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克,不过这也不能说——用步枪击毁坦克吧

  “崔团长崔团长”正当我有些哭笑不得的时候,金秋莲在我身后凶巴巴的叫道:“换药时间到了”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也都发现了原来我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能用步枪干掉坦克的神人。以至于在此之后,不管我走到哪里,只要是走出那间病房两旁就齐刷刷的站满了伤病员朝我敬礼,有些还拄着拐杖。

  这所医院原本是所不大的学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因为伤员太多无处容纳就把这所学校改造成医院了。几千号伤病员挤在这里,使我无论走到哪都有人等着向我敬礼,甚至还有战士特意从病房里赶出来

  这直接就导致了我这几天大门都不敢迈步。是受不了每次走出去都有两排人站在左右的排场,二是不希望再让那些伤员受苦受累。于是我就更希望庞师长能快点联系我,把我救出这个苦海。

  路回着军礼,匆匆忙忙就跟着人民军战士来到警卫连连部。连长姓金,是个年轻的军官,军衔是大尉。就像所有的人民军军官样,他也是身笔挺的军装,下着马裤脚踩着军靴,看到我就两脚靠啪的个挺身,然后恭恭敬敬的将话筒递了上来。

  说实话,我最享受的还是让这些人民军军官朝我敬礼。不知为什么,当那些伤员朝我敬礼的时候我心里会有些过意不去,但人民军军官朝我敬礼的时候,我心里就可舒畅了。心里只想着,你们这些家伙平时就穿着人模狗样的在战士们面前摆官威,真打起仗来就没见你们有多威风。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有事没事就到他们这些家伙面前转转,多折腾他们几下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我稍稍点下头就接过话筒说道:“报告师长,我是崔伟”

  话筒里先是传来庞师长阵爽朗的笑声,接着就听他兴奋的说道:“你小子行啊我就知道你能打出点名堂来,果然还是让我猜中了怎么样?伤好得差不多了吧”

  “没问题了,都是皮外伤”我回答道。

  “嗯,那就好”庞师长回答道:“那就在医院里好好养伤,现在形势很好,不要担心其它的问题。你们打得很好,也打得很艰苦,也该休息段时间了”

  “师长”

  “别这个那个的,好好养伤就是了”庞师长不容我多说,打断我的话道:“伪军已经让你们给打服贴了,现在看起来也没什么仗可以打了,你小子真是运气”

  接着又说了堆不着边际的话,似乎纯粹就是关心下我的伤势,不会儿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挂上了电话,半天也没反应过来。

  没理由啊之前我还以为庞师长找我有什么任务呢?还以为他要让我伤好了就归队呢可是现在

  闷闷不乐的回到病房里,躺在床上对着到用杉木板拼成的屋顶发呆,不会儿就晕晕沉沉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之前体力透支严重身体急需休息,还是生活质量提高让我很享受的原因,这段时间我很难睡,几乎就是沾坑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而且往往睡就是大半天,直到有人在靠近我的病房或是金秋莲来换药的时候才醒。

  这睡觉归睡觉,从战场上带来的警惕性还是有的。只要周围有点脚步声,有时甚至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脚声,睡得好好的莫名其妙就醒了,然后过会儿就会有人喊报告

  这回醒过来的情况也是样,只不过睁开眼时发现是在夜里,这即不是换药的时间也不是吃饭的时间还会是谁呢?仔细听了会儿又听不见脚步声,不由让我提高了警觉。

  翻身从床上坐起,随手抓起了枕头下的把匕首就躲在了门后。

  这把匕首是向金秋莲要来的,我的步枪和手枪早在5852高地的战斗中遗失了,而且我醒过来的时候从头到脚所有的装备都被卸得干干净净,就连我的贴身裤衩都是新的,很显然有人帮我洗过澡。这让我身上连把军刺都没有。

  我也试过向人民军警卫连的连长要过枪,这在战场上摸枪摸习惯了,身边没有个防身的东西总觉得不坦实。可是人民军那家伙却说在这里很安全,他们完全可以保护我,让我相信他们的能力

