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刚停的那刻,马上就有个小分队飞快的跑了上去,用炸药包把他们的坑道口炸塌了。我在进攻9028高地的时候,也对付过伪军的坑道,深知伪军的坑道口没有互相掩护的功能,所以要做到这点实在不难。

  抬着橡皮舟竹排等渡河工具的战士跑到河边就十分有默契的将它们往河边丢,几个人把像皮舟用力往江中推,接着就个个飞身跳了上去,接着挥起木浆就朝对岸划去。看他们的动作气呵成,没有半分的停顿和慌乱,想必是在战前演练过无数次的。

  这时北汉江上出现了副十分壮观的幕,上百艘各式各样的船陆陆续续的朝江对岸划去,他们中有的挥浆有的撑篙,还有的举着手中的冲锋枪或是在船头架着机枪戒备,就像是队队骑着战马的骑兵般朝着对岸压去。而这时离发起进攻那刻仅仅只有十分钟,甚至于对岸的伪军还没有从炮火中反应过来。

  “轰轰”

  等到志愿军的先锋部队都已经到达江中央的时候,对岸的伪军终于清醒了过来,朝正在渡河的志愿军战士发射出了几发炮弹。随着几声轰响,江中就腾起了几道水柱,水花呈辐射状朝四周飞射,弹着点附近的橡皮舟也随着波浪剧烈的起伏着。甚至还有几名战士被弹片打中跌进了河水里。但战士们就像没看见似的,依旧自顾自的挥着木浆朝对岸划去。

  并不是战士们不想去救那些受伤落水的战士,而是情况不允许战士们这么做,而且这也是进攻之前再强调的命令。如果为了两名落水的战士而让橡皮舟停下来,那后果是可想而知的。艘橡皮舟停下来,就很有可能会挡住身后橡皮舟的去路,这不但会减缓进攻速度,甚至还有可能引起整支进攻部队的混乱而让所有的战士们都陷入危险之中。

  不过虽说有了伤亡,但看到伪军的这几声炮响反倒让我安心了。只有三道水柱,也就是说只有三门迫击炮在轰炸,这也就意味着伪军根本就没来得急组织起火力还击,否则的话,那炮弹就该是成片成片的并且跟着机枪子弹起过来的。

  但现在却什么也没有。我想,这该是伪军没有想到我军还会有像皮舟这样的渡河装备吧

  “轰轰”又是几发炮弹在橡皮舟当中爆炸,直接就把艘橡皮舟给掀翻了。橡皮舟上的战士们纷纷掉入水中。但他们并没有放弃,个个都奋力朝对岸游去,即使其中有些人已经受伤了,即使汹涌的江水已把他们冲得东倒四歪

  几颗照明弹缓缓升向空中,照亮了江中被鲜血染红的江水,也照亮了江上的个个像皮舟和舟上的战士。伪军的机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子弹就像道道火线样扑天盖地的朝战士们堆了过来。

  那些子弹在河水里激起了道道水花,就像是条条隐藏在河水里的水蛇似的扑向战士们的像皮舟接着就是声声惨叫道道鲜血

  敌人的火力并不猛烈,但正在渡江的战士们就像是个个靶子样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再加上每艘橡皮舟都拥挤着十几名战士,所以伪军机枪子弹过处总能带着几名志愿军战士的生命。再加上橡皮舟都是充气的,中了几发子弹就慢慢软了下来,速度也越来越慢,不过会儿就无力的沉进了水里

  这使得战士们的进攻度受挫,眨眼之间就有四五艘橡皮舟被打沉到水里,不过好在战士们身上个个穿着浮水衣,这使得他们即使掉进水里还可以轻松的朝对岸游去。

  看着这番情景我不由皱了皱眉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像皮舟在敌人的子弹下也太不经打了,反倒还是那些木排木筏倒还更实用些,战士们甚至还可以在上面架起机枪反击,虽说因为河水的起伏而没有什么准头。

  就在我为难的时候,空气中忽然传来了阵“啾啾啾”空气撕裂的声音。

  是“喀秋莎”火箭炮,我很快就意识到了这点。

  果然,还没等我准备好,北汉江南岸上就爆起了排排刺眼的小型蘑菇云,片亮光之后所有的切似乎就沉寂了下来。没有了炮声,也没有了枪声

  “打得好”

