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排三十几人,小心翼翼的聚在了谷口前的草丛里。我举起望远镜往峡谷里望了望,阴森森的片,谁也不知道里头会有什么危险。

  会不会有地雷?我不由皱了皱眉头。因为峡谷很窄,所以我军炮火准备的时候并没有多少炮弹落在峡谷里头。这要是敌人在峡谷里事先布下了地雷,那么我们这个排想要从那里迅速通过,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也许,我们可以用手榴弹排雷的方法路炸过去,但那无疑会减缓我们通过峡谷的时间这次穿插最重要的就是迅速,时间被这么拖,万山顶阵地上的越军反应过来,那我们就不会有成功的希望了。

  “是不是有困难?”不知道什么时候大胡子又爬到了我的旁边,也举起望远镜对着峡谷观察着。边看还边自言自语道:“唉呀这黑咕窿咚的大炮又炸不着,绝对是个埋地雷的好地方,这要想从这里过去”

  “你少那么多废话是不是用办法?”我没好气的问道。

  “嘿嘿就等你这话了”大胡子听就乐了:“我就怕你不让我管哩怎么样?我调个迫击炮连上来,路给你们轰上去”

  果然是个好办法,这峡谷远程炮是打不进去,但迫击炮只要对准了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转念想,这大胡子张口就是调个迫击炮连上来,这可不是般人能办得到的

  想到这里不由多看了他两眼,问了声:“你谁啊?不是唬我的吧”

  “我?唬你?”大胡子指着自己的鼻子呵呵笑:“这能唬你吗?迫击炮有没有上来你看眼不就知道了?至于我是谁你能活着回来再告诉你吧”

  说着他也不理我,转头就朝身后下了命令:“小陈,马上调个迫击炮连上来用最快的速度”

  “是”那个被叫做小陈的战士二话不说就开始对着步话机呼叫。

  见此我也就信了七八分,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起来。这大胡子看起来不是个小人物,那我刚才那枪托打倒的战士,想必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吧

  嗨管他呢真能活着回来的时候再说,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个鸟处分。

  几分钟后迫击炮连就上来了,个个熟练的在我们身后架炮调整诸元,这也证明了大胡子不是个普通干部。但这时的我也不管这么许多,抓起对讲机就朝386高地上的战友下令道:“1排3排听我命令,集中火力轰炸1号阵地重复,听我命令,集中火力轰炸1号阵地”

  “是”

  电话里传来了杨松坚和家乡人的回答声,接着不过会儿,就是两声“准备就绪”的回答。

  我把目光转向了大胡子,大胡子朝我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听我的命令”我朝对讲机同时也是对大胡子喊道:“预备放”

  “轰轰”数十门迫击炮同时发出了怒吼声。峡谷上方,发发炮弹炸得1号阵地飞沙走石,还有几挺机枪同时朝1号阵地打去排排子弹,霎时越军靠近峡谷的面就被包裹在层层的硝烟之中,即使在这白天也看不到丁点越军的影子。

  再看看峡谷,发发炮弹精准的那窄小得只有三四个人并排通过的谷地爆炸,掀起了谷底的块块石头,炸得树木也跟着东倒西歪。

  这时我才发现我刚才的担心完全是有必要的,因为在我的望远镜里,每发炮弹过去后总能带起几处连锁爆炸,不只是地上,还有树上峭壁上

  于是我不由惊叹,现在的地雷还真是先进多了。

  树上挂着地雷谁会想到?战士们前进时总是习惯于借着掩护前进,树木无疑是种很好的掩护,但如果战士往这树上靠就很有可能触发挂在树上的地雷。而且这空中爆炸的地雷,可想而知其破片的杀伤力也是非同般的

  峭壁上的地雷谁又会想到?它的触发装置很有可能是在地上的,这踩不是炸个人,而是突然间头顶上就冒出了大片的石雨

  这些狗日的越鬼子还真是狡猾,如果我事先没有想到这点的话,只怕我们个排的人都不够那些地雷炸了

  “同志们尽量踩着弹坑走上”看着炮火往峡谷深处延伸,我声令下就带着战士们朝峡谷冲去。

  我不敢保证峡谷里所有的地雷都被清理干净了,事实上这谁都不敢保证。地雷这玩意还真说不准,手榴弹还有炸不响的时候有时用坦克压过两回都没事,人往上走就爆。但这时的我们也没闲工夫考虑那么多,被炸着了就只能怨自己命不好

