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整体,就像是个巨人,端着把可以从不同方位把子弹射出的枪,时刻瞄准着305高地

  我向来都是单独行动的,所以个提着枪往山脚下跑了阵子,在棵被炸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的松树下潜伏了下来。

  选择这个位置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要在这反斜面上找到个相对平整的地方并不简单,这里大多数都是斜面,而如果要在这样的斜面瞄准后面的305高地的话,那就意味着我必须头下脚上的趴着

  以这个姿势趴着不但会让自己十分难受,据说血液倒灌到头部时间久就会让人头晕,我可不想在还没开打的时候就让自己晕乎乎的。而且更重要的点是,头下脚上的那样趴着,无疑也会把自己的身体更多的暴露在敌人面前

  我举起了步枪朝下方的305高地望了望,估计了下自己与目标的距离大慨有五百多米,这个距离已经是在我的命中范围内,但显然战士们还无法做到这点。因为我注意到他们还在走走停停地往山脚下小跑。越往下离305高地就越近,这就是他们要的。

  战士们个个都有自知之明,都清楚自己与目标距离什么范围命中率更高,所以我需要稍稍注意下他们往下跑了多远,就可以大慨的判断出什么人的枪法更好了。

  杨振山这家伙不错,他和另名战士就潜伏在我左下方不远的块石头后。他解决斜面坡度的问题,就不像我这么懒捡现成的,而是取出工兵锹自己动手挖了个小掩体。并且很小心的用焦土为自己做了伪装

  说实话,他的这个举动让我这个曾经的“老师”为之汗颜,因为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去注意这些小细节了。这也许就像有些战士说的,打得仗多了,慢慢的就变成“老油条”了

  定了定神,我就把瞄准镜对准了305高地。

  很明显美军还没有占领305高地的山顶阵地,因为那里还有枪声传来,偶尔还可以听见几声手榴弹爆炸的声音,还有几名死守在山顶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在瞄准镜里,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浑身是血的他们,正不断地朝山脚下投掷着手榴弹,不断地朝下方扣动着扳机。

  他们能守到这时候已经相当不错了,不说个排对敌人个连,只说他们的对手是美军的游骑兵,就足以让他们自豪了。更何况,他们的防御方向本来是正面,现在却要突然面对来自身后的敌人。

  那几名战士打得很勇敢,我粗略数了下,包括两名伤员在内也只有五个人,但他们还是坚守在高地上步也不肯后退。伤员在后面帮助压子弹旋手榴弹保险盖,没有受伤的三个则在前沿朝着山脚下把冲锋枪机枪打得哗哗直响

  其实他们是可以选择活下去的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支美军突击队的目标不是他们,所以这些战士只需要往坑道里躲,然后守住坑道口就可以了美军需要的只是在305高地上攻击我们后背,当然不会花时间却对付躲藏在坑道里的志愿军战士。

  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其原因,就是志愿军战士高度的责任感。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们躲进坑道的话,虽说能够保存生命,但美军就会在第时间占领305高地,然后攻击6498高地的战友。

  于是,他们选择了牺牲自己,为战友争取了点点时间。也正是有了这么点点时间,才让我布置好了冷枪部队的这二十几名战士

  二十几名冷枪部队的战士面对敌人游骑兵的个连队,这力量是薄弱了点。但好在这回,居高临下的是我们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二十三章山顶阵地

  “砰砰”

  正在我观察着305高地的时候,战事突然起了变化。随着连续的几声枪响,我瞄准镜里的视线红,在前沿战斗的三名战士无例外的倒在了血泊之中。我赶忙微微转动枪口,把视线在三名牺牲的战士身上移动。发现三名战士无例外的是头部中弹。

  是狙击手

  这是我的第反应,而且我想,这名狙击手应该就是两次差点取了我性命的那名狙击手。

  原因很简单,个是正斜面上的战事很稳定,胡祖弟带的个班的冷枪部队和胡彪的营战士很顺利的抵挡住了正面美军的进攻。这可以从我们身后志愿军战士有条不紊的枪声,和敌人的声声惨叫可以判断出来。