  “打得痛快”

  附近看到这幕的战士纷纷叫起好来,不过我敢肯定,这些叫好的战士肯定是新加入538团的补充兵。原538团的战士,他们在走进战场后就知道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和隐蔽。战士们有句话,那就是“小心百次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只要不小心次,就足以让你送掉小命”。但很显然那些补充兵并不知道这点,即使他们中大部份是有战斗经验的老兵。

  我狠狠地朝那几名叫好的战士瞪了眼,他们马上就把剩下的喝彩声全都吐到肚子里去了。

  这也不能过于责怪他们,刚才就连我也差点为540团玩的这手叫好了。

  张新材这家伙果然有手啊他早就想到了伪军在炮轰过后,有可能会组织起火力阻止我军渡江,于是就在关键时刻打了阵火箭炮。这时候正是我军还没有渡过北汉江的时候,所以不用担心火箭炮会误伤自己人。而且火箭炮这玩意,那是几秒钟之内就会把几百发火箭弹口气打了出去,那些在南岸组织起火力阻止我军渡江的伪军,根本就来不及逃跑就消失在炮火中了。

  于是接下来的战斗就变得很轻松了,第批渡河部队顺利的登上了南岸。战士们迫不及待的跳下橡皮舟,接着像头头小老虎似的冲向敌人阵地,将那些正被火箭弹炸得晕沉沉的伪军打死在战壕和碉堡里。

  540团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的任务是强渡之后迅速攻占并坚守广大洞和细见里,这两个地方分别在北汉江的上游和下游,守住了它们,实际上也就是将伪军的防线撒开了个缺口,确保我军其它部队能够从这个缺口冲出去完成穿插任务。同时,这也是我军补给能够运送到穿插部队手中的个保证。

  所以540团的战士在攻下伪军南岸阵地后,就分成几批乘橡皮舟渡河,接着再分成三个部份,个部份往下游进攻广大洞,个部份往上游进攻细见里,最后个部份则在南岸巩固工事,以防伪军发起反扑并掩护工兵搭建浮桥。

  话说这苏式浮桥搭建起来还是很方便的,工兵们先抬着它们丢进水里,展开后就像小船样把它们节节的连起来就可以了。只不过这些工兵以前似乎没有用过这些新鲜玩意,所以足足花了二十几分钟才在江面上拼起了这样的两座浮桥。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此时中国的国力和科技跟美苏等国都是没法比的,什么时候有见过这种可以在水上直接拼接起来的浮桥了。先进点的就是在排排小船上铺上木板,落后点的就是打木桩搭桥,甚至是战士跳进河里用肩膀扛着木板让其它战士通过的都有现在能只用二十几分钟就搭起了座可以容大部队开过的浮桥已经很不错了。

  539团的战士在浮桥建好的第时间就心急火燎的把部队开了过去,他们有着急的理由,他们的任务是跟在540团的身后,等他们拿下了广大洞后,再沿着公路占领其后的5516高地及控制金城川大桥。可以肯定的点是,现在战役已经打响了,他们的动作越慢,也就意味着敌人的准备越充分。敌人的准备越充分,也就是说目标就越难打。

  但我们538团却不担心这点,因为我相信,不管怎么样在我们前面的两个团,他们的攻坚速度也不会比我们的行军速度快的,除非伪军都是纸糊的

  于是我就带着战士像是散步样在539团的后头跟着,三千多名作战部队再加上千多名搬运弹药补给的工兵,四五千人就像片乌云样黑压压的排着整齐的队形朝南开去。踩过上下起伏的浮桥,踏上遍布尸体和弹坑的南岸,再走上通往金城川大桥的公路

  如果是在平时,我是绝不敢带着四五千人的队伍走上公路的,那无疑会成为敌人飞机轰炸的最好的目标,但现在天上却下着大雨,美军的飞机无法起飞,于是我们也就无需担心这个了。

  这无疑是我带兵最多的次,五千多人这如果在古代也该是名将军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种挥着长枪骑着战马带着手下数千将士冲向敌军的自豪感,其实我现在也正是这么做的,所不同的只是我手里拿的是步枪而已。

