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眼睛往公路旁的水沟瞟了瞟,打定主意有什么不对劲就往那头滚,另边又装作不在乎的口气叫道:“喂,那么急干什么?也要让人歇口气呀这都忙了天夜了口令:‘??韩语:云’”

  “??韩语:雹”伪军哨兵有些不满的回答道:“浪费那么多口水你早说不就可以了吗?叽哩叭啦的大堆,我差点枪崩了你知道吗?过去吧”

  我也没跟他对说,只是笑了笑装作无谓的摇了摇头。所谓言多必失,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在他们面前卖弄我的朝鲜语的好

  看着栅栏缓缓升起,我也就很识相的带着身后那帮意外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的战士往前走。

  战士们意外虽意外,却也都很清楚这是在什么地方。所以除了眼神有点怪怪的外,动作方面还是装得蛮像的。伪军对战士们也没有产生什么怀疑,只是对我们身泥水的狼狈相耻笑了几声,就放我们过去了。

  路上来来往往的到处都是伪军的巡逻队和搬运弹药油桶的民工,像我们这样支只有十几个人的普通部队,就像掉进了海里的针样,就更是认不出来了。这让我心里有了种安全感,至少在这刻我用不着担心生命危险。

  由于担心说中国话会让身边的人产生怀疑,所以战士们路无话,全都闷声低头赶路。这虽说让我感觉到有些闷,但想想这样也好,至少战士们就不会缠着我问是怎么知道伪军白虎团口令的。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他们

  我们行军的速度不敢太快,这会让我们看起来很显眼,基于同样的原因也不敢太慢。于是只得跟着伪军的步调往前走。

  5221高地的地形并不险要,也很少沟壑与陡壁,而且伪军为了便于民工在这雨夜里运输弹药,还动用了几个探照灯指路,所以路上并不难走。

  我们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跟着伪军走了阵,慢慢就接近了山顶阵地。我想伪军团部也差不多到了吧我习惯性的掏出怀表看了看,指针已经指到了九点半。这时候我军那个熟悉水性的连队,想必已经用与我们同样的方法摸出了伪军的包围圈,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伪军防线后待命了

  要争取时间

  听着北面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密集的枪炮声,我不由皱了皱眉头。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发起攻势举击溃伪军白虎团的话,旦等伪军逃兵退下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那就不只是能不能完成任务的问题了,我军潜伏在伪军防线后方的那个连队还将会遭到伪军白虎团和伪军逃兵的重重围困那时似乎就只有败涂地这个结局在等着我们538团

  “呀哪搞来的表?”就在我为战局担心的时候,冷不防身旁名伪军凑了上来,把就抢过我手里的怀表好奇的问道:“是中国货吧好东西啊”

  我心里不由惊,暗暗责怪自己不小心,怎么会把怀表这玩意暴露出来那么长时间。话说在这时代,也只有相对落后的中国人才会在战场上用怀表了,那美国佬和伪军用的都是戴在手腕上的那种金表

  “嗯是啊”我定了定神,嘴里就开始乱吹起来:“这是我在中国士兵的尸体上搜到的,难得的是还能走,而且还很准。这古董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

  “兄弟,卖给我吧说说价钱”伪军的回答很快就让我后悔这么说了,什么不好说,为什么会说“卖个好价钱”呢我早就该想到:咱们部队里流行买卖和交换战利品,这伪军的军队同样也不例外啊

  “你有多少钱?能买得起?”我的意思是这家伙在打仗的时候身上肯定不会带钱。

  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这家伙就像变戏法似的从兜里取出个大金牙,说道:“这个给你,这是我从个人民军的家伙嘴里挖出来的,够不够?”

  我不由愣了下,那伪军以为我还是赚少,迟疑了下,像下了决心似的又从兜里取出另个金牙,说道:“就这么多了,兄弟你如果再不换那就太没人情味了。我是想回去送给未婚妻个礼物,从死人嘴里挖出来的东西她肯定不会喜欢,要不然我是不会换”

  “好吧”我有些无奈的把怀表递了上去接过那两枚金牙,其实我是不想再跟他纠缠,否则难免会露出破绽。

  “呀你真是好人”那名伪军见我同意交换,兴奋的接过怀表,热情的邀着我说道:“兄弟,打完仗回去后我就要跟她结婚了,到时定请你来喝喜酒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住哪啊?到时怎么联系你?”

