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的问题都及时解决了。

  敌人的轰炸刚刚停下来,我就提着步枪从坑道里钻了出去,不过这回并没有再像往常样跑上山顶阵地,而是在坑道口附近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就架起了步枪。

  战士们陆陆续续的从坑道里钻了出来,有的直接就在弹坑里架起的枪,有的找好了位置后就取出工兵锹疯也似的在地上刨着。阵地上的冻土已经被敌人的炸弹给炸得又松又软,所怪刨起来十分轻松,不会儿就初步构筑好了条简陋的防线。

  就在战士们忙着构筑工事的同时,二十几名志愿军战士人手抱着个炸药包猫着腰朝山顶阵地上疯跑。他们的任务,是在敌人冲上山顶阵地之前,把这些炸药包在山顶阵地上埋好。

  这个任务不是很难,因为敌人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不敢再那么迫不及待的冲上山顶阵地了,所以他们有时间。他们的困难,主要在于这些动作不能让驻守在9028高地上的美军发现。否则的话,我这番苦心就只会成为个笑话了。

  因此,那些炸药包就只能埋在山顶阵地上靠近我军反斜面的这面。这也让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战士们的动作。538团的战士个个都是老兵,当然,除了江长顺的那个九连之外。

  丰富的作战经验,使得战士们的动作十分利索,他们到达山顶阵地的时候,就两人组的分工合作。个动手挖坑,另个就为炸药包的导火索接上拉绳。他们之间的默契,让我都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事先都已经分配好的。

  不会儿,那些炸药包就陆陆续续的布置好了,战士们二话不说,边牵着线边风风火火的往回跑。前面名战士牵线,后面名战士就紧随其后路用碎土把拉绳埋上,以免被敌人发现了破绽。

  接着所有的战士都趴在阵地上举着枪等着,等着

  正斜面方向突然传来阵密集的枪炮声,我知道,那是美军又开始冲锋了,那是他们冲锋前例行的火力掩护。霎时山顶阵地上到处都是子弹飞过的啸声,和迫击炮炮弹爆炸时呈辐射状爆开的土柱。

  看到这些我就放心了,这说明美军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安排,现在我们就等着他们踩进陷阱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十八章恐惧

  美军比我想像的还要谨慎,我和战士们足足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看到个美军的身影。所谓兵贵神速,如果以美军上次冲锋的速度,几百米的距离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上来了,但他们这次却整整慢了将近十分钟。

  我想,这该是与他们猜不透我军这回为什么没有抵抗有关吧上回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防守,这回却个人也没有,无论如何都会让人觉得奇怪的。美军也不是傻子,他们当然也会想到这点。

  但他们就这么放着无人防守的阵地不往上冲,终究也不是办法。于是过了会儿,终于有个排的美军排着散兵队型小心翼翼的摸了上来。

  这个排是他们的侦察兵,也可以说是他们用来试探的部队。在不知道敌人在搞什么花招,或是怀疑前方有陷阱时,为了减少伤亡降低分险,通常都会派出小部队在前方试探。用兵向讲究科学合理的美军自然也不会例外。

  事实上这的确是种很有用的方法,因为这时就算我们拉响了埋藏在山顶上的炸药包,也炸死不了多少名美军。但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这点,当然就不会再这么做了。

  “轰轰”山顶阵地上传来片爆炸声,那是美军侦察兵抛出的手雷。他们在担心山顶阵地上还隐藏着我军的战士,于是用手雷和子弹认真检查着每个地方。我想,他们每检查完处地方,就会通过步话机向战友们报告声“r安全”。就像电影电视里描绘的样。

  虽说这时候他们其中的部份人已经出现在我的瞄准镜里,但我并没有开枪。是因为我现在对狙杀他们已经失去了兴趣。更重要的点,是现在还没有到开战的时机。

  直到他们检查完了山顶阵地,并把目光和枪口指向我军反斜面的时候,我才对着战士们大喊声:“打”

  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但并不稠密。战士们也看得清清楚楚,面前的敌人并没有多少,志愿军向都有节省子弹的习惯,所以机枪手和冲锋枪手根本就没有动,只是步枪打了阵。在前沿冒出头来的几名美军当即倒在了血泊之中,其余的美军马上就意识到我军埋伏在反斜面上,纷纷趴到在地上用步话机呼喊着请求增援。