  他娘滴人民军能打的兵全都到前线打仗去了,就医院里的那些老弱残兵还让我相信他们的能力

  “崔团长崔团长”个黑影轻轻的摸了进来。

  我也不多说,左手从身后死死的扣住他的脖子,右手匕首就压在了他的动脉上。低声问道:“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我明显感觉到手里这个家伙颤抖了下,随后断断续续的说道:“崔团长,别,别误会,我是金连长”

  “唔”闻言我不由愣了下,不过听着声音还真是。但我还是没有放开他,心里大堆的疑团呢比如他这么迟鬼鬼祟祟的来干嘛?有什么事随便叫个兵来不就可以了?

  于是低声问道:“金连长,这么迟找我有什么事?”

  “崔团长”金连长赶忙解释道:“这是上级的命令,接你的汽车已经在大门外了,我接到命令必须亲自叫醒你和其它几名战士,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哦”听着金连长的话,再联想到庞师长奇怪的表现,很快就明白了。

  很明显,庞师长是不希望我再像上次样在归队的路上遭到伪军特工的袭击,所以才会这么小心。

  松开了手收起了匕首,抱歉的对金连长说了声:“对不住了金连长,我还以为你是伪军特工呢”

  “没关系,没关系”金连长松了口气,回答道:“崔团长,这就跟我走吧你的几个同志已经在车上等着你了”

  看着金连长走出门时脚下软差点摔倒,我不由暗自摇了摇头,如果真要等他来保护我,还真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八十二章秘密的任务

  我猜的果然没错,十几分钟后我就坐上了返回师部的汽车上,来接我们的是师属警卫营的人,来的是个排长。我曾经带着七连和他们起配合着围歼伪军特工队,对他们当然不会陌生。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呢,这会不会是伪军特工搞的花样,买通了守卫医院的金连长之后,假说上级要调我们回去,随便开了辆汽车就把我们这些重要人物都拉了出去,然后再找个僻静的地方“砰砰”几枪就解决了。

  但现在看到了随行汽车护卫的那些战士都是师属警卫营里的人,这才把心里仅有的点戒心放下了。

  这似乎是在战场上打仗打久落下的个毛病,动不动就会疑神疑鬼的,特别是领会到无孔不入的伪军特工的本事后,就更是不管什么事都多了个心眼。不过现在看来,我似乎有些神经过敏了。

  “团长,团长”

  我掀开车尾的帆布爬上车,就听到战士们熟悉的叫声,还没等我看清车厢里的人,几只大手就紧紧的握在了起。

  和战士热情的握了手之后,就渐渐适应了车厢里的光线,愕然发现金秋莲和林雪也坐在车厢里,只是她们却装作没看见我,表现出十分冷淡的样子。她有这表现很正常,金秋莲是因为心里对我还有气,林雪则是因为担心那所谓的“作风问题”。

  身为高干子弟的林雪,有这方面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自从她在5852高地上向我大胆的表白之后,这其实都是秃子头上虱子明摆着的。

  其它的战士则都是538团的战士,认真再看,这才发现全都是冷枪部队的战士,胡祖弟也是其中个。

  “同志们都还好吧”我问了声。

  “都好”

  “只是皮肉伤,没啥大碍”

  “俺就是累着了”

  战士们兴奋地回答着。

  “只是”胡祖弟有些伤感的说道:“有很多好同志,咱们是再也见不着了”

  车厢内立时就沉默了下来。

  看着这帮同生共死的兄弟,我就不由想起了几天前我们在起时还不知道有没有下次见面的机会,这会儿见面,自然又是别有番酸甜苦辣。不过更多的还是庆幸和怀念。庆幸的是自己走下战场还能活着,怀念的是那些在战场上永远也走不回来的战友

  不知是谁带的头,在车厢里哼起了我教会他们唱的那首军营绿花。当那段段歌词在战士们粗犷而哽咽的喉头间迸出来的时候,战士们全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了起来。

  “寒风飘飘落叶

  军队是朵绿花

  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

  不要想妈妈

  妈妈你不要牵挂

  孩儿我已经长大

  站岗值勤是保卫国家呀

  风吹雨打都不怕

  ”

