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三排就位”

  “排就位”

  “嗯”我暗自点了点头,当即下令道:“二排沿着山脊的左面进攻,三排沿山脊的右面进攻,排做为预备队目标山顶阵地,出发”

  “腾”的声,草丛中突地跃起了个个“草人”,互相掩护着朝339高地的交替前进。

  我也举着步枪带着队战士沿着山脊左面攻了上去。之所以让排做为预备队,是因为它的排长是新兵杨松坚,如果有可能的话,我都会给他更多的学习时间而不是上战场。

  我对越军的这种反斜面战术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也很清楚这种战术的弱点。它的弱点就是这条连着山顶阵地的山脊。

  山脊不但坡度平缓利于攀爬,更重要的是山脊就是正斜面和反斜面的分界线,位于山顶阵地正斜面的越军看不到山脊右侧的部队,同样位于反斜面的越军就看不到山脊左侧的部队。这样就能够很成功的将山顶阵地上的敌人分为二,同时也因为角度的原因,山顶阵地的敌人也很难对山脊上的对手构成交叉火力。这些无疑都是我们成功攻上山顶阵地的必要条件。而旦我们攻下了山顶阵地,就可以居高临下的对付那些坑道里的越军了。

  “五连五连”这时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了阵急促的声音:“张团长受伤了,马上上来增援,马上上来增援”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十九章狙击步枪

  “继续前进”我并没有理会对讲机里的呼叫,依旧举着枪带着战士们朝山顶阵地攻去。

  并不是我记恨张团长,也不是我不想去救他,而是我知道在这时候解救他们的最好方法就是进攻。事实上,这时候我派任何支部队去求张团长及其部队,都会将更多的部队陷入危险之中。所以只有尽快的拿下山顶阵地才是唯的出路

  “五连五连怎么还不上来?搞什么名堂?”对讲机里传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我可以想像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但我根本就没功夫理会他,朝后打了个手势就让战士们加快速度。

  四百米

  已经进入56半的射程,于是我颗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来了些。接着心里就更加想念朝战时所用的1步枪了。56半四百米的射程的确是太短了些,它更应该说是种卡宾枪,后来我才知道,56式半自动步枪的确就是种卡宾枪,它是苏联半自动卡宾枪的仿制品。我想没有任何位狙击手会喜欢用卡宾枪的。

  三百五十米

  枪声和炮声依旧在反斜面上激烈地响着。也许是越军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张团长那支队伍上,又或许是我们身上的伪装使我们在这个到处都是杂草的山坡上很不起眼,又或许是硝烟和灰尘充斥了整个战场总之越军直到这时还没有发现我们这支队伍。

  也许,张团长那支队伍应该发现我们攻上来了吧因为对讲机已经没了声音,又或者是拿着对讲机朝我们呼救的战士已经牺牲了?

  不管怎么样这时的我就只有条路,那就是冲上去,将所有的敌人都踩在脚下

  三百米

  山脊这面坡度较缓利于进攻是不错,但坡度较缓的缺点就是我们要行走的路线较长,再加上现在是白天,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抱着希望能够在敌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冲上山顶阵地。能冲到三百米这个距离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在这个距离上,我很有信心打倒所有出现在我面前的敌人,即使他只露出个脑袋。

  突然,两名越军的草帽式头盔在山顶阵地边沿冒了出来。但我没有开枪,因为我知道越军的头盔偏浅,再加上我站在下方朝上射击,就算能打中也很有可能只是把他们的头盔打掉或是擦破层皮而已。

  于是我就举着枪盯着他们,脚下依旧不停地朝前跑着。话说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要做到这点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方面要注意脚下的道路,另方面还得根据前进时的高高低低不停地调整准星的高度。

  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别的什么,在下秒我就发现自己这几秒钟的忍耐就救了自己条性命。

  “砰”随着声枪响,我惊异的发现身旁前后的两名战士同时倒地。

  “狙击手”这个词很快就闯入了我的脑海。同时暗道了声好险,刚才如果我开枪的话,那么隐藏在暗处的越军狙击手,很有可能会在第时间就发现了我这个“高手”,那么接下来等着我的结局,不用想也知道会是什么了。