  另个,则是因为305高地上的那名狙击手直到这时才出手。很显然,他原本是不想出手暴露自己的方位的。但最终还是因为高地上那几名志愿军战士顽强的防守出手了。游骑兵这次完成任务的时间不多,现在离天黑还不到两个小时,这也就意味着,游骑兵必须在两个小时之内拿下305高地并对我军驻守的6498高地侧后构成实质上的威胁。

  时间的限制,就逼得美军狙击手不得不出手。

  这名狙击手为什么这时候才出手呢?那就是因为他知道我在这里盯着305高地,他不想太早暴露自己方位。

  名在我军后背的狙击高手,对我军部队来说绝对是个大威胁,所以这回,我不管怎么样也要挡住他

  再把目光投往305高地上,只见那两名伤员见战友已经牺牲,便不顾切的操起架在前沿的机枪继续朝山脚下扫射我在心里有个声音在朝他们大喊:快走啊敌人有狙击手,这样除了送死外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但我知道这是没有用的,不说这是我在心里的呼喊他们根本就听不到,就算他们听到了,他们也不会撤走。没有上级的命令,撤退就是逃跑。更何况,战友们都牺牲了,他们几个又怎么有脸独自逃生。

  这就是志愿军战士们普遍的想法,所以有很多志愿军战士,他们坚守阵地并不是为了做英雄,也不是因为上级的命令而是看着战友个个在身边倒下,他们也不愿意独活,他们要留下跟敌人拼命,他们要为战友们报仇

  所以,我十分不愿意看到,却又必然会发生的幕很快就出现了

  随着“砰砰”两声枪响,那两名战士脑袋歪就倒在了阵地前。美军狙击手既然已经暴露了他的方位,当然就不在乎多暴露次。

  “砰砰砰”接着我又听见了几声枪响,1步枪的枪响。战场上虽说有许多枪炮声混杂在其中,但我还是能确定那是美军狙击手打的。因为我已经锁定了他大慨的方向,这是他打的几声空枪,其目的是为了打空枪膛里的子弹好装上个新的弹匣做好准备。另外,我觉得他还有朝天鸣枪向我示威的意思。

  狙击手之间的战争就是这么有意思,往往双方都没有看清对方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等等所有的切,但在战场上却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整个战场似乎就是我们俩人的斗争,其它的战士不过就是种陪衬

  美军很快就出现在305高地的山顶阵地上,果然是游骑兵,个个脸上涂着油彩,头上戴着贝雷帽。这批上来的人并不多,只有十几个,他们小心谨慎地互相掩护着猫着腰进入了山顶阵地。

  几名机枪手迫击炮手很快就在山顶阵地上架起了机枪和迫击炮,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并不急着射击,而是警惕的朝我军阵地搜寻着什么。时不时的还朝草丛或是土堆等可疑目标里打上梭子弹或几发炮弹。

  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的其它游骑兵,就取出了工兵锹构筑工事。

  他们是在搜寻着我军狙击手并为身后构筑工事的战友提供掩护,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他们上来之前,肯定被告知对面的高上潜伏着大量的狙击手,所以他们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敢于直接面对狙击手并且还这么冷静的,我想也只有美军的游骑兵才做得到了

  我没有开枪,战士们也没有开枪

  因为战士们都知道,我们两个班的战士共有十几组,面前的这十几名游骑兵根本就不够我们打,同时过早的暴露位置让敌人有所防备也不是件好事。更何况,这十几个敌人暂时还不会对我军构成多大的威胁。所以战士们全都趴在潜伏地里动不动,默默地看着那些敌人在山顶阵地上折腾着。

  这就是种默契,这就是心有灵犀,对于缺乏先进的微型通讯设备的我们来说,这是十分有必要的,同时也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而我,则多了个心眼,把视线透过瞄准镜瞄向了山顶阵地的棱线上。我怀疑,那名美军狙击手正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观察着我们,并试图把我们找出来。

  但正如我想的样,美军的这名狙击手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得到的,我在山顶阵地上费力的搜寻了三遍,仔细观察了每个可疑的地方,小山丘弹坑石头但全都没有那名狙击手的踪迹。他就像是幽灵样,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却看不见也摸不着

