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许连长。

  “崔排长!你们连队的连长选出来了吗?”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许锋说话的口气似乎是用上级的口气在询问。

  “选出来了。”我点头回答道:“就是我”

  “嗯!”许锋跟中闪过丝不出所料的神色,似乎早就猜到结果会是这样。

  “那么副连长排长呢?”许锋继续问道。

  “哦,这个倒没”我头疼地摸了摸脑袋,这不,刚做连长不久麻烦事就来了。

  “那还不去安排,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许锋满嘴命令的语气:“到现在干部还没选出来,万打起仗来,你怎么指挥?”

  “喂,老哥”

  “什么老哥,跟战友说话要叫‘同志’,接受命令要说‘是’!”

  “不是吧!”我有点不可思议地望着面前的许锋,这跟前几天在云山战斗中见到的许锋相差太多了。

  没想到许锋面容整,理了理风纪扣,对我很严肃地说道:“崔连长,我以三营营长的身份命令你,马上选出连队的骨干。因为你不服从上级命令,自觉在防空洞内关禁闭天。”

  “啥?营长?”闻言我不由愣,这许锋升营长了,而且还是我的顶头上司。想来也是原来的营长牺牲了吧,志愿军战士干部死伤率大,上级干部牺牲了下面的人顶上去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不过偏偏是他来做营长,这也太巧了点吧。

  “许营长!”听说要关禁闭,我有点不服地辩解道:“你又没说,俺不知道你是”

  “还不服从命令?”

  “是!”我咽了口气,然后挺身敬了个礼。心里安慰自己,这就是部队啊,不管怎么样都不要跟上级争辩,永远都是要服从命令。

  我所不知道的是,当我转身走开后,褚团长就从旁边闪了出来。

  “团长!”许锋端端正正地敬了个礼。

  “嗯。”褚团长点了点头,望着我离开的方向说道:“这小子仗打得不错,鬼点子也多,就是太散漫了,啥规矩都不懂,这样在战场上难免会吃亏。让你这个中规中矩的木头管管他,正好!”

  “哈啾”个大喷嚏,我摸了摸鼻子,暗想不会是有人在咒我在整我了吧。

  “小山东!”瞅准前面个熟悉的身影我叫了声。

  “到!”小山东见是我就端端正正地站直了身体。

  “叫上咱连的人,嗯,开个会!”

  “是!”小山东敬了个礼转身就跑,瞧瞧他那干脆样,我还真觉得自己刚才在许锋面前的表现差了点,没办法了,自己本来就不是当兵的嘛。

  全连也只有七个人,不会儿就在防空洞内坐齐了。六双眼睛齐唰唰地盯着我,更夸张的还是那小山东,感情他还懂点文化会写字,拿出个小本本和笔打算作会议纪录

  “同志们。”我清了清嗓子,现代时我早就见惯了当官的开会前都这样,开会前照例有段开场白,可叹我身为个记者,却是第次组织会议,而且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真是佩服那些当官的,长篇累椟哪那么多废话

  “这样吧!”想了想我就开口说道:“上级让咱选副连长,排长,我看赵永新就当副连长,虎子老班长还有小山东就当排长,至于做哪个排的排长,你们自个定,定下了就跟俺说声。散会!”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四章禁闭

  “散会!”见众人都没反应,我以为他们没听到就又喊了声。

  “啥?这就散会了?”众人个个大眼瞪着小眼,虎子在旁小声嘀咕道:“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散会了?”

  “连长,这会可不是这么开滴!”老班长也是满脸的意外。

  “那要咋开啊?”我没好气地说道:“是不是要挥起拳头‘同志们,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在咱们的英勇奋战下,他们都被打败了!’”

  “好!”战士们纷纷鼓起掌来

  我不由愣,看着战士们脸上的热情和眼里闪烁着的诚挚,我这才明白刚才开玩笑的句话竟然说对了。

  “同志们。”我只好继续往下说:“299高地仗,我们打得勇敢打得顽强,我们个连队挡住了成千上万美国鬼子的进攻,挡住了美帝国主义飞机大炮的钢铁洪流,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被我们打破啦!”

