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队战士们的精准的枪法下,丢下了数十具尸体无奈地从山顶阵地退了下去。

  侧后305阵地上的威胁去,胡彪所带领的营也就跟着发威起来,这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随着声嘹亮的冲锋号,战士们声发喊就朝敌人阵地冲去

  听着树洞外的冲锋号和喊杀声,我不由暗自松了口气。因为我知道,这些声音通常是在我军控制战局时才出现的,它们似乎就代表了胜利代表了战斗的结束

  再看看305阵地上的游骑兵,已经撤得干干净净个也不剩了。他们及时撤退是明智的,毕竟305阵地是我军防线内的个高地,我军6498高地没有被美军的攻陷,也就意味着他们实际上是处于我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再加上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所以他们继续在305高地上驻守的结局就只有个,那就是被我军包围然后全军覆没

  当然,在树洞里的我是无法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撤退,我想他们还是利用直升机。在这个时代,在我军还很少接触过敌人直升机机降作战的情况下,这先进的玩意在战场上还是可以来去自如的。

  既然美军游骑兵已经撤退了,那我自然也就没必要再在树洞里呆下去了。说不准,这个树洞还有可能是哪条蟒蛇或者是什么动物温暖的窝,等它忙完了天的工作天黑时回家时,发现有个人霸占了它的栖身之地,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我可不想面对美军精锐部队时也可以打得那么英明神武,但最后却“牺牲”在个畜牲手里

  想着我当即就收起步枪抽身而退,但正如人们常说的“上山容易下山难”样,进洞容易出洞就更是难,这不?还没退几步就卡在其中再也动弹不了了

  尝试了几次之后,我终于无奈的放弃了努力。进来的时候,我还可以用双手避开洞中盘根错节的树根,但这会儿出去的时候我就无能无力了。于是就只好在树洞里这么静静地等着。

  我倒不担心战士们会不来找我,特别是那些冷枪部队的战士们,他们都知道我的位置,而且也很清楚美军的狙击手大多都是死在我的枪下,如果发现我不见了,怎么说也会到这个位置来看看

  我担心的,是他们找到我的时候发现我这副狼狈样,不知道会是番什么样的表情我在身上抓了抓,很快就发现自己身上的马褂早都被树根给刮得稀烂了,之前往树洞里钻的时候,心只想着快点把敌人狙击手解决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

  于是我就在想,希望下半身的那条长裤衩不会也是这样命运。我想把手缩回去摸索番,但无奈的狭窄的空间根本就不容许我这么做

  “崔团长崔团长”

  果然不过会儿,我就听到杨振山等几个人的叫声,胡祖弟胡彪行人这时肯定是趁着敌人撤退跟在后头趁火打劫去了,唯轻松下来的部队,就只有杨振山和刘杨兴两个班的冷枪部队。这时来找我的不是他们还会有谁?

  “在这在这”迟疑了会儿,我还是朝洞外叫喊了几声。

  面子是重要,但小命更要紧不是?这天寒地冻的,虽说这树洞里没风也没雨,但我可不想在这里过夜,如果我为了面子不吭声的话,结果不是在这里冻死就是饿死

  “这是团长的棉衣,团长咋把棉衣给脱掉了?”

  “还有团的皮带和手枪还有手榴弹和干粮袋团长不会出了什么事了吧”

  也许是我心虚,所以外面冷枪部队的战士根本就没有听到我的叫喊,他们看到我留在洞外的装备,不由都有些惊慌起来。

  “不可能”杨振山说道:“没看到美国佬的神枪手个接着个的给打掉了吗?那些神枪手不是崔团长打的,难道还会是你们打的?”

  “我想也是”刘杨兴回答道:“再说了,咱虽说让美国佬给包围了,但这6498高地上全都是咱们的人,谁谁谁还能让咱崔团长把棉衣装备都给脱了?”

  “我在这”听着战士们在洞外焦急的议论,我不由气苦地扯开嗓门大喊:“龟儿子的,我在树洞里”

  “停,是崔团长的声音”

  “哪呢?”

  “在树洞里,快,崔团长给卡在树洞里头了”

  “到处都是树根,刺刀”

  突然外面正忙碌的战士“哇”的声,就好会儿也没了动静,我正疑惑的奇怪的时候,只听杨振山用种奇怪的声音问道:“崔团长,你多久没洗脚了?”

