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自己的亲人,还要让人指指点点的戳脊梁骨

  狠狠地叹了口气,王新把脸上的鼻涕和眼泪狠狠地抓了把,说道:“没说的打吧”

  “打”

  “团长,下命令吧”

  我沉重的点了点头,强忍着就要掉下来的泪水,指着地图说道:“这场战,关键就是要让南北两面的伪军上当,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我们才可以混水摸鱼从中捣乱所以”

  顿了下,环看了战士们眼,我就接着说道:“为了确保伪军上当,我们在主力部队撤出阵地后,还要留下部份战士在山顶阵地上坚守人数不要太多,二十几个就可以了。这些同志的任务就是在山顶阵地上挑拔南北两面的伪军误会,并最终导致他们互相残杀”

  “团长让我上”

  “让我上”

  我话音刚落,战士们就纷纷举起手来向我请战。毫无疑问,能够在这样的任务里生存下来的机率几乎就是零,但战士们还是没有半点迟疑。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预料到也早就习惯了。

  “团长”李国强等其它战士都安静下来的时候,他才开口道:“我认为这个任务应该交给我们七连作战部队,我的理由是我们受到的训练就是美式打法,伪军也是,我们很容易融入到伪军部队中去,甚至还可以很好的与他们配合而不会被怀疑。我相信我们能够很好的完成任务”

  “嗯”我点了点头。

  事实上,李国强说的这些也正是我心里想的。七连这支特殊的部队,从组建开始受的训练就是美国佬的那套。而且他们也是支特种部队,他们的任务本来就是渗透暗杀或是潜伏之类的,对于伪装成伪军也很有经验,可以说换上身伪军的军装就谁也看不出破绽,这时由他们来完成这个任务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拍了拍李国强的肩膀,随后紧紧抱住了他的双肩使劲的摇晃了下,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李国强这家伙,我也不知道他跟在我身边多久了,538团开始组建的时候他就在我的团里直任营长,什么好处什么官也没给他升,可是现在

  他是我手下十分得力的员虎将,我心里纵使有千个万个舍不得,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很有可能会是整个计划都要失败

  “团长我明白的”李国强在我面前站定,然后端端正正的给我敬了个礼,说道:“下辈子,还跟着团长打鬼子”

  我咬着牙,拼命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掉下来,也在他面前站定敬了个礼,狠声说道:“马上做好准备”

  “是”李国强敬了个礼,转身就走出了坑道。

  战士们也纷纷朝我敬个礼,之后就各自上阵地做准备去了。

  “团长”这时在坑道里直没说话的几名伤兵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带着请求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团长,让我们也上吧”

  我无奈的点了点头,事实上,这时候就是想不让他们上也不行了。

  几个伤兵走,诺大的防炮洞里就空荡荡的只剩下我和李平和两个人。虽说这时在防炮洞里是安全的,而且敌人也还没有发起进攻,我完全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出去。但想到战士们全都在外面经受着伪军炮火的轰炸,我就怎么也没有办法继续在防炮洞里呆下去。于是抓起了自己的步枪,往弹药袋里塞了几个弹匣,最后检查了下手枪和刺刀,就与李平和两人钻出了防炮洞

  洞内与洞外真可以说是生死两重天,洞内温暖安全,而洞外就是风雨交加炮声隆隆。整个世界就像是童话片里看到的恶魔的保垒似的,几乎没有个地方是安全的,几乎每寸土地上都有尸体器官和被炸碎的武器零件

  我们沿着交通壕往上跑了阵,很快就来到了山顶阵地。战士们正在阵地上忙着呢,有的在构筑工事,有的在搬运弹药,更多的则是在东面的阵地上挖掘防炮洞。李国强则是聚上了二十几名七连了战士,在分配任务

  当然,伪军给我们的时间肯定不多。所以战士们能挖起来的防炮洞,不过就能勉强躲进个人的小洞而已,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再不济也可以挡挡弹片。

  “突突”这时,黑暗的天空中突然升起了几个红色的信号弹。于是我意识到,伪军的冲锋已经开始了。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七十七章来生再见