  “好!”战士们握拳的握拳,鼓掌的鼓掌,个个都是很兴奋的样子,金秋莲那两眼也闪闪发光地望着我。

  “但是!”我话锋转,说起了胜利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些战死志愿军战士。

  沉默了会儿,我又接着说道:“我们的损失也很大,个连队就只剩下我们七个,比张连长刘明泉,还有那百多个连名字都叫不上的同志”

  防空洞内片沉默,众人被我这么说,都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那个高地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都是段恐怖的回忆。这直是我不愿提起,同时也害怕提起的事。

  “不过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我继续说着,不过这回已是来自内心的声音:“为了祖国的安定,为了人民的幸福,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他们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人民将会永远把他们记在心里。”

  “这仗同时也告诉我们。”我乘此机会说道:“美国军队火力强大,组织严密,海陆空三军配合得极其默契,如果在白天在阵地战在防御战上,我们的弱势装备与他们硬碰硬是要吃大亏滴。而我们队伍中的些同志,却存在片面的乐观主义,把美国鬼子当成臭鸡蛋,外面看起来挺硬但是捅就破,这是极其错误的。我们应该检讨下自己,勇于开展自我批评,认识到我们部队装备的不足,不可轻敌冒进”

  “唉!还是散会吧!”我望着又摸不着头脑的众人,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我说这些,其实是在灭自己威风长敌人势气,说轻了是思想不端正,说重了就是在妖言惑众扰乱军心,我再多说几句说不定就要被当作特务给枪毙了。

  而且就算我说动了他们又能怎样呢?前两次战役的胜利让整个志愿军部队都产生了种乐观的心理,都以为支牙膏块香皂没用完就可以回国了。

  “崔连长,你这是咋了?”当众人走后,赵永新奇怪地问道:“难不成你还以为咱们怕了美国佬的飞机大炮不成?咱们不是也见过吗?没啥大不了的吧!”

  “俺也不是说怕,但是咱部队的伤亡”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赵永新应道:“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为了祖国为了人民,那些牺牲的同志死得值,咱伤亡是不小,但那美国佬也不比咱好到哪里去不是?美国佬那北极熊团还被咱的部队给全歼了呢,咱们革命军人,可不能因为这点伤亡就怕了!”

  说完就瘸拐地走出洞外迎接战胜归来的战友去了。

  留在洞内的我不由苦笑了声,赵永新说的倒干脆,但是如果他知道志愿军的伤亡将会达到三十几万,我看他连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足足占了中朝联军的三分之啊,平均每三个人里就要有个人牺牲,解放军可从没有这么惨重的伤亡过

  看着战友们个个都走出了洞外,我这几天也呆在洞里闷了想出去透透气,但想到许锋许营长说的关禁闭天,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关禁闭就关禁闭吧,我无趣地再次躲进了被窝,关禁闭正好可以让俺睡个大觉。

  到了第二天白天,我就发现关禁闭其实算不了什么,因为在白天的时候志愿军们全都得躲在防空洞内不准出去。为的就是担心让美国佬的飞机发现而来顿轰炸。

  我在心中暗暗叫了声侥幸,好在大家都在“关禁闭”,所以我这个真被关禁闭的人就隐藏在其中而没有被发现。否则我这个新上任的连长,三把火还没烧就被部下知道自己挨了批评,那可不丢脸丢到家了。

  不过我的好运很快就在第二天晚上结束了,大家见我怎么都不肯走出防空洞,就连晚上撒尿也是在洞内偷偷地解决,不由起了疑心。

  曾经是连队里的通讯员的小山东,这时就肩负着全连将士对他的期望开始打探,当然除了我之外。他也不负众望,充分发挥其人面广的优势四处打听,终于得知他们敬爱的连长是被关禁闭

  于是乎,我的恶梦也随之来临。

  “嘿,外面的空气可真好”虎子在外面对着洞口叫着,副唯恐我听不到样子:“活动活筋骨!整天躲在洞里都快发霉了。”

  “对头!”赵永新跟着说道:“特别是洞里那个味啊,会儿屎会儿尿的,要不是因为打仗俺可不愿意呆,这点咱们可要向连长学习,瞧他多能忍啥?瞧那意志,瞧那耐力”