  “操”我不由暗骂了声,还说我来着,你们这些家伙哪个鞋子脱下来还不都是个样

  这场战斗,我们虽说取得了胜利,但我军的伤亡也实在不小。胡彪的营在这天之内就已经伤亡过半。后来我才知道,在战斗最吃紧的时候,特别是在美军游骑兵威胁我军侧后的时候,坑道里的营战士根本就来不急补充到前线。以至于李伟强也不得不把他的三营派上了战场。甚至江长顺的九连也被拉了上去,虽说他们也有伤亡,但好在他们是在战斗快结束的那阵子才上去的,所以只伤了四五个。

  更重要的是,我还从李平和那知道,林雪在这场战斗中也被拉上了战场,不仅没有受伤,还打死了好几个敌人,据说还因此而兴奋着呢

  听着这些我就不由有些奇怪了,这都说第回杀人是怎么怎么恐怖,怎么怎么恶心,怎么这小丫头还兴奋来着?特别她还是个女的,这女孩子家的心思啊,就是让人想不通

  我本来想抽个空她,但实在是因为战斗刚结束,统计伤亡汇报情况巩固阵地等善后工作很多,所以只得暂时放到边。

  538团战士的伤亡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同时受到敌人几个方向的进攻,而且还是腹背受敌,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挡得住敌人的进攻就算不错了。同时我也知道在战场上伤亡本来就是不可避免的,在朝鲜战场上的这几年,我几乎天天都在经历着这样的事,所以虽是为538团这样支精锐部队伤了元气感到有些可惜,但还能接受得了。

  反正我知道不久之后,上级又会往部队里注入新生力量,上级不可能会让我们这支战无不胜的王牌部队就这样垮掉的。如果让我们这支基本上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典范的部队垮掉的话,那么损失的不只是我们538团,甚至还很有可能会波及到整个志愿军队伍的信心。

  真正让我感到心痛的,还是冷枪部队的伤亡,特别是杨振山和刘杨兴两个班的伤亡。两个班总共只有二十九人,这仗下来就只剩下了十二个,这其中还有三个受伤了,没有段时间的养伤是没法上战场了

  对冷枪部队的心痛,主要是因为他们是我手带出来的,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还是因为我犯下的错误而付出的代价。如果我没有上当而轻易出手的话,这些损失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更重要的,还是这支冷枪部队是从26军手上“借来”的,这“借来”才只这么天,就伤亡大半,能就这样“还”回去吗?

  “崔团长”这时刘顺义把封电报递到我的手上,说到:“这是26军77师的回电”

  “唔”我忙从刘顺义手里接过了电报。

  话说把人家“借”来的部队打成了这样,不管怎么样也得向原部队汇报下,所以我也只得硬着头皮给77师的王师长发了封电报报告冷枪部队的伤亡,心里只想着,这回肯定是会让王师长给骂得狗血喷头了吧

  但没想到的是,接过电报看,上面却写着简简单单的两行字:“死伤在所难免,牺牲也是光荣”

  看着这封电报我不由愣了下,随手就把电报交给了站在身旁的李平和。

  李平和笑了笑说道:“这电报的意思,就是王师长他根本就不介意如果是我,我也不会介意”

  “啊?”我不由疑惑地望向李平和,这如果放在我身上,我的支精锐部队让人借去了天就死伤大半,那不跟他拼命才怪了

  “本来就是嘛”李平和反而不解地看着我说道:“不说咱们都是革命同志,为的是个目标个方向。什么叫同志,那就是有共同的志向只要是为了我们的革命事业,只要这些战士牺牲得有价值,只要他们死得其所,那就是光荣的就是值得的,那又有什么好介意的?”

