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解决掉,解决起来有难度的就作战部队与冷枪部队互相配合。比如几个神枪手锁定敌人的战壕,掩护作战部队冲上前去投掷手榴弹。

  这样的冲锋,说实话速度的确没有志愿军战士的传统冲锋那么快,但却可以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每名战士的作用,同时也由他们的互相配合而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他们手中武器的威力。从整场战役来说,这样的冲锋实际上可以达到最好的效率。

  我举起了狙击步枪朝前方望去,只见纵横交错的战壕前到处都是志愿军战士们交替前进的身影,他们每到达条战壕,就很有默契的几个人组同时朝战壕里投掷排手榴弹。偶尔会有几名伪军冒出头来冲着战士们打上几枪,但大多才刚冒头就被早已做好准备的神枪手给解决了。

  不过伪军也不愧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虽说被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没弄清是什么状况就迅速崩溃,但山顶阵地上伪军还是及时组织起了抵抗。

  几发照明弹打了下来阵地四周就片明亮,但这时我们距离山顶阵地实在太近了,照明弹在照亮了我们的同时也照亮了伪军自己。手里拿着夜视仪的神枪手这时就闭上眼睛休息,又恰好到了我们这些没有装备夜视仪的神枪手发挥作用的时候。

  而且没有装备夜视仪的神枪手人数更多,战士们哪里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举起枪对准山顶阵地上冒出头来的伪军就是“砰砰”的阵乱射,只在瞬间就解决掉了所有在视线内的主要目标,霎时就把那些伪军给打得愣住了。

  战场上往往出现两个枪法好的狙击手就会给敌人带来相当大的压力,而我们现在上来就是三十几个神枪手,这打就是大片,只会儿工夫就成功的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战士们这极高的命中率,立时就打得敌人胆颤心惊,像个气场样压得敌人喘不过气来。

  正在敌人发愣的时候,作战部队的战士又趁机冲上去照着敌人又是轮手榴弹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四十五章坑道战

  “砰砰砰”战士们几乎就没有停滞的朝山顶阵地上冲去。

  三个排为成三个方向,每个排又分成三到四组互相掩护着进攻,旦有某个部队被敌人火力所阻,其它部队就会加快速度往上进攻。或由冷枪部队或由作战部队从侧面进攻,迅速将敌人顽固的火力点拔除。于是没过多久,整个山顶阵地大大小小六个山头就已经在战士们的控制之下了。

  如果按照常规作战,志愿军要想顺利的拿下敌人高地,般都要有两到三倍于敌人的兵力,而且往往进攻的方伤亡都比较大。要抢别人的地盘嘛当然就要用战士的生命来换。但显然战局并不定都得这样,比如说现在的我们

  打到了现在,我们也知道伪军在正斜面和山顶阵地上的总兵力不会比我们少,甚至还有可能比我们多,但伪军却完全没有能力抵挡我们的进攻,敌我双方的伤亡比也不成比例。

  这有可能是伪军没有料到我们潜伏在他们眼皮底下而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也有可能是我军这互相配合着进攻的战术能科学的发挥作用,也有可能是伪军直习惯于志愿军以往的打法,现在突然碰到了不样的打法而无法适应

  但无论如何,这次是我们胜利了,9028高地上的守军被打得塌糊涂,根本就组织不起像样的抵抗。

  我掏出了怀表看了看,还不到十分钟,战士们已经占领了山顶阵地。冷枪部队的神枪手也及时跟了上去,利用夜视仪追杀着四散奔逃的伪军。

  “报告”当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轻松的抬着脚步朝山顶阵地上走去时,对讲机里就传来了李国强的声音:“我军已经占领山顶阵地,伪军残部躲进反斜面坑道,是否追击?”

