪了眼。她不由愣,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秀脸红,也不敢多说,撅了撅嘴就爬到与我相隔十几米远的位置。

  也许是这段时间战事并不吃紧,伪军过惯了舒适的生活,所以战场上并没有以往的紧张的气氛。几个探照灯的光线有气无力的在我们头顶上摇晃,我相信那些操作探照灯的伪军,大多数都没有观察目标。因为这其中有几道光线都照射到天空中了他们也不知道。

  我举起手中的步枪,透过狙击镜朝敌人的阵地望去。树林暗堡铁丝网交通壕盖沟掩蔽部个个出现在我的面前,甚至我还在依稀发现了几个坑道的入口。

  “他娘的伪军”见此我不由暗骂了声,这些家伙不但会学习美国佬的作战方法,连我们志愿军的作战方法他们也学。如果他们也跟我们样,在反斜面上挖上许多坑道的话,那我们想要打下这几个高地就难上加难了。说不准也同样会出现上甘岭的状况,我们占领了表面阵地,却无法拿下躲藏在坑道里的伪军。他们也同样可以配合表面部队,里应外合的攻击占领表面阵地的我们。

  不过想想,这个担心也许是多余的,因为在这个战场上,除了志愿军敢冒着被人封死在坑道里的危险打坑道仗外,还没有哪支部队敢这样做,特别是现代化装备先进的联合国军。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十章意外

  风停了,雪也停了。

  气温很低,整个世界都在白雪的覆盖下片寂静,似乎所有的切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严冬给冷住,就连伪军阵地上那几个摇晃着的探照灯也都停止了转动,几条光柱就像是怪兽的眼睛,呆呆地对着天空对着阵地发愣

  对阵地上的寒冷我早就有心理准备,因为在此之前我就领教过冰雪潜伏的厉害,但还是忍不住在周围刺骨的冰凉中瑟瑟发抖。

  我不禁把目光转向潜伏在周围的战士们,开始时他们还没有什么异状,但没过多久,就隐隐传来了几声牙齿磕碰声和倒抽冷气声。我不由暗暗笑,朝鲜的气温可不比国内,这里冷起来可以达到零下几十度的,冻死人那是常有的事。

  据说在朝战初期,美军在国内习惯于使用坐式马桶,于是在撇条时就习惯于用凳子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垫着,结果完事时就发现屁股被冻在上面解脱不了了

  虽说这是几年前美军还没经验时的事,但这也足以说明朝鲜有多冷。虽说九连的战士们是来自北京,那里的冬天也很冷,但跟朝鲜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很显然,他们在这点上的准备不足,或者说他们没有想到朝鲜的冬夜有这么冷,所以个个都在瑟瑟发抖。虽说在这月夜里我看不到他们在发抖,但可以很清晰的从他们身边不住抖动的小草小树看出来。

  在寒冷的气温里发抖是每个人都会的,包括我也是。不会发抖,要么就说明神经有问题,要么就说明他已经快被冻死了。他们错就错在,不该习惯于潜伏在灌木丛里,不该习惯于利用灌木作为自己的掩护

  如果我是伪军狙击手的话,仅仅凭着这点就可以确定他们的位置,并把他们个接着个干掉。那时不用说什么打冷枪了,只怕个敌人没打着自己还要损失大堆人。

  不过战士们好歹也是在步校里接受过几年训练的兵,虽说在这雪地被冻得受不了,但还是个个都咬着牙坚忍着。而且有些战士很快就发现潜伏在灌木丛里的问题,于是个接着个的变换了自己的潜仗位。

  我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林雪,她正好也朝我这边看来,两人目光的接触让我情不自禁地感觉到了丝暖意。我看到林雪吃力地朝我笑了笑,似乎是在让我放心。

  我也只有朝她点了点头,在战场上,虽说很多时候是要讲配合讲默契,但还是有很多事是需要靠自己,战友也是帮不上忙的。比如说现在的潜伏

  寒冷不断的考验着我们的意志,让时间变得十分漫长。我几次掏出怀表来看时间,却发现时间只走了那点点。我想把怀表放到面前打发时间,但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它放回到怀里,因为我担心外面的低温会把怀表的指针给冻住了。

  好不容易才熬到了江长顺所说的伪军例行巡逻的时间,我不由端起了枪再次对准了对面的高地。

  没有动静,还是没有动静

  时间分秒的过去,伪军的巡逻部队却始终也没有出现。

  这时江长顺有些按捺不住了,他缓缓爬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崔团长,也许是今晚天气太冷,伪军巡逻队偷懒了”

  我轻轻地点点头,但又觉得不大可能。首先伪军是长期生活在朝鲜的本地人,他们应该比我们更容易习惯这里冬季的气温才对。其次伪军经过战场两年多时间的磨练,早已不会像朝战初期那样散漫了。虽说因为这段时间战事不吃紧有所懈怠,但也不至于例行巡逻都会都疏忽了。

  “再等等”我轻声对江长顺说道。

  “是”江长顺应了声,也没再多说什么,缓缓爬到旁继续潜伏在雪地里。

  半个小时过去了,敌人的巡逻队还是没有出现,那洁白的积雪上,甚至连个脚印都没有。我甚至有些怀疑,对面那座高地上还有没有个活人。

  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半点敌人的踪影。所有的切都是那么的安静,静得可怕,也静得反常。

  敌人是在搞什么鬼呢?我不由在脑海里想到,难道真像江长顺所说的那样,伪军是因为今晚太冷了,因为偷懒所以才没有巡逻的?