  不过很快这种自豪感很快就荡然无存,因为迎面吹来的寒风让我想到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这句话,不知道现在我带出去的这些战士,最后还会多少人能活着回来

  虽说明知道我们打仗的时刻还没有那么快到,但战士们的脚步还是越走越急。对于这点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做为180师的精锐,538团不管打什么仗都是冲在最前方的,可是这回,却被放在了后面的后面,光看着别人打自己只管在后面跟着走。这让战士们有点坐享其成甚至是落后的感觉,所以下意识的都希望能更快投入战场。

  在公路上行军了半个多小时,让我感觉到伪军后方的空虚,因为直到现在走在我们前方的539团还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这可以从前方稀稀啦啦的枪声和路上都没有看见几具伪军尸体这点可以看得出来。

  我在想,这大慨是伪军被志愿军在金城线布置的压倒性兵力给震慑住了吧在战线正面,与伪军四个师对峙的是志愿军20兵团,下辖676854军另第33师共十个师。十个师对伪军四个师,这样的兵力让伪军觉得我国当然是以正面进攻为主了。所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正面。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偏偏我们就会在被他们认为兵力不足的侧翼插上刀,在正面压倒性兵力进攻的同时,还在侧后阻断他们的退路。

  应该说,上级的意图是很明显的,就是举歼灭伪军这几支精锐部队,让伪军失去懒以“单干”的支柱使得李承晚集团不得不低头,从而达到更快迎来和平的目的。

  只是这个和平,又是以数万志愿军战士的生命为代价的

  正想着,突然阵密集的枪炮声从前方传。我脚步不由滞,举起望远镜朝枪炮声传来的方向望了望,却因为被山挡着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阵阵像闪电似的亮光在山的轮廓下时隐时现。

  “团长”李平和凑了上来说道:“应该是539团的同志跟敌人接上火了”

  “嗯”我点了点头,行军到这时候才接上火,应该差不多到金城川大桥附近了。听这枪炮声,似乎539团的进攻并不顺利。

  果然,不会儿前方的尖兵就回来报告道:“报告团长539团在前方无名高地处受阻,离金城川大桥还有两公里远,敌人的抵抗十分顽强,也许无法迅速解决战斗”

  “怎么回事?”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还没到金城川大桥就到这么大的阻力,而且还无法迅速解决战斗我们还等着他们攻下5516高地后沿着公路急速向敌纵深插进呢539团都被挡住了,那我们还急速个屁

  “团长,电报”这时名电报兵站在了我的面前,说道:“是539团发来的”

  “念”在黑暗和雨水下看电报很不方便,所以我用了种更为直接的方法。

  “北汉江南岸之伪三师并未被我军击溃,残兵有计划的撤退至距金城川两公里处构筑道新防线,抵抗十分顽强,无法按计划攻占5516高地”

  “唔”听着这封电报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伪军现在还真是越来越能打了,以往他们的部队被我们击溃之后,转身就像是阵风似的谁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可是现在被我们打散的残部竟然还能集中起来,并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构筑了道新防线

  这可不太妙啊

  随后我很快就想到,如果现在伪军的部队个个都是这样,打散了之后在后方又聚集起来,那就算我们能做到攻必克战必胜,这越打到后面敌人就越多,想要打到计划中的5852高地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那时还想挡住伪军的逃兵?

  “地图”我叫了声,跟在身边的徐永维和张明学马上就动了起来。个打开纸伞,另个搬来炮弹箱,揭开层雨布露出下面干燥木板,接着再取出地图迅速在上面摊开。

  “李永恩”我蹲在炮弹箱前,看着手电筒光圈下的地图问道:“有没有其它通往5852高地的路”

  李永恩的军衔是少校副营长,是人民军分配给538团的向导。每次战斗,人民军总是会为我们提供些熟悉作战地形的战士作为向导,这样的向导已经普及到连级了,每个连队都会分配到两三个。

  “有是有”李永恩有些为难的说道:“只是山路很陡,路滑危险”

  李永恩的中文不是很好,但我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也明白他在担心什么。很陡路滑危险,也就意味着运送弹药和补给的工兵,他们就会有困难了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五十八章手榴弹