  深遂的黑暗,无尽的空虚。

  我和战士们明知道山脚下的伪军正排排的举着武器朝山顶阵地逼近,但却什么也看不到。能看到的依然是阵地前爆开的团团炮火,偶尔道长长的闪电划破了整个夜空,像潮水般朝我们涌来的伪军这才突然闯进了我们的视线里,就像黑暗中的鬼魅般在我们脑海里闪而过。

  伪军的人数比我想像的还要多,只冲上来的伪军就差不多有个营,更不用说留在山脚下的掩护部队和预备队。

  这也让我意识到点,我军的大部队很快就要到了。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伪军才会心急,才会不顾切的让这么多人同时发起集团冲锋。战场上的现实已证明:在热兵器时代用密集队形与分散队形发起冲锋,其效果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只有种情况才会让指挥官选择用密集队形冲锋,那就是旦冲进敌人阵地就能凭着人数的优势举把阵地拿下。很显然,当前正在朝我们冲锋的伪军,他们的目的也是这样。

  炮声渐渐弱了下来,越来越少,最后终于停了下来。这无疑就是在告诉我,伪军的部队已经接近了山顶阵地了。我的耳朵在凄冷的夜色中“嗡嗡”响了好会儿才适应过来。接着就听见“呼呼”的风声和“嘀嘀嗒嗒”的雨水声。我情不自禁的摘下帽子闭着眼睛抬起了头,让从天而降的雨水尽情的冲洗着脸上的污渍。冰凉的雨水打在我的脸上,就像无数根小姑娘的手指轻轻在我脸上弹着。迎面的山风呼啸而过,就像母亲的慈祥样梳理着我的头发。

  多么美好的个夜晚啊如果还有点时间,哪怕只有点点时间,我也会希望自己能赤条条的站在这雨水里让它淋个够,哪怕下秒就要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

  但我却知道,这所有的切对我来说都是个奢望。我没有那么的时间,也无法支配自已的生命。我的生命不只是我的,我还要对这场仗的胜利负责,还要对手下的这三百多名战士的生命负责

  这,也许就是做为名指挥官的悲哀

  伪军越来越近了,我已经可以听到军靴踩在泥水里发出的“趴嗒”声,偶尔还会有几名伪军滑倒。他们没有开枪,也没有打照明弹。对伪军来说,集团冲锋的他们当然是希望越黑越好,如果能路乘着黑暗摸上我军阵地,那就再理想不过了。所以他们不可能会做出那种让自己处在不利情况下的傻事。

  只是我们却不会让伪军如此轻松

  “百米”

  对讲机里传来了胡祖弟冰冷的声音。

  装备有夜视仪的胡祖弟,不断的通过夜视仪向我报告伪军的位置。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做为名指挥官我必须要知道敌人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在适合的时候下达攻击的命令,这时候装备有夜视仪的神枪手无疑就是我最好的耳目。

  “八十米”

  胡祖弟的声音由冰冷变得残酷。我知道那是为什么,这时候全军就只有装备有夜视仪的他们能看到伪军并且清楚的知道伪军的人数。看着那么多的敌人就在面前,手里端着枪的他们自然而然会杀心大起。

  但我还是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于是胡祖弟等人也只有静静地等着。

  “六十米”

  胡祖弟的声音已有些不耐烦起来。我相信,他并不是因为自己而不耐烦,而是他清楚的知道,敌人人数比我们多好几倍,在人数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让敌人逼得这么近,很容易瞬间就让敌人突破了我们的防御而进入肉搏战。

  而很显然,在这时候的肉搏战绝不是我们计划也不是我们希望的那样

  “四十米”

  胡祖弟继续报告着。之所以只有胡祖弟个人报告,是因为其它冷枪部队的战士都被我安排在东面的阵地,东面阵地上的那些防炮洞是我们生存的关键,同时,我也需要冷枪部队的神枪手挡住并肃清切从东面进攻上来并有可能在炮火中幸存下来的敌人。否则的话,我们的藏身位置就很有可能被敌人发觉而受到威胁。

  “打”就在敌人距离我们战线只有三十米远时,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把就拉燃了手中两枚手榴弹朝阵地前的黑暗中投去。