  人就是有这样的弱点,旦发现了个新的危险,很快就会忘了自己脚下的危机。这队侦察兵走上山顶阵地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们甚至小心地检查阵地是否有地雷。如果他们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埋下的炸药包。但我们开枪,就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视线。

  他们会惊喜的发现,原来志愿军已经避开难以防守的山顶阵地撤到反斜面上防守,于是再也顾不上检查呼叫援军

  这也正是我需要的

  美军大部队得到安全的消息,又知道山顶阵地的战友正被敌人攻击,于是再也没有迟疑,成群结队的涌了上来,接着迅速把各式武器架到了阵地前沿。

  激烈的战斗很快就打响了,面对这么多的敌人,志愿军战士们自然不会再像刚才样节省子弹。霎时枪声啸声爆炸声很快就响成了片,敌我双方都在用最快的速度朝对方发射着子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先步把对手打倒在地。

  敌人居高临下的占据着山顶阵地,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轻易的把手雷抛到我军阵地中。但我军防守在棱线上的战士,也让他们十分头疼。

  反斜面仗的精髓,就是反斜面与棱线远近搭配互相配合。守棱线的战士几乎就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活动,他们的位置虽说与敌人很近,但却是敌人射击的死角,敌人的手雷也投掷不到,几乎就是副志愿军能打得着敌人,敌人却打不到志愿军的局面。再加上反斜面上其它志愿军的火力掩护,美军很难从山顶阵地上冲下来占领棱线。这使得敌人虽说占据了地理优势,却只能与我军打得个势均力敌的局面。

  但很快,原本在突中盘旋的战斗机就俯冲下来加入了战斗。

  这是反斜面作战的个弱点。如果我军守在山顶阵地的话,美军战斗机投弹会有所顾忌,因为山顶阵地狭窄,美军飞行员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把炸弹投到正在往山顶阵地冲锋的美军部队中。

  现在我军防守在反斜面上,在相对比较宽敞的位置,而且我军为了避开投弹的距离而与美军相距较远。于是美军飞行员就不会再有这样的顾虑了。不会儿就有五六架野马海盗式战斗机带着尖锐的啸声从天空中俯冲而下,紧接着就是阵密集的枪林弹雨。战斗机上的机枪疯狂的向我们扫射,子弹像是毒蛇样在我们阵地上乱舞,打得我们面前土石乱飞。霎时就有不少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然后又是轰轰的几声巨响,重磅航空炸弹炸得整个斜面都在颤抖,掀起的片片碎土就像波浪似的把我们淹没在其中。

  我抖了抖身上的碎土,从土堆里钻了出来朝身旁的志愿军战士们望去。虽说有许多战士倒在了血泊中,但很快就有战士从坑道里补充进来。这就是反斜面作战的另个好处,反斜面阵地离坑道口很近,甚至有些战士就在坑道口旁边。就使得我军可以很方便及时的补充兵力。

  稍稍定了定神,我又把目光投到了山顶阵地的美军阵地上。我军的火力暂时被战斗机给压制住,山顶上的那些美军也就更加嚣张起来,机枪子弹不停地朝我军阵地扫射,迫击炮也发发地朝我军发射,甚至我还看见有些美军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了刺刀,似乎是想等战斗机另轮俯冲时,就趁势朝我军发起冲锋。

  而且,美军的第二梯队这时也已经上来了。山顶阵地面积狭小,那么多美军聚集在上面,使得整个山顶阵地黑压压的片,就像是长了片密密麻麻的杂草。甚至我还发几名美军正得意的朝远处挥舞着旗帜,他们那是在向观察着这里的各国记者炫耀,他们这是在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成功的夺下了敌人的阵地。

  但是,他们很快就会为自己的这些举动后悔了。

  “动手”我压低了声音,朝趴在我不远处的胡彪下着命令。

  胡彪点了点头,当即抓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小喇叭凑在嘴里使劲吹。

  “嘟”的声,它尖锐而剌耳的号声即使是在这充斥了枪炮声的战场上也十分明显。

  负责爆破的志愿军战士当即拉手中的绳索,战士们就不约而同的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了刺刀。场爆炸后,如果不趁势冲上去大杀阵,那绝对是种浪费。