  “砰”又是声枪响,身旁的名战士哼也没哼声就倒在了地上。子弹正中他的头部,我甚至可以看见从他后脑勺喷出的道血柱。

  他不是想杀人,而是想震慑住我们我很快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做为名狙击手的我,当然知道在敌人面前表演枪打双枪爆头这样的枪法为的是什么如果他想尽可能多的杀人的话,那么他在枪打双和枪爆头的相同时间里,就可以打死五到六名敌人。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给我们施加压力是为了让我们害怕让我们不战而退

  我得承认,越军狙击手已经达到他的目的了,因为战士们的脚步很快就慢了下来。其实不只是战士们怕,我也怕,怕得头皮阵阵发麻。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们就像是群待宰的羔羊,生命似乎已经不在自己手里了,就等着对方看谁不顺眼就把谁解决掉了。

  我不敢停下脚步,枪口也不敢有所转动,因为我担心任何个显眼的动作都有可能会会引起他的注意。我更加不敢下令战士们停止前进,是在这山脊上根本就没有藏身的地方,二是在这时候朝战士们发号施令,那无异于自寻死路。

  用眼睛飞快的扫了眼山顶阵地后,我不由有些气馁了。因为这时时间已接近傍晚,日头偏西正好挂在339高地上的山顶阵地上。虽说阳光不是很刺眼,却足以隐盖越军狙击手的切行踪。

  我真是大意,见此我不由心中暗恨,在清晨的时候我还利用过这点攻下了386高地,可是这才过了几个小时,我就将自己处在这种向阳的不利状态下了。

  该怎么办呢?我在脑海里飞快想到,我相信如果战士们有勇气拥而上的话,完全可以冲上山顶阵地将那名越军狙击手乱枪打死。毕竟我们有两个排将近六十名战士,而且距离也只有区区两百多米。我们只要冲到四五十米的距离,排手榴弹上去然后拥而上,任他枪法再好也只有缴械投降的份

  但战士们有那样的勇气吗?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这路上眼看着战友个接着个的倒在身边死在面前,谁又不怕?同时我也不愿意付出了那么大的伤亡换取敌人个狙击手

  现在的我苦就苦在没有办法命令战士们停止前进或是趴下,否则很容易因为暴露了“干部”的身份而丧命。另方面,唯我马首是瞻的战士们因为我没有停下来,所以也全都鼓着勇气路往上冲

  正在我为难,同时也是战士们为难的时候,我直盯着的那两名越军突然从山顶阵地上冒出头来端着47朝我们射击。于是我和战士就很自然的趴了下来躲避子弹。

  其实,我完全可以在那两名越军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将他们击毙,但我却没有这么做。个原因是我不想把自己的枪法暴露在越军狙击手面前,另个原因是我需要个趴下来的理由。

  在趴在地上的霎那,我就分析了下敌我的形势。敌人的优势居高临下,而且背光。我的优势则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不知道我的存在,他就必然会有了轻敌之心;有了轻敌之心就会犯错,我等待的就是他犯错

  那两名冒出头的越军根本就不需要操心,战士们的子弹很快就将他们打倒在地。毕竟在两百多米的距离上,47与56半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优势。我举着步枪目不转睛地盯着山顶阵地的每寸土地,等待着越军狙击手再次击发。

  但是让我很无奈的是,在夕阳的光辉的对比下,越军山顶阵地上所有的切都是黑暗都是那么的模糊。我相信,即使越军狙击手再次击发了,我也不定能找出他的藏身之处。而且他的下个目标还很有可能是我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等了好会儿也没有发现身边有谁中枪倒地。想了会儿就明白了,正如我之前猜测的那样,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把我们全部杀死。事实上他也做不到这点。他是想阻止我们冲上去占领山顶阵地所以我们停下了脚步,他也就不再下杀手。

  但这是为什么呢?