  几乎与此同时,早就按捺不住的战士们也纷纷掷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

  “轰轰”随着片爆炸声,伪军就在爆炸的火光之中发出阵阵惨叫。

  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但那些全是伪军在毫无目标的乱开枪,志愿军们却没有个人开枪还击,依旧个接着个的往下投着手榴弹。

  这是我在战斗之前就与战士们约好的战术。按照往常的打法,般都是照明弹往空中打,等战士们看清了目标时再开枪射击。这种打法当然是无可厚非,只有看清了目标才能开枪嘛否则的话,就算我们熟悉地形也无法在这黑暗中精确的击中目标。

  但这样打同时也会出现个问题,那就是照明弹打也就等同于给伪军发了个信号,差不多也就是告诉敌人我们要开枪了,让他们赶快寻找掩护。伪军也都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自然也不是傻瓜,所以等我们看清目标开枪时,他们也都在地上趴好了。更重要的还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照明弹在照亮伪军的同时也会照亮我们自己,这种做法对于兵力比伪军弱许多的我们,无疑是不明智的。

  于是,我就命令战士们既不打照明弹也不打枪,只等着伪军进入手榴弹的投掷范围后丢手榴弹

  这样打的好处有两个:个是枪口冒出的火花会暴露我们的位置而手榴弹却不会。因为这,那些对地形不熟悉而且是在黑暗中朝我们进攻的伪军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哪里,甚至都无法确定与我们的距离。以至于被我们炸了好会儿还分不清我军防线的位置。

  另个,就是子弹漫无目标的扫射命中率很低,而手榴弹炸的却是整个面。伪军人数多,我们随便往下投几个手榴弹,那弹片都会在斜面上乱飞,怎么说也会炸死几个伪军。反之,他们因为无法确定我军防线的位置而不敢投掷容易回滚的卵形手雷,于是只得举起手中的各式武器乱扫通。

  那些朝我们发起进攻的伪军根本就没有料到我们会这样打,措手不及下只大片大片的被我们炸倒在手榴弹的弹幕之中。就算偶尔有几个命大的能冲过弹幕,胡祖弟和他的助手也会很快就把他们解决在我们的阵地前。

  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我们炸了好会儿后,伪军的指挥官终于意识到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的话,他的部队很有可能会全部倒在敌人的手榴弹之下。于是只听“突突”的几声,几颗照明弹很快就升到了空中。

  “打”我大吼声,举起手中的步枪就朝伪军扣动了扳机。

  战士们也在抛出手里的手榴弹后,操起手中的各式武器对着伪军就是阵猛打。

  最终伪军会打出照明弹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所以早就下了命令:只要照明弹升空就是开枪的时候。所以战士们再次抢到了先机,手里没有手榴弹的当即就抓起了武器朝敌人扣动了扳机,有手榴弹的用最快的速度抛了出去

  反观伪军,他们却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后方会突然打出几枚照明弹上来,没有防备下根本就来不急躲藏,几乎是毫无遮挡的暴露在志愿军战士们的火力之下。

  枪声很快就响成片,步枪冲锋枪机枪全都朝面前的伪军喷洒出成片成片的子弹。

  这次战斗之前,我就为538团争取到了许多转盘机枪。战斗到现在,虽说有不少转盘机枪随着它的主人同被敌人的炮弹炸毁了,但还是有相当部份的转盘机枪因为机枪手的伤亡而转给别的战士。所以,现在驻守在山顶阵地的这三百多人里手中拿的装备,大多是转盘机枪和波波莎,拿着步枪的,只怕就只有像我这样用惯了的神枪手了。

  在机枪和冲锋枪密度这么大的情况下,我军的人数虽少但火力却不小,那成片成片的子弹几乎都要比天上下的雨水还要密集,“哗哗哗”的片下去,就像是只摧枯拉朽的大手样,将伪军冲锋的队伍狠狠的压了下去。而在伪军被压下去的路上,就是成片成片的尸体和让人触目惊心的鲜血

  “砰砰”我机械的扣动了扳机,打倒了两个试图在阵地前架起机枪的机枪手。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选择值得我出手的敌人,并且在他们来得急对我们构成威胁前就夺走他们的性命,已经成为了种条件反射。换句话说,就算我现在什么也没想也没有去计算,只个人站在这里就会出于本能的个接着个的射杀危险目标。