  炸药包的引线有几秒钟的延迟,在这段时间里美军根本就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依旧嚣张地朝我军发射着排排的子弹,有些美军机枪手甚至边操着机枪狂扫边对着我们嚣张的大声叫唤

  “轰轰”随着几声巨响,几道冲天的火柱就在我们面前升了起来。毫无预兆之下,整个山顶阵地都覆盖在片硝烟和尘土之中。刚才还在嚣张的朝我军射击的美军,这刻已经被炸得在天上到处乱飞了。

  而且我想,那些在远处用高倍望远镜观察着这个方向的各国记者,肯定也看到了这惊人的幕,但事情还没完。

  我从藏身处跃而起,大叫声:“同志们冲啊”

  战士们就像是只只老虎似的,从地上跃而起,端着刺刀冲锋枪朝山顶阵地上的敌人冲去。

  敌人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给震得七零八落,就算没死也会有伤,就算没伤也会被震晕,如果命好没死没伤也没被震晕,那么也暂时处在种混沌状态,所以我军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天空中敌人的战斗机带着啸声俯冲下来,似乎想帮他们的战友把,但随后他们就很无奈的发现,他们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因为志愿军战士已经在他们来得急做出反应时,冲上了山顶阵地。

  我军阵地距离山顶阵地最近的只有百多米,虽说是斜面,但跑得快的话也就是几十秒的事。

  敌我双方旦接触,美军战斗机也就无能无力了。美军战机上的装备的机枪穿透力很强,而且山顶阵地上的美军要比志愿军多得多,旦他们开火,则打死的战友毫无疑问的会超过打死的敌人。

  “杀”战士们大吼着冲上了山顶阵地。

  穿过前沿阵地的硝烟和尘土时,我才发现山顶阵地上到处都是美国大兵,他们有的已经浑身是鲜血没有了生气,有的躺倒在地上呻吟着,有的抱着残肢断臂大声吼叫,还有的晕晕沉沉的站起身来,似乎想举起步枪反抗。但这切都是徒劳,因为他们的脚步都像是醉汉样歪歪扭扭的,连站都站不稳

  战士们毫不犹豫的举起步枪,朝着这些毫无反抗能力的美军冲了上去。

  这不是场战斗,这是场屠杀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们很残忍,也许有人会以为这时我们完全可以将他们俘虏,也许也有的人,会以为我们其实已赢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无需再这样赶尽杀绝

  但是,这就是战场,个血淋淋的战场。

  我们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想办法杀了我们他们在占尽了上风的时候,根本就不会给我会任何机会,正如他们刚才用战斗机用机枪迫击炮疯狂地朝我们扫射轰炸样。

  于是刀刃入肉声惨叫声呻呤声,很快就在阵地上响成了片。鲜血随着战士们前进的脚步不断地往前延伸,不会儿就染红了阵地染红了战士们的刺刀也染红了战士们的脸庞和军装

  冲上山顶阵地后我只杀过个人

  我也不知道该把这件事当作种荣耀好,还是当作种耻辱好

  我可以把它当作种荣耀,因为无论怎么样,在战场上杀死名敌人,这对于名战士来说都是光荣的。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方法什么手段。

  我也可以把它当作种耻辱,不是因为他毫无反抗能力,而是因为我害怕了

  这对我来说有些可笑,因为在战场上我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害怕了,即使是在上甘岭上面临成数倍于已的敌人,即使是面对敌人的飞机大炮和坦克,即使是面对敌人的狙击手在这些时候我都没有感到害怕,虽然有些紧张也会着急,但却不害怕

  但是当我把刺刀刺进躲在地上的那名美军的肚子后,看着他像虾米样以我刺刀为中心用尽最后点力气把全身弓了起来,看着他双手使劲地抓着我的步枪似乎想把它拔出来,看着他瞪着死鱼样的眼睛和嘴里狂奔而出的鲜血最后再全身松,毫无生气地躺倒在地上

  这时我害怕了,那是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种看到了自己亲手制造出的死亡和绝望的恐惧,种感受到这名死在我手下的美国大兵的痛苦的恐惧

  于是,在随后的战斗中,我就再也没有勇气把手中的刺刀刺向任何名敌人。实际上,这也不需要我来做,因为随后跟上来的战士很快就抢在了我的前头,把刺刀挥向了躺在地上的敌人

  当我强行将自己从刚才的恐惧中将拉出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战场上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到处都是鲜红的片,浓重的血腥味和硝烟味混杂在起直冲鼻头,让人恶心欲呕

