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6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对付他们很有经验,所以上级是让你和你的部队配合警卫连保护彭总的安全”

  听着庞师长的这些话,我是彻底明白了,原来是要让我担任老总的警戒任务负责他的安全。

  要说这个任务,不管是为了国家为了结束战争,还是为了个人的感情,我都应该不愦余力的做好但很快又皱起了眉头,我们知道的情报太少了,伪军特务有可能埋伏在老总前往开城的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发起突袭,我们怎么才能保证老总的安全呢?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庞师长问了声。

  “有”我想也不想的就回答着。

  这问答,在志愿军部队里早就成为了种形式,没有会回答“没有”的,就算真有困难,也会在大声回答了“有”之后再提出来。

  就像我现在这样,我为难搔了搔脑袋,迟疑着说道:“师长,给的信息太少了,我连老总在哪从哪里出发要走哪条路线都不知道,到时怎么保护老总的安全啊?”

  “这些你不需要知道”庞师长回答道:“这些我也不知道上级自有安排,你和你的冷枪部队要时刻做好准备,保持最好的状态随时准备出发”

  “是”我无奈的应了声。

  我的性格是,不管做什么事都喜欢事先了解清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所以我不喜欢这种执行任务的方式,虽说这种方式也许是有必要的。因为老总走的路线如果能让庞师长或是我这个团长知道,这本身似乎就意味着不安全。

  “还有”庞师长最后再交待了声:“这件事只有你个人知道,其它所有的人,包括你手下的兵都不能说个字”

  “是”我再次应了声。

  毫无疑问,这又是个我不喜欢的方式,心里怀着个这么大的秘密却什么也不能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庞师长直到最后刻才跟我说出真相。

  跟着警卫员回到间平房的时候,冷枪部队的战士们早已裹在被窝里了,除了林雪和金秋莲两名女战士睡在另间小屋外,其余的二十名神枪手全在这里。他们看到我回来,全都咕碌从床上翻身坐起,七嘴八舌的问道:“团长,是不是有任务了?”

  “团长什么时候出发?”

  “全都给我睡觉”我冷冷的回答道:“搞什么名堂,什么任务任务的才刚从战场回来能有什么任务?马上睡觉,明早开始训练”

  “是”战士们应了声,也不敢多问,再次钻回被窝里去。

  我找到自己的床位躺下,摸了摸被子似乎还是崭新的,床头还放着两套新军装。这些照想都是庞师长特意安排的吧虽说是小事,但也是他的片心意。

  只是我能不能胜任这个任务呢?我不是对自己没信心,而是这个任务存在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八十三章早来的消息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把战士们叫起床来和其它战士同操练,训练的强度并不大,无非也就是跑跑步练练拼刺之类的,只有五六天的时间,甚至还有可能没有这么久,所以我很清楚,就算有再好的训练方法也是没有用的。

  而且我们也需要时间熟悉下自己手里的新装备。在5852高地上的那场大战中,战士们手里的装备基本上已经损坏得七七八八了,就连我的狙击步枪和1911也找不着了。其实我也知道,就算能找着的话,只怕那枪也多半是不能用。对于失去那个陪伴了我好多年生生死死的狙击步枪,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就与它分开了,心里自是别有番辛酸。

  庞师长对我们这支冷枪部队可以说是体贴入微,原本我们使用的是什么武器,他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并调来了大批类似的装备放在兵器库里让我们选择。

  嘿让我们这二十几个人进入兵器库选装备啊那场面可真让人震憾的,机枪冲锋枪卡宾枪凡是这时代能叫出名字的枪,在那里头全都有,看得战士们眼睛都直了。甚至在其中我还发现了苏式的47。这玩意才装备苏联军队不久,极少供给志愿军部队,可它现在却躺在那里随我们怎么拿