  就像现在的我样,手里不断的扣动扳机,甚至还会在子弹打完后迅速换弹匣,而脑袋里却在想着其它的事。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伪军持续不断的对我军阵地进行炮击,那些炮弹在阵地上产生了大量的硝烟,再加上雨幕的遮挡使照明弹的光线都很难穿透进来。照明弹升空,原本应该苍白片的大地却像是个瓦数不足的灯炮样或明或亮,就算是近在咫尺的伪军,我们也只能依稀看到他们的身影。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因为只有这样,我定下的让南北两面的伪军发生“友好伤亡”的情况才有可能发生。

  “报告情况”我对着对讲机叫道,枪声和爆炸声使我不得不用尽全力大喊。

  “东面,敌人被我军火力压制在五百米外无法动弹”

  “北面,伪军正在发起冲锋,但攻势不强”

  我很快就从对讲机里得到了我想要的信息。

  东面把敌人压在定的范围之外,这原本就是我们的计划,因为只有这样,我们这支三百多人的部队才有容身的空间。而北面的伪军攻势不强,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攻势不强,也就意味着我的计谋很有可能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我要的是两面的伪军都发了疯似的进攻,这样才可以让他们两支部队狠狠的撞在起,可是现在这样

  随后我很快就想明白了,伪军北面之所以攻势不强,完全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我们有可能会在北面调动炮火,所以北面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主攻方向。

  想到这里我不由皱了皱眉头,朝对讲机下令道:“把北面驻防的战士调部份过来,小心的把北面的敌人放几个上来”

  “是”对讲机那头的李国强毫不犹豫的执行了我的命令。

  这是在示敌以弱其实在这个时候,南面的伪军正被我们打得措手不及还没缓过劲来,我根本就不需要从北面调批战士过来防守。我的目的是想给北面的伪军种错觉,那就是南面的伪军进攻太猛烈了,我不得不抽调北面的人手过去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他们上当的话,那么李国强很小心的放几个伪军冲上我们的阵地,我想就足可以让他们看到胜利的希望。如果都这样了那些伪军还不拼死了往上冲的话,那我也只能自叹天不佑我了

  “砰砰”随着阵枪响,我就在对讲机里听到李国强在调动着人手,并指挥着战士们有意放几个人上来

  话说这样打死敌人容易,要放几个敌人上来却十分困难,甚至还是件十分冒险的事。这不?就连李国强的七连都有些手忙脚乱的。

  “两点钟位置五十米,那三名伪军放他们上来”

  “神枪手注意,要投弹的就坚决打掉”

  “张熊准备,敌人冲上阵地就马上解决掉”

  可以看得出来,李国强那方进行得并不是很顺利,以至于试了两次都失败了,直到第三次的时候才终于让两名很幸运的伪军冲上了我军阵地,只是他们冲上阵地幸运也就跟着宣告终结。

  张熊是什么人?向以动作快著称的他,只怕将军刺分别插进两名伪军的咽喉的时候,那两名伪军还没看清是谁在他们面前呢

  “伪军上当了”随后李国强很快就报告道:“他们组织了两个连队朝我军阵地发起猛攻”

  我在心里暗叫了声好,这正是我想要的。

  “哒哒哒”枪声越来越密集了,敌我双方都像是发疯了般互相倾泻着成吨成吨的子弹。随着伪军打上来的照明弹越来越少,四周再次陷入了片黑暗之中,只有双方枪口发出的阵阵火光和子弹在黑暗中划过的道道火线,就像吃人的魔鬼在挥动他的链条样,在空中乱舞着夺去个又个生命。

  伪军不再打照明弹是有道理的,在夜战中,打照明弹般只会对防御方更有利。因为照明弹会让冲锋的部队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之前他们打照明弹,只是为了能看清我军防御阵地的位置。在确定了这点后,打照明已经成为种利敌不利已的事。

  伪军乘着黑夜成片成片的朝我们压了过来,我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对直守在身旁的通信员打了个手势,通信员会意马上就播通了步话机向炮兵部队发出了指令。

  与此同时,我就在步话机里下令道:“全体都有,把命令传下去,炮声响马上撤入东面的防炮洞等候命令”

  “是”对讲机里传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