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差,但战场上的压力让你们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平。我相信这仗后,大多数同志都会有种感觉,那就是感觉自己很窝囊,枪也打不准了,动作也不利索了”

  说到这里,我故意顿了顿,看到战士们果然互相交头接耳的频频点头。

  “所以说”我接着说道:“这不是你们不够好,也不是你们杀敌本领不强而是因为你们欠缺实战经验,欠缺与敌人面对面作战的心理素质。所以同志们,你们今后要练的既不是枪法,也不是怎么指挥,而是要怎么面对敌人怎么克服战场上的这些困难我相信,你们克服这些困难之后,定能成为名合格的志愿军战士,你们的这支队伍,也定能成为支优秀的部队”

  “好”我的话音刚落,坑道里立时就响起了片雷鸣般的掌声。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十三章表演

  要让九连得到充分的实战训练并不困难,我们只需要有意识的把些不太危险的任务安排给九连的三个排轮流执行,比如例行巡逻潜伏打冷枪等等,偶尔也会安排几名有经验的老兵带着他们到敌人阵地上逛圈。

  我们通常把这种任务叫做摸营,就像敌人那次派个连队来我们阵地想占点便宜样,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想攻下敌人高地,而是带着人偷偷摸进敌人阵地里寻找些歼敌的机会。

  这样做来可以熟悉熟悉敌人阵地的地形;二来也许可以打敌人个措手不及达到打击敌人士气的目的。偶尔还可以抓上两个俘虏打听些情报。

  这相对于其它任务来说,是属于种比较危险的任务。不过其危险程度也是可以控制的,比如老兵们带着九连的战士执行这种任务的时候,通常就是带着个排摸上去,在阵地前沿干掉几个哨兵或是抓两个俘虏就回来了。这样打即可以让战士们体验到战场的那种紧张和威胁,从而得到学习和煅炼,又不至于陷入太大的危险中。

  当然,像这种深入敌营的任务,战士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参与的。于是我也就只得闷在坑道里,偶尔指挥着战士们改进下坑道,或者到九连去跟老同学续续旧日子倒也过得快活。

  其实有些时候,我都是想和林雪有多些接触的时间。在战场上大多都是男的,这时好不容易出来个女的,而且还是个长得那么漂亮的女的,不管是谁都会有意无意的朝她靠拢。

  这也是九连的战士特别受庞的原因,其它部队的战士总是会找这个那个的借口到九连的坑道里去磨蹭,其实我知道这里面没几个不是冲着林雪来的。但我也不以为意,这本来就是人的天性不是?

  林雪的性格倒也随和,跟谁都能打成片。我想,这也许跟林雪从小就在部队长大有关系吧所以九连的坑道很快就成了6498高地上所有坑道的个亮点,每天都充满了欢笑。

  只是让我有些头疼的是,反倒是我这个正宗的男友林雪却因为要避嫌,有时候故意对我不理不睬的,甚至还会躲到边。就算有理睬有说话,大多时候也是用部下和首长的态度,时常会让我大感没趣

  “崔团长”这天又赶上我无聊跑到九连坑道里和战士们聊天,名通讯员就跑到我面前敬礼道:“庞师长让你去师部趟”

  “马上到”我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不由皱了皱眉头,这时间还赶着让我去师部,肯定是有什么事。

  想着我当即站起身来,跟战士们打了声招呼,戴上军帽就朝坑道外的黑暗中走去。

  “崔团长”还没走几步,没想到林雪却从后面追了上来。我心里不由有些疑惑,这丫头怎么今儿个不避嫌了?

  “是江连长让我来的”看着我疑惑的表情,林雪挥了挥手中的手电筒道:“江连长看你没带警卫员,也没带手电筒,就让我送你去”

  “这个江长顺”我不由对江长顺这个安排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什么?”林雪奇怪的问道。

  “唔,没什么”我摇了摇头。

  其实江长顺的这个安排已经很明显了,安排警卫员哪有只安排林雪个人的,这不明摆着是给林雪和我两个人独处的机会嘛这江长顺果然不愧是“城市兵”,林雪这么小心都让他看出了端倪。

  “崔团长,你会怪我吗?”在黑暗里走了会儿,林雪不知不觉的就握住了我的手。

  “怪你什么?”