  当然,如果对于普通战士来说,机枪冲锋枪或是自动步枪都会是种很好的武器,但对于我们这些神枪手来说,远射程的步枪永远是最好的选择。

  狙击步枪也有好几把,除了在战场上常见的美式1外,还有苏式1891狙击步枪,我拿起几把来看了看,其放大镜的倍数有35倍也有4倍的,甚至有的还带有消音器

  对于名狙击手来说,消音器无疑是个很大的诱惑,因为它在战场上可以很好的隐蔽自己,所以我几乎就要选择它了。但最终还是强忍着心里冲动抓起了把带着35倍倍率的1。

  美式狙击步枪与苏式狙击步枪的最大区别是,苏式狙击步枪要打发扳下对于习惯了1的我来说这就是致命的。如果我选择了苏式狙击步枪的话,那么在战场上,我就会按照习惯没有推弹上膛就瞄准敌人扣动扳机

  我绝不能容忍自己在战场上犯这个错误,同时我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在几天之内就能很好的适应苏式狙击步枪,所以还是咬着牙抓了把1。

  至于手枪,毫无疑问的还是选择1911,它比起托卡列夫手枪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其握柄与枪管呈个钝角,枪抓到手上直直的伸出去就正好达到最佳的射击角度。而托卡列夫手枪握柄与枪管却差不多是九十度,这就使枪手出枪时必须有个挺腕的动作,这不仅会让枪手射击慢,而且还会让枪手很不舒服。

  从这点来看,美式武器在设计上还是比苏式武器更人性化更适用的。而苏式武器就是为了充分发挥其人多兵多的优势,强调造价低和生产速度快。

  等我挑好枪之后,战士们就拥而上将那些带有瞄准镜的步枪抢光了。除了部份战士因为要携带夜视仪而必须选择卡宾枪外,其余的十余名战士都挑到了把带有瞄准镜的步枪。因为战士们大多用惯了那种打枪就扳下的步枪,所以苏式步枪特别受欢迎。但是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我注意到了金秋莲在有选择的时候,竟然也选了把跟我相同的1。

  为什么呢?难道她也用惯了美式步枪?连那把配有消音器并且有4倍倍率的苏式步枪都看不上眼?

  不过各人有各人用枪的习惯嘛说不定她也是看上了1步枪的方便呢苏式狙击枪为子弹上膛所发出的声响,有时都足以让它的主人暴露位置,所以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想到这里我也就打消了疑虑。

  冷枪部队打了场大战,经历过几次的生死搏斗,这使得每名战士都出现了体力衰退的现像,再加上每名战多少都受了点小伤,这些都会影响到部队的战斗力。所以我现在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尽快的恢复体力进入最佳的战斗状态。

  好在冷枪部队里的战士个个都是从部队里精选出来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再加上庞师长在伙食上对我们部队的特殊照顾,所以不过两天就个个都是生龙活虎了。再加上现在弹药十分充足,战士们在靶场上喂了几百发子弹后,很快就熟悉了手中的武器。

  只是我要熟悉手中这把新的步枪来还是有点困难,以前那把枪用得太久了,我甚至都习惯了它木柄有些松动枪管有点歪的样子,所以每次打枪的时候都会自然而然的往左偏点,这如果是在用以前那枪就是百发百种,可是现在换了新枪怎么打都觉得有点别扭,虽说它同样也是把1,同样也是带着瞄准镜

  不过这点困难还难不倒我,第二天就很快适应过来,而且也感受到木柄不再晃动给我带来的那种坚实感,于是又能做到得心应手了。

  战士们原本还隐隐感觉到会有什么特殊的任务交给他们做,但见我并没有加强训练的强度后,也就逐渐打消了疑虑,很快就融入到部队的生活里。

  “嘿同志们,你们听说了吗?”这天夜里,战士们正要上床睡觉的时候,杨振山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叫道:“听说李承晚集团被咱们打怕了,已经同意在停战谈判上签了哩”

  “啥?你说的是真的?他们不单干了?”战士们听着这消息都有些不敢相信。

  “那还有假?”杨振山扬了下手中的张报纸说道:“这都上报纸了,又不是俺瞎说的”

  “得了吧杨班长”胡祖弟打趣道:“我还不知道你,斗大的字都不识萝筐,还看报纸尽拿咱们寻开心吧”

  “是真的外面早就传开了,就咱们还不知道哩”杨振山急得手舞足蹈,完了后眉头皱,就把报纸递到我面前说道:“团长,你识的字多,给咱们念念”