  游骑兵构筑工事的速度很快,这跟305阵地已经被美军的炮轰过阵子有关。不过会儿就在上面挖出了个个散兵坑,接着另批美军的抬着机枪和箱箱的弹药上来。

  这时候显然已经到我军击发的时机,因为这时候如果再不开枪,那些美军很快就会把成片成片的子弹炮弹倾泻在我军的阵地上。

  “砰”的声,这枪是杨振山打的。

  名背着弹药箱的美军正往山顶阵地上急跑,发子十分精准的击中他头部左侧。大多数被击中头部而死的人都来急发出惨叫,因为脑神经在发出疼痛的信号之前,就已经被射入脑壳并在脑壳里高速旋转的子弹给搅成了团浆糊。

  这名美军也不例外,脑袋扬贝雷帽被惯性带就飞到边,弹药箱也跟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倒出了里面长窜的机枪子弹。

  美军哗的下,就趴倒了大片,与此同时他们操起手中的机枪迫击炮步枪等各式武器疯狂地朝我军阵地扫射,子弹炮弹就像雨点般的朝我军阵地倾泻而来。

  不过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藏身处,而且我们互相之间很分散,所以并没有对我们构成多大的威胁。

  “砰砰”接连又是几声枪响,这是冷枪部队的战士开的火。

  我没看清人,但却可以从他们开火时枪管里冒出的白色烟雾上判断出他们的位置,同时心里暗叫了声不好,我们虽说是居高临下占据了地理优势,但阵地却被美军轰炸过好几遍,此时早已到处是焦土,积雪也所剩无几,所以这烟雾很有可能会暴露战士们的位置。

  虽说敌我双方的距离较远,普通的士兵很难在积雪与焦土混杂的阵地上发现这点点烟雾。但我想,这还是逃不过美军狙击手的眼睛。

  不过让我稍稍安心的是,那名美军狙击手并没有动手,因为我并没有发现冷枪部队的战士有什么伤亡,反而是305高地上的美军个个倒在战士们的枪口之下。

  战士们的射速并不快,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知道点,如果过于频繁的朝敌人击发,或者是射击时间间隔过短的话,那么即使游骑兵不是狙击手,也很有可能发现他们的位置。所以他们总是打上枪就休息会儿,认真瞄准段时间后,才再次扣动扳机。

  不会儿,美军显然意识到了他们的错误,于是很快就把火力转移到了胡彪所带领的营战士的身上。机枪迫击炮还有步枪,齐掉转了枪口朝反斜面阵地上的战士们射击。

  果然,这着很快就打乱了我军的阵脚。反斜面阵地本来就是面向6498高地山顶阵地的阵地,其后背根本就没有掩护,美军游骑兵排子弹打上来,不会儿就有十几名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

  看着战友的巨大伤亡冷枪部队的战士们就急了,也顾不上暴露目标纷纷加快了击发的速度,霎时子弹就颗颗的朝305阵地上的敌人射去。

  冷枪部队的战士人数虽少,但都是部队里精选出来的神枪手个个枪法如神,所以命中率很高。即使对手是美军的精锐部队游骑兵,即使他们也很懂得保护自己,但还是逃不掉那发发精准的朝他们射击去的子弹。不过会儿,山顶阵地上的游骑兵就倒下了二十几具尸体,这其中大多数是他们的机枪手和迫击炮手。那些机枪手和迫击炮手,倒下个后很快就有另个替补上来,但毫无疑问的很快又会被战士们撂倒。

  战士们选择的目标是很明智的,305高地与营的战士相距有五百多米,美军的游骑兵素质虽高,但毕竟不是狙击手,拿步枪的美军很难对我军构成什么威胁。拿着冲锋枪卡宾枪之类的短射程武器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随了端着枪在战场上干瞪眼外,几乎就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战士们想也不想就将他们忽略不计。

  于是乎,在305高地上,机枪阵地和迫击炮阵地周围躺倒了圈的尸体,到处都是鲜血,可别的地方却十分干净。

  游骑兵也非等闲之辈,他们并没有被战士们精准的枪法给震摄住,尽管不断有人死在冷枪部队的枪下,但还是不断有人接替上去,甚至还有人抱着轻机枪躲藏在棱线后方,时不时的冒出头来打上梭,等会儿换个位置再冒出头来打上梭,倒还让战士们有些头疼。

