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很享受,跟着开怀笑了阵子后,就转移了话题问我道:“有什么事吗?不呆在坑道里好好休息会儿,累了个晚上还要跑到这里来?”

  “报告师长”我回答道:“我是为了今晚的进攻来的”

  “唔”庞师长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你不用太操心,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把9028高地守好,再给进攻973高地侧翼的部队提供些火力援助就可以了你们团连打了好几场仗,损失也不小,兵力也不足,今晚的战斗就交给539团和540团吧”

  “庞师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由苦笑了声,听庞师长这话里的口气,我的来意似乎还是抢任务来的。开玩笑,我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是吧都累成这样了还来抢任务。

  “那是为啥?”庞师长指了指我面前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接着说道:“崔伟同志,你们团这次打得很好,我也相信你们团的战斗力,但也要让别人有表现的机会嘛”

  “庞师长”我也不解释,干脆就指着地图上的973和8837两个高地说道:“我觉得今晚的作战计划有问题,说不定还会给我们部队带来很大的损失”

  “哦”庞师长不由愣,有些意外的望了我眼,也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说说”

  “庞师长”我指着973高地的侧翼说道:“这里是伪军刚刚暴露出来的弱点,敌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在天之内把这个弱点给补上,这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所以今晚的这个计划偷袭973高地侧翼是正常的但是我们会想得到,伪军又怎么会想不到呢?如果伪军也想到了,那我们又怎么能偷袭成功呢?”

  “嗯”庞师长皱眉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战略意图过于明显了”

  “所以我认为”我继续说道:“今晚如果真要主攻这方向,还不如明刀明枪的干他娘的,偷袭只会让我们遭受到更大的伤亡比如说潜伏,再比如说佯攻所有的这切都会给我们的战士带来不必要的伤亡。伪军已经知道我们的意图了,他们的炮火早就在在我们面前等着呢”

  “那你的意思是”

  “可不可以考虑下改变主攻目标”我指着地图上的8837高地说道:“伪军在973高地上暴露出个天大的弱点,他们以为我们会全力朝这个弱点进攻,所以很有可能往973高地增兵,并且把所有的炮火和火力都转向973高地方向。而我们就偏偏舍易取难,不打973高地打8837高地”

  “伪军兵力有限,增兵973高地就意味着8837高地援兵不足”庞师长点头说道:“而且旦8837高地也落入我军版图之内,973高地实际上就处于我军的三面围攻之中,就算其地理位置高于周边两个小高地,也难有作为”

  “没错”我接着说道:“如果8837高地被我们顺利打了下来,那么973高地就可以说是处处漏洞了,其右翼刚刚暴露出来的防御漏洞还没来得急补上,左翼又暴露出个漏洞而且以伪军所修筑的钢筋水泥工事,不是天两天就能完工的到时要打左翼还是右翼,或者左右两翼双管齐下,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我们可以这样做”顿了顿我又接着说道:“所有的切都像原计划那样,依旧在973高地正面佯攻,区别是我们偷偷把主攻力量放到8837高地,并且在973高地侧翼派上支小分队,制造有大部队潜伏的假像,甚至我538团驻守的9028高还依旧提供火力支援,让伪军深信我军的主攻方向是在973高地侧翼。等973高地战斗打响后,再突然袭击8837高地”

  这个作战计划,跟我们夺取9028高地的计划几乎就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众所周知,相似的作战计划在同个地方用上两次,可以说是兵家大忌。但是,有时却正是这个兵家大忌,往往能出乎敌人的意料之外,打敌人个措手不及。

  “你小子”考虑了会儿,庞师长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被伪军称为‘京畿保垒’的三个高地,就这样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中也活该这些伪军倒霉了,下辈子保佑别再碰到你这个克星吧”

  很快,庞师长就召集539团和540团的干部前来开会,这场战斗的主角并不是我们538团,庞师长也有意让我回去休息,于是并没有让我参加这次会议。

  这次回到团部后,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全身的倦意,也顾不得浑身的泥水和血渍,倒在床上埋头就睡。