  听着李平和的这些话我算是明白了,换句话说,也就是只要那上结冷枪部队的战士在战场上不是被当作炮灰用的,那不管有多大的伤亡都是革命需要,革命需要就不能讲条件

  这时代人的想法还真是不样,到现在我还没能跟他们的心态达成致

  因为有了在上甘岭让美军在夜里偷袭的经验,所以今晚我明知道范弗里特的这场“表演仗”已经以失败告终了,但我还是不敢大意。

  在6498高地上,我们布置了大堆的明哨暗哨,甚至为了保险起见,都把暗哨延伸到了正斜面的山脚下。对于侧后的305高地,则更是派上两个排连夜修筑工事,以防明天恼羞成怒的范弗里特再来上机降特种部队这手。

  美军的炮火还是有声没有声的朝我军阵地打来,局势还没有明朗,谁也不知道明天范弗里特这个疯子是不是还会坚持进攻。所以战士们个个都枕旦待戈。庞师长也知道我们538团的伤亡很大,连夜就把做为预备队的540团调了个营上来。

  于是整夜我都在紧张和忙碌的气氛中渡过,接收新部队构筑阵地制定作战计划组织弹药补给等等,这还是在有刘顺义和李平和两人协助的情况下了,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忙成什么样子。直到天色微明时,我才得空在床上躺了会儿,但很快就被通讯员给叫醒了。

  “崔团长庞师长让你去师部去趟”通讯员小陈满脸歉意的看着我,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庞师长的命令,他是绝不会吵醒我的。

  “唔”听着通讯员的话,我浑身的紧张不由为之松。因为我知道,庞师长会在这个时候让我去他师部,而不是在电话或是电报里下命令,肯定是战事有所缓解了。否则的话,哪里还会把我这个线阵地的指挥官调到师部去谈话的道理。

  我甩了甩因为睡眠不足还觉得有晕沉沉的脑袋,撑着全身的疼痛从床上坐起,发了会儿呆,经过场思想斗争后才终于站起身来,从墙上取下皮带绑在腰间,抓起步枪就带着徐张两位警卫员走出了坑道。

  走出坑道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战势已经趋于缓和了,这从天空中美军的飞机已经销声匿迹这点可以看得出来。与美国佬打了这么多久的战,我很清楚美军对付志愿军惯用的方法,就是在开战的时候尽切努力封锁目标的补给。炮火封锁,飞机侦察轰炸援军和补给线,几乎每场战都逃不开这种套路。

  不过说实话,这方法的确给装备落后的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比如说上甘岭,还有之前的五次战役,几乎每次战役都是因为补给困难而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否则的话,这场战争不可能会打得这么久,前三次战役美军就很有可能已经被我们赶下大海了

  现在天空中没有美军飞机对我们高地的封锁,也就意味着6498高地可以轻松的得到二线部队的增援和补给,这似乎就是在告诉我,范弗里特已经在这场战斗中认输了

  又过了关我不由抬头看了看片晴朗的天空,真希望这场战争能够早点结束。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二十六章放蒋出笼

  走进庞师长的师部,我很快就感受到正在坑道中庞师长和各作战参谋通讯员电话兵的喜悦,人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神色,就好像是过节般。而且我确信,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兴奋,肯定跟我昨天打的那场仗有关。因为我才走进坑道,战士们就哄的下把我围了起来,有几名战士嘴里还说着:

  “瞧,崔团长来了”

  “就是他打了仗的”

  “打得真痛快”

  庞师长笑呵呵地对我招走手,示意我在面前坐下,抖了抖披在肩膀上的棉衣乐呵呵地说道:“忙坏了吧知道你昨晚宿没睡,本来不想吵醒你让你多睡会儿,可是有好消息不跟你说,我这心里就不坦实啊”

  “庞师长见外了”我赶忙起立挺身说道:“有情况叫醒我是应该的,而且现在是打仗嘛,哪还有贪睡的时间以前几天几夜没睡行军赶路都习惯了,算不上什么”

  实际上,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已经把我养懒了,心里不知道有多想再钻到温暖的被窝里美美的睡上觉呢

  “睡觉的时间是有”庞师长点头说道:“因为美国佬啊已经让咱们给彻底打趴下了”

  “哦是美军放弃进攻了吗?”虽说这是我早就料到的结果,但现在得到确认,心里还是感到高兴。

  说实话,范弗里特这种不惜切代价用尽各种可能的方法进攻我军高地的手段的确让人有些害怕。特别是特种兵直升机和大量的狙击手,还有那个厉害得让我这时还有些后怕的狙击高手。这些资源对美军来说也是极其宝贵,所以在以往的战争中都很少出现,就算有出现也是在场大的战役上夺取重要目标是才使用,现在却为了争夺个对敌人来说并不重要的6498高地就把他们派上来