  “我对你的冷淡啊”林雪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怕别人看出来,会取笑我所以”

  我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的说道:“当然不怪你不过”

  “不过什么?”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林雪有些着急的摇了摇我的手:“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人家就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笑着解释道:“我记得有个成语叫‘欲盖弥彰’,你知道这成语的意思吗?”

  “当然知道”林雪得意的扬秀发,摆出副别瞧不起她的样子:“这话的意思,就是原本想骗人,结果反而更明显的暴露出来了,就像就像‘此地无银三百两’”

  “哟还有点知识啊”我打趣着勾了勾林雪的小鼻子。

  得到我的表扬,林雪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多了起来,脚步也轻快多了,在雪地上跳跳的,就像是个小孩样。

  这也不怪她,在这个年代的人,会懂得这样个我们看似觉得很普通的成语的含义,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个知识分子了。

  过了好会儿,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地顿住了身形拦住了我:“喂,你话还没说呢?”

  “什么话?”我故作糊涂。

  “欲盖弥彰啊你为什么好好会说到这个成语?”林雪双大大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军帽下的发丝随着呼呼的山风在秀丽的脸庞上前后乱舞,脸庞在寒冷的气温下显得十分苍白,给人种弱不禁风的错觉。

  男人啊天生就有种保护弱小的心理,这也许是从原始社会传递下来的种本能。这刻我突然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的冲动,于是就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理了理她的头发,顺势就把她搂在怀里。

  林雪愣了会儿,似乎也很享受我的拥抱而沉迷在其中无法自拔。但很快就像是被烫着似的跳了开来,惊慌的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会让人看见,你吃了豹子胆了”

  “怕什么?”我呵呵笑道:“这乌漆麻黑的,谁看得见?来来来再抱下”

  “别”林雪赶忙躲开,满脸通红的狠狠瞪了我眼:“你再来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抱那就亲下”说着摆出架势就要上去,吓得林雪撒退就跑。

  两个人在小路上追跑了阵,在接近师部时才停了下来。我真希望到师部的路能远点,因为在这到处都是鲜血和硝烟的战场上,只有在这时候我才能真正忘掉危险忘记死亡,完完全全的放下心中的戒备变回真真的我

  “我在外面等你”林雪气喘吁吁地整了整我的领子。

  “不要等了”我揉了揉她冰凉的双手,心疼的说道:“我和庞师长谈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谈完呢外面冷,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可是我想等多久都没关系”林雪还在坚持。

  “那好吧”我笑道:“你等是没关系,不过江连长他们知道你那么久还不回去,说不定会怀疑我们在干什么呢如果我明天还没出来,说不准还会以为”

  “你”林雪的脸腾的下就红了起来,举起小拳头狠狠地砸了我下,只惹得我吃吃直笑。

  “告诉你吧”临走时,我回过头去对林雪说道:“我说的欲盖弥彰,就是你现在做的事。好好想想,为什么江连长会派你个人来送我”

  说着挥了挥手,丢下惊得目瞪口呆的林雪,转身就朝师部所在的坑道走去。

  “又带着战士们上阵地了?”庞师长边给我递上了杯热开水,边说着。

  “就是歇久了,闷得慌”我恭敬地用双手接过开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庞师长说的是前段时间我带着九连的战士潜伏在阵地里,意外的碰到伪军部队的事。这段时间我没来过师部,所以庞师长也直没机会跟我提起。

  “你呀你”庞师长笑着用手指在空中虚点了几下:“还真不愧是王司令手下的兵,打起仗来还有点王司令的样子”

  “啥?王司令?”闻言我不由疑惑地问道:“他,他难道也亲自上战场?”

  我知道庞师长嘴里所说的王司令,就是人称王疯子的兵团司令王近山,但我很难想像,做为个兵团司令的他也亲自上战场。

  “那还不是?”庞师长苦笑着说道:“要不你说为什么每回打仗的时候,王司令身边的警卫员至少都要有个排”

  “才个排?”我不由反问道:“王司令上战场,那个排怎么够啊?”