  我不相信越军狙击手会不忍心杀死我们,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我们毫无疑问的就是侵略者。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会像李水波那样杀死每个出现在他视线里的中国人。

  “操神枪手”我正想着突然步话机里就传来了家乡人的喊叫声:“崔排长敌人有神枪手”

  听着家乡人的声音我突然就明白了我们的攻势是以山脊为界分两路进攻的,他已经成功的挡住了我们这路,却还没挡住家乡人那路。

  这刻,我突然就知道了越军狙击手的藏身位置。很显然,要想同时控制住我和家乡人的两路攻势,他的狙击位必然就是在山脊的正中央,因为只有这里才能同时看到山脊的左右两面

  他太轻敌了,也许他是看过了张团长带队发起的进攻后,就得出了我军作战素质不高这样的结论,所以才自大到想以人之力就威慑住我们两个排的攻势。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我们这两个排不但跟张团长的部队有很大的区别,在这其中还有个我。

  想归想,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慢下来。准星随着山脊的棱线往山顶阵地沿伸,直逼近山顶阵地与阳光的交汇处,果然在这里面发现了几根在阳光中微微颤动的小草。这几根小草的颤动很奇怪,它们并不是很自然的在晚风中飘扬,而是来自根部且有频率的阵猛颤,接着又是阵猛颤

  于是我很快就明白了,这几根小草是越军狙击手头盔上的伪装,他的每次击发,枪托上的后座力都会带着那些小草震动几下

  想到这里我不由杀机大起,准星顺着那几根颤动的小草略往下移。这时那名越军狙击手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突地就把枪口调转过来,但切都已经太迟了

  我食指轻轻扣扳机,随着“砰”的声枪响,在那渐渐落下山去的夕阳的余辉之中,个身影全身震就不再动弹了。

  “目标清除上”话还没说完,我就腾的下从地上爬起来朝山顶阵地冲去。

  这时候的我突然就失去了耐心,即没有了以往的冷静,也没有了和战士们之间的互相配合。我感觉前方有个什么东西正在吸引着我,让我不顾切的冲上去把它抢到手。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这个东西就是越军狙击手手里的狙击步枪。我会这么着急的原因有两点:是手里的56半实在不称手,对于名狙击手来说,四百米的射程就像是只苍鹰被折断了翅膀头老虎被拔掉了牙样的难受。当然,更重要的点,还是我知道狙击枪不管是对于解放军还是越军都是很重要的种武器。所以旦狙击手在战场上被击毙后,他的助手或是战友很有可能会把狙击枪拿走,如果来不急拿走也会毁坏,以免这种杀人利器为敌人所用。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我现在想的就是要找回我的翅膀抢回我的牙齿,即使为此要冒上生命的危险我也不在乎了

  我也等不及战士们攻上山顶阵地时再去找枪了,因为我知道,战士们攻上来前都会朝山顶阵地甩出排手榴弹,这排手榴弹就很有可能会把那把狙击枪炸坏,到时我得到的不过是堆破铜烂铁。

  正因为这样,我的准星刻也没有离开过那名狙击手藏身的位置,边朝山顶阵地飞奔着边开枪射击打死所有靠近那个狙击位的越军。

  后来我才知道自己的做法实在是很危险。应该说,任何种武器都是以人为基础的,特别是单兵武器。所以在战场上冒着生命危险去抢件武器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以至于我差点死在自己战友投上来的手榴弹之下

  子弹不停地在我身旁耳边飞过,但我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当时的我,就像着了魔似的只想着那是把什么枪,会是把1狙击步枪吗?多半不是,美国佬早就不用1而改用16了。而且越鬼子用的装备应该还是苏式装备比较多,毕竟弹药不样嘛

  我得承认我对现代的狙击步枪不是很了解,甚至不知道这时候苏联用的是什么狙击步枪,毕竟我在现代只是名普通的记者,在抗美援朝时虽打过仗,但也没法接触现代狙击步枪的资料。不过也正是这个未知的答案,就更是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就像是有股强大的无形的力量牵扯着我不断的往前跑,想看个究竟看个明白似的

  于是这路上,我施尽了自己浑身的解数时而翻滚时而隐蔽时而卧倒时而飞奔,边不断的朝目标靠近,边用手里的步枪连珠击发击毙所有可能对我构成威胁的越军。

  但是越往上冲我要面对的敌人就越多,也不知道是越军感觉到我们这面的威胁的原因,还是张团长的部队已经溃退减轻了越军的压力。刚才守在这面的越军用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可是这会儿呼啦下就围上来了大堆。