  也许是知道大局以定的原因吧所以这觉我睡得很沉,也很久,直到当天晚上隆隆的炮声把我从床上震得清醒了过来。

  我没有像以往样,被炮声惊醒马上就伸手去抓自己步枪,或者在第时间从床上跳起来冲出坑道。这要是在以前,也许我会以为自己的反应变迟钝了,但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

  因为我已经养成了个习惯,就是在睁开眼睛的那霎那,更正确的应该是还没睁开眼睛之前,就在脑海里回忆自己是在什么环境什么状态下。比如说刚才,在我被炮声惊醒时,我就用最快的迅速在脑海里回忆自己睡前是在地方。当我睁开眼时,就知道自己是在团部,在这里很安全,我不是在战争状态里

  于是我就能很平静的从床上坐起来,连步枪都没去碰下,直接就抓起望远镜走出了坑道。

  又是个星月无光的夜晚,所有的光线都来自973高地上炮弹爆炸时爆出的火光,偶尔还会有几颗照明弹欢快的跃上天空,它们本来想在众人面前炫耀下自己的光辉,但却在炮弹的火光和硝烟之中暗然失色,不过会儿就拖着边遗憾的尾巴掉进了黑暗的深渊。

  我举起望远镜朝973高地望了望,但很快就发现这时有没有望远镜其实都没有区别,因为除了那片炮火之外,视线里什么也看不见。

  过了十几分钟,炮声刚停冲锋号就响了起来,那是540团个营的部队,正在朝973阵地发起佯攻。

  在我望远镜的光圈里,973高地正面到处都是枪声和炮声,个营的战士在这面尽可能分散的展开,把个营都整得跟个团似的。

  这看起来声势十分浩大,但佯攻却是很明显的。因为973高地与9028高地有同样的特点,那就是地势复杂。就算在没有遇到抵抗的情况下,我军部队只是登上973高地就要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现在是九点,离天亮不过只有七八个小时,所以要是真这么打的话,只怕打到天亮还没打到半山腰

  但这并不重要,伪军相信我们是佯攻也好,不相信我们是佯攻也好,总之这里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伪军会不会相信973高地侧翼潜伏着大量的志愿军战士。

  想到了这时,我不由自主的就把视线转到了973高地侧翼。虽然那里依旧是漆黑的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我却知道那里正潜伏着支小分队,支要让伪军误以为这里有大批志愿军战士准备偷从这个方向发起突袭的小分队。

  他们会用什么方法来制造这个假像呢?这时的我也不由有了好奇心。

  这个任务看似简单,其实却并不容易。

  让战士们分散开来打枪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吗?

  众所周知,我军潜伏的时候是有极其严格的纪律的,就算是炮弹在我们身旁爆炸燃烧弹往身上烧都不能动下,那还会有人拿着枪朝敌人阵地打?这样做也太明显了点

  拉上支人数众多的部队朝敌人阵地冲锋吗?

  这样做的确可以达到让敌人上当的目的,但是伪军炮火轰机枪扫,我军伤亡的人数同样也不会小。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么是真的冲锋还是假的冲锋,那实际上就没有多大区别了

  “轰”的声,道火光在973阵地侧翼爆起,这时我望远镜的光圈正好对着这个部位,所以很清晰的看到火光中有五六名战士被掀翻在地,其中还有名战士被得直接飞上了天。

  是地雷我心中不由痛,知道这是潜伏在973侧翼的小分队踩上了地雷。

  他们怎么那么不小心,竟然在这时候踩上了地雷我不由皱了皱眉头,暗道这次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但就在我失望的时候,隔着两百多米远的地方又是阵爆炸,这次火光中却有七八名志愿军战士。

  不可能看到这情景我不由惊咤了,潜伏在973高地的战士不是只有支小分队吗?照我想不会超过个排吧他们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接二连三的踩响地雷,而且还是排着那么密集的队形去踩地雷,个地雷周围竟然会有七八个人

  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由难以置信的朝973侧面望去。

  我突然明白了他们是用什么方法让敌人相信这里有大批的志愿军战士潜伏了。这方法就是踩地雷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不认为有什么人会明知道面前有地雷还会义无反顾的踩上去,甚至还是成群结队的踩上去