  这时,离我们阵地大慨只有五十几米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了声微不可查的枯枝断裂的声音。于是我就明白了,原来敌人今晚有行动。

  因为有行动,因为他们有部队在朝我们运动,所以他们根本就不需要再派人巡逻。这时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到我们眼皮底下了,我们直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敌人的阵地上,再加我们潜伏位置的视角的原因,竟然没有发现眼皮底下竟然有敌人

  我赶忙缓缓朝前爬了两步,小心翼翼的将步枪朝前探了探,然后透过瞄准镜观察着下方的那片树林。

  这看之下就暗道声不好,那片树林的地势不会比我们低多少,如果有敌人隐藏在其中与我们交战的话,那棵棵足有大腿那么粗的树木无疑会是敌人最好的掩体。而我们,却个个暴露在雪地里,甚至连个最简陋的掩体都没有。

  现在撤退吗?只怕已经太迟了。

  五十几米的距离,战士们只要站起身来甚至可以说,在这月光下如果敌人认真观察的话,我们即使是在地上爬动都无法逃过敌人的眼睛。如果这样做的话,只能是让我们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下

  那么开枪示警?这似乎也不太妥当。

  我们潜伏地点与反斜面坑道里的主力部队有半小时的路程,就算主力部队能够在听到枪声的时候马上出发,只怕他们赶到的时候,我们已经被敌人给吃掉了。

  再说了,我们出发之前就告诉李平和与刘顺义,我们是出来潜伏打冷枪的,那么有几声枪响根本就没办法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看了看周围,战士们对眼前的这个危机毫无所觉,依旧拼命与寒冷做斗争,两眼还是聚精会神地盯着阵地对面。再看看周围的月光,在白雪的反射下,使得这片空旷地变得异常显眼。

  敌在暗我在明,突然之间我们似乎就处在了块死地之中。我们出来原本是想做猎人的,可没想到意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猎物

  我不由暗暗自责,自己原本是想带战士们上来练练,但现在却让他们处于这样的危险之中。

  后悔是没有用的我很清楚这点,于是当即小心翼翼地退了回来,朝不远处的江长顺打了个手势,告诉他下面有敌人,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我的手势是以前组织战士们打冷枪时用的,虽说江长顺没有学过,但大慨也能猜出其中的意思,明白过来后不由脸色变了变。再看看地形,丝惊慌就在他眼中闪而过。

  毕竟是没上过战场的,见他这种表情,我心里也有些没底了。以往指挥部队作战,不管是个连还是个营,我都很清楚手中部队的素质和能力。同时战士们也很清楚我的能力和作战习惯,所以打起仗来才能得心应手,那些部队就像是我的手脚样应用自如。

  但是现在,江长顺的这支九连,虽说在素质上也许会比普通部队高上许多,但我对他们却欠缺了解,同时他们也不了解我。这就使得我无法预知他们会做到什么做不到什么比如说,我现在就不清楚,万把树林中有敌人的情况告诉给其它战士的话,会不会造成战士们的恐慌而把我们全部给暴露了。这就给我的指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给战场带来了很多的变数

  局势十分危急,我已经依稀听到林子里传来了伪军靴子踩在积雪上的“咯吱咯吱”声。于是我就在想着,如果战士们不知道林子里有敌人的话,很有可能在看到敌人的那刻会大吃惊,其后最大的可能就是——要么喊口令,要么操起枪就打

  而这些,也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虽说可以先发制人打死几名走出树林的伪军,但伪军很快会退回到树林里去,那时就是我们付出伤亡的时候了。

  该么办呢?这时的我不由有些着急了,撤又撤不走,打又不能打然道说就这么呆下去?

  没错就这么呆下去

  想到这里我猛然醒悟过来,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敌人不知道这片雪地里有人,如果我们直潜伏在这里,直到他们全部走出树林再不对不应该等他们刚走出树林就开枪,敌人这次来摸营的人数应该不会少,我们不可能口气把他们全部端掉,如果让他们跑回去部份人,就算只有小半,我们这个排的人还是很难脱离危险。

  所以,我们就只有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直等,等他们走到我们面前甚至是走到我们中间的时候,再发起突然袭击

  攻其不备,然后趁着伪军被我们打了个惊慌失措搞不清楚状况撤回树林的时候,我们也趁机撤退

  想好了作战方案,我当即就朝江长顺打了个手势。因为担心他看不懂我的手势,只好在雪地上写了几个字:“不许动开枪”。意思就是命令战士们不许动也不许开枪。

  江长顺当然不是个笨人,会意地点了点头后,很快就用步校的手势把我的命令传达了下去。这让我不由感叹手势统的重要性。

  我正想着,林子中突然冒出了几个端着枪的伪军身影。他们的出现显然让部份还没来得急收到命令的战士吃了惊,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我,这其中还包括林雪。我举起手来示意他们不要开枪,这才让他们平静了下来。

  我不由暗叫了声侥幸,如果这时候有人开枪的话,那么伤亡也许是无法避免的了,好在这些从步校毕业出来的学员,也都知道不能擅自行动。

  伪军的动作很小心,他们先走出来四五个人,在外面猫着腰朝山顶观察了阵,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后,才朝身后招了招手。

  见此我不由暗暗好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