  “不许追击,马上构筑工事防空防炮”我下令道。

  我知道李国强说的追击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追进敌人的坑道里把伪军解决掉,我也相信战士们有这个能力,在此之前我们早已做过无数次演练了,战士们都知道该怎么对付隐藏在坑道里的敌人。但我却知道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七连共两百多人,不说伪军的坑道够不够容纳我们这么多人,就算够,我们也没有办法在敌人炮弹来临的时候占领敌人的坑道并全部躲进去,所以也只能缓口气再说了。

  “是”李国强应了声,整支部队就好像同时听到了命令似的,马上就动起手来。

  施施然的走上了山顶阵地,周围到处都是忙着构筑工事和打扫战场的战士们。似乎就只有我个人是清闲的。

  话说在敌人已有的阵地上改造出几个防炮洞并不是件很难的事。只需要在敌人已建好的战壕侧壁挖上个容身的小坑就可以达到很好的防炮效果了。再加上这里相对于敌人炮兵来说还是反斜面,被炮弹击中的机率不大,所以我也并不是很担心。

  “李中尉李中尉,什么情况”

  这时战壕里具尸体手里抓着的步话机传来的韩语呼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由愣了下,随手就抓起了步话机用韩语回答道:“我是李中尉,切正常切正常”

  原本我并没有抱着能骗得过敌人的希望,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步话机那头却传来了声如释重负的喘息声,接着没过会儿,那个家伙就声色俱厉的骂道:“我说李中尉,你是怎么搞的?叫了半天也没人应,我还以为你们这么快就被中国军队给干掉了不知道要注意通话吗?你是第天当中尉”

  我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手中的话筒,几乎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伪军指挥部竟然还没发现9028高地已经在我们手里了?不可能啊山顶阵地的伪军并没有让我们全歼

  哦随后我很快就想明白了,在坑道里的伪军面临的问题跟我们在上甘岭时碰到的样,在坑道中无线电发射不出去,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跟指挥部联系了而刚才我们只用了十分钟就把9028高地的山顶阵地给打了下来,大多伪军连逃跑都来不及,自然也就没时间通知指挥部,而且就算通知到了,指挥部似乎也不敢相信这切是真的

  意外惊喜啊

  想到这里我赶忙朝胡祖弟招了招手,捂着还在不断地传来骂声的步话机话筒对胡祖弟下令道:“组织冷枪部队的战士监视伪军坑道口,旦有天线从坑道口里伸出来,马上炸掉”

  “是”胡祖弟会意,招手就带着冷枪部队的战士上去了。

  “喂喂”步话枪里还是不断地传来叫骂声:“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中国军队给吓傻了我说李中尉,大韩民国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这样的小阵仗都吃不消,你还配做军人”

  我不由苦笑声,假作唯唯喏喏的样子回答道:“是,是刚才我们遭到中国军队的进攻,不过已经被我们打退了敌人大慨大慨有个营,已经被我们英勇的战士彻底击垮了,而且伤亡惨重”

  这叫牛皮不怕吹啊我知道在伪军部队里有虚报战功的习惯,在现代时我就看过这样的资料:支伪军特工部队潜入我军后方,利用个变节司号员吹集合号,周围的二十几名志愿军战士几乎是凭着本能朝这个无人的山谷集合,这时候机枪响了

  这支伪军特工部队也拿着这事大做文章,把战果扩大了十倍,这名伪军特工队长也因此获得了“敌后猛虎”的称号

  所以说,我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吹吹牛,这样也许还更能让“上头”相信

  “呀”没想到步话机那头的家伙听我这话就开骂了:“他妈的你骗谁?以为我好骗”

  正在我为自己的自作聪明暗自后悔时,没想到那家伙又骂道:“刚才我明明听朴上尉说有个团,你什么眼力?只看到个营,要有点分析敌人的能力”

  我不禁狂晕了下,原来不是因为我吹牛而让他“识破”的,而是因为我这牛还吹得不够大

  “李中尉”又骂了阵,步话机那头的家伙终于用慷慨激昂的声音做了总结:“做为我们大韩民国的军人,做为我们大韩五师的勇士,做为百姓的先锋,无论在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情况,你都要以大无畏的精神守住9028高地。要是中国军队还敢来挑衅,就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是”我嘴里是这么应,心里却暗自好笑。他嘴里所说的那什么什么勇士啊什么什么先锋的,不会就是刚才让我们十分钟就给解决掉的部队吧

  原本我还想让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状况的迷糊指挥官送上点弹药什么的,但想了想还是强行把这个欲望给强压了下去。

  现在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弹药,而是时间。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坚守两到三个小时,等到三营的战士上来时候就可以说大局已定了。