  在踏进峡谷时,我回头看了看。我承认对战士们缺乏信心,因为他们从没有上过战场。我可不想自己像光杆司令似的傻乎乎的往前冲,而身后却个人都没有。不过这看就放心了,战士们全都没有退缩,包括那个老爱哭鼻子的顺子也样,甚至连胡少文这小鬼也紧紧地跟在我身后。

  脚踏进了峡谷,霎时就有股呛人的硝烟味直闯心肺,让我情不自禁的咳了声。谷内阴暗,再加上到处都是无法消散的硝烟使这里能见度很低。但这并不防碍我们迅速通过峡谷,因为迫击炮还在前方延伸轰炸,我们只要跟着炸点和火光往前走就是了

  突然爆炸声停了下来,我知道,这是迫击炮连的同志因为担心误伤我们,所以停止了轰炸,毕竟在能见度这么低的情况下,他们也无法确定我们的位置。

  于是我赶忙冲着战士们喊了声:“加快速度冲出谷口就是胜利”

  炮击排雷当然是有好处的,但同时也会将我们的意图暴露在越军面前。只要稍有头脑的越军,就会猜到既然我们会用迫击炮排雷,那就定会有人从这里通过,于是很快就会派人补上这个缺口了。

  很显然,如果让他们成功的封住出口的话,那么我们这个排的战士就再也没有生还的道理。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速度,速度,还是速度

  “轰”的声,身后传来了声爆炸。

  是地雷,我的心不由猛地抽了下。

  “排长有人触雷了”我听到有人在身后叫喊。

  在这刻我的思维停滞了半秒钟,但下半秒就朝着后方大声叫道:“别管他继续往前冲杀啊”

  “杀”战士们大喊声朝烟雾外的亮光冲去,有亮光的地方就是阳光,有阳光的地方就是出口。

  近了更近了

  也许越军还没有从刚才的那阵迫击炮的轰炸中恢复过来,也许越军很放心这峡谷的雷区,又或许是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想到我们会从这条死亡之地往里闯,所以直到这时还没有组织起防御。

  在就要冲出谷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赶忙伸出手来示意战士们停下来,接着手掌往斜里挥了挥。战士会意,很快就拉燃了手榴弹斜斜的朝谷口外投去

  “轰轰”的阵手榴弹的轰响,间或着越军的几声惨叫,甚至还有名越军被手榴弹的冲击波给狠狠地抛进了峡谷里。那脑袋在地上的岩石上撞,就像敲碎的鸡蛋似的霎时就开了花。

  我也不多说,枪口挥就带着战士们借着手榴弹烟雾的掩护就从谷口钻了出去。

  谷口外还有三具越军的尸体。他们很聪明,知道就凭他们这几个人的力量无法有效的封锁住峡谷,于是他们就在谷口外守株待兔。但他们想不到的是,正在他们准备给冲出峡谷的我们片子弹时,下方却突然飞出了排排手榴弹

  突出谷口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就是386高地的反斜面。十几名越军显然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正抱着47猫着腰朝谷口飞奔而来。这时突然看到了从谷口突出的我们,不由猛的惊,不约而同的举起手中的冲锋枪。

  但是已经太迟了,我们是有准备的冲出来的,而且我们是在炮弹手榴弹硝烟的掩护之中,而越军却是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刺眼的阳光之下,这个反差决定了越军要比我们慢上半拍。而生死,就在这半拍之间

  “砰砰”片枪响过后,这十几名越军的根本就来及扣动扳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接着战士们很快就按照我的命令展开了兵力。

  我边猫着腰朝前走着,边不停的扣动着自己手中步枪的扳机,随着滩滩鲜血在我面前爆开,个个越军就倒在了我的枪口之下。

  越军的素质不可谓不高,但他们就错在过于轻敌。他们总以为让那十几个人负责封锁谷口就足够了,所以其它人根本就没有防备,依旧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山顶阵地上。可是,当他们意识到派往谷口的那十几名战友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时,再转身对付我们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他们也来得急,毕竟在反斜面上的越军人数很多,眼看过去就二三十个,这还不算那些躲藏在坑道里的。很显然,这么多人我们无法在第时间就将他们撂倒。只是越军没有料到的是,他们转身就面对剌眼的阳光,眼睛花就什么也看不见等他们看清目标时,就发现子弹已经射进他们的脑袋了