  这也许也正是那名越军狙击手所希望的吧暂时先压住我们的攻势等待战友的增援。可惜的是,他的战友还没来得急过来,他就已经倒在我的枪口之下了。

  那些越军也发现了我,霎时十几把47外加挺轻机枪就“哗哗哗”冲着我就是通扑天盖地的子弹,只把我死死地压在弹坑里动弹不得。

  朝左上方望了望,离目标就只有几步远了,我实在不甘心就这么前功尽弃。于是咬甩出了两枚手榴弹,乘着爆炸暂时压住越军的火力猛地往前打两个滚,就翻进了越军的战壕。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具死尸和把狙击枪。死者手托着狙击枪手扣着扳机,头盔上有个拇指头大的黑洞,里头隐隐可以看到些红白相间的东西。当然,那都不是我所感兴趣的,我眼里就只有那把狙击枪。

  我三两下就将那把狙击枪从那具越军的尸体里解救出来,拿在手上不由眼前亮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枪,它最大的特色就是枪托不是实心的而是空心的,枪体黄黑相间,整个结构就给人种操纵了生杀大权的感觉。后来我才知道,这实际上就是苏式型狙击步枪。从看到它的第眼,我就知道自己是不虚此行了

  这时的我却不知道自己是十分危险的,我正在越军的战壕中,此时正有大批的越军朝这里赶来,旦他们跳进了这个原本属于他们的战壕,那么我就再也没有活着回去的可能。

  也合该我命不该绝,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有几排黑影从我头顶掠过,有的还掉在了我的脚边。认真看不由吓了我大跳,那些是个个正冒着青烟的手榴弹。

  “这些家伙”见此我不由暗骂了声,明知道我在上面也敢往这里丢手榴弹,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但很快我就明白了,跟着我的兵是看到我冲上来了,可家乡人那队可没看到,冲锋前先丢排手榴弹那还不是我教他们的

  想归想,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有丝毫殆慢,抓起刚缴来的那反狙击步枪翻身滚,就滚到了战壕外。接着身后“轰轰”的片乱响,战士们就发出阵呐喊,个个越过我朝山顶阵地冲去

  第九卷反击战的血第二十章子弹

  当我再次登上山顶阵地时,正是夕阳落山的时候。它似乎还是不愿意在今天成为人们的记忆,在最后刻还将它分外红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将白云染成了血色,将青山也染成了血色不过似乎,这青山本来也就是血色的。这在血色中,它渐渐向后落下,最终消失在了群山与天空的交接处。山也暗淡了,云也暗淡了,树也暗淡了唯没有暗淡的,是战士们自信的笑脸。

  战士们有理由自信,也理由笑。我们这个连队现在毫无疑问的已经成为了639团的明星连队。原因有几点,最重要的当然是接连打了几场胜仗。几乎是从开仗伊始,别的部队打不下来的高地,在我们这支连队的手里似乎就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

  比如386高地,比如反包围越军的突袭部队,再比如刚打下来的339高地有了这几场仗,我们这支连队想不让别人知道都难了

  339高地的山顶阵地被我们五连打下来之后,剩下的战斗似乎就变得简单了。在反斜面依靠坑道工事负隅顽抗的越军很快就陷入我们的包围圈中。躲藏在坑道里的越军大约还有个连,他们人数虽不少而且素质也高,但在我军上下两面的火力怎么也无法从坑道里钻出来展开兵力。

  于是很快,就有部份越军从坑道里钻出来投降了。但是我得承认,这些投降的人数的确很少,不过也就只是几个坑道里偷偷钻出的二十几个人。其中还有部份人在刚钻出坑道投降时,就被坑道里头射出的子弹打倒在地了。

  对付起这么顽固的越军,我们当然也不会心慈手软了。而且越军挖掘这些坑道其目的似乎都是为了防炮,坑道之间并没有像我们在抗美援朝作战时期的互相掩护,于是对付起来就很简单。喷火器,火箭筒,集束手榴弹,炸药包,爆破筒总之就是能炸的东西都可以用得上。把坑道口炸塌了之后就做上记号并让几名战士守着,以防越军从里面把坑道口扒开逃出

章节目录