  “球”庞师长气苦的说道:“那个排哪里是陪王司令上战场的他们的任务是生拉硬拽,不让王司令有机会冲上战场的”

  原来是这样,听着我也不由阵苦笑。这志愿军的部队里,虽说营级以上的干部是可以不用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可是因为许多干部都是从基层级级的升上去的,于是以前做基层干部时带头冲锋亲上战场的习惯也跟着带上去了。所以营级以上的干部上战场打仗也是很平常的事。这不?王近山做到了兵团司令也还保持着这习惯

  看来这时代,做为名团长亲上战场的还不只我个了。我越想就越得意,连兵团司令都这样,那么我以后上战场不是就有更多的理由了?

  “那仗的报告我看过了”庞师长边拿着削得只剩下半截的铅笔在地图上画着,边对我说道:“打得不错,击毙了敌人四十几人,我方只伤亡九人更难得的是,这还是九连上战场的第战,有了个好的开头啊对这支部队,要好好培养。假以时日,他们在朝鲜战场上说不定能够发挥出举足轻重的作用”

  “是”我点头应着,心里却想着,只怕这支部队已经没有发挥作用的机会了。等他们过了培养期的时候,只怕朝战也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我喝了口水,静静地等着庞师长继续往下说。我知道,庞师长这时候还叫我来,绝不会是因为九连打的那场小仗。我军个排对敌人个连,总人数加起来也不超过两百人。这样的个小动作,对于整支志愿军部队来说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

  “你看”果然,没过会儿庞师长就对我指着地图。我忙探出身去望向庞师长所指的位置。

  “在这,这,还有这”庞师长用铅笔点着文登里的几处高地,其中有个就是我们所在的6498高地:“这段时间,敌人在我前沿阵地的活动十分频繁。特别是我军驻守的文登里地区,几乎每天都有伪军对我们进行试探性进攻,而且都是在夜里”

  “哦”听庞师长这么说,我不由再次望向庞师长在地图上做的标注,果然在整条战线上到都是敌人活动的标注,其中以我们驻守的文登里附近的高地特别多。

  “由这些情报来看”庞师长看着地图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有理由相信敌人最近会有所有动作”

  没理由啊见些我不由陷入了沉思,如果按照这些情报我也会有这种担心。但历史知识却告诉我,金城战役至少还要过几个月才会打响。那么敌人的这些异动又是为了什么呢?

  接着我很快就想明白了,点了点头说道:“我想,敌人并不是会有什么大动作,他们只是在试探我军正面防御的稳定性”

  “只是试探?”庞师长闻言不由抬起头来疑惑地望着我,问道:“你有什么根据?”

  “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试探”我解释道:“我也是猜的,之前我们就看过艾森豪威尔竞选的演说不是?他之所以能毫无悬念的击败其它候选人成为美国总统,就是因为他许诺尽快而体面的结束朝鲜战争,并声称会亲自到朝鲜视察现在他既然已经当选为总统,那么就是他实现诺言的时候了。我想,艾森豪威尔现在应该就在我们的对面在盯着我们”

  “唔”我这么说庞师长就明白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有道理,之前我们都以为敌人是在为场大仗做准备,却没有想到是为了便于艾森豪威尔观察局势”

  “没错”我点了点头道:“艾森豪威尔之前没有参加过朝鲜战争,他做为名军人,当然知道只有准确的了解战局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这也是他来朝鲜的目的。而要准确的了解战局,则线的敌人就必须要有所动作所以我想,这才是最近这段时间敌人活动频繁的原因”

  “不错”庞师长点头说道:“就像艾森豪威尔自己说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知道怎样为人民服务是最好的——是进行战争还是实现和平’,这家伙动作还不慢嘛前脚当选总统,后脚就到朝鲜了”

  顿了顿,庞师长又问道:“你刚才说,不能说完全是试探又是怎么回事?”