  不过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敢瞄准越军的头部。因为我很清楚,如果瞄准头部的话,在击中个敌人的相同时间里,我已经可以击中三个敌人了。越军个个都是百战精兵,现在的他们只是让我们打了个措手不及,旦让他们缓过气来就不是现在这番局面了,所以我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砰砰”打完了最后两发子弹后,我马上就蹲下身来用最快的迅速重新装弹。我身边的战士也配合得很好,见我装弹马上就补充上来为我做掩护。

  当我再次举起步枪打倒两名越军时,就发现反斜面上除了尸体和个个裸露着洞口的坑道之外,就没有任何可以打倒的东西了。

  “哇”身旁传来了几声异响让我疑惑的转过头去,这才发现战士们的脸色个个都很难看,包括那个对越军恨之入骨的李水波也是这样。这时我才猛然想起,他们都还是头回杀人,还是头回经历这种尸山血海的场面。

  “战斗还没有结束”我冷冷的说了声,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尸横遍地的战场,说道:“坑道里也许还有敌人,要注意里面的敌人打冷枪班,打扫战场,并用手榴弹招呼坑道二班三班,配合正面部队夹击山顶阵地”

  “是”

  战士们应了声,就分成两个部份开进。

  我则屁股就坐了下来,大局已定,剩下的事就用不着操心了。山顶阵上的那些越军失去了反斜面上主力的支持根本就撑不了多久,何况现在还遭到我军的两面夹击。

  果然,不过会儿,战士们的喊杀声就阵阵的传了上来,正斜面的三个连队再次发起了冲锋,很快就占领了整个高地。只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四连六连的些新兵也许是冲得过于兴奋了,占领了山顶阵地后接着又路往下冲,然后举着枪就用口蹩脚的越南话冲我们乱喊:“诺空松页”“忠对宽宏毒兵”

  他娘滴看着那些新兵个个紧张得发抖的手,我心里不由暗骂了声:这没有死在敌人的手下,说不准还会死在这些新兵的手里了

  “瞎了你们的狗眼了”顺子二话不说就挡在我的面前,冲着那些不知好歹的新兵叫道:“没看到我们是自己人吗?还诺空松页要不是我们从越鬼子的背后捅上刀,只怕你们早就到阎王爷那去叫‘诺空松页’了”

  哄的声,战士们就冲着那些不知所措的新兵笑了起来。在战士们的笑声里,我听到的是他们的自信是他们的自豪。应该说,在我面前的这两拔人都是新兵,但他们的精神状态却完全不样。

  我手下的那些战士,就像是经过了几次生死的老兵,他们已经知道了战争的残酷,也知道该怎样来打赢这场战并尽量保存自己的生命脉。而站在他们面前的另拔人,却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愣头青

  “排长这里有个活的”这时阿尔子日拖着个越南人过来,并把将他丢在了我的面前,说道:“我听不懂越南话,胡少文那小鬼呢?让他来问问,看看能问出点什么?”

  “胡少文在那边,我去叫他来”

  我打量了地上那名越军眼,他是右手中枪的,这也许就是他不能继续战斗的原因。满身的血污和尘土让他看起来很狼狈,但双眼睛却狠狠地盯着我,同时左手偷偷的朝怀里挪了挪

  “砰”的声,我手中的枪响了。那名越军的脑袋“扑”的下就暴出了团血花,他哼都没哼声就倒在了地上再也不动弹了。

  战士们被我这枪吓了跳,有的新兵还像抽筋似的猛地怔,接着全都带着不解的眼神望向我。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看我,在我们开战之前,上级的命令是“优待俘虏”,这似乎是我军的贯传统。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优待俘虏在这场战争里没有丝毫的意义。

  我也不说话,用步枪挑开了这名越军的尸体,战士们这才发现,他左手赫然抓着枚手雷。

  “你们要记住句话”我冷冷的扫了周围的战士们眼,说道:“在我们踏出国门的那刻起,只有死人才是安全的明白了吗?”