  我气苦地躲在被窝里捂着耳朵,打定主意他们叫他们的,自己睡自己的觉。

  这时突然眼前闪过个人影,认真看是小山东。我下就崩溃了,这世界还是有好人滴啊,终于有人愿意跟俺同甘共苦了。

  没想到小山东往地上坐,贼笑着说道:“连长,俺换双袜子,都快个月了,俺的脚还没出过鞋哩!”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鞋换袜穿鞋,接着再飞快地捂着鼻子跑了出去。果然不愧是通讯兵,所有的动作气呵成,我从被窝里爬出来想追着他打都追不上。

  霎时洞内就充斥着浓烈恶心的臭味,洞外却传来了战友们吃吃的笑声。

  什么世道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五章新兵

  “闻哈!问下”月色中声川腔打断了众战友对我的折磨:“同志,请问353团3营2连是哪个?”

  洞外阵沉默,老半晌老班长才点头说道:“就是这里,你们找谁?”

  “就是这里!”那四川口音的也不回答,朝另个方向喊道:“喂,就是这里,是这里”

  只见呼啦下,月光下就有百来个人围了上来,为首名还对老班长敬了个礼,叫道:“报告连长,我们是来报道的新兵,共百个人,个不多个不少!”

  “新兵?”赵永新打量了他们番,就像蔫了的白菜似的屁股坐在石头上,摘下帽子直摸脑袋。

  “俺不是你们的连长。”老班长朝防空洞内扬头:“你们的连长在里头呆着!”

  我咕碌爬起身来,走到了洞口,这才明白为什么洞外的这些战友表现那么反常。只见夜色下,群胡子还没长硬的十七八岁的大小孩儿稀稀拉拉地站在洞外,个个脸上都带着股兴奋劲,看就知道是天真浪漫想到这战场上来立功然后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的那种,有些还用手里的枪跟身边的人开着玩笑

  “报告连长。”为首的名看起来稍正经点的向我立个正叫道:“我们是来报道的新兵,共百个人”

  “打过枪么?”不等他喊完我就问了声。

  “没得。”他愣了下,迟疑地摇了摇头。

  “投过手榴弹么?”我接着问道。

  “没得。”他圆圆的眼睛眨巴了几下,低下了头不敢正视我的眼神。

  “那,正步总走过吧!”我几乎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也没得。”他还是摇了摇头。

  我的心下就跌入了谷底,差点就晕倒在地。我从没有想过,原来上级优先分配给咱们连的新兵,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新”哪“新”到连最基本的军事训练都没有启蒙过!

  “那你们原来是干什么的?”我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是木工!”

  “我是种田滴!”

  “我还在读书!”

  “够了!”我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火气,大声对着他们叫道:“你们都呆在这,步也不许离开。俺,俺找团长去”

  最后句话却是对战友们说的,说完就路小跑地朝团部跑去,全然不理会身后的战友们直叫:“连长,你还在关禁闭!”

  “站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冷不防前面就被许锋给挡住了去路。

  “崔连长!你不是还在关禁闭吗?”许锋硬梆梆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时间还没到。”

  “许营长!”我根本就没听许锋在说什么,气不打处地指着那些新兵说道:“许营长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上头给咱连补的新兵,没打过枪没投过弹,连正步都没走过的,换身衣服就上来了,这样的兵也能上战场?咱还当啥连长?带着群娃上去送死的连长?俺还不当了俺!”

  “立正!”许锋铁青着脸咬牙说道:“崔伟,你当革命军人是啥?连长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点组织性纪律性都没有!还怎么带兵打仗?身为连长,就更要以身作则给战士们做个榜样,你瞧瞧你这个样子!不服从上级安排,以后怎么让你的兵服从你的安排?”

  “你!”顿了下许锋就对站在我后头的老班长命令道:“下了他的枪!”

  “这营长”老班长不由迟疑了下。

  “执行命令!”

  “是!”老班长无奈地跑到了我身旁,把我身上那把狙击枪下了下来,走时还不忘小声地在我耳旁嘀咕了句:“放心,连长,俺先保管着。”

  “你!”许锋再次对老班长命令道:“把他看住喽,就站在这里不许动不许吃东西,有屎也给我拉在裤档里,让他好好反省反省!也让那些新兵们瞧瞧,不服从命令不服从上级安排有什么后果!”