  这场战,美军大约有两个连的人永远躺在了山顶阵地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个幸运儿及时逃出了战场。战士们想要继续追赶,却很快就被我拦了回来。

  山顶阵地靠近我军反斜面的方,大多是美军9028高地的射击死角,这也是我们在山顶阵地上展开大屠杀,而9028高地上的美军狙击手却无可奈何的原因。如果我们再往前走段路去追杀那些逃走的美军,则无疑是给了他们报仇的机会

  我当然不会傻到这么做,于是当即命令战士们撤回了反斜面阵地。

  “真他妈的痛快”回到阵地后,胡彪兴高采烈地在把刺刀亮在我面前说道:“崔团长,就刚才那会儿,俺就捅了十几个美国佬瞧瞧,刺刀都捅弯了”

  我看了看在头顶上盘旋的美军飞机,感觉有些不对劲,赶忙下令道:“留下几个观察哨,所有战士撤回坑道”

  “是”胡彪也知道我在担心着什么,应了声就把命令传达了下去。

  果然不出所料,美军的那些战斗机也许是想为这次惨败讨回面子,又或者是要为那些死在我们手下的美军报仇,还不等我们撤回坑道就陆陆续续的俯冲下来,朝我军阵地打出了排排的子弹丢下了颗颗炸弹。好在反斜面阵地离坑道口不远,战士们又事先接到了撤入坑道的命令,并没有遭受到多大的伤亡就撤回到坑道中。

  “崔团长打得好哇”

  “团长辛苦了”

  “崔团长喝杯水”

  我撤回坑道李平和与战士们就迎了上来,几个人接枪的接枪递毛巾的递毛巾端水的端水,就像是迎接得胜回朝的功臣样。

  “崔团长”刘顺义走到我面前来报告道:“刚才庞师长还打电话来夸你了,说你这两场战斗打很干净漂亮,希望你能再接再励,继续把这场仗这样打下去。他还说,就连人民军安排在伪军阵营中的特务,都冒着生命危险给我们发来电报,说范弗里特在这两场失败的进攻下损兵折将,这时已经在各国记者和高官面前大失颜面,已经气昏了头哩”

  “那还不是?”跟着我进来的胡彪,就在后面接嘴道:“何止是那个什么范弗里特,敢跟咱们崔团长打跟咱们538团作对的敌人,要么就是被咱们给打死,要么就是让咱们给气死”

  哄的声,胡彪的话惹得战士们笑成了团。

  “范弗里特气昏了头,可以说是好事也可以说是坏事”笑了阵,李平和推了推眼镜就接嘴说道:“好事嘛就是敌人指挥官失去了应有的冷静,在战场上必然就会犯错误。坏事我想这个范弗里特会孤注掷,我们的压力也会更重了”

  “李政委说的没错”刘顺义也赞成道:“而且很重要的点,这场战有世界各国的记者在观战,这就让范弗里特不得不硬撑下去。最终逼着他不得不投下所有的赌注做困兽斗,所以我们看似处于被动防御,但实际上却是站在主动的位置上。只要我们能够成功的防守住,就能在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的同时,还能在定程度上通过那些记者,打击联合国军的士气甚至在国际上取得政治上的胜利”

  听着我不由沉默了,李平和与刘顺义说得很对,只不过我并没有想那么多。这时的我,只想着件事,那就是活下去,打赢这场战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十九章释放俘虏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美军对我军阵地的轰炸只限于战斗机,炮兵却发炮弹都没有发射。于是乎,坑道外到处都是敌机的怪叫,子弹炸弹在空气中的呼啸声,以及炸弹的爆炸声。后来美军就更是调来了几架b29轰炸机,这被称为“超级保垒”的大家伙,次性就朝我们高地上倾泻了几十吨的炸药,整个高地被炸得似乎都要跳了起来。

  看着面前被震落的几根原木,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538团构筑坑道的本领我是相信的,但问题是6498高地上的坑道不是出自538团之手。538团接防到现在不过半个月而已,虽说在这些时间里,战士们在我的领导下对6498高地的坑道进行了必要的加固和改进,但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