  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是饿久了的乞丐样,不管什么时候看到了食物都想带点,即使知道自己不饿而且食物也很充足。正如现在在坑道里还有百多箱的弹药储备,而我却还想要弹药样

  “轰”的声手榴弹的爆炸声传来,接着就是胡祖弟在对讲机里报告:“敌人试图伸出天线,已被我炸毁,已被我炸毁”

  这时我才将目光转向了胡祖弟的方向,借着973高地炮弹爆炸时偶尔传过来的几丝亮光,我把伪军挖的坑道口找了出来。

  共有十几个坑道口。可以说,伪军构筑的这些坑道都是很粗糙的,坑道口互相之间没有掩护,也不是构筑在相对比较隐密的位置,坑道外更没有交通壕掩体之类的可供坑道里的战士迅速展开兵力。几乎就像是几个小孩子随随便便在斜面上挖了几个能够藏人的洞

  没错,这就是洞,而不是坑道。

  看来伪军在破坏我军坑道上的确有手,但是在构筑坑道上,给咱们比起来还是差得多了。

  看到这里我也就放心了些,朝着对讲机下令道:“李国强,组织部队进攻坑道”

  伪军既然不知道9028高地已经在我军手里,自然也就不会那么快炮轰高地了,那就给了我们时间慢慢清理坑道里的伪军。话说这些坑道虽说构筑得十分粗糙,但留着它们却始终是个祸害。来坑道里的伪军有可能联系上指挥部,二来当伪军援军上来的时候,他们就会成为支奇军。就像上甘岭战役我军藏在坑道里的战士配合地面部队进攻样

  “是”不远处的李国强听到命令,把手中的铁锹往地上抛,朝战士们挥手,叫道:“二排,跟我上”

  李国强会选择二排进攻坑道是有道理的,二排排长张熊,是个出了名的手脚利索,虽说人高马大在坑道里几乎都是弯着腰前进,但也不知怎么的,他带领的二排在进攻坑道时每次都是成绩最好

  按张熊的话说,就是他弯着腰进坑道,当敌人有手榴弹扔到面前时,他连弯腰这个动作都可以省了,直接抓起来就把它抛回去。

  做为七连连长的李国强,也不舍得手里的这支精锐部队有大伤亡。所以这回上了真实的战场,自然是选择最擅长打坑道战的二排去了。

  李国强朝着战士打了几个手势,二排当即会意迅速以班为单位分散开来,像是撒野开的张渔网样渐渐地在坑道口四周拉紧了网口。

  接着再分成四五名战士小组,每个小组负责个坑道口,分别靠在坑道口旁,抓着手雷做好准备。

  “动手”随着李国强声令下,战士们把保险拉,几乎就是同时把从坑道两侧把手雷往坑道里送。

  坑道里先是隐隐传来伪军们惊慌失措的怪叫声,接着只听“轰轰”的几声闷响,各个坑道口无例外的都冒出了团浓烟。

  就在浓烟才刚冒出的同时,守候在坑道口旁的战士们已不约而同的按亮了枪管上的手电筒,接着个闪身就相互掩护着钻进了坑道。

  “砰砰”声声沉闷的枪声很快就从地下传来,偶尔还有两声爆炸,甚至有时感觉到爆炸都就在脚下。

  伪军显然没有料到我们敢钻进坑道里和他们短兵相接,这也是他们以往在破坏我们坑道时从来就没有想过的种方法。

  其实现在想想,也真是觉得对付坑道最好的方法,其实就是钻到坑道里与敌人真刀真枪的干。因为任何种方法,不管是美军的燃烧弹烧用炸药炸也好,还是伪军更为毒辣的用铁丝网堵,凿眼装炸药这些办法虽说都有效也都是好办法,但都有个无法避免的缺点,那就是“慢”

  在战场上抢的就是先机,打的就是时间,如果敌人在高地里挖上两条坑道就能把整支部队拖上两个月,就像上甘岭那样,那这仗也就别打了。最后就算能用这种方法慢慢的把坑道里的人给拖死,其最终结果实际上也是败了。

  但钻到坑道里跟敌人真刀真枪的干就不样了。对于个高地,也许还有防御和进攻之说,不用说防御方有很多的优势,比如说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掩体的优势,还有火力铁丝网等以逸待劳的优势。但是坑道