  “是!”老班长个挺身,果然就站在我身旁看住了我。

  看着扬长而去的许锋,我心里那个苦啊,从来没有这样掉面子过,而且还是在那百多名新兵的面前。这许锋咋就翻脸不认人了哩?当上领导这说话就不样了,还把我往死里整,这天寒地冻的让我在这外头就这么站着,这可是要出人命的啊这

  我不禁往防空洞的方向瞟了眼,刚才是在里面不能出来,这会儿却是站在外头不能进去,有这么整人的吗?我招谁惹谁了我!

  开始的十几分钟还好,除了心里忿忿不平外也没怎么觉得难受。时间再久点,只感觉手脚片冰凉,却又不敢像身旁的老班长那样跺跺脚搓搓手,就只能那么干站着。

  突然感觉肩上多了样东西,原来是金秋莲取了床被单来给我盖上,我不由心中热,不由又是感激又是惭愧,说不出是番什么味道。

  “别!”老班长赶忙阻止道:“这要让营长看见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罚连长哩!拿走拿走”

  “那要站多久?”金秋莲可怜兮兮地说道:“就这么站着不动,两三个小时手脚就会冻没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那俺咋知道?”老班长有些为难。

  “你们别管了。”我咬牙说道:“全都回洞里去。”

  “我找营长去!”金秋莲把被单往地上丢就跑,但很快又被众人给拦了回来。

  “我说金同志。”赵永新劝道:“你是人民军的不知道咱部队的纪律,就别给连长添乱了成不?”

  “就是!”老班长也点头说道:“咱部队的纪律就是那铁打的,你再去多喊几声,你得陪上了不说,说不准连长还要站到天亮了!”

  老班长这么说金秋莲也就没有声音了,包括我身后的那百多名新兵,原本嘻嘻哈哈的他们此时也是鸦雀无声,个个瞧着听着也都是大眼瞪小眼。

  哈这下我总算明白了,原来是杀鸡给猴看哪!用我来做教育那些新兵的活教材!

  第三卷第三次战役第六章指导员

  半个小时过去了。

  双脚处传来阵阵酸麻,就像千百头蚂蚁在脚上爬,在脚上咬样。我忍不住在鞋子里动了动脚趾,反正在鞋子里动又没有人看到。

  个小时过去了。

  阵阵寒冷袭来让我情不自禁地打着哆嗦,耳朵里尽是我牙齿打战咯咯咯的声音。不过好在脚已经不麻了,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个半小时过去了。

  牙齿不打架了,身上也不哆嗦了,只觉得自己是浸泡在冰窖里头,这不禁让我想起当初我炸桥时,带着两个炸药包就跳进冰冷的江水中那冰凉刺骨的感觉。

  战士们紧张兮兮地会儿看看我,会儿又看看许锋那防空洞,似乎是希望他快点走出来解除命令,但那挂在防空洞口上的黑布却始终也没有动下。

  金秋莲更是着急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会儿跑到那洞口想要说话,但又担心真像老班长说的那样罚得更重,会儿又跑到我旁边偷偷握了握我冰凉的手

  终于,我个支撑不住扑嗵声就跪了下去,众人这时再也顾不上什么命令抢了上来扶住我,揉手的揉手,揉脚的揉脚,七手八脚的就要把我抬进防空洞去。

  “慢着!”这时许锋走了出来。

  “营长!”金秋莲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她不满地瞪着许锋说道:“人都快不行了,再怎么样也不是要把他冻死吧!”

  “你们几个。”许锋也不答话,只是对老班长他们下令道:“把你们连长抬到我的防空洞来,动作快点!”

  被冻僵的我意识还清楚,就这么被抬着进了许锋的防空洞,掀开了两层黑布这才发现防空洞内生着火,很亮也很暖和,更让众人想不到的是,褚团长和陈耶政委也在防空洞内。

  “团长!政委!”众人见之下个个都把身体站得笔直。

  “嗯!”褚团长二话不说就端着碗热水往我嘴里猛灌,许锋和陈耶也在旁帮忙,倒看得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团团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