  范弗里特的这种疯狂的确让我的点手忙脚乱,他的这种打法,就好像是在用整支美军最先进的装备和最精锐的部队来跟我斗了。而且我相信,如是不是因为时间上的原因,假如范弗里特有充足的进攻时间的话,也许我还真会败下阵来。

  “他们打不下去喽”庞师长随手丢给我份满是英文的报纸,说道:“美国总统回国了,昨天那场仗也在第时间就上了报纸的头条。就像我们想的样的,昨天那仗果然是范弗里特的‘表演仗’,世界各国的记者都在后头盯着这不?不只是美国,全世界的报纸都在说这场仗了你可算是在全世界为咱们志愿军争了口气哩”

  “唔”我接过了报纸,心里还有些不信。

  之前我就想到这场仗的影响不会小,但实在没想到会这么大。

  随便翻了翻,发现不只是头版,整张报纸大大小小的文章,几乎都是在讨论和分析昨天那仗的。

  有的说:“形山美军对6498高地的别称,因其从空中俯视呈字形,所以称之为形山,又称丁字山深沟据守的中国军队使联军丢了脸,联军策划的‘空坦炮步协同作战实验’的进攻毫无疑问的被中国军队击退了”

  其中不乏落井下石,极尽讽刺挖苦的:“联军这次进攻,被那些已经被联军炮火和飞机炸得粉碎的中国军队给击退了,范弗里特上将的弹药量又次没有发挥预期的效果范弗里上将的这次进攻,不幸成为了场真人表演的死亡游戏”

  “战前我收到份作战进程时间表,但遗憾的是,到整场战斗结束的时候,我发现作战进程始终停留在第步”

  甚至还有些记者发表了美国公民的呼声,美国百姓纷纷义正严词地谴责和质问美国军方:“这次进攻是正当的军事行动,还是高级宾客用士兵的生命在做场角斗士表演?如果是次军事行动,那么它的战略目标是什么?”

  看来美国百姓还是有些军事知识的,因为他们至少会知道质问军方这次军事行动的战略目标这如果是放到咱们国家,我想换来的只会是遍又遍“打倒美帝国主义”的呼声。

  这时我心里想的,就是范弗里特在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不知道会是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这似乎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这场在全世界人面前让美军丢尽了脸面的战争,使得范弗里特再也没有脸面在第八集团军司令这个位置上坐下去了。这个疯狂的家伙,十几天后就将离职回国。

  回想起以往的战争,范弗里特的确是个令人可敬的对手。美国民众和议员不知道的是,他们直质疑的“范弗里特弹药量”,却是我志愿军在战斗中伤亡惨重最直接的原因

  “更好的消息是这个”还没等我来得急看完报纸,庞师长紧接着又把份电报递到我的面前。

  我瞄了那份电报眼,不由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美军主动要求与我们恢复谈判了?”

  “没错”庞师长笑着点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吃饱没事干,就为了这份报纸把你从床上叫起来?”

  “我想,美军能这么快就主动要求恢复谈判,跟你小子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庞师长指着我说道:“你小子,美国佬的特种部队都在你手下讨不了好,我都听说了,他们的狙击部队在你手下都差不多全军覆没了只从这点来看,我想艾森豪威尔就很清楚我们防线的坚固程度”

  庞师长的话虽说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但我心里还是很明白他的意思的。美国民众虽在质疑这场战斗的战略目标,但我心里很清楚,艾森豪威尔之所以会纵容范弗里特执行这个所谓的海陆空坦步协同的试验,很大部份原因是在试探我军防线的坚固程度。

  但现如今,事实在摆在眼前的。美军在海陆空坦步全面优势的情况下,还是拿我们没有办法,甚至还动用了直升机机降特种兵,这还不算他们占据的地理优势和战斗准备的优势在如此优势的情况下,这场战还打成这样,那无论如何都可以说明了点,那就是——美军的现代化装备对中国军队的坑道工事无可奈何,中国军队的正面防御牢不可破

  我想,艾森豪威尔也正是清楚的看到了这点,或者说,他也意识到了如果选择战争的话,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