  “美国总统就要上任了嘛”我笑着回答道:“他亲自来朝鲜视察战况,他手下的那些狗腿子,自然会想给新任总统送上点见面礼,渲染下喜庆的气氛。特别是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这家伙在国内的时候就号称是‘山地战专家’,可是在朝鲜这山地里却老是被我们给打得狼狈不堪,从‘伤心岭’‘血染岭’‘秋季攻势’再到最近的‘摊牌行动’也就是上甘岭战役,哪次不是被我们打得头破血流的。照我想啊,他这时候就像是个输急了的赌徒急着想翻本,想打场胜仗给新任总统留下个好印像呢”

  庞师长听着我的分析不由大笑起来:“有你的啊臭小子,看不出你不光是会打仗,还能把敌人的心理都分析得清二楚了,这什么情报都没有也亏你说得头头是道,就好像自己看见了似的”

  唉我这哪是会分析敌人的心理啊其实这事还真像庞师长说的那样,我是真看见了,只不过是在现代的资料上看见的。范弗里特这个“常败将军”正是在这个时候想好好表现下,于是发动了次小型突击战。

  结果可想而知,就因为这个,他在自己的军事生涯中画下了最难堪的笔,也是最后的笔。因为这次小型突击战不久之后,他就因为这次的失败离职回国了。

  这只能说是朝鲜战场上的个小插曲,因为其规模不大不能说是战役,所以很多史书都没有记载,我是因为看到了范弗里特离职的原因才记住了这段。

  “那么”庞师长又把视线转回地图,说道:“敌人对文登里地区的试探最为频繁,是不是说他们会选择这里做为进攻地点呢?”

  “很有可能”我点头说道:“特别是我师驻守的高地,我们这几个高地虽说地形复杂不易攻击,但就像是逼近敌人阵地的只触角,多面受敌。更何况对面敌人的高地地势还远高于我军高地,他们可以居高临下的为进攻部队提供火力援助。范弗里特既然想在新总统面前表现下,自然就选择容易得手的地方以确保万无失”

  庞师长哈哈笑道:“好既然这个第八集团军司令这么看得起我们,我们当然也不能失礼,要好好的跟他‘表演’下”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十四章山雨欲来

  从师部回来,我就带着战士们展开轰轰烈烈的备战工作。

  事实在,在我来到这里的第天起,我就开始了对坑道的修筑加固,并把坑道互相打通。在我们之前,这里是由18军驻守的,坑道工事自然也是出自他们之手。但我对这些坑道工事并不满意。话说回来了,如果有什么地方的坑道工事能让我满意的话,那基本上也是会达到上甘岭那样的程度了。

  其次,就是对表面阵地的构筑,虽说我也知道在美军强大的炮火下,表面阵地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因为它们几乎在敌人第轮炮火下就会被炸得只剩下几个不起眼的小沟。但有总比没有好,就算是几个沟也可以躲几个人。战前流汗总比战时流血牺牲要好。

  对于我的猜测,也就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很有可能就在伪军陈营中观察战局的说法,庞师长十分重视的,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美军在今后是打还是谈的问题。

  如果我军正面防线薄弱,艾森豪威尔觉得有可能突破我军防线的话,那么他毫无疑问的会选择打,因为他也想狠狠的“教训”下中国部队为谈判争取点筹码,接着再“体面的结束战争”。

  如果我军的防线坚固可靠,艾森豪威尔认为无法突破,或者说无法在短时间内突破,那么他就会偏向不打。因为这样来,他就无法像他竞选时说的那样“尽快的结束战争”,把美国从朝战的泥潭中解脱出来。

  所以,发起场小型突击战是很有必要的,这不仅是范弗里特想要翻身的理由,同时也是没有参加过朝战的艾森豪威尔想看看,为什么美军拥有强大的海陆空三军,拥有先进的现代化装备,却对基本上只有陆军且装备的武器可以说是被淘汰的苏式武器的中国部队无可奈何。

  美国人向讲究科学,做生意前喜欢做市场调查,打战前就会做认真的模拟分析,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减少打战的风险。而这场小型突击战,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艾森豪威尔的场战前模拟分析。

  在这场小型突击战里,如果美军能轻易的夺取我军阵地,那就表明他们完全有能力突破我军的防线。艾森豪威尔思想的天平就会朝“打”这面倾斜,反之就会偏向于“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