  但是他们却做到了他们不是大意踩着地雷,而是故意这么做的,甚至于互相之间的距离都计算好了距离两百多米远的两个地方的地雷,在差不多同时间内爆炸,很容易给人造成个假像,那就是这片区域全都是人

  于是,很快就有排照明弹从山顶阵地上打了下来,那苍白而刺眼的光线把整个973阵地侧面都照得毫发分明。关健的时刻到了,能不能让伪军真正相信,看的就是刻。

  我将望远镜的光圈转向了刚才地雷爆炸的那片区域,却惊奇的发现那里什么也有没有。死伤伤员鲜血没有任何点影子,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志愿军战士们显然是早已做好了准备,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伤亡在地雷下的尸体隐藏了起来。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心理战术的确很高明。这就是我们成语常说的“欲盖弥彰”,越是隐藏也就表示这片区域隐藏的人越多。而且更高明的是,这片区域的草丛中偶尔还会有些花花草草或是小树什么的非正常的动了下。动作很轻,没有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不过也恰恰就是这样,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正面的佯攻,侧面的地雷爆炸和有意的隐藏尸体,再加上这些非正常的风吹草动,很快就让伪军相信了所有的切,于是还没等照明弹暗下去的时候,天空中就传来了阵阵炮弹的啸声

  接着片片呈辐射状炸开的炮火,就燃烧了整个973高地的侧面。更让我吃惊的还是,随着阵尖锐的怪啸声,云层中就钻出了十几架战斗机,有野马也有海盗,还有几架装备有夜视仪的夜航机“黑寡妇”。

  这些飞机显然是早就在战线后的某个空军基地做好战斗准备的,只等开战就赶来增援。甚至还有可能它们早就在这附近盘旋了,只等伪军朝他们发出援助的信号,再从云层里钻出来参战。

  它们轰炸的目标很明显,对973高地正面佯攻的志愿军战士不闻不问,俯冲下来就朝高地侧面投下个又个的燃烧弹

  “轰轰”随着几声巨响,霎时973高地整个侧面都陷入了熊熊的火光之中,整个天空都被照得片通红。眨眼之间,那片“可疑区域”除了噼啪作响的植物还在痛苦的呻吟外,就再也找不到个活物了。

  美军的飞机竟然也破例参战了

  按说在这次战斗之前,美军与李承晚政权不和是天下皆知的,所以对于我们的进攻美军也直采取了沉默的态度。美国佬其实也是想借我们的手好好教训下不听话的李承晚政权。

  但是这回,美军显然也知道面前这三个高地对伪军防线的重要性,旦这三个高地落入我军手中,伪军的防线将很有可能会被我军撕裂而威胁到防守于二线的他们。

  再说了,如果伪军败得太惨土地丢失太多的话,艾森豪威尔也没有办法实现他那个体面的结束战争的诺言所以于公于私,美军都有必要在这场战斗上助伪军臂之力。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切都是个骗局事情发展到这步,战局已不是他们能控制得了的,伪军不行,美军也不行

  我缓缓放下了望远镜,虽说明知道已经成功的迈出了第步,但心里却没有半点的胜利的喜悦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五十三章卫生员

  伪军误以为我军主攻方向是973高地并往973高地役入了大量的兵力火力之后,其后的战局就像我所估计的样顺利。

  战场的捷报个跟着个传来,首先是540团两个营的部队向8837高地发起突袭。在此之前,伪军已将预备队派往了973高地,兵力不足的他们根本就无法组织新的援兵增援8837高地。在半个小时的炮火准备后,540团的部队所遇到抵抗几乎就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仅仅用了两个多小时就顺利的攻下了8837高地。

  两个多小时拿下个地形复杂的高地,这对于般的部队来说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当然,这与我们七连只凭个连队就拿下9028高地比起来,还是有定的差距的。

  位于973高地两侧的9028高地和8837高地落入志愿军手中,973高地就陷入三面受敌的境地。这几个高地标高差距不大,互相之间距离不远,战士们在山顶阵地上架起迫击炮都能直接威胁973高地的山顶阵地和他们防线空虚的背面和侧翼。使得守在973高地上的伪军人心惶惶毫无战意。