  我也不知不觉的跟着战士们唱着,唱了遍又遍浑然不知疲倦。最后终于停下来时,才发觉自己已是满脸的泪水,林雪就更是泣不成声,也顾不上面子趴在膝盖上“呜呜”地哭着

  汽车就这样在战士们的沉重的歌声和对战友的思念中缓缓向前开着,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谁都没有睡着也没有人再吭声。

  战士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也是他们中的员,甚至还可以说我比他们的体会更深更痛三千多名战士啊,全都是等的好兵,只打了这么仗就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了。更重要的还是他们都是我们生死与共的兄弟,前天还在起说笑,还在起谈天,可是今天却是阴阳两界了。

  战绩是有的,荣誉也是有的,可我却觉得,所有的这切都换不来战士们的生命,都换不来他们那张张笑脸

  “吱”的声,汽车在黑暗中停了下来。长期养成的习惯让我们不假思索的就掀开了帆布跳下了汽车。

  第眼看到的就是庞师长带着180师的干部在等着我们,这其中包括各团团长和师部里的参谋。不过让我奇怪的是,他们竟然在汽车外像阵卫兵样排成了整齐的列。再加上志愿军干部的军装和战士的军装没什么两样,如果我不认识他们的话,肯定会以为他们就是队警卫员。

  “敬礼”冷不防的,在我们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时候,却看到庞师长干人朝我们挺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接着周围所有的战士也都纷纷举起了手。

  看到这场面战士们顿时就傻了,包括我在内脑袋嗡的下就短路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也赶忙挺身朝庞师长他们回了个军礼。

  山风吹过的,是战士个个挺拔的军姿;明月照亮的,是军人之间的无需明说的敬意。所有的战士就在互相敬着礼,虽然什么话也没说,却都知道对方想要说的是什么,想表达的是意思。

  “崔团长”过了好会儿,庞师长才缓缓松驰下来,走到我的面前握住我的手说道:“什么话都别说了,你们538团的组建就包在我的身上你放心,上级也会全力支持我们,我们绝不会让你们这样个英雄团就这样下去的,从今往后不管有什么装备什么物质都优先配给你们团”

  “谢谢师长”我感动的点了点头。

  有了庞师长的这句话,我就知道538团还会继续将我们的战史和战士们的事迹传承下去了。

  每支部队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史,战史就是支部队的灵魂,差不多就相当于个民族的文化传承。旦哪支部队在战场上遭受重创而被取消了编制,从某些方面说也就成为了历史。而我们现在显然不用担心这个,今后加入538团的兵,可以十分自豪的举起手来告诉别人:咱们团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打过哪些哪些仗,立过哪些哪些功,涌现了哪些哪些英雄

  这,就是支部队的荣誉,也往往正是这种荣誉,在不断的激励着往后加入538团的兵向他们的前辈看齐,向他们的先烈学习。

  这也就是为什么,支擅长攻坚的部队总是擅长攻坚,支拥有排雷英雄史的军队也总是不断的涌现出排雷英雄的原因。即使这些部队都过了几十年之久,所有的老兵都换成了新兵也还是这样。

  庞师长沉默了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对我说道:“到我的指挥部来,我有话对你说”

  “是”我应了声就跟在庞师长身后,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个小村庄。到处都是修茸过的木房,有的还是新盖的。

  从远处传来的几声炮声来判断,这里离前线至少有几十公里。想来也是180师经过这场大战后伤亡惨重,已被调到后方来休整了。

  既然已经被调到后方休整,那还会有什么任务呢?看着庞师长刚才的那副表现,很明显又是有重要的任务要交给我了

  想着我不由皱了皱眉头,实在想不明白在这时候还会有什么仗要打难道说历史真的因为我的到来而有所改变了?