  “是啊团长,给咱们念念”将信将疑的战士们纷纷凑了上来,在我身旁围成了圈。

  其实用不着念,我也知道这个消息是真的,但因为庞师长让我不许透露任何谈话的内容,所以我也就没敢说。不过现在看来,李承晚同意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这个消息让战士们知道也是迟早的事。

  我接过报纸看,正是志愿军报。这是志愿军部队里唯发行的份报纸了,只不过因为我们条件有限,运输方式也比较落后,所以这报上的消息往往会滞后好几天。能发到战士手中的也并不是很多,也不知道扬振山从哪里搞到手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自从我们538团的战士从前线回来后,虽然人数锐减到三百多人,之所以用“三百多人”而不是个精确的数字,是因为还是不断有战士伤口恶化而被送往后方的野战医院。

  我们人数虽少,但却全都被兄弟团的战士当作英雄来看待,特别是潜伏进伪军白虎团捣毁其团部并缴了团旗的冷枪部队,真可以说在部队里都可以横着走了。冷枪部队里的战士随便走出去个,都要被其它部队里的战士抢着拉去介绍战斗经验或是述说战斗过程。

  我就见到那能说会道的刘杨兴眉飞色舞的乱说气,这家伙还没参加过那场战斗呢,就说得跟真的似的。旁边围着大堆的志愿军战士,个个带着崇敬的眼神有时叫好有时喝彩,其中还不乏连长营长参谋长这样的干部,看得我都有些晕了

  什么叫人的名树的影啊看着这样子我就明白了。

  所以说,现在的扬振山能搞到份志愿军报,那还不是太容易了。不说他亲自参加过奇袭白虎团的战斗,就凭着七连冷枪部队这个名头,也够资格让兄弟团的战士把这报纸供献出来了。

  我得申明,这绝对不是什么贪污腐败,而是部队里军人们借英雄重英雄的种发自于内心的表现

  拿过志愿军报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瞄了眼,很快就在头条上找到了醒目的几个大字:“李承晚集团被迫妥协,停战协定签字在即”。

  没有透露签字时间,这是我的第反应,这在现在也许还是个高度机秘,大慨只有签字完了之后才会通知到部队吧

  “团长,快念啊咱们都等不急了”

  “是啊团长,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有”在战士们的催促下,我点了点头念道:“金城战役期间,在我志愿军战士强大的攻势面前,以李承晚集团为首的南朝鲜伪军溃不成军。此战我军共毙伤俘敌78万余人,缴获坦克45辆,汽车279辆,飞机1架”

  “还有飞机,还缴获飞机”战士边仔细听着我念边在旁兴奋的说着。

  “各种火炮423门,各种枪7400余支”

  “哇”听到这里战士们纷纷起哄起来:“这些武器都可以装备个师了”

  “别吵别吵,继续听团长念”

  “嗯哼”我清了清喉咙继续念道:“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我军伤亡33253万人,敌我伤亡对比23:1。这次作战,使敌人意识到无法挽回他们在朝鲜战场上的败局。正如毛泽东主席指出的那样:敌人处于不利状态,挨打状态。如果不和,他们的整个战线就要打破,汉城就可能落入朝鲜人民之手”。事实充分说明,毛泽东主席的指示是正确的,此次战役是我军在政治上军事上的次重大胜利这次胜利迫使敌人向我方作出了实施停战协定的保证。联合军总司令克拉克来信表示:“保证停战条款将被遵守”。美方代表哈利逊又作出明确保证:‘南朝鲜将不以任何方式阻挠协定草案的实施’”

  当然,最后还说到了李承晚集团妥协的态度,只听得战士们喝彩声是阵接着阵的。但看到了这里,我就开始走神了:看来联合国军那边的态度,最终还是取决于美国。很显然,美国现在要停战的态度很坚决,就算李承晚铤而走险想要把联合国的部队再次绑上战车,其结果似乎也不能如他所愿。

  我想最可有能的结局,反而是惹恼了美国佬这个主子,动用暗杀手段把李承晚除掉,然后再扶值个新的总统上台了。这并不是空|岤来风,事实上,从现代的资料我知道,美国中情局甚至已拟定了针对李承晚的暗杀和政变计划。

  这种做法显然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这场战争再拖下去,也不想再在这个泥潭里越陷越深。既然是这样那么李承晚还敢实施他的刺杀计划吗?