  我不由暗暗叫苦,没想到这把褚团长送我的怀表都贡献出来了,还是没能把这烦人的家伙给打发掉

  这时前面正好有条岔路,我干脆说道:“我到了,要往这边走有机会再见”

  猛然发现这家伙脸色有点不对,奇怪的看了我眼再看看跟在我身后的战士们,右手不自觉的往肩膀上的枪靠了靠但很快又装出了副笑脸道:“哦,那有机会再见”

  我知道我们已经暴露了,也笑着点了点头朝他伸出手,等他靠近的时候装作热情的伸出左手邀住他的肩膀,右手已经抽出军刺伸进他的雨衣抵在了他的腰部。同时跟在我身后的杨振山也很有默契的抢到我们前面挡住了其它人的视线。

  “我想你是个聪明人”我小声对他说道:“如果你还想见到未婚妻的话,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如果你配合,我保证你可以回去见到她,没有人会知道你做的事,并且还可以带着那块怀表”

  伪军迟疑了下,最终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我相信这名伪军是勇敢而且睿智的,这可以从他看穿我们之后企图假装没发现,并且被我用刺刀顶着还迟疑了下才答应这个表现可以看得出来。但他的弱点就在于,家里还有个深爱着的人等着他回去

  “很好”我装作像两个亲密的战友正在谈心样,脸上堆满了笑容,嘴里却恶狠狠的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的破绽的?”

  “那条路是另条下山的路”伪军回答得很平静。

  “他娘滴”我情不自禁的暗骂了声,这才知道问题原来出在这里。没事弄那么多条下山的路干么?不过这似乎不关我的事,而且是打柴人的需要

  “团部在哪里?”我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问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

  那伪军也不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前面不远处。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面前的山沟里出现了两排整齐而讲究的木板房,房前整齐的停着两辆吉普车,周围都是铁丝网,入口处正站着几名穿着雨衣的哨兵来来回回的走着

  原来目标就这么明显我不由苦笑了声。也许是因为伪军以为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会有人混入他们腹地吧再加上志愿军战士几乎也可以说没有空中力量,所以他们的团部竟然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

  而且木板房里头还亮着油灯,借着灯光依稀可以看到几名伪军军官正在里头开会这样子对志愿军来说几乎就是不可思议的。

  不过想想也觉得正常,联合国军有大量的飞机,这也使得我们志愿军不得不把所有的目标都隐藏起来,就连灯都不敢亮。而伪军就完全不会有这种担心了。

  从这方面来说,我军没有空中力量也许还是件好事。生于忧窜而死于安乐嘛今晚这些伪军可就要尝尝“死于安乐”的滋味了

  为了避免引起其它伪军的注意,我再观察了伪军团部眼,就不动色的继续往前走。直到在山路上拐了两个弯之后,才乘人不注意带着那名伪军和战士们隐进了暗处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六十五章奇袭

  “团部在这”隐进了树林和战士们围成了圈后,我就在雨布上摊开了地图。

  透过用黑布包裹着的手电筒发出的昏暗光线,我指着伪军团部的位置说道:“我们十二人分为三组,每组四人,分别摸到伪军团部的东西南三面。伪军弹药库在”

  说到这里我把目光转向了正被刘杨兴押着的伪军俘虏,用韩语问了遍伪军弹药库的位置。

  伪军俘虏再次迟疑了下,然后不情愿的在地图上指了个位置。其实我觉得他之所以这么干脆的告诉我们团部和弹药库的位置,完全是因为这两个地方并不难找,他心里很清楚,就算他不跟我们说,我们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这些目标。既然是这样,他又何必冒险赔上条性命呢

  所以我说他是聪明人,有时候对付起聪明人来反倒容易得多,因为至少我不必费那么多口舌。

  “李国强”

  “到”

  “我们人数不多”我看了李国强眼,说道:“弹药库就只能交给你个人了,能完成任务吗?”