  “我们必须走小路了”我对凑上来的李平和刘顺义和各营营长说道。

  “团长”王新看了看地图上李永恩画出的小路,迟疑着说道:“走小路可能会有困难,重武器都没法带了,而且路程也是公路的两倍,再加上现在又是雨季,万塌方什么的,我们的任务可就彻度完了”

  我不由把目光投向李永恩,后者皱了皱眉头,也有些担心的说道:“塌方可能有,可以绕。如果没有塌方,三个多小时。塌方不知道”

  李永恩生硬的中文让我们听起来有些困难,但他说的都是重点,所以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三个多小时听着我们不由全都倒抽了口凉气。王新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走山路就意味着要深夜点或两点到达目的地,就算我们赶到后马上就对敌人发起进攻,那也必须在三个多小时内占领三个目标,其中还包括个有完备防御工事的5852高地否则天色亮,进攻起拥有现代化装备的伪军部队就会有很大的难度了。

  这还是在没有塌方的情况下的假设,如果有塌方,那么我们根本就没有在天亮之前攻下目标的可能。

  “团长”刘顺义也有些迟疑着说道:“如果沿公路赶到5852高地最多只要个多小时,比走山路的时间快了倍还不只,而且走山路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我觉得我们可以再等等,539团的同志应该很快就能突破伪军防线了”

  “是啊团长”胡彪接嘴说道:“就算539团的战士没能及时突破伪军防线,我们也可以帮他们把不是539团那帮家伙要真不行,干脆就让咱们团上去打好了怎么说也比走山路快,打得也痛快”

  “我认为还是要走山路”盯着地图看了会儿,我咬了咬牙说道:“我并不是相信539团的战斗能力,而是因为事情不会是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同志们,你们看”我指着地图说道:“北汉江的伪军被我们击溃了,就后撤后金城川大桥防守,这已经告诉我们个问题了:伪军已经不是我们当初打的那帮乌合之众。现在就算我们把金城川大桥的敌人击溃,他们就会撤往5516高地;等我们攻下5516高地后,其残部又会撤到渡口和华金公路。这样下去,等我们打到5852高地的时候,敌人早就做好准备严阵以待了仗是不能这样打的,这样打就是在打死仗打闷仗”

  顿了顿,我又接着说道:“更可怕的是,等我们到了5852高地已经差不多天亮了,到时伪军如果及时调来坦克和大炮进行防守,我们是很难攻下5852高地的,就算打了下来,也没有力量阻止伪军的溃兵”

  “如果走山路”李永恩指了指5852高地的后方说道:“是在这里,可以出其不意”

  “唔”刘顺义与李平和闻言不由愣,双双把目光投向李永恩说道:“你是说我们走山路的话,可以从5852高地的南面出来?”

  “是”李永恩点了点头。

  “这也是我想说的另点”我补充道:“539团在线吸引了敌人全部的火力和注意力,敌人源源不断的把兵力和资源派往前线,不会注意自己的兵方。我们这支奇军出其不意的深入敌人后方,必定能打敌人个措手不及。甚至我们还可以分出支部队与539团夹攻在前线抵抗的伪军,使他们全线溃退”

  “同意”

  “同意”

  听我这么说,李平和与刘顺义就再也没有什么异议了。

  “山路该怎么走?”我把目光转向了李永恩。

  “前面两里,梧桐山”李永恩指着地图回答道。

  “马上向师部汇报情况”我当即下令道:“并命令部队朝梧桐山前进”

  “是”刘顺义应了声,起身就去安排了。

  我之所以还没接到师部同意的命令就命令部队朝梧桐山前进,是因为在这时候时间就是胜利,而且我有知道庞师长肯定也会支持我这个决定的。再说了,我也是那种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人,就算庞师长不同意,我也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当然,这必须是在不破坏战斗全局的基础上的,所以我并没有马上就让战士们放弃重装备。

  果然,不过会儿刘顺义就来到我面前报告道:“团长,师部完全同意你的作战方案,支持538团从山路插入敌军后方,不过庞师长交待我们要注意隐蔽行军,以免让敌人发现踪迹”

  “嗯”我点了点头,庞师长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伪军也都是土生土长的朝鲜人,我们会知道这条路,伪军当然也会知道这条路。这要是让他们发现我们部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