  “明白”周围的战士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有的甚至都不敢正视我的目光

  “崔排长”李连长收起了手枪走到我跟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仗打得漂亮,有真本事我服你”

  接着又转身朝战士们喊道:“同志们,你们打得好哇成功的完成任务啦团长说要为你们报功呢”

  “团长”战士们听着不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奇怪了。

  我也有些疑惑,话说我们这仗才刚刚结束,怎么团长马上就知道结果而且还那么准确的知道是我们这个排的功劳。

  “对了”李连长转过身来握着我的手:“团长还提到你了,说是要见见你”

  “见我?”听着这话我就更奇怪了。

  “对啊”李连长点着头说道:“他还个劲的称赞你有头脑有能力呢诺,他来了”

  顺着李连长示意的方向回头望去,我不由愣住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笑呵呵的大胡子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十五章陷阱

  大胡子就是团长,团长就是大胡子

  看到大胡子乐呵呵的走过来,我愣住了,战士们也愣住了

  “崔排长”李连长偷偷地捅了我下,着急的说道:“敬礼啊”

  “唔”这时我才猛然醒悟过来,挺身朝大胡子敬了个礼道:“团长好”

  “好好”大胡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再往我胸膛狠狠地打了拳,说道:“打得好哇打得很大胆,也很有智慧说实话,你还没开打的时候,我也在为怎么拿下这个386高地头疼呢没想到被你三下两下就解决了,真是后生可畏”

  “报告团长”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说道:“我,我这都是蒙的而且我还犯错误了”

  “犯什么错误啊?”大胡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打了你的人,还”说到这我不由愣了下。说真的,除了打人之外,我还真说不出犯什么错误,就是在大胡子面前没大没小的吧不过这好像也算不上什么罪名。

  “嗨,那算什么犯错误”大胡子大方的挥了挥手:“那是他活该的,在战场上还不问青红皂白的拿枪就上去拦人,还把你们当逃兵打得好打得好如果不给他那么来下,耽误了战机怎么办?我还要处分他呢”

  “团长”听着我倒是有点不忍心了:“还是算了吧他也是职责所在”

  大胡子哈哈笑道:“这是我的事,你就打好你的仗吧小伙子,有前途好好干,啊”

  说着又朝我赞许的点了点头,就带着警卫员回到队伍去了。这时我才发现,队队解放军战士正排着队从我们刚刚冲上来的峡谷经过,接着用最快的速度边侦察边往南面弯曲的山路前进。

  “崔排长”李连长满脸羡慕的看着我,说道:“你这仗啊可打出名堂来了,连团长都这么赏识你”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要知道我在抗美援朝的时候就是个团长,而且还是王牌部队的团长,所以现在得到个团长的赏识在别人眼中也许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但对我来说,却没什么大不了的

  “咱们为什么不跟着部队走?”看着大胡子带着部队往前走,我不由疑惑的问了声。

  “咱们还得打扫战场不是?”李连长指了指满山的尸体,说道:“还有那些坑道里的越鬼子,怎么说也得解决下,否则他们在背后就会给我们惹麻烦的”

  “哦”闻言我不由点了点头。

  不是我不知道这些,只不过我原本是538团的团长,做为个主力团,我总是习惯了在前方打硬仗,这些善后的事都是留给其它部队去做的,所以时没想到这点。

  再看看越军建的坑道,我摇了摇头就不再去理会了。对于有丰富的坑道作战经验的我,看眼就知道越军根本就没有打坑道仗的准备。这些坑道充其量也就是些高级的防炮洞而已。

  不过话说他们也的确没必要跟我们开展什么坑道仗,打坑道仗那是己方装备明显不如对方时,无奈之下才使用的战术,否则谁也不愿意将自己憋在那屁股大的地方作战。比如抗美援朝时我军装备与联合国军装备的悬殊,再比如美越战争时的越方。可是现在,越军的装备明显强于我方,所以他们在坑道的构建上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了

  也好在是这样,否则我们要拿下这坑道里的越军还要耗费好多时间了。

  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