  “能保证完成任务”李国强想也没想就回答着。

  杨振源随手就将个行军包交到李国强手上,这个行军包也是从伪军手里缴来的,里面装着战士们为炸毁弹药库而特意准备的炸药包。这时的志愿军可没有装备定时炸弹之类的先进玩意,所以为了让执行任务的战士有时间离开危险区域,只能用加长导火索的长度这个土办法。

  “团长这任务是不是太容易些了?”李国强接过炸药包的时候脸上有些不乐意了。

  其实这任务还真像李国强说的那样,真混到了这里要去炸毁伪军的弹药库并不是件难事,李国强似乎只需要将炸药包藏在雨衣下,或者混在运送弹药的民工里或是装作背箱的弹药进去,接着再找个合适的位置伺机拉燃炸药包就可以了。

  “少废话”虽说这任务不难,但我还是不希望李国强粗心大意,于是提醒道:“我得告诉你,定要保证炸药包在弹药库里爆炸并活着回来跟我们会合,否则都不能算是完成任务”

  “是”李国强小声应着。

  “其余的同志”我继续下令道:“弹药库爆炸之后肯定片混乱,等我命令统发起进攻,清除伪军团部的目标后不许恋战,马上从原路撤退,用最快的速度跳进北汉江,明白吗?”

  “明白”战士们异口同志的回答道。

  “行动”我边命令着,边与战士们起从防水包里取出对讲机给自己戴上,并在手臂上绑了条白毛巾,这可以让我们在混战时分清敌我。

  “团长”王新合给我打了个眼色,将双眼睛半眯着盯向那名伪军俘虏。

  我知道王新合的意思,这家伙有个坏毛病,就是他想杀人的时候总是会眯眼,他那双眼睛本来就小了,这眯起来就只剩下条缝,让人看着有点不寒而栗。有时我心里就在想着,这家伙如果是生在现代,那准是个杀人狂魔

  这事谁又能说得准呢?有些人就是有那种暴力倾向,这在和平年代看起来是挺可怕的,但在战场上这种人往往就会出类拔粹。

  当然,我得申明我绝不是那样的人。

  伪军俘虏显然也明白王新合这样盯着他的意思,很快就将目光转向了我,眼皮也跟着跳了两下,似乎是在告诉我该是履行我的诺言的时候了。

  我轻轻的笑了笑,在这战场上诺言算得了什么我不是不想履行自己的诺言,而是我不能履行自己的诺言,把他打昏吗?万我们还没开始行动他就醒了呢?把他绑着封上嘴巴吗?万他及时被战友救走了呢?到时他会放我们条生路吗?

  他知道了我们所有的计划,我不可能为了个诺言或是句话,就把我自己的兄弟甚至是整个538团都置于危险之中。

  伪军俘虏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脸色刷的下就变得苍白,眼里闪过了丝后悔张开嘴就想高声叫喊但切都已经太迟了,早有准备的王新合像只嗜血的猛兽般把就按住了他的嘴巴将他压倒在地,接着抽出军刺慢慢的刺进他的脖子伪军俘虏剧烈的挣扎了下很快就不再动弹了,我们甚至可以听到他鲜血喷射到水洼里发出的嗒嗒声

  我不由皱了皱眉头,对王新合杀死这名俘虏的手法很不满意,心里有些后悔把这事交给他来做了。毕竟这名伪军俘虏还算配合,而且还是个直想念着未婚妻的性情中人,我应该给他个更干脆的死法的。

  不过这丝不快很快就被我从心里扫了出去,因为这里是战场,容不下半点的怜悯,怜悯只会让我们变得脆弱。

  试想,如果我们落到伪军手里,他们又会放过我们吗?