  我自始自终都没有打出发子弹,直都在瞄准镜中冷旁观着这切,就像是个置身于战场之外的第三者样。

  因为我相信,战士们现在之所以能打得这么顺利,完全是因为我没有开枪的原因。我没有开枪,也就是还没有暴露自己的位置,我没有暴露自己的位置,美军那名狙击手同样也不敢轻易的暴露他的位置。

  我们俩个人都在等,等着对方先出手。

  有时候,狙击手的水准上升到了定的高度,所比的东西就不再是些伪装技巧枪法之类的,因为这些东西双方都差不多,伪装好了之后只要动不动对手都很难发现。否则,能让对手眼就看出你的藏身之处,那就不叫高手而叫菜鸟了。

  所以发展到这时候,双方要比的东西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心理,也可以说是耐心。谁先忍不住打出枪,那就意味着把自己的位置告诉了对手把先机让给了对方。当然,如果枪就能把对手给解决掉,那就该另当别论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我并不着急,应该说这时候的我是很舒服的。因为在美军狙击手前面的是游骑兵,而在我前面掩护我的,则是冷枪部队的战士。

  游骑兵的素质虽高,但终究还是比不上冷枪部队的这些神枪手。这点可以从305高地上的具具尸体那得到证明。

  所以,我现在所要做的只是等,等着游骑兵的伤亡越来越大,等着美军的那名狙击手终于忍不住开枪的时候,抓住时机把对手解决掉

  但是美军的那名狙击手显然很有耐心,同时我也很佩服他,因为他可以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游骑兵个接着个地倒在冷枪部队的枪口下却无动于衷。而且我也可以肯定,他早就锁定了我军冷枪部队每名战士的位置,并且他完全有能力阻止游骑兵的伤亡,但他却始终没有出手。

  这似乎跟美国人向注重生命这点相悖,但却的确是名出色的狙击手必备的要素。

  “砰”这时声枪响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实在这战场上,每声枪响几乎都是样的,有时甚至还会被掩盖在爆炸的轰鸣中。但这声枪响之所以会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我在这声枪响的同时,我听到了名冷枪部队的战士的惨哼。

  他终于出手了

  我没有朝惨哼发出的方向看,因为我知道就算我看了也改变不了结局,反而有可能让我失去找到对手的机会。

  于是我想也不想就举着步枪朝敌人阵地瞄去。

  305阵地上在这时刻开枪的敌人很多,有机枪的也有步枪的,所以有好几处都冒着青烟,很难分辩出刚才那枪是出自哪个位置。但我还是抓住了其中的三个可疑的位置。

  个是在石头后,那是个很好的狙击位,虽说有青烟冒出但却没有美军的踪影,像极了狙击手打上枪后转移阵地的样子。但我很快就把这个位置排除了,因为我很快就发现名机枪手从另个位置冒出头来。

  剩余的两处个是在棱线上,另外是在山丘后。我无法判断敌人狙击手藏身在哪里,所以只得把目光频频在这两处地点转移,希望对手再出手时能捕捉到他。

  这时我才发觉,事实并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我也并不具有多大的优势。

  虽然我居高临下射角很大,但最大的不足就是无法移动,同时也不敢轻易开枪。旦我这么做了,美军狙击手很快就会知道我的位置。再加上反斜面阵地位处高地,而且是整个斜面都展现在美军的面前,旦我的位置让美军知道,就算是换位置也同样会被美军发现,甚至在我跑出掩蔽处的那刻,就更是敌人狙杀我的大好时机。

  而反观美军狙击手,虽说是在下方,但却可以自由的移动,可以打枪换个地方。因为他隐藏在往来奔跑的美军之中,我很难辩认出哪个才是他,或者说哪个才是开枪的

  “砰”又是枪,在不远处又传来声惨叫。

  志愿军受伤时在医院时的确能忍住不叫出声来,但在被子弹打中的那刻,却是条件反射无论谁都会叫出来的,这也让我知道美军狙击手再次出手了。

  能够认准战士们的潜伏位置,并且击命中的不是狙击手还有谁?我当即又在美军阵营中飞快地寻找着对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