  照常理李承晚是不敢这么做的,因为任谁都知道,他现在不过就是美国政府的个傀儡,真搞得美国人不爽了,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但是李承晚却是个不听话的傀儡,因为他并不是个聪明的政治家,他并不知道自己站在什么位置上,也不知道美国人可以把他扶上台当然也可以把他赶下台,甚至要他的命都不在话下这可以从他根本就看不清战场上的强弱形势,疯了般的扣押战俘,歇斯底里的想要“单干”就可以看得出来。

  事实也正和我想的样,因为在朝鲜战争结束后不久,李承晚就在美国佬的眼皮底下全面实施独裁统治,用让人无法想像的弱智激起了全国上下都他的愤怒,遭到其后台美国的厌恶,最后仅仅几年的时间就成了孤家寡人,无奈的下台了。其中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他竟然在选票上用小学生的四舍五入的方法。

  像他这样的个人,我还能指望他不干傻事分清现在的敌我形势吗?于是刚刚在心里出现的丝侥幸,很快就像浇了盆凉水样冷静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我还真希望李承晚能聪明些,更有政治头脑些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不会干刺杀行动那样的傻事了。

  “团长,这是不是说战就要打完了?”

  “是啊团长,这是不是说不久后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战士们个个兴奋的问着。上战场这么久,经历过那么多的生生死死,特别是现在还是出国作战,远离自己的家乡和亲人,谁又不想自己的父母,谁又不想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啊而且,现在听到的消息似乎还是朝鲜战争永远就要结束了,回国以后就再也用不着打仗了,任何个人知道这点都会为之疯狂,为之喝彩。何况还是为了这场战争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们。

  “杨班长,你回国后最想干嘛?”

  “我啊最想的就是抱着老婆孩子三天三夜都不出门”

  哄的声,战士们就笑成了团。

  有的战士就说:“看你那德行,就知道回家抱被窝”

  也有的战士说:“这怪不得杨班长,这都快三年没见着了,小别胜新婚嘛这要是我啊,准会个月都不出门”

  战士们愉快的说着笑着,木板房里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搞什么名堂”我腾地站起身来凶巴巴的吼道:“都不要睡觉了吗?熄灯号都吹过了也没有听到?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了?全都给我熄灯睡觉”

  “是”战士们应了声,也不敢违抗命令,纷纷吹灭了附近的煤油灯钻进了被窝里。

  “我命令你们”我钻进了被窝,想了想又坐起身来恶狠狠的叫道:“全部都要睡着,睡不着的就起来五公里越野”

  “是”战士又应了声就没了声音。

  但我心里也很清楚,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想要他们睡着是很困难的。战争就要结束了,而且我们还活着,很快就可以回去看到我们自己家人了这是怎样种兴奋和喜悦啊所以任战士们个个都是有超强心理素质的神枪手,心里这会儿也要打起小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因为我知道他们还要上战场,有可能还是无法回家去见他们的亲人。对他们来说,不知道这个消息也许会更好。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我也睡不着。于是当门外出现汽车的刹车声,并且有几声急匆匆的脚步直奔我们营房而来时,我和所有正假装睡着的战士都从床上坐了起来。

  “崔团长”进来的是庞师长,他站在门口用不容置疑的声音低声命令道:“马上集合,五分钟后出发”

  第八卷金城战役第八十四章修改计划

  战士们很快就整理好装备在门外集合完毕,空地上早就停着两辆汽车。我们也不多说,分成两队就个接着个的爬了上去。

  隔壁的营房里亮起了几盏灯,想必是外面的动静吵醒了他们,但却没有人敢伸出头来看下,也没有人敢出声询问。因为很明显,这在这个时候出发的肯定是有什么秘密任务,当兵很重要的点就是不要多嘴不要多问,否则的话,吃亏的就是那些有好奇心的战士。180师的战士都不是新兵蛋子,当然很清楚这点。

  于是,我们在离开的时候,跟战?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