  答案是否定的,这从伪军在战俘营中仇视中国志愿军更甚于仇视朝鲜人民军这点就可以看得出来。在伪军的眼里志愿军当然更可恨,因为如果不是中国志愿军参战,他们早就在联合国军的带领下统整个朝鲜了,再加上他们在战场上被咱们志愿军给打得狠了让咱们给打得怕了,所以在战俘营中就拿志愿军战俘出气

  于是乎,就有了虐待甚至枪杀志愿军战俘的事件,而对人民军战俘,却只用“越狱”的方法强行扣留。

  想到了这些,我心中对这名已经躺在血泊之中的伪军俘虏仅存的点愧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检查了下弹药和步枪,挥手就带着战士们潜出了树林。

  灌木丛中,冷战部队的十二名战士分成了三组在指定位置潜伏了下来。

  我们潜伏的位置离伪军团部很近,仅仅只有百多米,离铁丝网只有三十几米远,以至于我们都能隐约听到木板房里伪军的说话声。在这个距离上,我们可以在第时间用炸药包炸毁铁丝网,然后冲进伪军营房。

  特种作战就是要快打快撤击即退,否则的话大鱼很快就会逃出我们的视线,我们也没有办法全身而退。这时我终于体会到什么伪军特工在硬闯我们师部时,也喜欢用炸药包炸开铁丝网了。

  “组就位”

  “二组就位”

  对讲机里传来了刘杨兴和杨振山的报告声,他们两人分别负责第组和第二组的指挥,跟我同在组的是王新合。三组分别布置在伪军团部的左右后三个方向。

  之所以不在正面分配个作战小组,是因为团部正面就是小路,人来人往的根本无处藏身,另个则是因为我也知道伪军大部份的火力都是面像正面的,所以会从营房正面进攻无疑是种最笨的方法。

  “团长”王新合缓缓爬到了我身边,碰了碰我的手臂,递过来样东西。

  我看,原来是那块怀表,也不知道王新合什么时候从那名伪军俘虏身上摸出来的,上面还沾着些血渍。

  我不由叹了口气,又想起了伪军俘虏临死前那张充满悔恨恐惧和绝望了脸,他家人在得知他死亡的消息后定会很伤心吧还有他直惦记着的未婚妻

  我赶忙摇了摇头,把脑海里的胡思乱想统统赶了出去。做为名军人就是这样,并不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特别是当自己手下还有三千多名战士的时候。

  所以要让自己不痛苦的唯方法,就是想都别去想

  我收起了怀表,最后观察了下团部周围的地形,就朝对讲机轻声下令道:“组,两名队员负责炸毁门前的两辆吉普车,并干掉任何从房里冲出来的人。另两名战士负责从右翼突入”

  “是”刘扬兴很干脆的应了声。

  吉普车停在营房靠右的位置,他们只需投出两枚手榴弹就可以轻松的将那辆吉普车炸毁,吉普车爆炸时燃起的大火会在相当大的范围里挡住伪军营房的出口,所以要封住正面并不是什么难事。

  “二组”我继续下令道:“在第时间直取位于中央的会议厅,那里有几条大鱼正在开会,完成任务后马上通知队友按指定路线撤退”

  “是”杨振山回答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很明显,这次的主要任务是交到他们组手中了,能够亲手杀死白虎团的团长或是大群参谋长,这并不是每个当兵的人都能碰得到的以至于连我都有些羡慕他了,之前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把这好差事留给自己呢?现在没办法了,位置都定好了总不可能现在还让他们跟我换吧

  “第三组”我有些无奈的对身边的王新合说道:“开打就从左翼突破,干掉所有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敌人”

  原本我以为王新合会有些失望,却没想到王新合眼里却闪过丝狂热,兴奋地搓了搓手似乎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王新合的那个样子我很快就明白了,对于他来说,只要杀的是人就可以了,至于那被杀的人是个团长还是个小兵,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上刺刀”我下了最后个命令。

  要冲进伪军的营房里去作战短兵相接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我可不想到肉搏战已经开始时才后悔自己的步枪比敌人短了几寸

  时间分秒的过去,战士们静静地趴在草丛里等着,耳边除了小路上民工赶路的嘈杂就是雨滴打在我们的头盔上发出的“咚咚”声,这声音就像是个可以听得见的秒针,用它特殊的声音提醒着我们时间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李国强怎么还没动手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正当我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在弹药库的方向传来了几声枪响。我暗道了声不好,是李国强那边出现问题了

  “怎么回事?”我听到木板房里有人在用韩语大声喊叫:“这里怎么会有枪声,什么情况”

  “是”

  我赶忙在对讲机里下令道:“组,不要射击,放小鱼出去,放小鱼出去”

  “明白”

  现在进攻的时机还没有到,因为这几声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