  这时的志愿军却又不忙着进攻了,180师的三个团,分别位于973高地的左翼正面和右翼,互相之间配合着有时你打下有时我打下,有时就联合着发起次偷袭,只打得973高地上的伪军伤亡惨重,感觉自己的防线到处都是漏洞,四面都有可能突然有敌人出现,每面都需要防守却又全都防不住。

  我们的确不需要担心,973高地虽说个头大,标高也是最高的,但其地理位置实际上已经在我们的包围之中。再加上伪军自身的防御工事也有很多的不足,在我军炮火的干扰和我军的偷袭下也不可能完善,所以实际上已经成了伪军的个大坟墓。

  在这种情况下,973高地就成了伪军的个鸡胁,所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就是这种滋味了。

  不丢吧每天都会有所谓的“大韩民国优秀的士兵”在这里丢掉性命,而且志愿军看起来随时都可以把973高地攻下来,只是他们不愿意这么做而已。

  丢掉吧973高地可是他们“京畿保垒”的重心,丢掉它就意味着“京畿保垒”就不存在了

  在增调了两个师的兵力,并且得到了美军空军的全力支援后,伪军不甘失败的再次对失去的两个高地发起反扑。但其结果可想而知

  这片区域的高地地形大多十分复杂,就算空手从山脚下爬到山顶阵地都要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再加上冰雪融化整个斜面到处都泥泞不堪,使得伪军的反扑变得十分困难。

  要如果伪军是在晚上偷袭的还好。夜色里视线不好,远了咱志愿军也看不见。可偏偏伪军又不擅长打夜战。

  伪军不擅长打夜战的原因应该从两方面说起,是自朝鲜战争开战以来,志愿军大多都是在夜里开战的,几年打下来都把伪军给打出有心理障碍了,所以只要是他们能选择的打仗时间,都不会选择在夜晚开打。另个原因,则是在夜里无法充分发挥他们手里的现代化装备。所以伪军的反扑无例外的都是在白天发起的。

  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上在白天发起进攻,对伪军只能说是种噩梦。这9028高地和8837高地虽说不算陡,但是那山沟,深涧在斜面上绕来绕去的,伪军往山上爬就得绕着这些地形在我们面前打转,再加上路上的烂泥又让他们无法快速奔跑。

  这可乐坏了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们,远的就用迫击炮打,近了就用步枪打,战士们手中的莫辛纳甘射程又远,就把在斜面上绕来绕去的伪军当作靶子打伪军个营的部队上来,往往是到半山脚就让迫击炮给炸了部份,还没在我军前沿地展开兵力就让步枪给打掉了部份,等真正发起进攻的时候人也差不多累垮了,士气也给打没了,人数还不到出发时的半

  这使得伪军常常需要往上运动两三批人,还要在美军飞机的掩护之下才能发起次像样的进攻。可是没攻两次这天也快黑了,对黑夜有心理恐惧的他们就只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撤了回去。

  战场就这样胶作了六七天,虽说伪军现在的兵力比我们多得多,增调来的两个师再加上原有被我们打得差不多的伪五师,兵力是我们的两倍到三倍,也有美国空军的全力支援,但却拿我们毫无办法。

  接着伪军终于主动放弃了处于我们三面包围的973高地。他们撤退的是如此的匆忙,以至在高地上留下了大量来不急埋藏的死尸。因为环境十分潮湿,所以这些尸体很快就开始腐败发出阵阵恶臭。

  当然,这些尸体不是我们538团需要考虑的。我会知道这个,则完全是因为539团团长吴民特地打电话在我面前抱怨了通:“我说崔老弟,你这出的是什么鬼主意仗轮流不到我们539团打,就等着上山去给那些伪军收尸,这臭得老子两天都吃不下饭”

  539团直负责着973高地的正面,因为973高地正面防御十分完善,整场战斗下来他们除了佯攻两次之外,其余的时间基本上就是打打枪吹吹号,吸引下伪军的注意力就完了。当然,还有等伪军撤退后到973高地上构筑阵地。不过与其说是构筑阵地,还不如说是挖坟墓。因为他们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到处搜寻伪军发臭的尸体器官进行掩埋。也难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