  跟着庞师长来到了指挥部,其实也就是间十几平米的小木房,里头自然少不了电话和电台,但让我有些意外的却是个人都没有,除了我和庞师长外其余的人全都被警卫员隔离在外头了。于是我心里就更加困惑起来,看来庞师长交给我的这个任务不只是重要,而且还属于高度机密,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连自己人都要防

  “崔团长”庞师长点燃了支烟,带着些歉意跟我说道:“本来你刚从战场上下来,而且还打得这么惨,我应该让你好好休息几天,可是”

  “师长,您就下命令吧”我回答道:“革命军人嘛哪天还不是在枪口下过日子的。何况我又不缺胳膊少腿的,只要这战还在打,我们都不能歇着”

  其实,我还真有些不想打了。我记得史上的停战谈判是在二十七号早晨十点整签定的,然后在当天晚上十点整执行,于是整条战线全面停火朝鲜战争也跟着结束。现在已经是二十号,离战争结束不过五六天,我只要撑过这几天就可以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不是?谁在打了这么多仗之后还愿意再去送死啊谁从那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会不怕啊?我完全可以功成身退轻松的回国当英雄不是?

  但我却知道这切都是不可能的,如果个任务会秘密到连自己师部的人都要隔离的话,那任谁都知道这不是个普通的任务。如果我拒绝的话,那也许我也会因为知道这个任务的点点风声而被

  唉下面的事我不敢想,总之我不想再进政审处。既然死活都要执行这个任务,那么何不二脆点答应下来,何况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秘密的任务是什么

  “嗯”庞师长拍了拍我的肩膀,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靠近我跟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先告诉你个好消息,金城战役之后,李承晚集团已经被我们打得没了脾气,失去了几个主力师的伪军,就像是没了牙齿没有爪子的老虎再也凶不起来了。隔天他们就同意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签字时间就定在二十七号,离现在还有六天”

  “哦,太好了”我装作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样子狠狠地挥了下拳头:“终于把这些狗日的给打趴下了,这么说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嗯”庞师长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了声:“能不能顺利结束,这就要看你了”

  “看我?”我被庞师长说得莫名其妙,这停战签字关我什么事难道说还要让我去签字不成?

  庞师长看了看左右,神秘兮兮的靠近我耳边说了几个字:“老总要去签字,有危险”

  听着庞师长的话我立时就明白了,怪不得这任务会这么神秘,原来是有关老总去签字的行程

  “李承晚集团虽然表面答应了签字,其实还抱着线希望”庞师长继续说道:“那就是刺杀行动,旦让他们得手,破坏了停战协定的签字,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庞师长虽没有多说,但我心里还是明白的。如果真的让伪军得手,他们不但成功破坏了签字,还会激怒整个志愿军队伍。到时,盛怒之下的志愿军战士们再次大打出手,停战也成为件不可能的事。

  可是李承晚就不怕被我们连根拔起吗?

  想了想,我很快就明白了,李承晚这是在下着险棋。因为他知道,美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南朝鲜这块战略要地全部落到金日成手中的。到伪军被我们打得满地找牙时,美军最终还是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再次出手,接着跟在美军身后的还有联合国军。李承晚是想用这招毒计,把所有人再次绑上他统朝鲜的战车,让志愿军和联合国军再次在战场上打得难分难解尸横遍野

  为了己之私而不惜重新挑起战火,让各国的战士为了他的欲望而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家伙还有良心吗?不过似乎国与国之前的关系本来就不能用良心来说的,它们之间只有利益,赤裸裸的利益。

  “从我们潜伏在伪军内部的同志送来的情报来看,伪军已经开始这方面的行动”庞师长担忧着说道:“可是我们能知道的只有这些,至于敌人动手的时间地点行动代号等完全无所知。上级十分重视这件事情,派出大量的侦察部队四处搜查,甚至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情报人员搜集情报,为此还暴露了超过总数四分之的情报人员,但还是没有任何线索。于是上级领导就想到了你”

  “师长”闻言我有些为难的回答道:“可是我也只会打仗,不会搜集情报”

  “不是要你搜集情报”庞师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现在离签字时间只有五六天,派你打入伪军内部搜集情报也已经太迟了。你在对付伪军特工方面有过几次很好的表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