  伪军和美军从来没有想过的是,这坑道只要他们有胆往里头钻,守方和进攻方实际上是处在平等的地位上,就是条直捅捅的山洞,谁也不占优势。如果硬要说防守方有些优势的话,对地形比较熟这条勉强可以算上条吧但坑道里的简单地形,使得这条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坑道就是真正的狭路,而且在这么狭窄的狭路里,兵多兵少实际上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看的就是谁有勇气在这个狭路里与敌人斗

  很显然,有勇气斗的还是在我们志愿军方。因为没过多久,志愿军战士们就浑身鲜血的从坑道中退了出来,组接着组的报告“目标清除”。

  要走完几十米长的坑道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当然,这其中还有部份战士是被战友们抬着出来的。这样小空间的战斗,如果想完全没有伤亡那也是不可能的。但能走出来的全都是志愿军战士,个伪军都没有。

  不留俘虏,是坑道战的个原则,因为在坑道里的俘虏很难控制,即使那些俘虏都已经被缴了枪。

  驻守9028高地的伪军共有两个营,除了在表面阵地上刚刚被我们击溃的两个连外,坑道里至少还有个营的敌人,也就是说每个坑道里大慨有四五十个伪军,但现在却被四五名志愿军战士消灭在坑道里。

  我相信,这些伪军如果在地面上跟我们展开枪战的话,绝不会输得这么惨。但他们却偏偏选择躲藏在坑道里。有句话叫做画虎不成反类犬,我想就是他们这样。坑道工事在志愿军战士手中,就是保存自己打击敌人的有力凭借,而在勇气不足的伪军手里,却成了埋葬他们的坟墓

  “团长全都解决了”李国强走到我的身旁,抓了抓脑袋说道:“我知道伪军不禁打,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伪军这么不禁打这不?咱们全部只有死伤二十几名战士,就把他们两个营都给端掉了”

  “李连长”胡祖弟提着步枪凑了上来说道:“这话你就说得不对了这不是伪军不禁打,应该说崔团长这打敌人的方法有用”

  “就是”杨振山赞成道:“这要是按咱们以前的打法,你说咱个连打敌人两个营就算能打成这样吧可冲锋号吹部队呼啦下往上冲,敌人顿机枪扫下来都不只二十几个了”

  “切”身后冷不防的传来了林雪不屑的声音:“当初崔团长训练部队的时候,都是谁这个不同意那个不同意来着?”

  被林雪这么说,李国强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尴尬地苦笑着不知如何回答。

  “全都回阵地吧”我替战士解围道:“这仗同志们都打得很好但是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伪军随时都会发现这里的情况并派来援兵,我们定要把阵地守住,直到三营的到来”

  “是”战士们应了声就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指挥战士们候筑工事。

  我把目光投往南方,那后面个个高地到处都是伪军的探照灯在四处照射着,身旁973的枪炮声还是有阵没阵的响着,可就是没有人注意到9028高地已经易主了。

  于是我就想,如果能就这样直等到三营的战士赶到就好了,这仗似乎就可以轻松圆满的结束了。

  但我却知道,这只是个愿望,个几乎就不可能达成的愿望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四十六章意外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战士们直都在埋头构筑坑道。

  虽说在9028高地上,伪军已经构筑了大量的坑道战壕和碉堡,而且因为我们进攻时并没有对9028高地进行炮击,所以这些工事大多保存完好,只是有些坑道因为战士们的手榴弹而倒塌了部份而已。

  但这些战壕碉堡的防御方向全都是朝北的,坑道也是在正斜面上,要改造还是得花上点功夫。碉堡可以改造成存放弹药的弹药库,战壕就是反斜面阵地和交通壕,至于正斜面的坑道嘛在坑道里屯积些弹药,在坑道口上堆上几个沙袋再架起几挺机枪,就是个简易的碉堡了

  “?????????同志,同志,李中尉在哪?”

  正在战士们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冷不防就听见几声朝鲜语在我们当中响了起来。我不由把目光从地图转到声音的来源,看之下不由暗叫声不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几十名伪军走到我们队伍里来了。

  照想是因为天色太黑,战士们个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